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之我渣了男神以后[女A男O]

作者:楠关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棱镜柱

      等了半天,屋里似乎没有动静。
      
      我想接着再敲时,门忽然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漂亮女人。上身是白色体恤,下身是蓝色百褶裙,一副淑女做派。
      
      我哑然地站在那里,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完全手足无措。
      
      不知是我找错了地方,还是斯图尔特正和一个女人同居?
      
      “你好,我找斯图尔特先生。”我还是换上了招牌的笑容,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个女人看出破绽。
      
      她好像也有些错愕,愣了两三秒的样子,才转头去对屋内喊话:“哥,竟然有人找你。”
      
      我松了一口气,天知道我对她这句话有多感激,还好还好,还好她叫的是“哥”。
      
      不过我不理解的是,她为什么要加一个“竟然”?
      
      过了半分钟,从里间走出一个身上别着围腰,身材修长的人影。
      
      由于变化太大,我一时间倒没有即刻认出来他是斯图尔特。
      
      连电视机也不敢这么拍,这个手里握着擀面杖,脸颊上还有一抹白色面粉的男人,跟西装革履地站在讲台上挥斥方遒的竟然是同一个人?
      
      而现实就是这样,它常常以一种诡异的荒诞存在着令人拍案叫绝的逻辑。
      
      “不好意思,老师打扰你了么?”
      
      他看起来很诧异:“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我很想说,老师你的铭牌就挂在门口,任是谁想要来都可以吧?没有人来只可能是因为你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吧。
      
      但我没有那么说,而是捡起了预先编纂好的借口:“额……我有一个课题实在读不懂,周围人也没有可以帮助我的,所以就想起了老师……”
      
      说完这话,我能明显看到他脸上那副滑稽的表情——惊讶,诧异,不可置信,甚至有点想笑。
      
      果然,这么久了,我在学校顽劣不堪的名声也应该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了。
      
      不过我又发挥我的特长,厚起脸皮装作没有看到。
      
      “既然如此,你先进来吧。”
      
      他给我开了门,然后走进了盥洗室,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干净了,围裙也解掉了。
      
      这时我才发现,他穿了一套干净的白体恤,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仿佛与我在学校里看到的不是同一个年龄的他。
      
      这一刻,他不像是我的老师,而是我的朋友。
      
      “是我上节课布置的中古世界历史作业吗?”他转过头来问我。
      
      我的目光在进屋以后一直粘在他,以至于他突然回转身的时候与我的视线对上了。
      
      我的心脏砰砰直跳,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强有力的跳动。
      
      “啊……是、是的。”
      
      “的确,好像对本科生来说那个题目有些超纲了。”他解释道。
      
      然后他从琳琅满目的书架最上面取下来一本《中古史》,对我说:“这是教材没有的部分,你可以拿回去看一下。”
      
      原来他并不打算跟我讲题,而是叫我看书。
      
      我接过他手里的书,心情有些失落。
      
      不过表面上还是:“啊、啊、好、好,谢谢老师。”
      
      “吃饭了吗?”他突然问了我一个我们俩之间不该有的问题。
      
      我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是真的在我问我“吃饭”的问题。
      
      “没有。”
      
      我放课后直接拿了书包过来,甩下去了食堂室友,所以现在已经是饥肠辘辘了。
      
      “要来点曲奇饼干吗?我做的。”
      
      我看见他把手在自己的脸颊上擦了擦,在阳光下朝我笑。
      
      哦,天哪。我发誓这是我毕生见过最好看的笑容,干净,纯洁,毫无杂质,就像angel一样。
      
      我当然说:“好的,却之不恭。”
      
      他进厨房去拿曲奇饼干了。
      
      这时我才省出空当来审视他的整个屋子。
      
      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渐渐唤醒我的鼻尖细胞,地面是黑色格子花纹的瓷砖,平滑如镜,可以照出人影的那种感觉。房间内挂满了星球仪,灵摆,还有塔罗牌,光是我见到的样式就有四种。
      
      还有羽毛笔,铜制怀表,以及近代的鸟嘴面具。
      
      我不知道他原来私下的爱好是收藏和占星。
      
      但仔细想一想就不奇怪,一个学历史的男人会对这些充满古老气息的东西怀有兴趣也是当然的。
      
      我就不,虽然我被迫选了历史系,可对历史一点也不兴趣,它枯燥到令我沉睡。
      
      要不是因为历史老师换了他,我几乎打算转系。
      
      不过最令我奇怪的是,他的书桌前挂着一条黑色绳索的吊坠,不是金银首饰,也不是水晶钻石,而是一只透明的玻璃三棱镜柱。阳光透过三棱镜,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
      
      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此情此景在那里见过。
      
      就在我脑子疯狂转动的时候,斯图尔特从厨房里端着曲奇饼干出来了。
      
      焦糖色的饼干安静的躺在盘子里,可怜地任人宰割,但品尝它们的人们却一点怜悯之意都没有。
      
      “好吃么?”他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
      
      “嗯,好吃。”我第一次说出了违心的话。
      
      大概这位史学博士生没有厨艺上的天分吧。
      
      我们一边吃着烤曲奇饼干,一边讨论着中古世界史,就在他的书桌前,就在那只三棱镜吊坠下,一直到夜深了,炉火已点燃,整个屋子里充斥着炭火带来的暖意。
      
      炉火染红他的脸颊,将他雪白的衬衫照映成火红色。
      
      白天看时不觉得,此刻炉火照映在他的身上,他俨然变成了一个闪亮的发光体,整个屋子都因为他的存在而褶褶生辉,他的笑容仿佛染上了一层金色,像是什么神佛一样。
      
      “老师,有人说过你真的很好看吗?”
      
      我能感到他的身体忽然一震,脸上的笑容也僵在了那里。
      
      “专心看书,不要看我。我们现在讲到波多姆帝国的崛起。”
      
      我不知道他是在尽力掩饰一种别的什么情绪。
      
      “哦,对不起。”
      
      但我的心里仍没有悔意,我喜欢看他,他让我的内心感到平静,我不可救药的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由于离他太近,脖颈间的信息素缓缓向我飘过来。不可否认我现在有些心猿意马。
      
      “现在你复述一下波多姆帝国的政治文化和经济概要。”他向我抛出了一个难题。
      
      这简直要杀了我,政治经济文化概要,这么宏大的内容可以写论文了。
      
      “嗯,额……波多姆帝国是一个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帝国,它处于封建与资本制度之间的过渡,经济上整体以农业为主导,但工商业和手工业形成了雇佣现象……文化以开放包容为风尚,崇尚自由,打破传统束缚……omega开始走向社会参与社会生产……”
      
      我不知道我说了多久,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吧,他总算向我喊停了。
      
      “虽然大方向没错,但规范性还有待加强,多看书,多记多背……”
      
      哦,天哪,这该死的历史,这枯燥的历史。
      
      我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有老师你这样过目不忘的本领就好了,那我可以一目十行全部记下来。”
      
      我以为他要得意,谁知他说:“我也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不过是觉得历史有趣罢了,只要你真的对它感兴趣,很快就会记下来了。”
      
      我笑道:“实不相瞒,我是被迫选了历史系的,所以要我对这枯燥的玩意感兴趣,真的挺难。”
      
      这时我才知道什么叫行差特错,再无回头之路了。
      
      他的身子往后仰了仰,靠在椅背上,双手合十作思考状,想了一会说:“其实,历史并不是那么无聊的东西,你看这无色无味的阳光,它里面藏着彩虹,不是么?”
      
      我没想到他会提到与历史完全不相干的东西,所以怔住了,我看着他的脸,那张被炉火烤的红彤彤的脸,洋溢着真诚的笑容,我一时没有办法反驳,他接下来把书桌上挂着的三棱镜解下来放到我的手上。
      
      他说:“把手伸出来。”
      
      这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蛊惑着我的思想。
      
      我把手放在他面前摊平,他将那只三棱镜轻轻放置于手掌的中央,剔透的玻璃柱一下子将炉火的光折射出好多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
      
      “看,这就是历史,也是生活。”
      
      我看着那道彩虹,似琉璃一般漂亮,好像天上仙子的东西降临到了凡间,但却还是有瑕疵,大概是这个三棱柱使用时间太久,柱体上有一块肉眼难见的凹槽,于是彩虹桥上也出现了一块黑斑。
      
      这大概也是人生的瑕疵吧。
      
      我看着斯图尔特给我展示的彩虹,久久没有说话。
      
      他大概不知道我的脑瓜里此刻在想什么,我也没打算告诉他。
      
      “老师,打扰你很久了,我想我该走了。”
      
      我很不舍的说出这句话,但是天色很晚了,不能吵他休息,我的确该离开了。
      
      他很欣慰我能拿作业来问他,似乎有一种令坏学生从良的骄傲感在里面,这大概是每一个教导别人的人都有的心情吧。
      
      但我还是没有告诉他,就算我从此以后对历史产生兴趣,也不是因为它多彩的本身,而是因为他。
      
      “路上小心,早点回去。”他难得对我露出那种笑容。
      
      我抿唇笑了笑,突然问道:“老师什么时候能回去上课?”
      
      当我问完时,我见到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他大概也知道我看出来他没有生病吧。
      
      他的嗓音温润如玉,思绪健步如飞,哪里像一个生病或病刚好的人呢。
      
      斯图尔特低下头,眉睫微微簇拥成团,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我第一次发现男人皱起眉毛也能这么漂亮。他似乎有些难言之隐,说道:“看情况吧,你们原来的老师就快回来了,也许我不会继续代课了。”
      
      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噩耗。
      
      无边的失落感如潮水一般向我袭来,我站在他面前犹如木桩,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即使内心波涛汹涌,但我的表面任然平静,笑了笑说:“那真是遗憾呢,我们同学都很喜欢你。”
      
      他也笑了笑,说:“谢谢你们,我其实不大受人欢迎。”
      
      我又怔住了,我想问他,你这么完美,为什么不大受人欢迎呢。
      
      但又意识到,如果继续说下去,这话题会变得私人,我无法开这个口,于是只好寒暄道:“没有的事,你又会讲课还会做饼干,多好啊,不管怎么样请继续加油吧。”
      
      我是一个不会寒暄的人,所以说出来的话味同嚼蜡,希望他不要跟我较真吧。
      
      他点了点头,在门缝中目送我离开。
      
      我一边下楼时,还一边回头望去,他站在那道雪白的光线里,美得像一件艺术品。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他的微笑还依稀挂在脸颊上,是见过唯一一个将沉静与阳光结合的男人。
      
      只是我不明白,一个将生活看成彩虹的男人,却为何眼中暗藏唏嘘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这篇文更得很慢,在这里跟大家抱歉,但不想只是写成爽文,或者只是追求爱情的文,我想写点其他的东西在里面,所以更的比较慢,因为我自己每天也在不停的思考,有时候有灵感写起来很顺手,没有灵感我就会停下



    男巫词(上古女尊)
    一篇萌短女尊文,主打关键词【前世今生】,男女主轮回后再续前缘。



    双面男后(女尊)
    我的一篇正剧女尊文,朝堂之上的阴谋,巧取豪夺的爱情,双重人格的男主,苦大仇深的女主。



    病入膏肓(女尊)
    我的一篇轻松向女尊文,大夫女主娶病鬼夫郎,前期小虐后期温暖,主打标签【浪子回头】



    狼烟缭乱(女尊)
    我的另一篇正剧女尊文,佣兵穿越女尊国,与小皇帝发生不得不说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