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撩很宠

作者:藤萝为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揍你哦

      黄昏的街道,风吹动树梢,树叶轻轻摇摆。
      宁蓁低头看着自己的帆布鞋,小声道:“我也不想的,谁让你耍流|氓。”
      活了两世,她仍然干净如稚子。
      不知道真正的耍流|氓,可不单单是这样。

      “脾气很大嘛,这么凶。信不信揍你哦?”他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
      扯住她书包带子走,这次倒是不碰她了。
      跟遛猫似的,步子悠闲。
      宁蓁把眼泪擦了,被他扯着走,她知道这个人不讲道理的。

      两人在小药店停下,陆执手指点了点柜台:“买药。”
      老板是个五十岁的中年大叔,被他额头上的伤吓了一跳:“哦哟,脑壳上咋个了呐?嫩个严重。”
      他说的家乡方言。
      陆执有些不耐烦:“拿药就行了。”
      “来,额给你包一哈,伤成这个样子啷个得行嘛。”
      老板从柜台拿出酒精和绷带,让陆执去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陆执不动,脸色不好看。他只是买个药,不是来听叨叨逼的。
      “那个女娃娃,站那里做啥子?喊你男朋友坐下来撒。”

      “他不是我男朋友。”宁蓁忙摆手。
      陆执似笑非笑看她一眼。
      慢吞吞坐过去,手上还扯着她书包带子。
      酒精消毒,看着都疼。
      宁蓁别过眼。
      陆执倒是毫不在意,他浪惯了。

      两人走出药店时,陆执的伤已经处理好了,他嫌绷带难看,只让贴了一个OK绷。
      看着有种拽拽的帅感,他自我感觉还挺良好的。
      宁蓁用三年后的心态来看,觉得他有点中二非主流。
      她就有点儿想笑。
      但是不敢,只能憋着。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暖光的阳光下,影子都显得有几分温柔。
      “想学跳舞?”
      他突然回过头,挑眉看她。
      宁蓁脸煞白。
      传单已经被她悄悄塞裤带里了,她以为他没看见的。
      “要高三了呀小同学,学习为重懂不懂?”
      要是陈东树在这里,肯定要笑喷。这是执哥能说的话吗?他自己浪出天际,连函数是个什么玩意儿都不懂,竟然还一本正经地教育别人。

      宁蓁顿住脚步:“这是我的事。”

      他脸上的笑意淡了。
      冷冷地勾了勾唇,不再说话了。
      也是,他们本来就不熟。

      树上蝉鸣叫个不停,空气闷热。
      他心烦地骂了句操。
      凶巴巴地回头,,眸光冷凉:“跟着我做什么?”

      宁蓁傻眼。
      他不许她跑,她也跑不过他,被威胁跟在他身后。
      他脾气还是好坏啊,不讲道理。
      算了,反正……
      反正又不能打他一顿,她不理他就好了。
      她脾气好,不和他计较。

      宁蓁转身往反方向走。
      路上汽车来来往往,扬起漫天灰尘。
      她嗓子痒,忍不住咳了两声。
      陆执就在她身后看着,烦躁地不得了。
      算了,和个小蠢货计较什么呢。
      他才迈出步子。
      宁蓁拦了个计程车,纤瘦的身子钻进车里。
      车子发动,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

      陆执冷着脸转身,一脚踹在树上。

      ~

      星期五上课,那群旷课的年级大佬终于来上课了。
      七班的同学纷纷行注目礼。
      每个人都带了伤的样子,一看就有故事。

      陆执刻意从教室前门进来。

      宁蓁在给夏小诗讲题,她讲的英语。发音标准,声线柔和。
      陆执听不懂,步子顿了顿。
      宁蓁讲得认真,压根儿没注意到他。
      “嗯……你看呀,这个应该是过去完成时,前面有提示的……在这里。”
      她在纸上画出一条线,手指按在纸上,白皙的肤色,甚至能看到青色的血管。
      真娇啊……啧。

      陈东树坐在后排打游戏,他和林子川双排,他俩操作都菜,对方太猛,输了三把了,嘴上狂骂。
      就想喊上陆执,干死对方那两个龟儿子。
      一抬头,发现陆执杵第一排过道上。
      在看……两个女生讲题。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跟个蛇精病似的,是个人都听见了。
      七班的人纷纷回头。
      林子川摘下耳机,一巴掌打他背上:“妈的,傻逼啊。”
      陆执早过来了,冷冷看他一眼。

      陈东树讪讪闭嘴,操啊,有杀气。
      这个时候他突然开窍,识相得很。
      “执哥打游戏来不来?”
      陆执也没事,干脆坐下来,三个人一起打。
      他手指修长,操作快,脑子也灵活。
      但是陈东树属性二愣子,神也带不动那种……
      三个人又输了一把。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不服输。
      又开一局。
      陆执不知道哪来的火气,换了身装备追着其中一个人砍,把人家砍死了又等着复活。
      三个人民币玩家耍无赖还挺可怕的。
      没一会儿就把对方砍得骂娘。
      对方开了语音。
      “我|操|你妈逼啊,老子刨你家祖坟了吗?龟孙子今天还来劲了是吧?”

      上课铃响了。
      人民币玩家三人组不吭声,默默又搞了对方几回。
      那边气得下线了。

      陆执摘下耳机,索然无味,没意思。
      讲台上,物理老师在讲电磁感应。在他们这群学渣眼里,就是嘴|巴在嘚啵得,讲鸟语。
      前几排的学生,个个抖擞着精神,嗷嗷待哺。

      陆执扫了一眼,滑手机屏幕的手指顿了顿。
      回头问陈东树:“我看起来很凶?”
      陈东树摸不着头脑,执哥抽风嘛这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他伸出大拇指:“不凶不凶,执哥帅呆!”
      陆执扬眉:“帅你妈逼,说正经的。”
      陈东树为难道:“唉,好吧,是有点凶。”
      一本书砸他脑袋上。

      操……他就知道说不得实话。
      物理老师看了他们俩好几眼了,忍无可忍拍讲桌:“陆执,陈东树,你们俩上课在说什么呢?有没有点纪律了?站起来,你们来回答这道题,答对了就坐下去。”

      林子川幸灾乐祸地笑了一声。
      陆执和陈东树站起来,陈东树笑嘻嘻地:“张老师,我不会。”
      他们俩连题都不知道是什么。

      班上的人都回头看过去,一眼就能看到靠窗倒数第二排的陆执。
      阳光细碎,落在他身上,像是渡了一层光。
      都回头了,宁蓁不回头的话会显得怪异,她犹豫几秒,也转过头去。
      恰好对上陆执的眼神。

      他满不在乎地笑了笑,笑容有点野:“我也不会。”

      “那就站着听!”物理老师说。说完也不管他们了,回头写板书。粉笔刷刷地写,宁蓁垂下眼,认真跟着做笔记。

      嘎吱一声响,椅子在地板上拖动的声音。然后后门被打开,陆执和陈东树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
      物理老师脸都要青了。

      风扇吹动她额前的刘海,宁蓁没有回头看,拿笔演算书上的例题。

      三中的教学制度出了名的宽松,高一高二都有周末,高三才只放周日。
      所以到了周五,每个人的心情都格外轻松愉悦。
      最后一节课是宋宝芸的。
      她严肃地道:“下周四就要进行月考,都是快高三的人了,时间过得很快的,不抓紧转眼就高考了。这次放假回去,利用周末好好复习,争取考一个好成绩。”

      这番话几乎各科老师都说过一遍,学生们都快会背了。
      其实宋宝芸也不想这么啰嗦,但是这个高二七班,真的不服管,这群人分分钟想上天。
      班上第一名在年级上排名第八,这对任何一个老师来说都是丢脸的事情。
      而且说来也怪她倒霉,年级上最混的那几个富二代,都集中在了七班。
      这几个都是拉低平均分的杠把子……
      以至于七班的排名总是特别靠后。

      下课铃声一响,学生们像被放出笼的鸟儿,带着笑意结伴往外走。
      童佳蹦蹦跳跳地下来:“蓁蓁,我今天不和你一起啦,我们班季菲过生日,好多人都要去给她庆祝呢,你自己注意安全哈。”
      宁蓁点点头:“那你早点回家,别让叔叔阿姨担心。”
      “安啦安啦我心里有数。”

      童佳性格活泼,人缘很吃得开,和班上大多数人关系都不错。
      宁蓁收拾好课本和笔记,背着书包自己回家了。

      ~
      季菲的生日聚会挑在了一个出名酒楼的雅间。
      她今天仔细打扮过,头发烫成一次性卷发,脸上化了妆,清秀的脸蛋配上淡妆挺纯情的。
      季菲穿着白裙子,心不在焉地往外打量。

      同行的女生知道她的心思,安慰道:“说了要来肯定会来的,别担心。”
      季菲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陈东树推开门,见大多是二班的女生,只有少数几个男生,就吹了个口哨:“妹妹们晚上好啊?”
      季菲眼睛亮了亮,看向他身后,陆执翘着嘴角,打量了一圈,也跟着打了个招呼。
      人群安静下来,好多目光落在陆执身上。
      气质高傲又张扬,这种又痞又帅的男生,莫名很打眼。

      林子川把礼物递给季菲:“生日快乐。”
      季菲接过来,笑着道了声谢。
      眼角余风瞥向陆执,他已经坐下来了,手上夹了根烟,身边人和他说话,他时不时懒洋洋地应一声。

      她心跳快起来。
      陆执现在……是单身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很爱你们~每天都很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