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撩很宠

作者:藤萝为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认真的

      谢雨捏紧书包带子,慢慢往校门口走。
      说不害怕是假的,如果说之前她对陆执还有好感,那现在这点好感全部化作了畏惧。
      她们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对痞痞帅帅的男生又想亲近又有惧怕感。

      她磨蹭了很久过去,祈祷他们等得不耐烦已经走了。
      校门口没什么人,谢雨才松了口气,旁边的奥迪车车窗降下,露出林子川微笑的脸:“呵,上车吧。”

      ~

      林子川锁好车门,示意谢雨进去。这是一家酒吧,里面的劲|爆的音乐刺耳,从外面都听得到,谢雨脸色惨白:“我又没做什么,我不想进去,让我回去好不好?”
      林子川甩着车钥匙玩,有点不耐烦:“和老子瞎逼逼什么,让你进去就进去。”
      谢雨不敢再说了,跟在他身后进了酒吧。

      弯弯绕绕去了一个包间。
      门没锁,林子川拉开门,啧了一声:“不仗义啊,我去干苦力活,你们玩得起劲。”
      他去对面的沙发坐下,谢雨刚好看见里面的场景。

      陆执、陈东树和肖峰在打扑克。
      她站在门口,不敢过去,没一个人抬眼看她。
      陈东树催肖峰:“你快点行不行,每次就你最慢,不行就换川子上。”
      肖峰一对K摔他面前,“你他|妈才不行。”

      陆执始终没有说话,陈东树和肖峰都在抽烟,他没有。
      修长的手指拿着扑克牌,烟雾缭绕中,他眸子显得有几分淡漠,一对2甩在了茶几上。
      额前碎发搭在眉骨,许是包间有点闷,他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三颗,手中一把牌全扔了出去。

      “卧槽,又输了。我今天牌运这么霉呀?”陈东树嚷道。这时候他才抬眼看着门边脸色已经白得不像话的谢雨:“哟,谢雨同学,站军姿呢?”
      谢雨手心出了冷汗。
      她第一次知道,自己和这群人的差距有多大,是多不一样。
      她虽然有些坏心思,但出格的事情根本不敢做。而他们,离了学校那个地方,仿佛能露出森森獠牙。

      陆执长腿交叠,靠在沙发上,终于懒洋洋地抬起了眼睛。
      “谢雨?”
      谢雨手紧了紧:“嗯。”
      “宁蓁被冤枉作弊的事,你干的?”他弯了弯唇,唇边笑意微冷。

      谢雨拼命摇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你一点都不惊讶她是被冤枉的啊,看来找你还真找对了人。”
      谢雨脸色变了变。

      陈东树在旁边看好戏:“嘿,这样都可以,妹子你是有多怕,一句话就招供了。”
      肖峰雪上加霜:“嗯,你别怕呀,我们也不坏的,会记得帮你叫救护车。何明你还记得不,就前段时间还在医院躺着的那个,还是我们叫的救护车。”

      谢雨看向陆执,他十指交叠,目光冷嘲。
      仿佛他一直都是这样,不在意任何事任何人。
      谢雨说:“是余姗姗做的,我看见了。”
      包间里静了一瞬。
      谢雨什么都不打算隐瞒,她只想他们能让她回家,陆执她再也不敢想了。都不知道被他喜欢上是幸福还是不幸。  

      “那天确实是我把墨水甩在了宁蓁身上,我不喜欢她,但是后来挺后悔的。宁蓁去厕所清洗墨水,当时我坐在她侧后方,余姗姗坐在她前面。我看见余姗姗拿走了她的准考证,后来又放了回去。开始我没多想,直到后来监考老师在她准考证里面发现了纸条。”
      陆执挑了挑眉:“是她啊。”
      谢雨不提,他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个人。

      “你说,做了坏事是不是该付出代价,嗯?”
      谢雨不知道他指的谁,她只能接话道:“我会去和宁蓁道歉的。”
      陆执语气淡淡的:“不用,别去恶心她。”
      他这算是明明白白的羞辱了。

      在场的几个男生心里门儿清,谢雨分明不是什么好东西。她看到余姗姗诬陷宁蓁作弊,却一直没有吭声,显然心里也是盼着宁蓁倒霉。
      “给你个机会,让你当回勇士。”陆执笑了笑,“去帮宁蓁洗刷冤屈。”

      谢雨沉默,帮宁蓁洗刷冤屈,就意味着要对上余姗姗。
      余姗姗和董雪微打架的事,至今让她忌惮。
      那不是个好惹的人,缠上了会很麻烦。

      “不愿意?”陆执的语调降了几个度,谁都看出他有点不耐烦了。
      谢雨赶紧摇摇头:“好,我会把看到的事说出来的,我可以走了吗?”

      ~
      陈东树灭了手上的烟,谢雨已经回去了。竟然是余姗姗,还真让人意外啊。
      可不管是谁,这都是执哥的锅。
      可怜执哥的小宝贝,承受各方炮火。
      啧啧,怪不得人家不喜欢他呢,执哥就是个大麻烦呀。

      陆执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脸色不太好看。
      “陈东树,你说……”他顿了顿,“如果我变好一点,她是不是就喜欢我了?”

      陈东树沉默了片刻:“执哥,你认真的啊?”
      陈东树和陆执也是一年多的朋友了,他第一次见陆执对一个人这样上心。陈东树本来以为宁蓁对陆执来说,只是一时新鲜。陆执像历经沧桑的旅人,对什么都看得淡漠,有时候又像年龄过小的孩童,没心肝的。

      包间里烟雾散去,烟瘾有时候像刻进血液里的东西,挺难熬的。但是她嗓子脆弱,对比起来这点子瘾连屁都算不上了。
      陆执没回答。他自己清楚,他再认真不过。

      ~
      宁蓁在烦恼写检讨的事情。
      好学生遇到检讨真的挺为难的,她也没作弊,如果非要在检讨里面认错,说自己从今以后再也不作弊,她觉得好别扭。
      写检讨又不像写作文,首先得把自己犯的错讲清楚了,再保证不再犯这个错误。
      什么都没做错的情况下,她有点茫然……

      周二放学的时候,她决定……请教一下陆执。

      “陆执,你检讨写好了吗?”
      陆执手中的笔在旋,闻言他偏头看向她:“忘了。”
      他根本没把这个放在心上,也没打算写什么鬼检讨。
      “可是,宋老师说,这周要交给她。”

      陆执低眉一笑:“欸,宁蓁,你是不是不会写啊?”
      宁蓁点点头,脸有点儿红:“这是第一次写。”她从小到大都很听话,别说挨处分了,老师都没有对她说过重话。
      “宁蓁,我写检讨很厉害的。”他笑吟吟道,“从三年级开始写,写到现在也算个高水平学者了。”
      “……”

      “这样你看行不行,你让我送你回家,我帮你搞定检讨。”
      宁蓁摇头:“不行,宋老师说要自己写。”
      她也不是那么死板的人,关键是,她不想让陆执送她回家。

      陆执眯了眯眼,若有所思。
      “你倒提醒了我还要写检讨这回事。上个提议你不同意的话,我还有个提议,我去你家拜访一下,你帮我搞定检讨。嗯?选一还是选二?”

      宁蓁欲哭无泪,早知道她就不问陆执了。
      “有没有三呀?”
      他都想掐一掐她脸蛋儿,忍住笑:“有啊。”
      “三就是,你亲我一口,自己写检讨。”

      “选一。”宁蓁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趁着宁蓁收拾东西这段时间,陆执从课桌里摸了一张笔记本纸出来。
      用黑色水性笔写了句话,夹在她那堆书间。
      夕阳暖红了半边天,少年眉眼温柔,眼里笑意浅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第一次亲密接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