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难为

作者:七月闻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望北城

      玉石带着暖意,纪寻从后将那红线串着的玉挂在她脖子上。
      
      “送给你的玉我从二哥那里要回来了。日后你若是走投无路再当掉它罢。”纪寻说道,将她的鬓发理好,未有孟浪动作。
      
      马车走的是官道,一路平稳。
      
      姜云生原以为他要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如今低头看着暖玉,想要怼他的话竟是无法说出口。纪二爷说过,这是他珍之爱之的物什。
      
      “我怎会走投无路?只要我活着就能养活自己。你的东西还是自己收好,日后你母亲看不见会以为是我诓骗了你的。”她挪了挪位置,外面风景还是南边独有的。
      
      姜云生跟他在一起总是不知说什么好,两个人分明不合适。方寸大小的空间里纪寻一直在笑,光从半透的帘子里射进来,微光点缀着她的眉眼,冷硬的面上一时柔和万分,
      
      穿着读书人常穿的襕衫,那一身红色似乎是天生来衬他的。小时洗干净后唇红齿白少年如今眼眸含笑,一转眼就是上位者。姜云生不清楚这些年他做了多少事,总归也是吃了好多苦。
      
      他们不相配。
      
      马车在傍晚的望北城停了下来,人休息,马要补充草料。
      
      蓬草滚成圈儿往南地飘,她那一身衣衫颜色不好,站在半人高的杂草里面容染了柔和的光晕,乌黑的发丝从肩两侧垂落。
      
      纪寻丢了她头上那根钗,垂下的手牵着她。在她侧身时大胆地拥到了怀里。
      
      “云生你喜欢的人是谁?”这时候纪寻问道,说出的话带着一丝丝的试探。
      
      他身上的味道仿佛也带上了干草的气息,姜云生被他问住了,真的低头思考着自己这些年喜欢的是谁。
      
      “大概是张亭留罢。”姜云生道。
      
      十五岁时被他哄的真跟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他不花心时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奈何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他就是个花心大萝卜,最后忘了她。
      
      “现在谁也不喜欢。”她扭头看着纪寻。高她一个头的男人眼里意味不明。
      
      纪寻捂住了她的眼睛,对着姜云生格外冷静的眼眸总让他觉得那其中藏着初春的细雪,不带温度,凉彻骨。
      
      “纪寻你把我当瞎子?不许亲我。”姜云生赶紧道。
      
      “我把你当宝贝呢!怎么能不亲你,恨不得每天抱着你睡觉,一觉醒来就能看见你。”他闻言把人抱得紧紧的,往后一仰姜云生脚就离地了。
      
      “纪寻你发什么疯??”姜云生感觉人被他抱着转了一圈,一只手臂放在了她的腿窝下面人就被横抱起来。
      
      纪寻力气比她大,抱着算是小菜一碟,一路走一路却在晃,跟个小孩子似的。
      
      城门口多是一些出门回村的菜贩子,也有晚归的小姐公子,但在往北城住的这些年里没人见过这么张狂的小公子。见他穿着合体,气度不凡,人多是偷偷瞄着的。姜云生睁眼面对那些视线,想来厚着的脸皮都微微发红,只好闭上眼睛拿袖子遮住脸。
      
      两个人在望北城最大的客栈里住下,定房时姜云生黑着脸。
      
      她就知道是一间房,纪寻那厮搂着她的肩膀口里尽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诸如孩子之类的。
      
      “云生跟我出去逛逛罢。这些天你在外面一个人定是吃苦了。衣裳都显的不合身。”用过饭后天色完全暗下来,纪寻软硬兼施姜姜云生拖出房间。
      
      “我衣裳不合身干你何事?也想给我买身红衣?我这辈子除了十五岁那年穿红衣外,日后打死都不会穿上的。”姜云生扒着门框的手指被他一个个扳下来。男人笑眯眯地看着她,附耳一句话,直叫她喷了一句“禽兽”。
      
      望北城位置比落霞城不知好了多少,这两地的繁华自然不可相比较。由于在南北之间,来往的江湖艺人数不胜数。一条街过去除了往常夜市该有的外,许多新奇玩意摆着。
      
      “这本书据说是前朝某个大官写的,化名笑笑生,书畅销了一百年之久。姑娘不要买一本吗?”
      
      “这面镜子正反两面各有不同,诸如天上貌美的人则能看见古代潘仁安,而丑陋之人则能看见更为丑陋之人,姑娘天生貌美,真的不要照一照吗?”
      
      姜云生:“……”
      
      “一两五个环,开头十只大白鹅,往后是罗刹国的十只大狗,套中就是您的。姑娘来五个圈罢。”
      
      走到这里姜云生总算有点好奇,小贩在那儿唾沫横飞,瞥见了这穿着富贵更卖劲地介绍,顺带着丢一个环给别人看。
      
      罗刹国的大狗眼珠子都是蓝色的,坐在哪儿瞅人炯炯有神,呜呜的乱叫。
      
      姜云生摸了一两银子过去,接圈儿时问道:“你这狗卖不?”
      
      “姑娘,这只能拿圈儿来套,靠运气了。姑娘若真喜欢,不若多买几个兴许能套的着。”小贩贼精明,料想她是套不到的,毕竟都是活物,动来动去都瞄不到准头。
      
      姜云生在落霞城小赚一笔,故没听进去就先丢环。小铁圈正好能圈进狗头,连丢六个她只套中一只大白鹅。
      
      周遭的人围上来看人脑。穿着淡橘色绣芍药纹通袖长身褙子的姑娘绾了一个宝螺髻,鬓角是垂到耳畔的珠玉流苏,颜色三分淡雅,花灯下明艳动人。
      
      姜云生对着其中一只狗,大眼瞪小眼。而纪寻在一旁买了小贩所有的环,牵着她得来的大白鹅等着。他原本姿容灵秀,在小城里走着便是惹人注目,如今不少人都在打量纪寻,单单是看着他那面皮也会心生欢喜,不必说穿着打扮跟气度了,绝非一般的小门小户。
      
      大白鹅伸着脖子在他腿边上踱步。今夜月色明朗,偌大夜幕上点缀了几颗星子,淡淡的星光皆落到纪寻眼中,他扇着细长的眼睫,眸光潋滟。
      
      罗刹国的狗看着傻不拉几,实则皮的不得了,花了十五两也不成,套了的八只大白鹅被姜云生现场卖了。
      
      纪寻事后五十两买了一只狗,吩咐小贩明日清早送到客栈,人随后紧跟着姜云生。
      
      “你方才做什么了去了?”
      
      人群里纪寻抓到了她的手腕,将路上买了酥糖提在手里给她看。
      
      “我记得云生手艺很好,从前日子过得拮据时云生会做槐花糕,如今是秋日,兴许能吃桂花糕了。”纪寻贴近她,人在后面圈住了姜云生的腰。
      
      清冷的梅香袭来,姜云生很是煞风景地说了一句。
      
      “我会下毒,你若是不怕中风或是其他,大可试试。”
      
      纪寻笑了声,微微弯着腰,胸口就抵到了她的肩背,道:“都说君子远庖厨,我既然是伪君子,不如我来好了。云生从前是夸过我的。一别多年,不知生疏了没有。到时候我绝不会给云生下毒药的。”
      
      那唇顺着鬓角流连到了耳垂,轻轻吮吸着,男性的气息将人包裹住。
      
      可怜姜云生这么大人,打不过他也没他流氓,只得等他亲完了狠狠擦着他碰过的地方。
      
      “纪寻,你行你有胆。”她几乎是咬牙切齿道,手指着他半晌颤巍巍收回来。
      
      纪寻莞尔,伸手过去却见她跟泥鳅似得。
      
      他薄唇翘起来,笑容有几分耐人寻味。
      
      “云生若是有胆子那跑什么?”
      
      她:“……”
      
      姜云生要是傻了那才不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罗刹国=俄罗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