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之我渣了男神以后[女A男O]

作者:楠关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要离婚

      回去的路上,我看见路灯在一眨一眨地闪烁着,泛着红黄色的光。
      
      我如愿见到了他,甚至也上了楼去到了他家里,按理来说我应该高兴,但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取而代之的是脑袋一片空白,眼前也头晕眼花。
      
      我又在深夜的马路上飙车了,将车速提到两百码,一路疾驰而走,周围的景色全变成了几何线条。
      
      我为什么会难过呢?
      
      一路上,我在这样质问自己的内心。
      
      因为那个人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吗?
      
      因为他几乎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吗?
      
      因为他肯定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吗?
      
      是他住的地方影响了我,还是我们共同不幸的遭遇让我感到绝望?
      
      也许都有吧。
      
      车停在一个路口,我向便利店要了一瓶水,一饮而尽后便觉得头脑清醒了许多。
      
      我想我是仍然喜欢他这个人的。
      
      只不过,暂时难以接受他的处境而已。
      
      所以,没有关系,我可以帮他,我想帮他。
      
      喜欢一个人就是要给他他想要的,不是么?
      
      当我回到宿舍打了一通电话给赛凡娜,她直接杀猪似的嚎叫了起来。
      
      “不是吧,你想要搬去贫民窟跟他做邻居?雪丽诶文思,你真的疯了。”
      
      我被戳到了痛点,因为我曾经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疯了。
      
      我大声地向她辩论了很多:“我爸找了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小妈,你说他是不是疯了?还有那个追求我的omega女生,直到现在都仍然往我的邮箱里扔邮件,更可怕的是我妈竟然答应她跟我联姻的请求?你说他们是不是都疯了,为什么我不能疯一次?”
      
      没错,我就是这样想的,不顾一切做一次疯子。
      
      赛凡娜一针见血:“你现在是有婚约的人,你妈可是答应了伊顿家族请求的。”
      
      我冷哼道:“疯了,这才是疯了。我会管那个莫名其妙的婚约?那我就不是alpha,即刻变成太监。”
      
      然后我清晰地听见了电话对面的笑声。
      
      赛凡娜道:“好,你既然这么喜欢那个小子那就去吧。省得你又跑酒吧唉声叹气的!”
      
      顿了一会,她突然又加了一句:“不过我看那小子不是那么好搞定的,他比你大又比你有经验,这种男人都喜欢成熟又多金的知心姐姐,哎我教一点套路给你……”
      
      她还未说完,电话就被我挂断了。
      
      我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轻轻叹息一声,舒了一口气。
      
      我知道我并不需要什么套路,“套路”是我最讨厌的东西。
      
      爱应该有感而发,而不应该由脑子去决定。
      
      我一直认定一个道理:如果你还有空用脑子去编造一个套路,那说明你不是真的动了感情。
      
      我忙不迭打开抽屉,那里只躺着一卷崭新的历史图鉴,看着它我的嘴角都不由自主地够了起来。
      
      思绪回到了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拿着一厅可乐走到教师公寓楼下,太阳很大晒得我几乎睁不开眼。
      
      但看到公寓楼道里鲜艳的地砖,我的眼睛一瞬间就恢复了。
      
      那种喜悦的心情可以传到四肢百骸。我称之为可以“通筋骨”、“明七窍”。
      
      只要我看见那张脸,我的一切躁郁都即刻烟消云散掉了,他仿佛就是我的药。
      
      我也知道,除了我自己没有人能明白这种感觉。
      
      在没有借口见到他的每一天里,我的心脏都悬在半空中,被一根细细的线吊着,晃啊晃啊——
      
      一天,两天,四天,五天。
      
      六天,七天,九天,十天。
      
      十五天,十六天,十九天,二十天。
      
      我数着日子,枯燥又难熬。
      
      “出成绩了。”不知是谁念了一声。
      
      期中考的成绩就要下来了,我忐忑的瞥了一眼。
      
      然后瞪着眼睛愣在了原地,第一名,中史课我竟然考了全班第一名,连海伦娜都没有追上我,我的分数遥遥将他们甩开了一节。
      
      “奇迹。”
      
      我听见柳拉在后面小声嘀咕了一句,带着莫名的兴奋。
      
      我感觉在这一刻找到了在学校里做alpha的自信。
      
      “这怎么可能?”我听见周遭此起彼伏的质疑声,也听出了他们语气中的惊讶。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找回了过去无忧无虑的自己,找回了曾经无条件自信的自己。
      
      那种感觉即便体会一瞬间,也会上瘾,令人头皮发麻。
      
      “雪丽,雪丽。”这时,有人推了我一把。
      
      把我从纷繁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上去领卷子。”海伦娜用胳膊肘拐了我一下。
      
      我几乎木然地站起身来,条件反射地迈出步子,直到走到与卤蛋老师的脸只有几寸近的时候,我看见了自己的卷子上红色的数字——98
      
      哦,我的天,连我自己都想不到的数字。
      
      回忆起考试之前,我抱着那本限量版的中古史,翻来覆去地读。
      
      我读它并不是为了考试,而是想了解斯图尔特曾经了解过的东西。
      
      只要我一想到,他也曾以同样的姿势,翻开我手里这本书,手边放着香醇的咖啡,一边细细地浏览这黑色铅字,我就激动到心跳加速。
      
      而现在,我用同样的方式,走一下他曾经走过的路,这种感觉就似:无限接近他,无限代入他,恨不得钻到他的脑袋里去看看。
      
      虽然不是为了考试,但这经历对我考试留下了帮助。
      
      下课的铃声响了,课铃还未完全结束我就收拾好了书包冲出了教室。
      
      “喂,雪丽你又去哪里——”
      
      我没有空回答海伦娜的问题,而是径直取了车直奔幸福大街23#B区。
      
      我开的很快,到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夜色有些显露头角,但白昼仍然与之抗争,斜阳插在地平线上发着柔和的暖光,似乎天地万物此刻都明朗了起来。
      
      我一路带笑地走进那幢老旧的楼房,饶有兴趣地背着墙皮上“牛皮癣”的电话号码,一直到三楼。
      
      这楼每一层只有两户,我找到斯图尔特住的地方没有问题。
      
      但是我发现他家的铁门是虚掩着的。
      
      一开始我怀疑自己找错了地方,他大概不会这么粗心大意将铁门忘记关置。
      
      随后,我闻到了陌生alpha的味道。
      
      过了一会里面传来争吵的声音。
      
      我一向耳朵尖,被我听到了一两句对话。
      
      可我却很后悔,很后悔这一天去找他,也很后悔听到了这样的几句话。
      
      ——“跟我回去吧,你在这里有什么可做的?”
      
      ——“我的事情,请你不要干涉。”
      
      ——“我是你老公,我们名正言顺地结了婚,我当然有权管你。”
      
      ——“我从前爱错了人,现在不会再爱错人了,我要离婚。”
      
      其中一个是我熟悉的声音,另一个是陌生的男音,听上去比较成熟浑厚。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他们只顾争吵没有发现门外多了一个陌生的味道,我也听了很久,但始终只记得那几句话。
      
      ——“我是你老公。”、——“我要离婚。”
      
      alpha之间的气味入侵性是很高的,不久之后那个alpha察觉到了我的存在,他即刻警觉道:“外面有人。”
      
      我回过神来,顿时觉得手足无措。
      
      脑子里多了一个念头:走还是留?
      
      留下来?跟斯图尔特说什么呢?继续说我考了全班第一的事么,好像显得不合时宜。
      
      走?我为什么要走?雪丽你到底在心虚个什么东西?你是斯图尔特的谁,为什么要心虚?
      
      还没等我下定决心,原先虚掩着的铁门被人从内拉开了。
      
      “是你。”开门的是斯图尔特,他眼眶的红红的,精神不太好,连讶异的表情都做的有些吃力。
      
      “我……”我张了张嘴,不知道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这时里面的人走了过来,我这才看清他的样子,一身笔挺的灰色西装和蓝色条纹领带,留着清爽的短发,梳了一个成熟商务人士才会有的背头。
      
      虽然我身高不低,但是他望我面前一站,我身后的影子瞬间没了踪迹。
      
      好家伙,他吃什么长大能长这么大个子?!
      
      “我说呢,原来你不肯回去的原因就是在这里找了个女姘头?”他说话的声音很刺耳,说的内容更加不堪入耳。
      
      我正想反驳他给他一点教训,斯图尔特比我抢先一步开了口,同他吵道:“你不要胡说八道,她是我学生!”
      
      他抬眼看了一下手表,嘴角扬起不屑的笑容,哼道:“呵,学生?学生这么晚来找你做什么?”
      
      我冷静下来,顺嘴接话道:“我有不懂的题目想请教。”
      
      他一脸不信的样子,更往前站了一步,走到我身前打量:“这家伙一声不吭站在门口偷听我俩说话。呵,还是个S级别的alpha,要不是这小兔崽子太年轻不懂得隐藏气味,我都差点闻不出来。”
      
      我佯装平静,面无表情道:“对不起,打扰了。”
      
      “没看见我还有工作要做么,你走吧。”斯图尔特的态度很坚决,语气很冷淡,有一瞬间我以为是对我说的。
      
      直到身旁另一个声音暴跳如雷:“这么晚了你要和这乳臭未干的兔崽子单独在一起,还说她不是你姘头!你宁愿在这个臭的满是苍蝇的地方跟这个兔崽子厮混,也不肯跟我回家是不是?”
      
      “随便你怎么想吧,你愿意这样想也无妨。”斯图尔特似乎气极了,连声音都带着颤抖:“对,她就是我新交的女朋友,你有那么多女朋友我就不可以有么?你要是还不走的话,就在这里看我们接吻吧。”
      
      我没有料到平时极度平静的斯图尔特今天会这么大的反应,甚至口不择言地说谎。
      
      “你!——好,行,真厉害,你接着毁吧,很快你的人生就被你彻底毁干净了。这件事我会告诉给妈听的,这不是我的错。”说完那个男人就摔门而去。
      
      狭小的客厅内只剩下我和斯图尔特两个人,暴风雨似乎终于可以按下休止符了。
      
      
    插入书签 



    男巫词(上古女尊)
    一篇萌短女尊文,主打关键词【前世今生】,男女主轮回后再续前缘。



    双面男后(女尊)
    我的一篇正剧女尊文,朝堂之上的阴谋,巧取豪夺的爱情,双重人格的男主,苦大仇深的女主。



    病入膏肓(女尊)
    我的一篇轻松向女尊文,大夫女主娶病鬼夫郎,前期小虐后期温暖,主打标签【浪子回头】



    狼烟缭乱(女尊)
    我的另一篇正剧女尊文,佣兵穿越女尊国,与小皇帝发生不得不说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