嗨,你的锅铲

作者:映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迟稚涵有些内疚。
      
      那位吸鼻子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特别清晰。
      
      她……因为自己的莽撞把他吓哭了。
      
      见了他的养病环境后就一直忍不住多管闲事,越界这件事,自从做了他的私厨后就不合常理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做。
      
      她的爱心其实和大部分人都差不多,看到网上那些被遗弃的流浪猫狗会觉得心疼,但是真的让她领养一只回家,却又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打退堂鼓。
      
      有爱心,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冷漠的只愿意关心自己。
      
      可是这个人,莫名的总是会让她觉得……感同身受。
      
      那种仿佛被全世界遗弃了的绝望,还有在绝望中总是会忍不住做出来的求助举动。
      
      这其实也是她这几年的常态。
      
      这个独居在私家花园正中心洋房里的男人,有显赫的身世,身边的亲戚和医生对他都付出全力,请一个烧饭的厨师,开的月薪价是五星级酒店厨师一年的年薪。
      
      似乎,风光无限,似乎,被很妥善的照顾。
      
      但是他的绝望感,和她,一模一样。
      
      “苹果茶我用酒精灯温在玻璃壶里,点心都是我平时做的甜点,牛轧糖是你上次点餐的时候点的,当时没来得及做。”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和缓,装作没事发生,“放了很多坚果和蔓越莓,做了原味和抹茶两种,抹茶的更好吃一点,不过吃完记得刷牙。”
      
      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迟稚涵悄悄的转头看那个人的身影。
      
      委委屈屈的缩成一团,被子乱七八糟。
      
      ……
      
      抿嘴,告诫自己真的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触碰病人的底线,把注意力放到窗户上。
      
      “我把窗户关了,暖气调低一点,这样屋子里不会太闷。”转头又忍不住看了眼被子。
      
      要命,被子一大半都快掉到地上了,他也不敢去捡,手紧紧的抓着,整个人僵着一动不动。
      
      ……
      
      “我……”迟稚涵咬着下唇,难得的迟疑了一下,吸了吸鼻子。
      
      “我不看你,就是过来帮你把被子盖好行不行?”看着他无助的样子挠心挠肺的难受,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
      
      真的把人当傻子了。
      
      迟稚涵简直开始恨自己。
      
      她走出门后那个人自然能自己盖好被子,为什么就非得要多此一举的问一声。
      
      正红着脸想应该怎么措辞才能不尴尬的把之前那句话收回,床头又闷闷的敲了一下。
      
      ……
      
      他当然不是真的就自己盖不了被子了。
      
      只是气氛太诡异,正好她提出来了,他就让她顺着台阶下了而已。
      
      求和的意思。
      
      ……这个人,有时候体贴的让人难受。
      
      刚才对视之后惊恐成这样,现在却愿意冒着自己被看到的危险,同意她靠近。
      
      只是不想她难堪而已。
      
      揪着心靠近床头,楼梯后面没有那一圈小夜灯,她走进后因为背光的关系,那个角落显得更黑。
      
      床很大,也再一次印证了她的猜测,对门的这个人,个子很高,甚至比齐鹏还高一点,只是没齐鹏那么壮实。
      
      床单被套枕头都是黑灰色的,他露在外面的那点衣角裤脚,也是一样的色系,暗沉沉的。
      
      迟稚涵铺被子的时候,严格遵守了自己绝对不会看他的承诺,低着头,很仔细的帮他掖好了被子的缝隙,让他能舒服的缩在里面。
      
      齐程额头上有因为陌生人靠近后产生的生理性冷汗,周围是迟稚涵身上的带着烘焙味道的甜香,他紧张的都有些恍惚。
      
      敏感到都能觉察出迟稚涵在床尾铺床的时候,呼出来的气息拂过脚踝的感觉。
      
      吓得一哆嗦,然后感觉到迟稚涵停下手里的动作。
      
      “好啦!”努力保持雀跃的语气,迟稚涵像是完成了一件重大任务一样,吁出一口气。
      
      她其实也紧张,这界越的有点大,尤其是今天才发现对门这位其实应该不太可能是她想象中的中老年人。
      
      年纪并没有大到让她心安理得的照顾老者的程度。
      
      孤男寡女,她居然还主动要求帮他铺被子,本来以为这个动作其实没什么,但是真的铺起来才发现,有些诡异。
      
      她不能碰到他,视线又不能看向他,可是她低头的时候,头发发梢会不小心蹭到,也幸好,他睡衣挺厚实。
      
      “你休息一下,监控开着。”迟稚涵退到客厅这边才重新开口,“我还是正常晚餐时间给你送晚饭,来之前会先敲门再按密码锁。”
      
      “如果提前饿了,就晃两下摄像头,我下午都在客厅,会看到的。”收拾好一切后总算松了口气,退出去之前还是多解释了一句,“我只是觉得这摄像头比我想象中的高清很多,所以有点惊讶,并没有别的意思。”
      
      “开着摄像头挺好的,你有事动一下我也能马上知道。”说完觉得这句话实在是羞耻,脑子一抽跟着补了一句更羞耻的,“反正卧室里没有就行。”
      
      ……
      
      被自己胡说八道气到昏厥的迟稚涵手忙脚乱的开门,手忙脚乱的关门,然后又大声的喊了一声:“记得啊,正常的晚饭时间点。”
      
      ……
      
      缩在床上的齐程把被子掀开了一点点,确认房间里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之后,才把被子重新塞好,塞的时间有点久,很用心的想塞成刚才迟稚涵塞成的样子。
      
      对门的监控很快有了人声,迟稚涵开了音乐,舒缓助眠的那种。
      
      齐程忍不住又探出头去看监控。
      
      她很忙,来来回回的抱了五六个瓦罐,一字排开的放在流理台上。
      
      “你休息,我做泡菜。”迟稚涵对着镜头愉快的宣布,然后就不再管他,扎起头发包好,戴上口罩,进入他熟悉的,厨师的工作。
      
      舒缓的音乐背景于是有了淅淅沥沥洗菜切菜的声音。
      
      电脑的冷光屏幽幽的亮着,吧台上小小的一盏酒精灯上面是桃色的焦糖苹果茶,冒着热气。
      
      齐程舔了下嘴唇。
      
      身体还是不舒服,却不是因为发病,而是每次发病后独有的虚脱感。
      
      迟稚涵的擅闯,阻止了他进入自闭症的过程,而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事后居然没有反弹。
      
      那天对大哥说要把迟稚涵一直留在这里,是气话。
      
      因为知道治疗过程,因为觉得治疗过程没用,故意说出来想看看大哥反应的气话。
      
      但是现在,他心里隐隐的有种想要把气话当真的冲动。
      
      最初续约,只是想帮她。
      
      经济上的,精神上的。
      
      赵医生他们翻看监控录像,只看他们两人互动的地方,他悄悄的彻底删除了两段凌晨的视频,一直没人知道。
      
      那两段视频里,迟稚涵梦游。
      
      漫无目的的在屋子里转圈,然后再漫无目的的回房间。
      
      偶尔,会哭。
      
      和她白天笑嘻嘻什么都好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梦游的她,脸上全是悲伤。
      
      他一直觉得她的精神状态不应该是这样持续的亢奋,哪怕是因为齐宁的正能量叮嘱,也不应该是这样持续的状态。
      
      正常人过的再幸福,也会有情绪低落的时候,而其实并不幸福的迟稚涵,哪怕接电话的时候发火,脸部表情都是笑笑的。
      
      齐程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得病之前,最初的症状,也是梦游,因为压力过大,因为睡眠出现问题。
      
      当时他没有当回事,可那之后,就是漫长的永无宁日的反复治疗。
      
      他已经无可救药,但是总想试试能不能帮帮已经在悬崖边的迟稚涵,哪怕他也觉得自己应该是力不从心的。
      
      可迟稚涵自从和他摄像头交流后,就没有梦游过了。
      
      她只有在白天精神压力极大的情况下才会梦游。
      
      续约一年,正好够他画完这本漫画,也够他慢慢的和迟稚涵沟通她的问题。
      
      或许离开之前,还能帮她一把。
      
      毕竟他为了救自己,看了无数的心理治疗的书。
      
      这样的他,似乎也不算是毫无用处。
      
      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有些疑惑,她呼吸落在他的脚踝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幻觉,就只是感受到自己被很轻的吹了一口气,然后他打了个寒颤。
      
      以为应该会出现的,灼烧的痛觉和血肉模糊的幻觉居然都没有出现。
      
      赵医生给他看他的心理评估,很热情的告诉他这个月他进步很大。
      
      他一直没放在心上。
      
      觉得那肯定是骗他的,心理评估他每一次都乱填,虽然出来的结果准的让他毛骨悚然,但是这一次,他死活不信。
      
      难道,真的……不一样了?
      
      ***
      
      洋房外面的帐篷其实一直没有收走,只是搬到了迟稚涵和齐程都看不到的地方。
      
      两个男人端着热茶看着监控屏幕一言不发。
      
      齐程有自杀倾向后,齐鹏让赵医生在齐程某一次自闭症状发作的时候装了隐形摄像头。
      
      不会每天都开着,只是在齐程血压心跳不稳定的时候开着,以防万一。
      
      迟稚涵的大胆一直让齐鹏捏了一把汗。
      
      但是齐程的反应,却让他大跌眼镜。
      
      “难怪宁宁会对迟稚涵那么不爽。”齐鹏苦笑,齐宁是妒忌了,齐程很少有这么合作的时候,迟稚涵只用了一个月,似乎就已经让齐程内心接纳了她。
      
      他们之前不是没有找过有心理咨询资格证的人贴身陪护,大部分的都近不了身,小部分能近身的,也会因为齐程毫无反应最后不得不放弃。
      
      “为什么迟稚涵可以?”齐鹏是真的不明白了。
      
      “最初找她是因为长相和私厨的身份,齐程这几年很排斥任何和心理治疗专业沾边的人。”赵医生表情若有所思,“我一直以为,齐程对迟稚涵的善意,只是因为她是陌生人。你也知道社恐症患者其实渴望交流,遇到迟稚涵这样天生友善的性格,会有一些依赖和孺慕是很正常的。”
      
      “但是现在看起来,齐程似乎是把迟稚涵当成同伴了。”赵医生眉头微微皱起。
      
      “同伴?”齐鹏不解。
      
      “和他一样的人。他在迟稚涵身上找到了和他一样的病症特质,所以对她没有任何设防。”赵医生关掉监控,看着齐鹏,“我们需要尽早把齐程的情况详细的告诉迟稚涵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先通知一下,明天也就是11月2日入V,写着写着居然也五万多字了,嘿嘿嘿
    入V当天因为要人工申请一下,所以可能会放在2号中午左右更新,大家2号凌晨不用等了~
    入V当天国际惯例三更,文案内容应该会出现了(不出现就再多更一章,容易爆字数的我哭唧唧。。
    希望大家支持正版,挨个嘴一个~
    ————————
    齐程自身难保的时候还能记挂着帮助一个陌生人
    小天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