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酿百年

作者:时光再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晋江首发


      程锦轩把屋子里能摔的都摔了,此时正脸色阴沉的坐在椅子上。

      目光阴冷的看着外面透露出一丝狠毒。

      自从那首打油诗出来后,父亲就禁止他出门。

      命令他只能在自己的院子里呆着不准出去。

      到底是谁在害他,竟然作那样的打油诗让人去传播,偏偏父亲好像还信了!

      从起初的暴躁摔东西,到现在逐渐的冷静下来。

      把可疑的人在脑中过滤一遍,好像都有可能,毕竟在凉县他得罪的人太多了。

      想着打油诗的内容,眉心一跳细想后为什么连他都觉得,这打油诗里说的有道理呢!

      心中开始起疑,难道他真的不是父亲的孩子,父亲不能生育!

      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摇头念叨:“不会的,我一定是父亲的亲儿子。。。”

      越念叨心中疑云越大,想到娘从听到打油诗起,煞白的脸色。

      他本以为是娘的脸色,是因为听到有人竟然这样污蔑她气的。

      现在仔细想来好像不是,娘亲脸上好像还带着一丝慌张。

      在想起父亲的态度,明显已经相信打油诗的内容了。

      那么这段时间父亲一直未现身,是去找相关证据去了吗?

      心中一惊慌张起身往外走,他一定要想办法出去。

      要是真如他想的,那么娘亲就有危险了。

      他这辈子坏事做了不少,但唯独孝顺他娘。

      在院子中找了一圈,在最好爬的地方站定。

      试了两下没有爬上去,跑回屋子里搬了把椅子放在墙下。

      踩上去有些吃力的爬了上去,注意四周没人跳了下去。

      一路躲躲闪闪的到了娘亲住的院外,看门口有人把守,心底一沉早该想到的,既然父亲能这样对他,自然也能这样对待娘亲了。

      眼底阴沉看了眼门口的人,转头看向四周小心的绕到后院墙。

      看院墙太高爬不上去,转身去了斜对面艳姨娘的院子。

      院中无人顺手拿了个高脚凳,放在墙下爬上去。

      刚到院墙上,看艳姨娘带着丫鬟在不远处吃惊的看着他。

      程锦轩脸色暗沉阴冷的看了眼艳姨娘,转身跳了下去。

      翠竹担心的看着姨娘道:“姨娘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告诉老爷。”

      大家都知道大少爷和夫人被老爷软禁了,这如今人跑出来了,还在她们眼皮底下爬墙。。。

      艳姨娘压下有些慌乱的心神,想到刚刚那阴冷的眼神,就跟被毒蛇盯上了似的。

      轻轻摇了摇头:“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吧,去把高脚凳拿回来。”

      那煞星还是能不惹就不惹吧,现在看来外面的谣传可能是真的,老爷没有生育能力。

      那是把她们唯一的指望给断了,这么多年大家虽然争宠不折手段,那是心底还有一丝盼望,期望着能做母亲。

      她们都没有想过老爷会有问题,毕竟大少爷在那里摆在呢。

      都以为她们没有身孕,是得到的宠爱太少了!

      毕竟那么多人平均一分,每个月也就轮上几次。

      所以大家都是表面绵里藏针,背地里死命算计耍些小手段。

      那曾想竟然会是这样,将来她们说不上要指望谁呢。

      以后是尽量凡事以和为贵,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吧,唉。

      程锦轩皱眉看院子里格外安静,知道父亲应该是把下人都撤走了。

      跟对待他一样,走到母亲房门外推门而入,看母亲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身上全是鞭伤。

      眼中泪水不禁滑落,伸出有些抖的手探了探娘的鼻息,还有些微弱的气息。。。

      眼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轻声哭诉:“娘,你醒醒轩儿来看你了,娘,轩儿错了,轩儿不该不听娘的话,整天在外惹事,娘,你醒醒以后我都听你的,娘,我以后会改的。。。”

      柳如月听到儿子哭声勉强睁开眼睛,看果然是她的轩儿。

      吃力的把手放在轩儿的脸上,忍着痛轻声道:“我儿不哭,娘没事。”

      身上疼的已经麻木了,程博翼没想让她死,所以没有在鞭打她时下死手。

      只是一直逼问奸夫是谁,呵呵奸夫她怎么知道是谁。

      她知道那晚不是程博翼,但是她被点穴动不了,眼睛也被蒙住了。。。

      当她得知怀孕时,只能不断的劝说自己这孩子是程博翼的。

      当孩子慢慢长大后,她知道这一天早晚要来。

      毕竟轩儿没有一点像程博翼的地方,连像她的地方都没有!

      虽然程博翼没有怀疑过,但是她了解程博翼,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那么必然会引起程博翼的怀疑。

      程锦轩看娘亲醒了,心疼的拉着娘亲的手,哽咽道:“娘你受苦了,是孩儿不孝。”

      看程锦轩哭泣的样子心疼道:“轩儿,咱们离开吧。”

      程博翼已经容不下她们娘俩了,所以她们要想法子脱离程家。

      程锦轩听娘亲说离开愣了愣,随后明白娘亲的意思,神情坚定回道:“娘我们离开,我现在就去找父亲,让他放我们走。”

      虽然知道可能会很难,但是他一定要带娘亲走。

      柳如月抓着轩儿的手不让他动,苦笑道:“傻轩儿你这么去,我们娘俩都别想走了,程博翼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你听娘说一会程博翼会来逼问娘,那时就他自己,你趁机劫持他,让他写下休书和你的断绝书,然后让他带着我们才能出去,明白吗!”

      程博翼每天下午,都会独自来这里,用鞭子抽打她拷问她,所以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程锦轩用衣襟擦了擦脸上的泪,坚定的点头表示知道。

      在娘的示意下,翻出她私藏的五百两银票,用油纸包好贴身藏好。

      又翻出了些散碎银子放进荷包里,桌上的首饰盒都是空的,一看就是被父亲收走了。

      眼神变得阴冷又透着股委屈,那个纵容了他多年的父亲,竟然如此薄情。

      难道他一点就不念及父子亲情吗?

      就算不是亲生的,难道养了他二十年,却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程博翼手拿着皮鞭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柳如月举起鞭子就抽。

      这个女人让他成为了全城笑柄,该死的竟然替奸夫隐瞒,今天他要杀了她。

      未曾想鞭子没有落下,脖子上多了一把刀。

      心中一抖冷眼看着程锦轩冷笑道:“好啊,老子都没去找你,你倒是拿刀先对付上老子了,好、好、好啊。。。”

      这个狼崽子他算是白养了。

      程锦轩把刀往里送了送,看脖子上出现血丝冷声道:“去写休书和断绝书,在把我们送出去。”

      程博翼感到脖子一凉,知道这小狼崽子是玩真的。

      顿时苦笑道:“报应啊,老子平日里教你的,如今用到老子身上了,好,我写。。。”

      老子接掌程家数十载,能打拼出偌大的家业,岂是输不起的。

      走到桌前挥笔写下休书与断绝书,写完后递给程锦轩瞬间苍老了不少。

      程锦轩看过后叠好放进怀里,看着父亲瞬间老了心痛不已。

      眼底含泪向着程博翼跪下哽咽道:“儿子不孝今生父子缘尽,儿子希望来生在做您的儿子,做您的亲儿子,来报答爹的养育之恩,爹你要保重。”

      说完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再抬头时前额已经流血。

      程博翼看着曾经心中的爱子,闭上眼睛心痛道了句:“带着你娘滚。”

      他能眼睛不眨的杀了柳如月,但是对于疼惜了二十年的儿子,还是狠不下心。

      特别是刚刚他叫的一声爹,可能他这辈子都听不到了。。。

      这样或许是他们父子一场最好的结局。。。

      程锦轩听后知道父亲答应放了他和娘亲了,深深眷恋的看了眼父亲,此生或许在难相见。

      起身抱起娘亲向外走了出去。

      从今以后他不在是程家人,不在是大少爷。

      一路出去看着熟悉的场景,知道这里再也回不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