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成为动物的日常

作者:尔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天色渐暗,随着气温的降低, 很多动物们也开始活动了起来,小绿洲树荫下的黄鼠狼地摊上,很多黄鼠狼们也都起来了。只有个年老体衰的老祖宗还没醒在哪儿躺着,有小皮猴似的小黄鼠狼想去叫陈白,还没到跟前就被自己大人捞回来打了几下屁股,勒令这些小崽子不许去打扰老祖宗睡觉。
      
      小崽子看着睡觉的老祖宗,思考似的挠了挠下巴,可又害怕被打也就跟着小伙伴们去玩了。 走到一半就听到有黄鼬说捕猎队的疤叔回来了,还带着一头毛猪,顿时精神一抖,撒丫子就窜了出去。
      
      它无限崇拜的想,哎呀!这疤叔可真厉害,为了给老祖宗补身体竟然去捕猎了一整头毛猪回来,要知道他可听说这毛猪可只在东边的沼泽地里有。别的地儿可都没听说有过,这沼泽地可不是好去的,听说再厉害的动物都能陷在里头出不来。
      
      只要走错了一步都得喂了里面的大恶鱼,那大恶鱼可凶猛了,听大黄鼬说它连毛猪都能一口给吞了,实在太可怕了。小崽子想着,打了个寒碜,抖了抖。它想着,辛亏是疤叔厉害,要是它去了,那还不够那大恶鱼一口吞的呢?它可比毛猪小多了。
      
      这样想着,可那飞毛腿似的也没停下,嗖嗖就窜进了人群里,看着被几只大鼬抬着的毛猪,忍不住流了一地口水。
      
      在狩猎队伍中间,一只脸上带着条长疤的黄鼬,见到对着毛猪流口水的小崽儿,笑了笑,没太在意,等回去了,总是才会分肉的,现在流口水流干了那也是没有用。
      
      它摸了摸身上这次出去打猎毛猪顺便带回来的盐石,听老人说吃了这东西身体会更壮实些,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还有到时它家也会分到不小的一块肉,这次狩猎它家出了两只黄鼬壮劳力呢?分的也该是不会少。
      
      它家里三口子黄鼠狼,除了父亲也就两只,也吃不了那么多肉,到时剩下的都给老父亲补补身体,这两年,父亲的身体也不行了,到底是老了,多吃的好的,也不容易生病些,这次父亲突然生病可把他和黑毛那崽子给吓得够呛,那孩子早些时候还惦记着要给它爷爷多弄些吃的补补呢?。
      
      只是这一路上也没碰上什么补身体的,黑毛那孩子憋着气,憋了一路了,直到打了毛猪才好些。临走了还不甘心的揣了条滑不溜手的鱼带回来,看着黑毛孝顺它爷,疤叔也挺是欣慰的,也不亏了它家老头子捉老鼠时,看黑毛小小一个,不见父母快饿死了,当时发了善心给它带回来养着。
      
      要知道它家老头子年纪不小了,再带个小累赘,一开始疤脸它也是不同意的,暗想着把黑毛给送人家养。但看着黑毛这小崽子还挺识相,也没给它老子添麻烦,它也就勉勉强强同意这崽子在它家过活了,现在长大了,也开始知道要孝顺了,他挺满意的。
      
      只要是对它老子好,它也没什么可挑刺儿的,甚至这次过后,疤脸对黑毛的态度也变好了不少。要知道疤脸小时候也苦,没了妈,一把屎一把尿的被老头子拉扯大,甚至一度生病差点儿就没了,还不是它家老头子辛辛苦苦给救活的。
      
      自小时候起,疤脸就没想过要和老头子掰扯什么,跟屁虫似的,跟在老头后面,老头子让它干啥就干啥,特别的听话。在村儿里,谁敢说它家老头子一句不好,明天儿它就能找上门去,大的打不了,就打小的,这么些年过来,也没几家敢道疤脸家一句不是。
      
      虽然现在疤脸它年纪不小了,也是快老了的时候了,可它家添的人口,黑毛也长大了,等疤脸退休,黑毛这个孝顺的也是能独挡一面的时候了。到时它疤脸在家陪着老爷子,也享享这个便宜儿子的福。
      分隔线————————————————————
      疤脸手里拿着盐石,转了一圈,把黑毛叫了过来,吩咐道:“黑毛,你在这儿看着分肉,我这先回去看看你爷怎么样了,回头再来,好好看着地儿”。黑毛一听,十分老实听话的就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赶紧回去看看爷,哦,对了”,黑毛赶紧把怀里那条鱼掏了出来,交给了疤叔道:“还有这条鱼也给先带回去,等会儿拿肉不方便”。
      
      疤脸看了黑毛一眼,心道也算有心了,接过鱼,也没说话,挤开来看热闹的大小黄鼬们,就走了。疤脸正当壮年走的快,没一会儿就走到了陈白一开始穿越的那个小棚子,钻进去看了看,老爷子不在。
      
      将快晒成鱼干的鱼和盐石放下,便转身出去找老爷子了,它爹年纪大了,总在外面它还真不是很放心,总要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安点心。疤脸它总是害怕它爹,在它不在家的时候一不留神就突然就没了,所以怎么也不能安心,他爹年纪太大了,有他在身边要是有些什么不好了,总也有个依靠在,能让老爷子安安心心的去了,就是个好事儿。
      
      闲话也不多说了,疤脸出去逮着两只黄绒绒的小崽子,拎着尾巴提起来,问着有没有知道它爹在哪儿的。然后就被指着路,顺着两只崽子指的方向走过去,路不远,就看见它爹,一只老的黄毛都有些褪色,呈现一股老态的老黄鼠狼正窝在大家平时午睡的地方,蜷缩在一起,被傍晚的夜风一吹就打个哆嗦却还没醒的样子。
      
      疤脸心里一股酸涩涌动,莫名的委屈,咧了咧嘴,轻步上前,缓缓抱起蜷成一团的父亲。疤脸站起来,足有半人高的体格,抱着陈白,显得陈白瘦弱的体型越发的娇小无力。
      
      疤脸把它爹抱回了破棚子的窝里,小心的也没让他醒来,看了一会儿,到底还有事情做,出了棚子看了老爹两眼,就走了。不过离开的疤脸也没太放心,在外面的事情能快速的,也就快速的解决完,好早点儿回父亲哪儿去。
      
      疤脸来到分肉的场地,果然分肉已经开始了,被疤脸临走时交代的黑毛,正站在一旁等着。见此,疤脸也就没太着急,立在一边等了等,一家一块肉,分的倒也快的很,很快就分完了,那边黑毛正拎着条刚分好的后腿肉过来。
      
      疤脸招呼了一声,叫它跟上,黑毛听见父亲叫它,拎着肉跑的快了些,小跑着窜到了疤脸身旁,乖巧的叫了声爹,疤脸应了一声,从便宜儿子手上分了一半肉提着,然后带头向家里走去。
      
      一边走一边还不忘了交代黑毛,“你爷身体不好,现在正在家睡觉呢?回去的时候小声点儿,听到没,有什么事儿都迁就点儿,老头子都三十多了,不小了,别在有个三长两短的,没事儿的时候多跟着点儿老爷子,他身子骨儿不利索了,别再出门摔着哪儿了。”疤脸一别跟别人相处时的寡言少语,嘴里絮絮叨叨的念着。
      
      黑毛在一旁仔细听着,也没觉得烦,不时点着头,向父亲保证着。况且它对于爷爷,也不是不上心的,就算是不被念着,该对它爷好的,它也不会有什么打折。更何况在这个家里,小时候,父亲要出去打猎养家,它跟的最多的还是爷爷,怎么会对爷爷不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咻~,怎么没人了啊!呜~宝宝好想哭
    18号下午,梦见家里年前去世的老人了,是奶,奶。嗯,确切的说是,在梦里,我是到外婆家,梦里外公不行了,吃完饭去看,和爸爸去他床前,到了跟却发现是我奶,奶。和床上不知道是外公还是奶,奶的人说了会儿话,要走了,他,或她拉着我俩的手,拿出了最后给我俩的礼物,要走了,想到这次之后可能再也看不到了,,我趴着床头哭跪在了他,她床头。然后哭醒了,然后一也不知道我跪的是外公还是我奶,奶。虽然是在我外公家,但我跪的大概是我奶吧!外公外婆还在人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