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时光,你在身旁

作者:闻声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5

      考试考的好不好,能不能通过,考试结束后呢,大多数人心里其实都有个数。
      
      到家后,苏棠就找了个空纸箱子,准备把散乱在茶几、沙发上的所有复习资料收拢一下,封存进纸箱子里。
      
      电视开着,里面正在播放一档歌唱节目,苏棠一边随着节奏轻轻哼唱,一边整理资料,就在这时,电话响起。
      
      苏棠拿起电话一看,原来是妈妈朱丹打来的电话。
      
      想到妈妈一向很重视她的考试,打电话来可能是想问问她考的怎么样,所以电话一接通,苏棠不等她问,就道:“妈妈,你放心吧,我觉得我这次考的很不错,应该可以过。”
      
      朱丹“嗯”了一声。
      
      苏棠皱眉,人的情绪往往在不经意间就会从声音里带出来,苏棠很了解朱丹,就觉得朱丹这声“嗯”里,好像夹杂着愤怒,她正在竭力抑制。
      
      想了想,自己最近可没有做过什么惹怒她的事,她这种情绪应该不是针对自己的,于是,苏棠又轻轻的喊了一声:“妈妈。”朱丹不说,苏棠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
      
      朱丹又“嗯”了一声,打起精神夸奖了苏棠,又叮嘱了苏棠几句,无外乎晚上不要太晚回家,不要经常吃外卖,天冷了要注意保暖之类的话,苏棠耐心的听着,没想到朱丹突然话锋一转,问道:“我听甜甜说,你有个同校师兄,也在你那个城市上班?”
      
      苏棠一听,就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连忙道:“是的,妈妈,程师兄给过我和甜甜一些复习资料,不过我和他不怎么熟的,只见过几次面。”
      
      朱丹听而不闻,只是道:“我觉得他挺不错的,你看,他跟你同一个专业,你们俩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你们年岁又相当,许甜还说,他原先是你们学校的什么男神呢,长的肯定也很不错,工作发展的又这样好······。”
      
      苏棠打断她,“也许程师兄已经有女朋友了呢?”
      
      朱丹沉默了一会儿,道:“也许没有呢?你打听一下吧,妈妈总不会害你。”
      
      苏棠没有说话。
      
      最后,朱丹道:“你找个会计师,或者医生教师这些职业都可以,就是别找做生意的,一肚子花花肠子。”
      
      苏棠叹了口气,她想,她大概知道朱丹在压抑着什么,又为什么要说这一番话了。
      
      挂断电话后,苏棠突然觉得很累,颓然的坐倒在沙发上,心里非常苦闷。
      
      静静的坐了一会儿,苏棠突然站起,拿起零钱包,甩上大门,走出了公寓。
      
      径直走向便利店,随手拿起几罐啤酒,就准备去结账。
      
      苏棠很少喝酒,但酒量还行,不是那种沾酒就醉的人,几罐啤酒会让她微醺,能帮助她睡眠,让她可以从那种脆弱的情绪里面抽离出来。
      
      “苏棠?”突然,苏棠听见有人在叫她名字,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苏棠看到了徐长青。
      
      他正蹲在那儿整理货架,货架空了一块,地上还有一箱箱的货物,看样子是在给货架补货,看到苏棠,像是很高兴一样,连忙放下手头上的事,走了过来。
      
      看到苏棠手上的啤酒,徐长青抓了抓脑袋,问了一句废话,“买啤酒啊。”
      
      苏棠扯了扯嘴角,“是啊。”
      
      她现在一点儿也不想说话,就朝徐长青点了点头,走去门口处结账了。
      
      看着苏棠消失在门外,徐长青有些担心,想了想,跟兼职的另一名员工道:“我出去一会儿。”
      
      那名员工立刻紧张的道:“喂,你去哪儿?这里有监控的,被老板发现,你一晚上就白干了。”
      
      “没关系。”徐长青摆了摆手,就跑出了门外,追着苏棠跑了过去。
      
      他感觉到苏棠心情不好,有些担心她,就跟了过来,默默陪着她。
      
      苏棠在江边停了下来,也不在乎地上脏不脏,直接坐了下来。
      
      “咔”一声,拧开一罐啤酒,直接凑在嘴边喝了起来。
      
      徐长青在苏棠身边坐下,犹豫了一下,也拿了一罐啤酒喝了起来。
      
      背后是灯光下,橘黄色的道路上不时疾驰而过的车辆的声音,身前是昏暗江面上,江水拍岸的声音,两人都没有说话,在这种“无干扰”的情况下,静静喝酒,苏棠觉得自己的心情平复了很多,仰头喝完最后一口酒,苏棠站了起来,准备回去了。
      
      “徐长青,谢谢你。”
      
      “徐长青,再见。”苏棠道。
      
      徐长青看着苏棠,道:“我送你回去。”语气坚定,不容拒绝。
      
      苏棠看距离也不远,几分钟就到了,就没拒绝。
      
      到了家门口,看着苏棠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走进去,徐长青停住,没有进去,而是突然道:“我要离开了。”
      
      “啊?”苏棠疑惑,“去哪里?”
      
      徐长青笑了笑,“去沿海。”
      
      “我从小就喜欢海洋生物,所以学的是海洋专业,今年毕业了,我接下来打算去沿海工作。”
      
      苏棠点点头,看的出来,他很期待他接下来的工作,苏棠真心为他喜悦,祝福道:“一路顺风,心想事成。”
      
      看到苏棠脸上真诚祝福,徐长青心里了然,他上前一步,拥抱了苏棠一下,洒然一笑,然后转身就走。
      
      徐长青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他对苏棠产生了朦朦胧胧的好感,他第一次这样想要接近一个人,想起这个人就会不知不觉的笑出来···只是,他再清楚不过,这一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
      
      就像他永远站在门外,苏棠永远站在门内一样,他们两人之间,完全没有可能。
      
      他想,这份感情,这个夜晚,都将是独属于他的一个秘密,他会妥善安置,然后微笑向前。
      
      喝了几罐啤酒,苏棠觉得头有些晕了,困意也泛上来了,迷迷糊糊给自己洗了个澡,然后定好闹钟,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苏棠果不其然,是被闹钟给闹醒的。
      
      她昨晚睡的并不好,醒来之后,觉得自己还是困的厉害,不够睡,浑身虚软,就连骨头都好像是酥的,完全不想动弹,她整个人陷在被子里,真真是一点儿也不想去上班。
      
      可是公司规定,请假要提前一天请假···她现在的直属上司就是自己的男朋友,她作为女朋友能不能有点特权呢···那该用什么理由呢···公司离家好近哦,开车几分钟的事,如果宋易担心自己,跑过来看看,然后发现自己在睡觉怎么办······在床上躺着的苏棠,想了一连串有的没的,最终还是决定——起来上班。
      
      艰难的磨蹭着起了床,快速洗脸刷牙,苏棠看镜子里,自己脸色有些不好,还给自己上了个淡妆,一切准备好后,苏棠就跟往常一样,出门上班去了。
      
      走到地铁口,还不忘给自己买了一个鸡蛋饼,一杯豆浆。
      
      上班的前一个小时,一切都好,十点多钟的时候,苏棠开始觉得胃有些不舒服,她趴在桌子上,无心工作,不知道是昨晚又是火锅,又是酒的原因,还是今早吃的早点不卫生的原因,总之,苏棠喝了几杯温开水之后,身体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难受,胃部在剧烈翻滚,翻腾起一股股的酸气,顺着喉咙,像是要泛出来,苏棠再也忍受不了了,急忙跑出办公室,找到楼梯间的大垃圾桶,剧烈呕吐起来。
      
      呕吐的时候整个人是非常痛苦的,苏棠生理性眼泪都出来了,披着的柔软的头发还不时不听使唤的垂下来,遮挡住面部,让苏棠感觉更不好了,就在这时,面前一空,头发被全部捋起,背上被有节奏的轻拍着,苏棠眼角余光看到,宋易站在身旁,面容关切。
      
      宋易注意到苏棠好像有些不舒服,就跟出来看看,没想到看到这一幕,当下有一些担心。
      
      一般人看到有人呕吐,肯定会绕的远远的吧,就算是亲人,在对方呕吐的时候,可能也不愿意站的很近,以免闻到那股难闻的酸臭味儿,甚至也会不免嫌弃吧。
      
      苏棠突然很想哭,突然很想抱住宋易,于是,在吐完后,她转身,一点也不想顾忌什么,紧紧抱住宋易,将自己的脸埋在宋易胸口。
      
      宋易哭笑不得,心想,看样子,自己的衬衫该报废了,又拍了拍苏棠,问她,“你是不是吃了脏东西了?”
      
      苏棠有些不好意思了,含糊道:“可能吧。”
      
      “身体还难受吗?”
      
      “吐过之后就好了。”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进去给你拿瓶矿泉水,漱漱口,洗洗手。”
      
      “嗯···那个,你的衣服······?”
      
      “我办公室里有备用的,病患少操心。”
      
      “你说谁是病患?”
      
      “你啊。”
      
      “我已经好了。”
      
      “谁能证明?”
      
      “我自己。”
      
      “你又不是医生。”
      
      “那你也不是医生啊。”
      
      ······
      
      斗了几句嘴,宋易明智的举手投降,跑回公司拿东西去了。
      
      漱口洗手完毕,虽然苏棠保证自己一点问题也没有了,宋易还是有些不放心,就让她去自己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躺一会儿,有任何不适,立刻通知他。
      
      于是,星期一上午,一个星期上班的第一天,所有人都在努力工作的时候,苏棠躺在宋易办公室,柔软的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玩着玩着,苏棠手机上突然跳出来一条微信信息。
      
      许甜:什么时候到家?我去接你,我跟我老板请好假了。
      
      苏棠疑惑,她什么时候跟许甜讲过她今天回家了?
      
      苏棠:我没说要回家啊。
      
      许甜:你不回来?你跟你奶奶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
      
      苏棠皱眉,一个电话打过去。
      
      “你说什么,我奶奶怎么了?”
      
      “呃,你不知道?”
      
      “快说。”苏棠催促。
      
      许甜想了想,就明白了过来,苏棠家人怕是还没有告诉她呢,不过,苏棠跟她奶奶关系挺好的,许甜觉得这事应该告诉苏棠,就道:“你奶奶前几天跌倒了,左臂骨折了,不过你放心,我听我妈说,你奶奶已经被送到医院经过很好的治疗了,接下来只要好好休养就可以了。”
      
      她小心翼翼的接着道:“我想,你家人肯定是打算,等你考完了再告诉你的,他们可能是怕影响你考试。”其实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苏棠紧紧的攥着手机,那种无力苦闷感又泛上来了。
      
      她不想去质问朱丹或者苏桦他们,问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自己一声,苏棠知道,他们都有自己的理由,都有自己的立场,也许就像许甜说的,他们是怕影响自己的考试,也许他们觉得,奶奶接下来好好休养就可以了,奶奶好几个儿女呢,肯定能照顾好她,自己远在S市,告诉自己也没用,平添担心罢了,没有必要非要告诉自己,也许他们都是出于好心,可他们忽略了,这对自己造成的情感伤害。
      
      这种以保护为名,而把她跟家里的事隔离开来的做法,让苏棠有时候,有一种,深深的,被孤立的感觉。
      
      张了张嘴,苏棠最后只是道:“我马上回去。”
      
      一边打开订票软件,准备定最近的火车票,苏棠一边找到了宋易,表示自己要请假,回家探病。
      
      宋易看苏棠脸色苍白,并且神情也不太对劲,哪里放心让她独自上路,把手头上的事情安排一下,就拿起车钥匙,准备送苏棠过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