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峡谷都在等他们谈恋爱

作者:天仓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39

      强大的冲击力往她袭来,让她重心不稳直直扑向前方!
      
      疼痛从后背传来,还没等于止桐反应过来,身后的人已经来到她的面前,使尽全力踹向她!
      
      无力反击的于止桐下意识的抱住头蜷缩成一团,她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人,但她清楚这人是冲着她来的。
      
      疼痛从背上不断传来,对方是出了死力的,随后一脚又一脚地踹向她的腰部,像是要废了她的腰。
      
      她很想大喊,很想大声求救,但疼痛却让她无法开口。
      
      更让她绝望的是,这里本就是郊区,白天都没有人路过,更别说是凌晨了!
      
      好痛…
      
      身上的痛楚让她嘤咛着,意识也渐渐模糊…
      
      正当她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晕过去的时候,一道身影快速掠过!
      
      陆向然只是发现于止桐漏拿了手机想开回去归还手机,没想到却看见了一个身穿黑衣带着口罩的男人正暴打着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的于止桐!
      
      抿了抿唇,陆向然打开车门就往那个方向跑去。
      
      眼见着对方那一脚就要往于止桐的头踢去!
      
      陆向然飞快地跑到男人的身后,向他飞踹过去!
      
      没有防备的男人就如不久前的于止桐,巨大的冲击力让他扑倒在地,还没等他从地上站起来,他就感觉到自己肩膀一痛,手竟然无法动弹!
      
      卸了他手臂的陆向然没有急着去管他,而是走到蜷缩着的于止桐身旁,小心翼翼地扶起她。
      
      以为还是刚才的男人,被碰触的于止桐不由得缩了一下。
      
      陆向然的动作一凝,眸中的冷意更深。
      
      “是我,陆向然。”清冷的声音比平日温柔了几分,他动作小心地扶着于止桐的肩膀。
      
      听到是陆向然的声音,于止桐这才松了刚才一直憋着的一口气。只是这一放松,疼痛从身体各处传来,让她忍不住揪住陆向然的衣服。
      
      “好痛…”她小声地说着,苍白的脸上满是冷汗。
      
      “先忍一下,我先报警再送你去医院。”陆向然轻声说着,一只手扶住于止桐的肩,另一只手按下了报警的电话。
      
      警方接警后很快就到达现场,凌晨的夜里只有三人十分显眼。
      
      “是你们报的警吗?”从警车上下来,民警询问道。
      
      点了点头,陆向然指着因脱臼而抱着手臂哀嚎的男人:“就是这个人。”
      
      点了点头,民警将男人从地上扯了起来,冰冷的手铐拷住了那双刚才拿着棒球棍攻击于止桐的手。
      
      “先送受害人到医院,再回派出所。”为首的民警对身后的人说着,正想帮忙扶着于止桐上车。
      
      “不用了,我可以送她去医院。”
      
      扶住于止桐的陆向然忽然开口,他看着民警身后被押送上车的男人,眼眸一冷:“麻烦你们查清楚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受害者似乎并不认识他。”
      
      听到对方很有可能是无差别作案,为首的民警皱了皱眉。
      
      同时他也认出了眼前扶着女生的人就是那个经常出现在屏幕上的陆向然,看了看明显比警车舒适得多的商务车,再加上现在警力不足,所里只剩一人,民警很快就同意了他的提议:“小黄,你跟着受害人去医院。我带着嫌疑人回去。”
      
      将男人按上车,被点名的民警应了一声。
      
      民警配合着陆向然将于止桐扶上后座,一同前往着医院。
      
      也不知道陆向然赶到的时候,于止桐已经被打了多久,也不知道被打的有多严重,他们立刻将于止桐送进了急诊检查。
      
      幸好,在经过初步的检查后,于止桐只是软组织挫伤,没有脑震荡也没有脏器受到内伤。虽然她的伤处会痛上个十天半个月,但皮肉伤已经是最轻的伤了。
      
      见于止桐状况似乎好了些,民警也安排了人过来进行伤情鉴定,日后将会作为起诉的证据。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为伤情检查完的于止桐倒了杯水,陆向然问道。
      
      缓过了这么一阵子,虽然伤口还痛,但脑袋已经清醒多了。接过了陆向然递过来的杯子,小声地说了声谢谢,于止桐喝了一口这才说道:“就是被打的地方有点痛,但已经好多了。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你的手机。”从口袋里拿出于止桐的手机递了过去,陆向然再次启唇:“警察那边想为你录口供,如果你觉得还是不舒服的话可以拒绝,我会帮你。”
      
      于止桐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接过手机,她坚定的摇了摇头。
      
      “没事的,我还可以。那个人是有预谋等我的,我也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袭击我。我可以配合民警调查。”握了握手机,于止桐抬眼看他。
      
      她现在的状况是真的很狼狈,衣服上全是灰尘和那人的鞋印,脸上更是因为撞击而有着大大小小的擦伤,全是更是因为后怕而抖个不停。
      
      只是再害怕,她也要配合警察的工作!
      
      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围在不断发抖的于止桐身上,陆向然握住了她的肩:“我在。”
      
      他的体温覆在她身上,于止桐知道这是属于他的安慰。
      
      只是……她真的很怕!刚才有那么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要死了。
      
      她知道现在她已经获救了,那个伤害她的人已经被抓住了。可是她还是很怕,很怕那个人会再来伤害她。
      
      努力的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于止桐朝着陆向然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没事。”
      
      只是陆向然一双眼睛却像是能看穿她的逞强,“想哭的话,哭出来吧。”
      
      冷然的语气背后的温暖,让于止桐再也忍不住。
      
      一颗泪忽然从眼中坠落,跌在深色的衣料上,染成一朵小小的花儿。
      
      看着腿上的那朵泪花,于止桐惊愕又慌张,然而眼泪却像是打开了关闸一般,接二连三的掉落,完全不受控制。她擦拭着脸上的泪,身体却像是要跟她作对似得,泪意竟越擦越多。
      
      在喜欢的人面前被人袭击,随后又害怕到痛哭,这真的是最丢脸不过的事情了。
      
      想到这,于止桐涨红了脸。她努力地忍着不要哭出声,但这么羞愧的事情却让她更想哭了。此刻的她,平日里的所有伪装和防备都被打破,内心的那个小女孩被赤、裸、裸的展现在陆向然面前。
      
      “我知道了。”
      
      陆向然没有再多言语,只是默默地背过身去,耐心地等待于止桐将情绪发泄。
      
      许久。
      
      于止桐擦了擦脸上的泪,这才说道:“我好了,可以去录口供了。”
      
      陆向然这才转过身来,沉默着递了包纸巾给于止桐。
      
      不必开口,她知道这是他的体贴。
      
      抽出一张纸巾,整理了一下自己糟糕到不行的仪容,于止桐这才和陆向然一同前往录口供。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警察的办事效率这么高,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小时,已经让对方招了。
      
      “你是说,指使他来攻击我的人是小宁?!”
      
      于止桐一脸的不可置信,仿佛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
      
      怎么可能?!那个曾经挡在她前面想要保护她的女生,怎么会在这短短的日子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想要攻击她?为什么?
      
      “你认识?”
      
      抬头看向陆向然,于止桐下意识的握了握手指。
      
      “她……是我的队友。”
      
      皱眉,陆向然问道:“上次在后台堵你的那个?”
      
      摇了摇头,于止桐不想再谈这个话题。看向一旁的民警,于止桐问道:“被抓到的那个人会怎么样?”
      
      “我们这几天会去调查附近的监控,作为证据日后将会起诉他故意伤害罪。放心吧,人证物证俱全的话,一定能将他绳之于法。”民警回答的是一脸的正气,虽然从警的岁月不短,但当初的热血和正义在他身上从未消退。
      
      听到了他的话,于止桐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有十分难以启齿的事情,“那……那个指使他的人呢?”
      
      “唆使指使,等同犯罪。”
      
      这一句话,重重地落入了于止桐的心脏!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于止桐做了她这辈子最圣母的一个决定:“我放弃起诉他们,可以吗?”
      
      她终究还是没办法对一个她曾经认为是朋友的人硬起心肠来,小宁曾经站出来为她说话,她放小宁一条生路。日后,桥归桥,路归路,两人再也不是朋友。
      
      听到于止桐的决定,民警有些吃惊,就连陆向然也下意识地看向于止桐。
      
      民警看向于止桐,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改变想法,但——“民事诉讼可以撤销,但刑事诉讼不能避免。这已经是违法犯罪行为了,不只是民事纠纷。”
      
      也好,她选择放过他们,那么就用法律裁判他们吧。
      
      点了点头,于止桐接受了这个事实。
      
      忙活了这么一会儿,天色已经发白。为了不走漏风声,于止桐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于至谦来接她。
      
      虽然平时看起来没个正形,但听到于止桐遭遇袭击,没过多久于至谦就来到了医院门口接于止桐。
      
      一看到于止桐那副凄惨的样子,本来想闹她的于至谦顿时没了声音。在经过陆向然身边时,他甚至严肃地跟陆向然道了谢。
      
      面对着重要的家人被伤害,就算是平时多么吊儿郎当的人,也会认真起来。这次的袭击,也是于止桐第二次看到于至谦这么认真的样子。而那个第一次,是她看见于至谦在伯父伯娘面前,认真的说着他想要打游戏,他想要用游戏为国争光。
      
      但看见他这么认真的样子,于止桐还是觉得有点不太习惯……
      
      “放心吧,我没事,不会死。”她正想打着哈哈让事情这么过去,然而得到的却是于至谦的一瞥。
      
      ……好吧,她闭嘴。
      
      情绪平复下来的于止桐已经恢复了平日的模样,只是心底的阴霾还在。就算这么多人在现场,却还是觉得背后会有一个人突然的从背后袭击她。
      
      看出了她的强颜欢笑,于至谦拍了拍她,“走了,跟哥回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在单机版了……大家给个收藏呗QAQ好冷清呀,快没动力了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