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成为动物的日常

作者:尔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湛蓝的天空下,飞翔的鸟儿在低低的鸣唱,滑翔间,带来了一丝风帆。
      
      绿色的水波间倒影着蓝天白云,鸟儿风帆,一切皆映入眼帘,给人带来了一丝天地广大的感觉。
      
      而我们的主角则根本没有感觉到那些所谓的意境,只顾着在雌虫的保护下,眯着眼看湛蓝的天地阳光下,挥舞着手臂大笑着,在沙滩上扭着,落下一个个扭曲的脚印串连在一起,后面跟着一个无怨无悔只一心护着他的人,在扭曲的脚印旁落下一排整齐的印记。
      
      “啊~,葵,你看这个好不好看,还有这个,这些贝壳都好漂亮,水里的也好好哦!要不我们也下去看看好不好”。陈白一脸期待的看着葵的一张硬汉脸,(出戏),好吧!不过撒娇的话,还是比较有安全感的。陈白无聊的想着。
      
      葵笑着亲了亲他的脸蛋,有些心疼的摸着陈白被太阳晒的有些失水干裂,却依旧笑的天真开心的小脸蛋儿,心疼又好笑的依从道:“好,好,好,我知道水下的更好看,不过在那之前你得乖乖的,现在已经不早了,太阳这么大,我们明天再来,”,
      
      葵抱起陈白,一副不容反驳的样子告诉他,而他虽然知道葵其实就是个纸老虎,但也不是个小孩子了,还撒泼打滚的闹。所以虽然渴望,但还是可以压抑的住自己的渴望的,想想也不过是变成了明天去而已嘛!还是可以接受的。
      
      “那~,那我回去要吃雪团(雪糕),要吃两个,很大的那种,两个……”,陈白冒着星星眼的看着葵,要是他不答应,那他,那他就,……亲他一下,反正总是能达成目标的。
      
      葵揶揄的瞄了心虚的人一眼,道:“是吗?看来我的宝贝果然是一个小馋猫呢?就知道吃,就不知道关心关心投喂的人吗?”,他暗示的噘了噘嘴,挺出了一边脸来,看着怀里人的动作。
      
      “吧唧!这样好了吧!”,陈白装做委委屈屈的样子撇男人,果然见男人晴了一张脸来哄他,别别扭扭的装了一会儿,这才好似勉勉强强的原谅了他,还要他保证明天也要有雪团吃。
      
      唉~,那个谁。你千万别觉得我傻逼,在现代什么没吃过,居然为了个雪团抛弃节操卖萌,简直不可原谅。
      
      喂~,兄弟,扎心了啊!你真以为容易吗?人人都跟你似的,几百的雪糕吃着,哈根达斯,还有那啥啥……,什么的随便吃。
      
      在现代多少人是工薪家庭你知道吗?
      
      有多少人依旧在贫困线挣扎你知道吗?
      
      多少人同年连个苹果都吃不起,你知道吗?就知道你不知道。
      
      虽然可能是有点儿过头,但事实也是相差无几的。
      
      天知道一五年的时候,快二十的我,看见同村的大人给他家小孩,天天买酸奶,哇哈哈啥的,还羡慕呢吗?嘿~,我不告诉你。
      
      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想喝奶饮料,可买不起的事儿,我才不告诉你呢?让你知道了,我这儿脸儿,还要不要了。
      
      好吧!我现在就来给你普及一下我的艰辛,我的心酸成长史,别嫌啰嗦啊你们,就说你呢?别说话啊你!
      
      (现实经历,大部分不是虚构,所以不许说我不想听的坏话,讨论可以,因为和虚构的不一样,会扎心的作者)不想看,嫌啰嗦的请略过
      
      从我记世起,差不多五岁吧!虚岁六岁,那时的农村很穷,我爸爸还很年轻,喜欢跟人出去玩,赌钱,要知道曾经我爸爸的爷爷就是因为赌钱把家都卖了,严重导致了他家从陈姓村搬离,而到了现在居住的村子里,或许真是有遗传的成分在里面,或许……。
      
      因为后来又重新分配了土地,所以那时我家过得也还行,我爸娶我妈也盖了房子,我爷比较会过日子,当然也可能是穷怕了。我爷在房子边也种了不少树,这导致了我出生后,有了一个可以吃本地水果的童年,我很感激他。
      
      每次我爷都会走长长的路,去上街,带点儿家里吃不完的果子蔬菜什么的去卖,卖完了给家里两孩子买点儿东西吃吃,当时真的觉得好幸福。
      
      可是世事无常,我爷得了喉癌,因为吞不进食物而痛苦,常捉些活着的泥鳅回来,生吞下去维持正常生活。我当时人还小,根本不知道,知道爷爷没了都未曾反应过来,甚至在爷爷过世的酒席上,都懵懵懂懂的搞不清,比我大了两岁的姐姐因为同样搞不清,所以没哭,让奶奶逮着一顿好打。
      
      让你不哭,让你不哭,你爷对你这么好,你也不哭。而我,就算是姐姐被打,也都是蒙的,只呆呆的站在院子里,下葬后,三天,家里带着一家去拜坟,回去后,没几天父母就出去打工了,因为爷的病欠债,连走时都没有对我说,我感觉很委屈,走也不跟我说一声。
      
      委屈了就想哭,被人听见了,一度成为了村里的一个笑料,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经历了双重打击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跑到没埋多久的我爷的坟前哭,小孩子直,知道在谁眼前哭才会得到安慰,可这次哭也没人安慰了。
      (写着写哭了抱歉)
      
      那时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到坟地的距离也是蛮远的,我当时能摸过去,摸到地方,自己后来想一想,也是蛮惊讶的。
      
      家里的人到是吓了一跳,人父母刚走,孩子就丢了,赶紧找啊!最后我也记不得是自己回去的,还是被找回去的了,就只记得那些人知道我去我爷坟前的时候,一阵哭笑不得。
      
      那时候穷得不得了,一包卫生纸都需要赊借,以后再还,那时我们用的都是红色的刀切纸,一股大姨妈色,很是扎眼,张纸一尺长,半尺宽的那种。也只能一毛钱,买把瓜子当零食吃,当然当时我还小也嗑不了瓜子。
      
      每天想的就是怎么问父母要一毛钱买糖吃,后来父母打工,也知道我奶照顾不了我,我奶小时候也不是很喜欢我,当然比起别人,自己家的孩子还是比较亲的。
      
      父母就把我接过去了,从淮南老家,接到了无锡市,爸妈找了个磨机床零件的工作,油大,落到皮肤上,时间长了毛孔里就长那种黑色的东西,很辛苦。
      
      长大后,有一次我从父母口中得知了一件特别气愤伤心的事情,刚来无锡市的时候,又没钱,工作也只发生活费,根本就不够生活,一个月后面还有好几天才发生活费,可家里是一分钱都没有了,吃什么啊!
      
      借钱吧!初来乍到的,谁会借给你,我爸当时就想到我二伯也在这里,就跟人借了一块钱,给我二伯打了电话,问他借五十块钱。
      
      电话是打了,借也是借到了,可是地方远啊!过不去,没办法,就叫我二伯给送钱过来,可借钱本来就叫人气短,他又死活不肯给送过来。没办法,我爸就只能拖着一双肉腿,硬是走过去拿的钱,刚过来打工,又没车,二伯家有车可他不愿意也没办法,人穷气短,借钱的更是受气。
      
      我爸他也生气,可气又能怎么样,日子还得过,这钱还是得借,要不然家里就断粮了,你说说,你个当二哥的,最小的弟弟养着你父母,你不给生活费也就算了,出来打工问你借个钱还这幅模样,怎么不气人,你有车,你非叫你弟弟走个大老远的来拿钱,不就五十块钱吗?要你命了是怎么了,路那么远,我都不能想象我爸是怎么走过去拿了五十块钱,又走回来的,我的爸爸,我自己知道心疼啊!
      
      合着给爷爷治病,我家欠了债,现在出来打工还钱,就跟你一点儿关系没有了是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兄弟五个,偏叫弟弟养老父母,除了过年时给的一两百块钱,从没想过是不是要补贴一下还在乡下种地养老父老母的弟弟。
      
      当然,我也不是想他们的钱,就是连心意也没有,让人厌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