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成为动物的日常

作者:尔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有些不自在的挥了挥小手,终于送走了恋恋不舍的葵,陈白背过身松了好大一口气,终于不用在应付对小雄虫极度熟悉的雌虫了。只是陈白好像这口气松的太早了,有时候并不是你以为是麻烦的那个麻烦才是最麻烦的。
      
      看着在眼前的这几根小触角,陈白面无表情的这样想道。原来比家里那个大雌虫更不好哄的是,幼儿所的这群从来没受过苦,动不动就哭的生物,才是最麻烦的呀!阿摔———,烦人~,陈白踢着脚,满脸的不耐烦,却斜眼偷偷瞄着那群娇气哭的哗啦啦的小东西,他可是个大人,才不会和这群小鬼计较呢!哼~。
      
      居然叫大人告状,简直丢人,陈白一脸气鼓鼓的看着他们,干脆不理他们了。果然,下课后,他们一伙小雄虫被老师揪了出来,陈白蔫蔫的看着他的雌虫老师,有些无措,这都多少年没经历过这儿事儿了,好丢人,人家又不是他家的葵,可以任由他闹脾气。
      
      幼儿所的老师基本都是雌虫担当的,因为哪家的雄虫不是娇气被宠着的,谁舍得放出去受这群小祖宗的气,不能打,不能骂的,憋屈。所以幼儿所就基本都是结了婚的雌虫老师,对小雄虫有耐心,又不会对小雄虫有什么别的想法,要知道雌虫一但找到伴侣,那就是一生一世世的事情,基本不会有出轨的案例,是当小雄虫的最好人选了。
      
      想到这儿,陈白撇了撇嘴,要不是这样,他家里那个醋坛子,估计想也知道不会让他上这个学,更别说放他一个在这儿了,不守着他看着就好了。好吧!撇了一眼貌似严厉的老师,他是有点儿想他家里那位了,委屈巴巴的垂头玩手指。
      
      幼儿所的老师看着一群小雄虫叽叽咋咋的告状,也很是头疼,都是家里宠得不像样的宝贝,他还真罚不了谁,罚了第二天估计家长就要找过来了。这雄虫幼儿所工资高,可工作也是出了名的难做,所以愿意来这里干的雌虫处理不好的话,大多待不了一个月就会被护短的家长挤兑走。
      
      他也是在这儿干比较长的了,要罚孩子,又不能罚的重,免得被告状,也是心累,不罚吧!其他的小雄虫也不高兴,回家也告状,几个老师在一起合计了一下,干脆有错没错一起罚。都给他去拿个小水壶给花浇水,浇着浇着,小虫们自己就和好重生玩了起来,回去也就不会告状了,当然,个别还是不高兴的,他们当老师的也没办法了。
      
      陈白拎着老师发的小水壶,捂着个小脸,丢死人了,他都多大了,难道还真跟个小孩子一样,采蘑菇的小姑娘,哦不对,他这是浇花的小雄虫,哎呀!差不多啦!反正都是小孩子干的事,敷衍敷衍浇了两下水就行了,那水壶也就巴掌大,能装多少水,他同学到是浇的很起劲,换了好几趟水,花都快被他浇死了,尽赶那一个地方浇。
      
      那一副副天真无邪的样子,陈白都不忍直视了都,快十岁的人了,都是被那些雌虫给宠坏了。
      
      放学后,举着肉乎乎的小手对着葵要抱抱的陈白如是想到。 /到是抱着陈白的葵一副忍着笑意的样子,看着宝贝头一次这么主动要抱的样子,他也不忍破坏不是,打击到了他家宝贝就不好了。
      
      忍不住的葵趁着小宝贝不注意,偷偷亲了一下因为主人的情绪而几乎有些耷拉下来的触角,在陈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大步的走了,让刚发现他敏感的触角被人动了,仿佛被电了一下的陈白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气鼓鼓的拿肉乎乎的小手拍打雌虫貌似甚厚的脸。
      
      小雄虫软绵绵的拍打,雌虫根本不在意,还在手凑过来的时候笑着叼住小雄虫的指尖,看着他急急的想要抽手。发现抽不开,仿佛被他欺负了似的,眼眶微微发红的样子,让雌虫平稳的心微微一动。用力的在小雄虫的嘴角亲了一口,看着仿佛在无意间勾引自己的人,笑着盎然。
      
      陈白不敢置信的看着雌虫,微微发红的眼角瞪大,泪水渐渐凝聚,“你居然欺负我,呜~”,
      
      葵有些无措好笑的看着怀里的小雄虫吧嗒吧嗒的掉眼泪,无奈的笑了笑,如果这就算是欺负,那他们以后又该怎么办!他的小雄虫,白也已经快十岁了,在他们这里,十五岁结婚的雄虫是很正常的,即使是十二三岁就结婚的那也不是没有。
      
      等他们结了婚,难道这个小家伙还不让自己碰不成,葵好笑的点了点陈白的额头。陈白含着泪瞪了他一眼,哭的更凶了,葵只好捡着他爱听的话说,许诺了半天不可能达成,的空头支票,才见到小雄虫破涕为笑。
      
      “真的,你以后都不许欺负我了,说话要算话哦!”陈白抽了抽鼻子,有点儿缓不过来的道。葵也随着他道:“是,是,谁敢欺负我们家宝贝呢!要是有白要告诉我,我去打他好不好,嗯~”,葵在陈白颈边满足的蹭了蹭,在他耳边低声应道。
      
      陈白有些脸红,耳边痒痒的,瘪着小嘴,伸手推开凑在身上的雌虫,葵也顺着他家小雄虫的力道被推开,要不然就他家宝贝的力道,见推不开他,又要不高兴了。
      
      葵笑着抱好怀里的人,伸手摸进了陈白衣襟里面,感觉到了一丝潮湿汗意,便也不在与他闹了。亲了亲宝贝的脸蛋,便抱着人大步向着他家的方向走去,跟小家伙闹狠了,还是快点回去给他洗浴的好,免得因为汗湿再生病了,他可不会原谅自己。
      
      “洗白白,洗白白,我家宝宝要洗白白,是不是呀!宝宝,来亲一个”,葵英挺的鼻子上,平时冷淡漠然的眸子里闪着笑意,嘴里调笑着,眼睛却直直的盯着陈白光裸裸的身子,看着小家伙恼怒无措的不知道该遮哪儿样子,心情愉悦。
      
      坐在浴盆里,刚被投喂过的陈□□神十足的瞪着葵,身上被雌虫扫过的地方,跟嘴硬的陈白不同,他的全身泛起了片片漂亮的绯红。恼怒的在心里小声的骂着雌虫,叫他非要帮他洗澡,还总调侃欺负他,没完没了是不是,真讨厌。
      
      “不许看,不许看胸膛,也不许看下面,坏蛋。”陈白羞脑的用小手捂着捂都捂不住被看光光的小身板,闹了半天,他这个澡也还没洗完。最后,葵看着陈白被水泡的微皱的皮肤,凌厉的薄唇微抿,有些不高兴,也有些怪自己非要燎他干嘛!干脆不理会小家伙微弱的反抗,洗洗刷刷洗干净后,就捞了出来,用毯子包着放上了床。
      
      陈白将自己埋在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瞅着收拾收拾就脱了衣服准备洗澡的葵,那明显有肌肉却又不显得难看,线条流畅的身体,让陈白羞的往被子里缩了缩。葵撇见陈白的视线也没说什么,显然并不打算在现在撩拨小家伙了,小家伙该睡觉了。
      
      天不早了,往常这个时候小家伙都已经睡觉了,葵快速的洗完澡,就搂着陈白,哄着他睡觉,然而陈白并没有打算现在睡,可被雌虫哄了一会儿,他就被小雄虫往日的睡眠习惯打败了,泄气的靠在雌虫胸膛里睡着了,葵见状把被子拢了拢,轻拍着他的后背,也睡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写文之余也会看小说啦!你们有推荐吗?我最喜欢主攻文,或者是无cp文了,有可爱滴亲安利我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