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难为

作者:七月闻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烟花冷【修改,伤筋动骨】

      傍晚的时候柳嬷嬷坐车来了北通州,背着她的小包裹到前堂来拜见姜云生。
      
      纪寻从没给她分过什么丫鬟,倒是格外器重这个老嬷嬷。都六十来岁的人了,如今不能回家逗孙子,整天为她忙前忙后。
      
      姜云生给了她赏钱,因为都是纪寻的,用起来就十分大方。雨过后天边一片赤霞,她花白的头发上沾了几片树叶,抬手收拾着咱在了姜云生边上,身后跟着一个小丫鬟。
      
      “快去拜见夫人!”柳嬷嬷一推,小孩子就噗通跪在了地上,她打扮的干干净净,一张脸上都是怯意。
      
      “这是我奴婢邻家老姐姐的孙女。她那后娘准备着卖了她,老姐姐就求奴婢带着她谋条生路。这孩子过的惨,奴婢一把年纪了心一软就带了回来。”柳嬷嬷在一旁给她介绍着。
      
      “秋叶拜见夫人。”她磕了几个响头就不大会说话了。脸上带着旧伤,人都小小一个,看着好不可怜。
      
      当年纪寻也是这样可怜光景,姜云生是一时心软收养,后来悔的她肠子都青了。
      
      她叩着自己的膝,正要开口打发了丢到帝都去,那边纪寻不知何时转了回来。他换了一身渚青的襕衫,似是刚刚洗漱好,亲自拎着海棠式漆红食盒走来。腰间坠着半旧的香囊,眼如秋水,清润的面容褪去往日的冰冷,心情仿佛不错。
      
      纪寻站在门槛外面,影子拖得斜长,落在秋叶身上久久不动。先前还带着微微笑意的唇角一垂,看样子像是被抢了小鱼干的狗崽子。
      
      他垂眸看着那一团小可怜,而后慢慢走过去抬眼看着柳嬷嬷,坐在了她边上的扶手椅上。这期间眉眼迅速阴冷下来。姜云生察觉不对劲,便先挥手让柳嬷嬷把人带下去。
      
      “云生是寂寞了?”他扯了嘴角,鸦青的眼睫颤了一颤,伸手比划道,“这好孩子约莫有个十三岁了,跟我当初一样。云生想来好心,不知是否会收留下来做个陪伴呢?”
      
      海棠红的衣摆都被她揉皱了,侧靠着椅背,梳着圆髻的姜云生微不可见底挑了挑细眉,抬手把食盒里的小糕点酒菜端出来,闻着味道她向他举杯。
      
      “纪寻,我这辈子是傻了才会重蹈覆辙,无论男女,我一概不留。日后我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说罢一口饮尽,将杯口朝下一滴不剩。眼里神色淡然,偏生他觉察出一分挑衅。
      
      “云生何苦气我?你知道,没用的。”纪寻闭了闭眼睛,修长白皙的手指抚着杯沿,慢慢品尝酒的味道,忽而一笑,“真当我不知你在避孕吗?”
      
      她身子一僵,笑容收敛,拿帕子擦了擦唇人一瞬间冷了下来。
      
      两个人坐在椅子上面,最后还是纪寻对她道:“我想要个女儿。你也不必去养别人家的。”
      
      姜云生嗤笑着半挑着眉,狠狠拍着桌子,倔道:“你就做梦吧。”
      
      空气里似乎剑拔弩张,她望着纪寻的侧脸,不觉这人好陌生。那么小,如今居然妄想着让她来生孩子。在她思绪万千的时候,纪寻从袖中抽出了一封信。
      
      “当年云生同我说你有一个胞弟,我这些年都找过了,在鸡鸣镇有人说见过,至于具体内容,都在信里。我后面忙的时间多,许是会顾及不上这些,只要云生乖乖的,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我就带你去看看究竟。”他脾气忽然变好,起身掸了掸衣袍,姿态从容。仿佛早就预料到这样的情形,有所准备。
      
      “我的弟弟早就死了,你可别算计我。”她看也不看,人强行扭头。
      
      “那些年我从未见过你去祭拜他,其实打心底,云生是相信他还活着的。”纪寻笑笑,转身离开,把信留在桌上,似在给她一个选择。
      
      姜云生失神,人弯着腰窝在了椅子里。
      
      柳嬷嬷在外面听到两个人的争执,拉着秋叶在门口踌躇不前。
      
      秋叶少小吃的苦多,看着冷艳的女人呆坐在堂前的椅子上,光线落在耳珰上面,衬的耳垂都像是透明的。
      
      “姐姐怎么了?”安静的场所里声音纵然不大,也能叫她听见。
      
      姜云生淡漠地看着秋叶,随后敛眉,柳嬷嬷误以为她是厌恶秋叶,当即拉着人要拖走。
      
      “慢。”她歪着头,耳珰摇晃,抬手制止住柳嬷嬷,“把她留下罢。”
      
      眼里浓墨似晕染开,素白的面上慢慢浮现一抹笑容。比之从前江湖上的姜云生,现今的她太过糟糕了。弟弟多年了无音讯,自己连一点自由都不复存在。方才她思索着错因,最后隐隐想通一点。
      
      “你过来,我收你只是做个丫鬟。我也不要你的卖身契,若是你争气,日后也能过得像我这样。不过这里有个前提,你得帮我做件事情。”
      
      姜云生向秋叶招手,道:“日后,你得叫江生。就跟在我身边好了,要你做的事,后头再告诉你。柳嬷嬷,先领她下去换身衣裳。”
      
      柳嬷嬷不知她什么算盘,不过这总归是个好事。纪寻是铁定不喜欢这个小女孩的,无论男女,他都见不得这些人离姜云生太近。
      
      她性子如今凉薄,肯松口真的是秋叶祖坟冒青烟了。路上柳嬷嬷笑着跟秋叶说:“日后得听夫人的话,夫人看着面冷,实则心肠还算好的。”
      
      秋叶不知自己的命日后是怎样的,木讷地不说话,幽幽地回头,那个女人正望着她。
      
      *
      
      纪寻夜间回来知晓此事,将她扑在了桌案上,从外面带来的寒意传到了姜云生身上。
      
      “想好了没有?”炙热的掌心贴着她的腰,青年眼里晦暗的要滴出水。
      
      姜云生散了发要睡着了,被他从被窝里挖了出来,一时气的咬了他一口。皮肤上显出一个牙印,此外血丝都没见着。纪寻一手解了衣带,一面将她压的后背都贴着桌案。冰凉的触感惹得姜云生整个人瑟缩着妄想起来。
      
      几番挣扎间他制住了她的双腕,温热的吐息扑在了她裸露的肌肤上面,湿润的唇瓣摩擦着纤长的脖颈,最后滑落到了锁骨。
      
      “呵,这么迫不及待?”他故意激她,手收紧人覆在了姜云生的身上。灯火摇晃,素白的大屏风上影子一明一暗,最后忽然陷入一片黑暗。
      
      这天夜里是柳嬷嬷守夜,秋叶是她带来的,大晚上的抱着被褥也跟着歇在外面。半夜听见那声音好奇地把头从被褥里弹出来,柳嬷嬷一巴掌把她摁回去。
      
      “不该听的别听!”
      
      秋叶不知为什么这样,抓着小被子等了好久才听见有人使唤的声音。
      
      第二日清晨纪寻推门出来,一夜饕足过后看她脸色稍好一些。这一日依旧是出门去,姜云生则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
      
      因为脚受了伤,柳嬷嬷一直跟着,一边还说这帝都里的事情。
      
      诸如纪家二爷终于订亲的事情。
      
      “订了皖南茶叶大户的女儿,兄长进了翰林院,前途无量。”柳嬷嬷道。
      
      姜云生不咸不淡嗯了声,对纪二爷,她委实能记起的不多。扶着腰,秋叶正盯着她,不知做什么好。
      
      “你若是闲着无事,不如让柳嬷嬷给你找个女先生来。多读点书明白些道理,日后不至于吃亏。”
      
      姜云生目前还没有告诉她要为自己做什么。秋叶闻言头一耷拉,被她拍了拍头。
      
      “嬷嬷,人是不是要吃过亏才能长点记性?”她一边走一边问道,秋日阳光温暖,照在了她海棠红的蜀锦长衫上面,人瞧着气色比昨日要好,面若春花。
      
      “夫人说的对。”柳嬷嬷笑了笑,“不知夫人可还记得纪大小姐,老奴来时听说她当街被人讹了三百两,竟然为了面子想也不想,就问纪二爷借了三百两。老太爷当日知晓就要她娘好好教训她。听说那夜外面守门的门子都听见她的惨叫。看样子是打狠了,人果然收敛不少。”
      
      这背后是谁算计她可不知道,晚间吃多了,她不好继续躺床上,一时兴起想要看看北通州的夜市,于是就雇了小轿子把她抬去了。
      
      北通州夜市比起帝都来,其实更为热闹,三教九流的人在夜间统统活了起来,不比白日的蛰伏。江上的画舫游船都挂了彩灯绸缎,装饰的花团锦簇,各色各样的影子映在水里,随着涟漪慢慢扩散消失。原本可容两马并架的街道此时略显拥挤,可见人流之多。
      
      一路撩着帘子看过来,姜云生颇有些怀念从前糊口时大半夜的扎根在夜市里的自己。天上不觉居然开始落雨丝,柳嬷嬷口里说了声。
      
      她动了动腿,觉得脚也不是很疼,在柳嬷嬷的搀扶下走出小轿子。
      
      “下雨也不急,总归不缺钱买伞,今夜难得逛一次,不买点东西怎么成。老是坐着轿子不尽兴。你也别劝我,今天你买的东西都从我账上走,那个秋叶喜欢什么你就买什么。我也不是什么苛待下人的主子。”姜云生拍拍她的肩,人说话间笑容浅浅。沾了雨丝的眉眼显得温润。
      
      长街挤挤攘攘,尽头的就是运河,江上的丝竹声飘散好远。
      
      她忽见漫天烟火,万朵银花金花竞相绽放,点燃了半边的天。
      
      姜云生:“……”
      
      她手上动作一顿,并肩的柳嬷嬷在那儿羡慕道:“可真是有钱人。”
      
      不少人都抬起头,那光亮一明一暗,照亮她的脸庞。姜云生水润的眸子里有微光沉淀下,唇角不自觉翘的更高,露出了酒窝。
      
      仿佛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
      
      半夜能看见这样烧钱的一幕,姜云生驻足良久,殊不知已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此刻一旁酒馆的楼上有人掷杯,背靠着窗棂面容轮廓渐消隐在黑暗里。
      
      烟花一闪,照亮了他的脸。
      
      俊秀端方,如竹如松,一身荼白的衣衫衬的身姿如玉。
      
      纪二爷的视线没有从她面上挪开,纵然人多,他还是一眼就能看见姜云生。
      
      他笑了笑,空旷的楼上酒味微微飘散。
      
      纪二爷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心里对她的肖想却更甚。
      
      他恐怕无药可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写的怎么了,我的大宝贝们呢QW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