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之我渣了男神以后[女A男O]

作者:楠关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旧楼房

      我的心脏仍是砰砰直跳的,直到他不发一语上我车为止。
      
      “哪里?”我问他。
      
      “幸福大街23#B区”他半天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然后就低着头,用厚厚的刘海隔绝与我交流的视线。
      
      我生怕自己听错,讶异地重复道:“是城南梦想森林后面的那个幸福大街吗?”
      
      “嗯,麻烦你了。”他客气道。
      
      他要去的地方,令我心头一紧,血液如潮水一般涌向心脏,手指冰冷发麻。
      
      那里可是我们城市有名的贫民窟。
      
      “冷么,开会暖气吧。”我看着后视镜中的他询问。
      
      快要入冬了,夜晚总是有着刺骨的寒意。
      
      可他没有说话。
      
      他把头颅低得极下,整个人斜靠在后座上,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但那颤抖的身体又出卖了他并没有睡着的事实。
      
      斯图尔特仿佛在沉思着什么,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正在影响他的思绪。
      
      我需要花极大的力气说服我自己,现在必须要专心开车,不要去关注后座上的那个男人。
      
      我默默打开了暖气,不再询问他的意见。
      
      汽车一路疾驰,深夜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人影,斑驳的车影在昏黄的街道上来回闪烁,像老旧默片里风尘仆仆的旅人。一度消失在街道上,擦拭过镜头后又会重新清晰的闪现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达幸福大街23#B区,我只觉得那个条路格外漫长。
      
      “停在那个车站前面就好了。”
      
      他难得开了金口。
      
      车站前一处老旧的公寓大楼引起了我的注意,就像是一百年前那种古老的建筑,大门老得掉色,上面的铜漆如松塔糕的脆皮一样酥,只剩下光裸的褐色铜柱在橘黄的路灯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我再看看刚下车的斯图尔特,他打着西装革履,除了神情狼狈一些,我看不出任何不妥。
      
      他的住址与他本人,形成了诡异的不协调感。
      
      “你——住这里?”我迟疑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向他确认。
      
      “嗯。”他轻轻回应了一声,从鼻腔里发出的气音,声调透着淡然,像个看破红尘的隐者。
      
      “不打算请送你回家的人进去坐坐吗?”我厚着脸皮道。
      
      他先是有一丝错愕,随即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怎么是这幅表情?我有些纳闷。
      
      在我眼里,斯图尔特是多变的,宛若变色龙一样,在不同的环境下有不同的举手投足,且都非常合时宜,令人找不出瑕疵,这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
      
      我熄灭车灯,锁上车门。行走在昏黄的路灯下,跟着他略蹒跚的脚步,走进了这幢老旧的古董楼。
      
      光影将我们的身体拉长又缩短,只是在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浮现了无数个梦境的片段。
      
      我梦到曾在一座哥特式的建筑前,站在茶色玻璃门口,徘徊着。眼前是模糊的,唯有咖啡厅里的一抹金色夹克衫是别样清晰。
      
      我跟在他的脚步后面,一级一级地跨着台阶,这种老旧的阶梯让我感到不适,强烈的冲突感让我想要逃离这里。
      
      但我不能。
      
      还没结束吗?
      
      快到了吧?
      
      我在心里问自己。
      
      我们走了很久,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终于从口袋夹里掏出一叠钥匙,打开了一扇贴满牛皮廯广告的铁门,铁门上的纱窗是破掉的,如不注意可能会扎到手,而圆形的锁孔周围是一圈圈橙红的铁锈,像年轮一样附着在锁孔周围。
      
      这是连我们学校收荒货的老爷爷都不会住的房子。
      
      那沉重到每次移动就会发出怪声的铁门,街头涂鸦式的墙壁,还有老旧默片里才会出现的灰白色栏杆。
      
      浓郁的破旧感挥之不去。
      
      房间门被打开了,他轻轻擦亮了冷光灯,方才还在黑暗中的客厅瞬间宛如白昼。
      
      我看清了这一切,愣在了那里。
      
      “地方小,随便坐。”
      
      我几乎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破烂地几近掉漆的木质地板,陈旧的咖啡色牛皮沙发,灰白的石膏墙壁,上个世纪风格的衣柜,像松塔蛋糕似的床铺,上面摆满了靠背和枕头,一抹蓝色的窗帘是整个房间内唯一的亮色。
      
      他点着一盏香槟色的落地灯。
      
      要不是在这栋贫民窟的筒子楼里,我几乎以为这是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地方。
      
      而他是个满怀梦想的青年作家、富有神经质气质的艺术家。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单纯”了。
      
      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贫穷。
      
      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度让我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
      
      半晌之后,我恢复了理智。
      
      “您——一切都还好吗?”
      
      他换了拖鞋,然后给我倒了一杯咖啡,说:“可以不用敬语了,我现在不是你老师。”
      
      对于我俩身份的转换,我短时间还不能适应。
      
      所以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
      
      “我……我你……”
      
      他说:“你看到了,我还是个学生,做代课并没有多少收入,我要在这里完成我的博士论才可以顺利毕业,其他一切都还好。”
      
      也许是看在我“那一枪”救了他的份上,他今天好像给我说的特别多。
      
      但是我还是有些困惑。
      
      “你代课的时间没有多久,为什么之前可以一直住在教师宿舍呢?还有,沃尔什家族不是富可敌国吗,他们就眼睁睁看着你在这里……这种呃条件的住所……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毕竟贫民窟时常与暴力犯罪联系在一起……”突然间我有些词穷。
      
      我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希望从他的表情和眼神里寻找一点蛛丝马迹。
      
      很快,我就迎来了答案。不过是我从来不曾想到的。
      
      “我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他说的很淡然很坦率,没有一丝窘迫的味道。似乎就是在说“烤鲱鱼是一道美味大餐”。
      
      “为什么?沃尔什家为什么这样对你?”我的声音很大,差不多到咆哮,又还差一地啊,因为我深怕吵到这周围的邻居。
      
      ——这里隔音条件极差。
      
      我大嚷完他却不说话了。
      
      “咖啡苦么,我不知道你要不要糖,所以没有给。”他突然转移了话题。
      
      我摇了摇头:“我爱喝苦的。”
      
      “是么,那真巧。”他说。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就算不是你的学生,但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啊,作为朋友想关心你最后一个问题。”
      
      “嗯,你说吧。”他垂下眸子,扇子似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又很快道:“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我为什么会去酒吧对么。”
      
      原来我在想什么他都知道。
      
      “嗯。一直以来,一直以来我都想问的,就是这个。”不知不觉间,我的声音有些激动了,所以话语说的很快。
      
      “你是为什么,我就是为什么。”斯图尔特的话锋一转。
      
      我愣了,我是为什么?
      
      家庭不和,借酒浇愁?
      
      难道他也一样么?
      
      我知道,我的事情他尽可能在新闻上有所耳闻。所以他了解我心情郁结的原因也是大有可能的。
      
      “你爸妈也对你不好?对你的财务极尽苛刻,所以才……”大向他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嗯,算是吧。”斯图尔特点点头,声音特别轻,像是从鼻子里发出来的。
      
      我没想到我们的遭遇是如此的相同,一时间我竟忘了自己也是这样走过来的,还一个劲地劝慰他。
      
      “算了吧,不要在乎不在乎我们的人,有什么关系呢。他们过他们的,我们过我们的,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一时间,我的伤病似乎全好了。
      
      这真的很奇怪,当我找到一个受害者同盟时,那些给我的伤害我几乎一瞬间感觉不到了。
      
      反而觉得很荣幸,带着一种类似“原来我们拥有一样的遭遇”那种心情,窃喜地像个小孩子。
      
      他也突然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八颗的牙齿齐刷刷漏出来,我才明白什么叫做明眸皓齿,美如天仙。
      
      斯图尔特真的很美,看着他笑会觉得他的整个人都在发光。
      
      不过他很少笑。
      
      “我终于见到你笑了。”等一下,是谁在说话?
      
      我大概脑子不受控制,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说完之后马上就想自打嘴巴。
      
      斯图尔特立刻收敛起了笑容,严肃地向我下了逐客令。
      
      “谢谢你送我回来,你明天还有课吧,早点回去吧。”
      
      就在我以为自己跟他拉近了距离的时候,他又用那种客套的口气把我打回了原形。
      
      “嗯。我知道了。”我闷闷地嘟囔了一句。
      
      我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垂头丧气的准备出门。
      
      他的声音忽然在我背后传了过来,是那种很突兀的语调。
      
      “那个,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挺令人讨厌的,很难相处?”
      
      我诧异的回头,迎接上了那的目光,那眼神竟然让我感到有一丝丝的心疼。
      
      “为什么会这样说?完全没有啊,你是那种不苟言笑,很令人尊敬的人呢。”我实话实说,绝对没有故意美化或者奉承他。
      
      听罢,他又笑了笑,不过是苦笑罢了。
      
      我出了门,老旧住宅的潮湿气息扑面而来,我有些不大适应地咳了几声。
      
      我记得,这大概是他第二次送我出门。
    插入书签 



    男巫词(上古女尊)
    一篇萌短女尊文,主打关键词【前世今生】,男女主轮回后再续前缘。



    双面男后(女尊)
    我的一篇正剧女尊文,朝堂之上的阴谋,巧取豪夺的爱情,双重人格的男主,苦大仇深的女主。



    病入膏肓(女尊)
    我的一篇轻松向女尊文,大夫女主娶病鬼夫郎,前期小虐后期温暖,主打标签【浪子回头】



    狼烟缭乱(女尊)
    我的另一篇正剧女尊文,佣兵穿越女尊国,与小皇帝发生不得不说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