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的锅铲

作者:映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齐鹏眸色一沉,没有马上回答。
      
      在过来之前,他和赵医生有过非常长时间的沟通,一方面是为了详细解释这次治疗的过程和风险,另一方面,其实是赵医生在说服他相信,齐程在一年前已经完全恶化,并且有了自虐自杀倾向,不再适合独居。
      
      “久病成医,齐程智商很高,和他相关的治疗方案,他应该全都知道了,而且也很清楚每个阶段他可能会有的应激反应。”赵医生说的非常无奈,“上一次他因为摄像头问题发病,醒来还能看到迟稚涵的那个瞬间,应该就知道我接下来会选择什么方案了。”
      
      “你也知道,实景脱敏治疗让齐程这样的患者知道过程后,疗效几乎为零,所以这一个月,我们一直都只在第一个放松阶段徘徊。”赵医生把齐程这几个月的心理评估报告贴在白板上一字排开,“但是结果出乎意料,齐程上个月的评估报告仍然是高危,这个月却已经有了明显回落,最大的回落值就是他的自杀倾向。”
      
      “这一个月的放松阶段,并没有对他的社交恐惧症有任何明显的治疗效果,但是迟稚涵这个人,让他压下了自杀倾向。”赵医生拍了拍白板,“迟稚涵身上,有齐程觉得可以帮忙的地方,所以他推迟了自己的自杀时间。”
      
      齐鹏已经不太记得他当时的心情,齐程的评估报告有自杀倾向这件事是从七个月前开始的,没有任何预兆,这几个月来每况愈下,上个月,评估报告中他对人世间的留恋度几乎为零。
      
      他自己也是做科学研究的,知道赵医生给齐程用的评估量表经过了多少次采样有多全面,出错的概率接近零。
      
      他们的治疗重点,早就从社交恐惧症转到了抑郁症,只是这件事,一直只有他和赵医生两个人知道。瞒着年迈的爷爷,瞒着行事冲动的爸爸,也瞒着为了齐家扛下所有生意重担的齐宁。
      
      久病未愈的社交恐惧症,越来越严重的抑郁症,自杀一直是最后终点。这一点,齐家人都知道,只是大家都不想去相信。
      
      齐宁怀孕这件事,推迟了齐程的自杀时间,他又想方设法的让齐程开了新的漫画,为了不是想让他成为漫画家,而是想要给治疗再多一点时间。
      
      然后,就像老天爷并不想让人彻底绝望一样,一个美食漫画,招来了一个迟稚涵。
      
      “齐程仍然拒绝治愈么?”这是他每一次见到赵医生都会问的问题。
      
      “发病的时候,他是渴望治愈的,但是平静的时候,他并不想治愈。”赵医生的答案已经很久都没有变过,“他已经独居十年,习惯是最有安全感的东西,我们现在连找到让他活着的理由都很难,更何况是让他踏出大门。”
      
      “这次脱敏治疗,是我的能力能想到的最后机会了。”赵医生在分别的时候叹了口气,语气变得无力,“他的社恐证仍然存在,所以哪怕知道过程,身体仍然会产生应激反应,用合同留着迟稚涵一年,我们要做的,是要发现齐程想帮迟稚涵什么忙。”
      
      “在自杀之前不想留下遗憾,是救齐程的唯一方法了。”
      
      “另外,如果再没有好转,我就需要把齐程的真实病情告诉你爸爸了。”
      
      那也就意味着,为了救齐程,这么多年来的保守治疗宣告失败,齐程,最后会被送往美国进行临床治疗。
      
      他对赵医生这个治疗方案是一直有疑义的,不是因为匪夷所思,而是因为现在的他们重点根本不在齐程的社交恐惧症上。
      
      围魏救赵,这样的尝试,居然变成了齐程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是他的胞弟,他看着长大,小时候的梦想是做个空军的家伙,现在却连活都不想活下去了。
      
      ***
      
      齐程住的这半边的洋房装修的时候用了各种明快的颜色,此刻拉上了窗帘,这些颜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黑黑灰灰的鬼影重重。
      
      齐鹏长时间的沉默似乎并没有影响到齐程,他仍然缩在他的专属躺椅上,抱着杯子,低着头。
      
      仿佛刚才那句镇定清晰的提问不是他问出口的样子。
      
      “只要你坚持,留她一辈子并不难。”齐鹏低哑着嗓子终于开口,语气里带着不容辩驳。
      
      齐程的呼吸很明显的一窒,手里喝了一半的杯子在他眼里慢慢的变成了沸腾的模样,烫得他手心滋滋作响。
      
      杯子落地的那一瞬间,齐程终于抬头,眼底带着悲哀。
      
      “哪怕知道结果,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自言自语的语气,在视线里的水雾越来越浓之前,说的几近绝望。
      
      “你病症仍然在,这件事情也仍然会让你焦虑,发病是一定的,但是你自己可以控制发病的时间。”齐鹏的话听起来像是加了一个劣质扩音器,声音巨大但是模糊。
      
      被吵得头疼的齐程孩子气的闭上眼,一切归于安静。
      
      他才不想控制,睡就睡吧。
      
      最好一直都无法脱敏。
      
      只是……有点饿……
      
      这次陷入自闭症状前,齐程史无前例的疑惑了,为什么……会饿……
      
      ***
      
      对门应该是出事了。
      
      迟稚涵一整天看着赵医生和齐鹏来来回回进进出出。
      
      “你说他们为什么不直接住在这里,非要在外面搭个帐篷?”拉开窗帘看着两个大男人可怜兮兮的钻进帐篷里,为了保暖把自己裹成熊。
      
      “大概你老板病发的时候边上不能有人?”戚晴回答的很认真,一本正经的,“比如变身,或者病毒传染什么的。”
      
      “……你的智商真的不应该看电视剧了。”迟稚涵很嫌弃。
      
      “你不觉得你的现在的一切经历都透着古怪么?”戚晴反驳,“茂密树林里的独幢洋房,永远不会出门的老板,来访的人只有那么几个,并且绝对不会在房间里过夜。”
      
      “让你放假是在你老板发病之前,他们明确的跟你说要放假两天,那就说明,他们对你老板发病的时间是有把握的。”戚晴分析完后下了结论,“这个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做人体科学实验啊……”
      
      “……”迟稚涵推了推蓝牙耳机,忽略掉发神经的戚晴,端着手里的面粉又走回厨房,“你说我要不要礼貌性的问一下老板的情况?”
      
      她晚上打算多做点面点放冰箱里冻着,万一对门想不出食谱的时候可以直接快速的喂饱他。
      
      “你这是礼貌性的问还是真的关心?”戚晴斜着眼睛,嘴里因为含着软糖有些含糊不清,“说真的,我真觉得你在这里待一年弄不好会弄出什么禁忌之恋。”
      
      “……滚。”迟稚涵简单干脆。
      
      “你自己想想你有多久没有八卦过别人的事情了?”戚晴提醒,“你最近给我打电话每三句话就会提一次你老板,什么你老板人很好,你老板不吃猪油,你老板怕冷……”
      
      迟稚涵揉面的手停了一下。
      
      “我就觉得你特别适合那个剧本。”戚晴想了一下,一拍大腿,“就是那个,美女和野兽!”
      
      “我是野兽他是美女么?”迟稚涵被逗笑,“不要闹了,对门老板估计得快五十岁了。”
      
      “年龄是问题么?禁忌之恋啊!跨越种族的那种!”戚晴不买账。
      
      “……”迟稚涵终于忍无可忍的挂了电话。
      
      神经病……
      
      还跨越种族……
      
      但是真的有点担心,揉完面又开始收拾桂花。
      
      反正要住一年,干脆把之前要在家里酿的酒和酱一并做了,桂花酒没那么甜,给对门喝起来应该不会被嫌弃。
      
      凌晨三点,对门又一次响起了密码锁的声音。
      
      煮了一锅酒酿圆子的迟稚涵打开门,像上次齐宁半夜到访一样探出一颗脑袋。
      
      “那个,我煮了酒酿圆子,放了新鲜的桂花,你们要不要喝一碗暖身?”看着眼底发青的两个人,迟稚涵问完就咧嘴傻笑。
      
      多管闲事了。
      
      她居然又忍不住多管闲事了。
      
      “来两碗吧。”赵医生先开了口,搓搓手,“还真的是冷了。”
      
      “他没事吧?”两手托腮,蹲在帐篷外面看着两个大男人呼哧哈赤的喝了大半锅酒酿圆子,迟稚涵压了又压的问话还是问了出来。
      
      “没事。”赵医生看起来表情轻松,“情况乐观。”
      
      ……
      
      后面这句补充的真的是……
      
      “迟小姐,我能不能再拜托你一件事。”齐鹏喝光了最后一口甜汤,擦了擦嘴,用的是问句,眼神却是完全不容辩驳的样子。
      
      ……看来是累了,连装都装的那么敷衍。
      
      “这是对门的密码。”齐鹏递给迟稚涵一张卡片,“如果打不开,就直接用下面的管理密码。”
      
      “……哦。”傻愣愣的接过。
      
      “明天的一日三餐还是你来送,用尽量软烂一点容易消化的食材,送进去之后不要逗留,也不要四处张望,告诉床上的人今天的食谱后就可以走了。”齐鹏想了一下,然后歉意的笑笑,“可能得让你提前一天上班了。”
      
      刚才迟稚涵探出脑袋问他们要不要吃酒酿圆子的样子,让他觉得,齐程可能也需要被这样的语气问候。
      
      他要尽其所有的,让齐程发现这世界上的温暖,比绝望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老映:苍蝇搓手,终于可以登堂入室了!
    齐家真的没啥问题啊。。哪里变态了。。。为了证明,以下是我绝对不会再写第二次的羞耻小剧场
    老映:齐宁小姐,读者和迟稚涵都觉得你变态。
    齐宁:她缺钱,我给她工作给她钱,她家里生意被人抢了,我把那人弄破产了,然后她说我变态,我就应该认么?欺负孕妇好玩么?
    老映:冷汗……您,养胎,好好养胎。
    老映:齐鹏少爷,读者说齐家变态。
    齐鹏:变态是贬义词么?我弟弟还是神经病呢,你敢说这个是贬义词?
    老映:……您,忙您的
    老映:那个,还没出场过的齐爸爸,您不觉得你当时报告班主任这事挺变态的么
    齐爸爸:TMD,我儿子成绩从前三掉到倒数第三,老子还不能找班主任了?我咋知道班主任会骂人家小姑娘啊!
    老映:……
    最后那个。。年纪辣么大的齐爷爷。。
    齐爷爷:我孙子,一定要治!要好好的治!不能让他不舒服!不然我弄死你们!
    ……
    剧场——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