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之我渣了男神以后[女A男O]

作者:楠关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做老师

      幸福大街23#B区老楼房三楼1室,客厅内。
      
      当我们都安静下来时,天已经完全黑掉了。
      
      斯图尔特的身影倒影在玻璃窗上,看起来有些落寞。
      
      我趁他捂着脸发呆的时间,进厨房去沏了两杯奶咖。
      
      捧着热热的咖啡,温度传到了因为过于激动而发凉的双手上,又传到了我的心里,我感觉比之前好多了。
      
      但另一杯咖啡却安静的站在茶几上,寂寞地冒着热气儿。
      
      斯图尔特却没有要喝的意思。
      
      “对不起。”
      
      突然间,一道温柔的声音打破我们之间的宁静。
      
      我放下茶杯,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他沉思了一会,欲言又止。
      
      “没关系,你说吧。”我想我什么都可以接受。
      
      他舔了舔嘴唇,为难道:“向你道歉,我利用了你,在那种情况下。”
      
      我这才了然于胸,原来他还在耿耿于怀刚才那句口不择言的话。
      
      “没关系。你只不过情急之下才说我们额……是情侣的嘛,我理解的。”
      
      我真的不在乎,甚至还有点儿小开心。
      
      不过这句话我不能对他说。
      
      看着他的脸色没有变化,我接着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可以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用平淡的语调说:“正如你见到的,他是我法律上的配偶,不过我已经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了,还有三个月就分居两年了,就算他不同意法院也会判决的。”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斯图尔特对我说话的态度怪怪的。
      
      对于这件事,在开口之前我有过无数的猜想,但这些猜想都在他开口之后全部粉碎了。
      
      我沉默了良久,脑中回旋了无数疑问,最后只选了一句去表达:“那你们为什么结婚呢?”
      
      他无声地笑了一下,垂下头一脸‘无所谓’:“沃尔什家族需要他。”
      
      “哦。”我明白了,所谓的政治婚姻嘛,我们这种人都懂的。
      
      我拼命说服自己扬起笑容,然后将茶几上的咖啡端起来,递过去,给他。
      
      “老师,提提神吧,你的样子……看上去有点累耶。”我不敢说重话,怕伤到他,事实上他很憔悴。
      
      他接过咖啡,呷了一口,脸色好了一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口气也变了一个人。
      
      “我怎么样与你无关,不要再叫我老师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我现在不是你老师,没有资格教你东西了,你还是早点走吧。”他说。
      
      “所以现在是怎样,老师也不能叫了么?”我感到他的情绪来的莫名其妙。
      
      “对,希尔特说的有道理,你始终是个年纪渐长的alpha,我们之间应该保持距离。”
      
      我很愤怒,又很委屈,但无处倾泻,只是嘟囔了一句:“就算你不是我老师,那总是我学长吧,我以后就这样叫你。”
      
      这其实是我“擅自做主”的,因为我很害怕没有老师这层关系,我跟斯图尔特就没有“关系”了。
      
      所以绞尽脑汁去“制造”关系,哪怕这关系足够牵强。
      
      他听了我固执的言语后,耸了耸肩,笑着说:“随你好了,我对别人的称呼没有太多意见。”
      
      好吧,就算这样也行。
      
      我咬着牙,强忍胸中翻涌的龙卷风暴,用力拉开书包拉链,把那本中古史拿出来,递给他。
      
      “我‘就’是来还书的,没有别的事。既然你不想看见我,那我马上就走。”我将‘就’字咬的极重,极力撇清。
      
      他挑了挑眉,接过了我递给他的书。
      
      “不错嘛,我还以为你把它遗忘在角落里积灰呢,没想到还能记得给我。”
      
      有一瞬间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已转过去的身体又即刻转了回来。
      
      开什么玩笑?
      
      “我真的有看哦,没、有、放、在、角、落、积、灰、哦——”我态度诚恳,弯下腰,微笑着一字一句对他说。
      
      “是么,那就好。”斯图尔特淡淡地说了一句。
      
      但我看他的表情分明是不信的。
      
      我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胸口堵了一团棉花,但一点也不想解释。
      
      半晌后,我实在找不出话题,便挤出三个字:“我走了。”
      
      从头到尾,我并没有把那张考卷拿出来给他看。
      
      紧接着,他又强调了一句:“你以后也不要来了,我不想他误会。”
      
      这句话,仿佛一拳打在了我的心上,将整颗心脏都揉在了一起。
      
      我怒气值爆表,再也忍不住委屈,情绪如决堤的洪水,话语如鞭炮般倾然倒出:“我没有想到会撞到学长和你法律上的老公吵架,更无意让他误会我是你的什么人。我更没有想到你年纪轻轻已经结婚了,现在贸然闯入一个已婚omega的住所,不管是什么关系都令人唐突,我明白,所以现在以alpha的身份再一次跟你说对不起。”
      
      直到现在,我才从我那暗恋的梦中清醒过来。
      
      就好像梦游的人突然被推了一把,惊掉了三魂七魄。
      
      周围的一切又黯然失色,窗外也是万籁俱寂,连往常车辆呼啸而过的声音都没有。
      
      咚咚咚,只有我心跳的声音,宛如擂鼓。
      
      我用尽浑身的力气拎起书包,转身就要走。
      
      手腕却被人拉住了,我一转头,他正半个身子够出沙发,拉住了我的手。
      
      “是我词不达意,你不知道希尔特的个性,在正式离婚前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我不希望他去找你麻烦,明白吗?”
      
      我一转头,对上了他那双琥铂色的眼睛,瞳仁微微放大,里面好似盛了一座银河。
      
      刚平静一些的心脏又撞了起来,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好,我不再来了,我不会给学长你添麻烦的。”我几乎脱口而出。
      
      “要好好上课,下课后去温习功课,像之前在教师公寓那样,每天都要……”
      
      他站起身来,在我面前唠叨一些语重心长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我的鼻子竟然有些酸。
      
      我也不知道哪来地一股子小孩脾气,竟然挣脱他的手,昂着脑袋顶撞他道:“你现在不是我的老师,可以不用跟我说这些,反正你管得了我的今天,管不了我的明天。佛就是佛,魔就是魔,魔永远也不可能变成佛!”
      
      我心想:你既然想要跟我撇的一干二净,那我也没有必要听你的话。你想要我学好,我偏不要,谁让你想跟我撇净关系呢?你快说重新做我老师啊,那样我就会乖乖听你的话了。
      
      “雪丽……”
      
      他突然叫了我的名字,很久违的感觉,上一次还是在课堂点名的时候。
      
      “干嘛啊,斯图尔特——学长。”
      
      他深吸一口气,无奈地闭上眼睛又很快睁开,看着我说:“雪丽,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如果因为我今天跟你说话态度不好,我向你说对不起。我要你不要来找我,这是为你好,还有要好好上课的话,我是很认真跟你说的,你不要无缘无故叛逆好么?”
      
      “无缘无故叛逆?”我扯起嘴角,大概笑得比哭还难看:“对啊,我就是无缘无故叛逆,我本来就是这种人,全学校谁不知道我是第一难搞的学生?连校长都管不了呢。”
      
      我越说越带劲,越说越“骄傲”,好似要把这几个月来做好学生的憋屈一股脑倒出来一般。
      
      斯图尔特叫我做好学生,我就做好学生给他看。我原以为自己可以令他刮目相看,做一个全校倒数第一却被他掰成正数第一的学生,这样至少能在他心中留下不一样的位置。
      
      但是我错了,不管我怎样努力给他留下烙印,学生永远是学生,他只会把我当成一个需要被教育的小太妹。
      
      既然如此,又何必费劲呢,继续堕落吧。
      
      正如那个alpha所说,斯图尔特是在毁他自己的人生,可我又何尝不是在毁自己的人生呢。
      
      “是我错了,我以为你已经改变了,没想到你还是这样糟蹋自己的年华。”
      
      我看见斯图尔特重新窝回沙发里,一脸疲惫地闭上眼睛。
      
      他这幅失望的样子更令我气不打一处来。我到底做了什么要令他这幅表情?
      
      “那你呢,你又不是在糟蹋自己的年华了么?我真搞不明白,那个曾经对我说生活就像三棱镜中彩虹的人到哪里去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完全变了一个人呢?!”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他原来是那样一个夺目的人,是什么让一个人瞬间失去了神采。
      
      但是我说完上一句话后就后悔了。
      
      看见斯图尔特脸上那一瞬间的表情,我知道我戳中了他的痛处。
      
      他直勾勾地看着我,我和他对视了几秒钟,心虚地低下了头。
      
      也许我没有资格说那种话,我根本,没有资格,关心他。
      
      手心被自己的指甲深深印下了指痕,每一下都嵌入肉里面,好痛啊。
      
      “你说的没错,我根本就不是一个言行合一的人,所以更谈不上去教你生活的道理,因为连我自己的人生都过的一塌糊涂,我嫁给了父母指定的人选,我花所有力气说服自己爱上他,到头来他只是一个需要形式婚姻的同性恋,他有无数个alpha男女朋友,但帝国法律规定我却只能有他一个人,你说这公平么?可生活由得我选择么?”
      
      听他一股脑倒出来这么多话,我傻了眼。
      
      一时竟忘了该说什么。
      
      “你说那个希尔特是个同性恋?”
      
      这么说他那时候站我那么近是因为……
      
      我就奇怪为什么他这么轻易的走了,他老婆跟一个alpha在一起,他竟然那么轻易地走了……
      
      这时,我脑袋里突然灵光一现,好像有些零散的线索顿时串联在了一起。
      
      “我明白了,所以你要去酒吧找他吗?然后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所以下定决心要离婚?”
      
      他轻轻点了点头,脸色苍白,像纸一样,眼里的星辰大海也荡然消失得无隐无踪。
      
      我的胸口好像被人撞了一下,呼吸不畅,头皮发麻,愣在原地,好像腿都不是我自己的了。
      
      原来他去酒吧找他老公,每天做完代课之后就去等他老公,而我还像个傻帽一样试图去跟他搭讪,绞尽脑汁地想多跟他待一会儿,哪怕多一分钟多一秒钟。
      
      也许真就像他老公说的那样,我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兔崽子,而他们之间才是成年人的契约……
      
      “你傻了吗,他不回家你就要去酒吧找他?为什么要日复一日等一个不回家的alpha呢,他玩你也在外面玩呀,有什么大不了的,说得好像谁不知道政治婚姻的游戏规则似的。”
      
      等一下,是谁在这说这种话?这不是我的本来想法……
      
      “希尔特是天底下最龌龊的人,我不想变得跟他一样龌龊。”斯图尔特说。
      
      我好像从中察觉出了什么,尽管我一点都不想承认。
      
      “你恨他,所以你还爱他,是么。”我慌不择言地问出这个问题,下一瞬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没想到斯图尔特忽然笑了,转头帮我收拾书包:“我没有理由回答你这个问题,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我心头一窒。
      
      本来想把书包夺过来,可还是被他无意中看见了那张考了98分的卷子。
      
      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盯着刺眼的红字看了好一阵。
      
      我的脸再也挂不住,血气上涌到发梢,手尖冰凉,于是一把夺过书包,头也不敢回地飞奔下楼。
      
      跑了好一会才敢停下来,而斯图尔特好像没有出来送我的意思。
      
      我望着路边昏黄的灯光,好像天地万物都模糊了。
      
      有一个声音在我心里说:雪丽啊雪丽,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你长点心吧,不要去做别人小三,带着你的一切从他的生活里滚出去,滚得越远越好。
      
    插入书签 



    男巫词(上古女尊)
    一篇萌短女尊文,主打关键词【前世今生】,男女主轮回后再续前缘。



    双面男后(女尊)
    我的一篇正剧女尊文,朝堂之上的阴谋,巧取豪夺的爱情,双重人格的男主,苦大仇深的女主。



    病入膏肓(女尊)
    我的一篇轻松向女尊文,大夫女主娶病鬼夫郎,前期小虐后期温暖,主打标签【浪子回头】



    狼烟缭乱(女尊)
    我的另一篇正剧女尊文,佣兵穿越女尊国,与小皇帝发生不得不说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