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之我渣了男神以后[女A男O]

作者:楠关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剑拔弩张

      又是在历史课堂上,我见到了斯图尔特·沃尔什。
      
      他仍穿着笔挺的西装,笑容款款。
      
      我本来想给他一个好印象,但是因为作息时间调整失败,这天还是遗憾地迟到了。
      
      接着,径直从教室的大门进来,坐在了第一排的小角落里。
      
      我能感受到斯图尔特的目光一直黏在我的身上。
      
      被这么美的人用余光扫射着,却不是因为什么好事情。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我,的座位离他只有七尺距离。
      
      他,几十分钟的时间,足足朝我看了十多次。
      
      显然他是认出我来了。
      
      前天去酒吧化了烈焰红唇妆,今天素颜上课堂,他居然还能够把我认出来。
      
      我不得不在心里承认他的眼神真是厉害。
      
      过了一会,杵在他眼皮子底下,一丝不苟地听他讲述这个大陆的历史。
      
      竟有点犯困,怎么办?
      
      “快下课了,我们来点个名。” 斯图尔特站在讲台上,拿起了花名册。
      
      我打了一个激灵,瞌睡虫全跑光了。
      
      “海伦娜·马丁。”
      
      “到。”
      
      “克里斯·蒂娜。”
      
      “到。”
      
      “琼斯·莫丽安。”
      
      “到。”
      
      “琉拉·伊顿。”
      
      “到。”众拗口的名字一一被念过,唯独我的名字还没出现。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一直焦灼地等待着他念完我的名字后看到我举手的表情。
      
      甚至,我还思索着一个重要的问题。
      
      等会用什么表情面对他呢?
      
      “雪丽·埃文思。”
      
      终于轮到我了,我甚至一度以为这是别人的名字,它从来没有这么陌生过。
      
      “到。”我有力地吐出一声,然后举起了手。
      
      没有激动,没有畏缩,我尽力用最平淡的语气回答。
      
      以免露出破绽。
      
      什么破绽?
      
      当然是心虚的破绽。
      
      我从小到大没有怎么对谁心动过,对这个精灵族的男人应该是例外。
      
      当他念完名字,又看了举手的我一眼,然后便低下头去顺利地念了下一个人。
      
      我先感到诧异,紧接着是怀疑,然后失望:难道他没有认出我是上次酒吧找他搭讪的女孩?
      
      不对,方才我进了教室以后他朝我看了数眼,那惊讶的眼神骗不了我。
      
      但是点名的时候他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只是匆匆瞥了一眼。
      
      我心中叹了口气,感到郁闷无比,就好像有颗大石头压住了心脏似的。
      
      第二节还是历史课。
      
      历史课还是原来那个秃顶老男人教的时候,我每每点完名就逃之夭夭了。
      
      今时不同往日,我破天荒地仍坐在教室里。
      
      海伦娜挪了挪屁·股坐到我旁边:“哎哟哟可不得了,大小姐今天怎么转性了?枯燥无味的历史课居然能连听两节?!”
      
      她边说着边朝我挤眉弄眼,所幸这是课堂上,要不然她能直接‘闻鸡起舞’。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于是便拉过海伦娜的耳朵,悄声问:“你一直都有听课,对咱们这代课的历史老师有什么看法么?”
      
      海伦娜推了推她那厚重的银丝边眼镜架,一本正经道:“讲得很好,生动有趣,比那个只会引经据典的卤蛋老师好多了。”
      
      ——由于之前的历史老师是个地中海发型,所以我们就私下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做卤蛋老师。
      
      她提及这个外号时我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因为这个外号当年还是我起的,只不过时间过了太久连我这个‘始作俑者’都快忘了。
      
      “我没有问你讲课技巧,我问你就光看他这个人,你有什么感觉吗?”我突然严肃道。
      
      “额……很高大、很帅气、很成熟、很有男人味……”她似妙语连珠一般,一个接一个地赞美之词不带停歇地蹦出来。
      
      要不是她在前面加了‘帅气’‘成熟’‘高大’这几个形容词,我都以为‘男人味’是个反讽词了。
      
      我赶快让她停下。“除了这些呢,你看见他这个人时,内心有没有一种特别平静的感觉?”我引诱她说道。
      
      海伦娜又一本正经地扶了扶眼镜框:“没有。学生见到老师都跟老鼠见到猫似的,怎么会平静呢?”
      
      我又怀疑地再次向她确定:“你见到斯图尔特老师真的没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平静之感吗?或者说就像是一只烧红的钳子,突然淬于凉水中。”
      
      海伦娜摸摸我的额头,一脸惋惜:“昨天喝酒喝疯了……怎么还没醒过来?你这哪里是淬火,分明是看到老师就醒酒了么。”
      
      我一把拍掉她作怪的右手,咂舌地扭过脸去。
      
      “快别发酒疯了,上课上课。”海伦娜用笔戳我的后颈项,把我弄得奇痒。
      
      我只好又咯咯咯地笑着转过头来,却没想到匆匆瞥过讲台的时候,斯图尔特那锐利的目光正凝视着我这里。
      
      我的笑容立马消失得无隐无踪。
      
      “下面这个问题,请同学来回答一下。”他低头看了看花名册,生怕念错一个字:“雪丽·埃文思。”
      
      我头皮发麻,屁·股慢吞吞地离开座位站起来,迟疑道:“什……么问题?”
      
      我承认,刚才跟海伦娜讲得酣畅淋漓,压根没听见老师说了什么。
      
      斯图尔特脸上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优雅地用教鞭指了指黑板上的板书,然后又回过头来使用死亡凝视看着我。
      
      我犹如芒刺在背。只好不去看他的眼神,将注意力转到黑板上那个题目:各大位面世界里统一用来交换物品的设备叫做‘易’,而‘易’的前身是军队用来输送物资的虫洞,那么这个虫洞叫做什么呢?
      
      我几乎瞬间就愣住了,别的或许我还不知道,但这个问题如果我不知道那就等于可以直接跳湖死掉了。
      
      我不加思索地道:“叫‘桥’。”
      
      斯图尔特微微一笑,用那迷死人不偿命地细凤眼瞅我:“那么‘桥’的前身又叫什么呢?”
      
      ‘桥’被发明出来的时候我还没生出来,这完全就要靠死记硬背的历史知识得知了。
      
      看那得逞的小表情啊,他肯定觉得我是个鲜少听历史课的家伙,自然会被问住了。
      
      开玩笑呢,虽然我不常听历史课,但是这点儿家族秘史还是可以倒背如流的。
      
      他问什么不好,偏问了属于‘埃文思’家族的发家史。
      
      这段历史被当成秘密,并没有在社会上公开过。
      
      事实上连‘桥’和‘易’的发明者也是我们埃文思家族成员,但社会上的人只知道我们是使用黑心手段敛财的商人世家罢了。
      
      至于为什么要隐瞒,当然有不可告人的地方。
      
      我昂首挺胸,对答如流:“‘桥’的前身,是‘央’。一开始只是在少数生命猎场上被当做交换枪·支的工具,先人们只是用它征服低级位面里的生物。最早使用‘央’的人是一名猎人,他通过研究所贩卖的种子技术发明了可以买卖枪·支的线下交易工具,也为后来主宰位面的猎场发展奠定了基础。”
      
      斯图尔特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然后命令我坐下。
      
      我似逃过一劫般欣喜,在内心庆幸这题是我熟悉的领域。
      
      海伦娜也颇为诧异地张大了嘴巴:“你后面所说地这些历史书上都没有,你怎么会知道呢?”
      
      我自然不能告诉她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家族产业,毕竟‘易’公司所经营的东西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讲。
      
      于是讪讪一笑,只好糊弄道:“小时候听爷爷讲过一点关于这个的故事,正好老师就问到了。”
      
      末了,我又用余光瞥到了台上那个‘未遂’的人,心中产生了一丝异样。
      
      我感到他开始有意刁难我。这同那天在酒吧看到的他大相庭径,那夜里心事重重,眼框中饱含雾气,看起来就像一块未拧干地湿抹布一样。但今天他又给我一种自信开朗,万物不萦于怀的错觉。
      
      我实在是看不透他。
      
      放课后,我找了个借口从海伦娜身边溜了。
      
      走到教育楼楼下的车库里时,‘正巧’又遇上了斯图尔特。这一次,他换掉了笔挺地西装外套,穿上了休闲的深蓝色毛衣。
      
      没错,这次我有意守株待兔。
      
      “老师好。”我装出一副乖乖牌的模样,嗅到他的车跟前。
      
      他似乎有些诧异在这里见到我,眉头骤然微聚,但又很快抚平,轻声道:“你好像叫雪丽·埃文思,是么?”
      
      我微笑着点点头,内心狂喜他真记得我的名字,按捺不住道:“不亏年纪轻轻就成为我们的代课老师,果然好记性。只是不知道老师记不记得我们之前遇到过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我能肉眼可见地发现他的脸色渐渐黑如锅底,神情严肃地道:“拜托,请不要告诉别人我去过那里。”
      
      我顿觉好笑,他竟然想掩饰自己去过酒吧的行为。
      
      可现在又不是封建王朝,成年人去酒吧也无可厚非吧。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要掩饰。
      
      “老师放心吧,我没有告诉过别人。不过比起老师去酒吧,我更好奇为什么会突然成为我们历史系的代课呢?据我查到的资料看来,老师您好像还在攻读博士生,并没有完全毕业吧。”既然他不想提,那我就转移话题。
      
      
    插入书签 



    男巫词(上古女尊)
    一篇萌短女尊文,主打关键词【前世今生】,男女主轮回后再续前缘。



    双面男后(女尊)
    我的一篇正剧女尊文,朝堂之上的阴谋,巧取豪夺的爱情,双重人格的男主,苦大仇深的女主。



    病入膏肓(女尊)
    我的一篇轻松向女尊文,大夫女主娶病鬼夫郎,前期小虐后期温暖,主打标签【浪子回头】



    狼烟缭乱(女尊)
    我的另一篇正剧女尊文,佣兵穿越女尊国,与小皇帝发生不得不说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