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的锅铲

作者:映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几度?”齐宁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清醒,哪怕迟稚涵在电话那头说的有些着急,也能迅速的问出关键问题。
      
      冷静的语气让迟稚涵也镇定了些,想想一个成年人想喝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自己做的糯米酒,两三度左右吧。”迟稚涵想了一下,“刚开封的,度数应该还会再低一点。”
      
      “不能超过100ml。”齐宁那边似乎在打字,噼里啪啦了好一阵子才回复,“我明天会打印一份饮食清单给你,清单上画了标志的食物每天最好都能有一些,不在那份清单上的食物尽量不要让他接触。”
      
      “好的。”迟稚涵低眉顺目,也没多嘴问她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现在才想起来给她,只是比了比100ml的量,拿了个小杯子倒满。
      
      “你的电话已经设成了特别备注,以后有任何问题,随时打给我,我都会接。”齐宁又交代了一句。
      
      “……好。”齐宁的声音听起来过于和善,迟稚涵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不太适应的皱皱眉。
      
      “我们并不是针对你,住在对门的人对我们太重要,必须要确保万无一失。”齐宁叹气,“你母亲的事情,我会尽力帮忙,你的任期结束后,我保证你之后的生活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迟稚涵举着杯子的手停在半空中,咬了咬唇,背对着摄像头,很诚恳的说了一句:“谢谢。”
      
      齐宁其实用不着解释,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很够意思。
      
      其他的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多问,林经武一开始就是对的,有钱人的事,她确实不应该好奇。
      
      ***
      
      放好酒杯,铃铛又一次在这个安静空旷的走廊上响起。
      
      迟稚涵耐心的等着那扇小窗被掀开,然后看着那只毫无血色的惨白惨白的手伸了出来。
      
      还是很有吸血鬼的即视感……
      
      托盘上除了一小盅米酒外,还放了两个粉红色的玻璃杯,晶莹剔透的。
      
      那只手停了一下,似乎有些疑惑。
      
      “粉色杯子里的是莓果甜酒冻,我自己用树莓和米酒做着玩的,酒精含量很小,绿豆饼凉了再吃会伤胃,你可以直接吃甜酒冻。”窗口以迟稚涵的身高来说有些过高,仰着脖子解释了半天,发现自己正一本正经的对着一只手在说话。
      
      挠挠头,有点尴尬的沉默。
      
      那只手也一样,一动不动。
      
      场面变得很僵,迟稚涵脑子一抽抬手,把托盘往那只手方向推了一下。
      
      在完全安静的走廊上,托盘在木质窗板上移动的声音,算得上巨响了。
      
      那只手收到惊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拿走托盘,盖上小窗口。
      
      又是一声巨响。
      
      ……
      
      迟稚涵摸摸鼻子,她又吓着人家了……
      
      明明是对门这位没有血色的手夹在红漆大门里的样子比较可怕……
      
      不过……
      
      无论如何,今天总算是有了些进展。
      
      刚才只是一条缝隙而已,她似乎看到了他穿的毛衣花纹,厚实的灰黑色。
      
      身体很不好吧,室内恒温开着暖气的情况下,还穿着那么厚的衣服。
      
      耸耸肩,迟稚涵步履轻盈的走回自己的小窝。
      
      终于,可以安心睡一觉了。
      
      ***
      
      齐程一直在观察那盅米酒。
      
      100ml真的不多,所以迟稚涵找了一套很小的日式酒具,看起来很迷你。
      
      他并不喜欢绿豆饼,拿到之后就放任它凉在盘里,却对于迟稚涵把米酒换成大麦茶这件事耿耿于怀。
      
      甚至劳烦了安保大叔帮他去讨酒。
      
      那一碗馄饨之后,他对迟稚涵自己做了吃的东西一直有高度的兴趣。
      
      那些看起来没那么精致,没用太多步骤做的家常的东西,迟稚涵说的,自己做着玩的东西。
      
      伸出手倒了一小杯,小小的抿了一口。
      
      ……被甜的皱了皱眉。
      
      觉得不甘心,又端起来喝了口。
      
      ……真的甜到发齁。
      
      终于放弃尝试这个自己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东西,齐程晃晃悠悠的站起来钻进被子。
      
      只喝了一口而已,胸口似乎就有些奇怪的暖意。
      
      被子里面齐程的长睫毛眨了眨,舔了舔嘴唇。
      
      然后蹭的毛茸茸的脑袋钻出来了一点点,又一次盯着茶几上的酒杯。酒杯边上是粉红色半透明的杯子,里面粉红粉白的配色像是恶俗的少女漫画。
      
      ……
      
      抓着被子的手指头不安的动了一下。
      
      终于又一次皱着眉头起身,晃晃悠悠的重新晃回沙发上,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一口米酒,一勺甜酒冻。
      
      好甜……甜酒冻还带着树莓的酸……
      
      都是黏黏腻腻的口感,满口陌生的酒香和果香……
      
      不喜欢……
      
      只是胸口一点点的暖了起来,连带的一直冰凉的指尖也有了暖意。
      
      手就一直没有停下来,每尝一口就蹙一次眉,放到嘴里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停顿过。
      
      终于吃光了这一堆甜到腻的东西,齐程又舔了舔嘴唇。
      
      这次终于满足。
      
      掀开被子钻进去,在黑暗中闭上眼睛。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嘴角轻轻的扬起了一点点弧度,整张脸因为酒精的关系多了一丝血色。
      
      好甜……梦里面还忍不住皱着眉头扬着嘴角。
      
      ***
      
      迟稚涵以为,经历了昨天的米酒事件后,她的交流任务会顺畅一点。
      
      结果她收到了一张更为简单的明日菜单,上面正文只有两个字,你定。
      
      ……
      
      定……个鸡毛,心里忍不住飙了一句脏话。
      
      然后是小小的一行备注,不要太甜,不要米酒。
      
      字迹小小的,很工整的缩在半张A4纸的角落,看起来委屈兮兮的。
      
      搞得昨天大半夜讨酒喝的人是她逼得一样……
      
      有些琢磨不透对面的态度到底是积极还是消极,又不太甘心昨天晚上白送出去的米酒就这样失去了效果,迟稚涵咬咬牙,又有了一些不管不顾的念头。
      
      昨天齐宁的态度无形中也壮了她的胆,既然要交流,对方又一直琢磨不透,那就只能她强势一些了。
      
      “那个……”迟稚涵抬头对着镜头,晃了晃手里的菜单,“明天中午喝清粥,晚上吃饺子,夜宵就吃桂花小元宵好不好?”
      
      不要复杂的两菜一汤,也不要又要卖相又要口感的面点,反正是她定,吃的简单一点挺好。
      
      万一对面不喜欢,这样也总能逼着他交流了吧……
      
      黑色的摄像头忠诚而沉默的闪着红灯,已经习惯对着空气说话的迟稚涵还没有低下头,就发现向来不动如山的摄像头突然上下晃了两下。
      
      ……
      
      吓得她脚下一趔趄,咽下口口水。
      
      “……您……”又咽了口口水,迟稚涵问的小心翼翼,“您这是同意了?”
      
      摄像头又上下晃了两下。
      
      这交流方式真的是,太一言难尽了。
      
      而且看着那向来沉默的黑色摄像头乖巧的上下晃的样子,居然让迟稚涵产生一股自己在欺负老实人的错觉。
      
      ……
      
      真的见了鬼了……
      
      “清粥可能会吃不饱。”迟稚涵开始干笑,为了自己心里莫名其妙的负罪感,“这个季节的红薯很好,红薯粥要喝么?”
      
      摄像头一动不动。
      
      迟稚涵咬了咬下唇突然福灵心至:“我不加糖,所以不会太甜。”
      
      这下摄像头终于又上下晃了两下。
      
      “小菜的话就清淡一点,茭白炒鸡丝和手撕杏鲍菇好不好?”迟稚涵玩出了乐趣,坐在摄像头面前摆出了讨论的架势。
      
      摄像头先是点了一下头,然后晃了两下。
      
      ……这又是什么意思,迟稚涵皱眉。
      
      “那再加一个?休假那天我拿来一些自制的豆瓣酱,用胡萝卜黄瓜青笋做个酱菜好不好?”迟稚涵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结果这回,摄像头动作很快的点了三下头。
      
      ……这莫名其妙的可爱的感觉让迟稚涵心头一颤。
      
      “你是不是喜欢吃我自制的东西?”笑得眼睛弯成半圆,迟稚涵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称呼已经从您变成了你。
      
      摄像头又点了点头,幅度小了一点。
      
      这是……害羞了?
      
      “我自制的东西带的不多,齐总今天早上给我一张食物清单,上面要求尽量少吃腌制食品。”迟稚涵一边说一边跑到房间拿来刚刚传真机传过来的单子,举起来给摄像头看,“像豆瓣酱这种太咸的东西,我们一周只吃一次好不好?”
      
      齐程摆弄摄像头镜头的手停了下来,不自觉扬起的嘴角也回到原来的角度。
      
      迟稚涵这句我们,让他傻在原地。
      
      哄孩子一样的语气。
      
      或许只是为了拉近关系。
      
      但是我们……
      
      抿了抿嘴,又点了一次摄像头。
      
      眼里的光亮却渐渐的暗了下去,他没有“我们”,他的生活,只有他。
      
      你一定要吃药。
      
      你一定要靠着自己走出去。
      
      你一定……
      
      没有“我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齐程,其实就是个吃货
    所有没吃过的都很有好奇心的吃货。。。
    想象着迟稚涵用喂养流浪猫的方式一点点引诱着齐程窝到自己家里吃东西的样子,萌得一脸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