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辣么亲民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反派闪亮亮登场

      祈雾山所谓的医疗处,思来想去大概也只有千矶殿了。柳幽然判断着方向,自顾自走在前头。
      
      一前一后行走良久,身后迷之安静,她这才意识到,沐休已经落在她后面好长一段距离了。
      
      转身只见他正靠着一棵树,眯着眼仿佛又要昏过去,柳幽然赶紧走回去,扶着他慢慢前行。
      
      他大概不太支撑得住,柳幽然只觉加在手臂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不由得皱了皱眉,想说点话让他保持清醒,真昏睡过去她可挪不动他。
      
      “兄台你从何处来?又是因为什么受了伤?”
      
      沐休晃了晃身体,“我吗?从挽月城逃过来的哦……至于伤……”
      
      “感觉是内伤的样子。”
      
      “嗯嗯……”沐休的语气听起来有点自带悲催,“这世道,连顺小丫头的香囊都要挨打……咳咳……”
      
      “……你去顺小丫头的香囊,然后被人家的主子打成内伤了?”柳幽然有些无语,但还是认真猜测道。
      
      “唔,我想你理解错了。”一改方才的懒散困倦,沐休的语气突然正常起来,“小丫头是小丫头片子的意思,不是丫鬟的意思。”
      
      没等柳幽然接话,他又道:“说出来你大概会笑死哦!我被一个小丫头一巴掌打成这样了!我,这么一个神通广大的,幻术师,居然……咳咳咳咳咳!”
      
      言语中尽是不甘心。
      
      柳幽然心里大为吃惊。
      
      她好像,没有设定过什么一巴掌致人重伤的玛丽苏小丫头。还有,沐休这个“幻术师”的自称是什么情况?明明设定里的幻术家族只有息氏一家。
      
      “子休……不,沐休你先静静。”她只能先给他拍背顺气,“咱先不管她小丫头不小丫头,眼下你身受重伤,应当平静调息,可别气坏了哈!我这就带你去寻医生。”
      
      沐休倒由着她拍背,没有再说别的话。
      
      ……当然,上面那句话纯粹是柳幽然想想的。
      
      “你居然会想着救我。”耳中忽传来一句不知道是感慨还是讽刺的话,接着又传来一句,“失忆得好,连对反派的成见也一起忘了呢。”
      
      柳幽然懵逼地停止了拍背。这位兄台刚才说了什么玩意儿?反派?她自己的设定就是个反派女配,难不成祈雾山还有什么死对头?
      
      作为一个设定被改动的作者,她好奇心顿起:“沐兄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但见无精打采的沐休微微抬起头,以无辜的语气道:“姑娘你在说笑吗?我快疼死了,哪里有力气说话哦?”
      
      ……少骗人,姑奶奶的耳朵好着,声线一模一样还装什么!
      
      看着虚弱的沐休,柳幽然忽打了个寒战,脑中冒出二字:戏精。
      
      ……
      
      “便是这样一个内伤,喝些药自己会好。”诊断罢,息红伊在纸上书写各种药名,“不过,有三味药材是祈雾山中不曾有的。”
      
      柳幽然点头:“好的,一会儿我去挽月城买药。”
      
      “城中似乎可把药做成药汁,记得吩咐他们分清先煎后煎。”吩咐完,息红伊纤细的手指点在两味单独写开的药名上。
      
      柳幽然沉思片刻,“麻烦,还要等煎好了才能拿药,多浪费时间。要不我让花誉搭个炉子,我自个儿煎药好了。”
      
      息红伊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惊愕一闪而过。
      
      “小然,方才你的话可是认真的么?我好像并不曾教过你煎药。”
      
      “放心好了,我懂这个。”柳幽然笑道。穿越前的她可是个万年药罐子,正所谓久病成医,长年服用中药汤剂的她,不知不觉就学会了煎药。
      
      “那么随你开心好了。”虽半信半疑,但见她自信的眼神,联想她的性格,此话应当不会有假,息红伊还是点头,将折好药方交到她手里,随后展开屏风,冲沐休招招手,“过来,我先给你处理体内淤血。”
      
      柳幽然捏着药方正打算细看,沐休从她身边慢吞吞经过,落下一句话:“城北有个小擂台,帮我问问赢了副擂主有奖励不。”
      
      柳幽然一愣,开玩笑道:“然后有的话给你带回来?”
      
      他认真地嗯了一声:“就是这样呢,小然。”
      
      那声迷之宠溺的“小然”,令柳幽然浑身忽起鸡皮疙瘩。
      
      “那……那你可得耐心等我回来。”柳幽然哭笑不得地点头,“我没什么交通工具……也就是坐骑,去挽月城一趟也不晓得什么时候回来。”
      
      刚说完,面前就闪过一道红光。柳幽然下意识一躲,没接住,只听一声脆响在脚底响起。
      
      息红伊从屏风后探出头:“你的坐骑。”
      
      哇!小姐姐你怎么辣么好,要什么有什么!
      
      “哦哦多谢。”柳幽然弯腰捡起地上的赤色玉符,仔细观察几眼——这难道是唤兽灵符?
      
      握着灵符往外走了几步,又折回来,“红伊红伊,这出山的假条找谁开?”
      
      息红伊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你是左使的侄女,径直出去就是了,还要什么假条?况且祈雾山也不曾有假条这种东西。”
      
      “……”
      
      看来是她在学校里打假条回家打习惯了,到了这边还没改。
      
      一路奔到山脚,取出唤兽灵符输入一些元气,一阵红光闪过,一只比柳幽然还高的火貂出现在她眼前。
      
      柳幽然愣愣地盯了火貂良久。这设定改的……是不是bug过头了?这只原本被男二作为礼物送给女主的火貂,居然在息红伊手上。
      
      虽然她的设定里,男二的正版cp的确是息红伊没错,可这个时候男二和息红伊正闹腾生离死别,哪里还会送火貂给她?而且……那时男二怕是还没捉到火貂吧?
      
      火貂亲昵地蹭过来,蹲下去等柳幽然骑上。
      
      ……
      
      挽月城,这个世界中的春城。
      
      看着片片桃花在面前打转飞过的场景,柳幽然发自本能地打了个喷嚏。本体对花粉过敏的体质,居然也跟着带了过来么?那实在是太糟糕了。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柳幽然唤出手稿,翻到地图那一页,对照着眼前的房舍,推断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药铺的位置。
      
      根据设定,这挽月城总共有八条长街,四纵四横。各街之间由平桥相连,桥下有水,但并不通船。
      
      柳幽然仔细看了一下自己手绘的挽月城简图。
      
      药铺和她现在所处的北门,恰好在一个矩形的对角线上,是最远路程。
      
      她骑在火貂背上,被四周往来的人的目光不断打量来打量去,当做一个稀罕物。不单这样,火貂还得意地俯下身体,歪头舔爪子,似乎是故意做出来讨人欢心的。
      
      但柳幽然并不喜欢这种备受瞩目的感觉,当即将漫长的路程抛之脑后,毅然收了火貂和手稿,只身逆着人潮向目的地进发。
      
      说真的,五十天的历练,与其光待在祈雾山中闷头习剑,倒不如像这样出来转转,多了解些人情世故也很好。她虽然没给柳幽然十六岁生辰的考校做出明确的设定,但按常理,考评的内容一定是综合性的,不单单只是武艺。
      
      除非,左使柳影浔希望日后替他完成复仇的,是个只会揍人的暴力女。显然这不可能。
      
      眼看着药铺的招牌幡随风鼓动,柳幽然抹了把汗,捏起药方踏入门内。
      
      外头阳光正盛,室内光线昏暗。她一时没适应过来,只觉眼前还是几道亮亮的光影,不由得揉了揉眼睛。
      
      然后,砰地撞到人了……事实上,是她被匆匆赶路的来人撞倒在地。
      
      柳幽然口中叫了声疼,支起自己去看来人。没想到扑面而来一股浓浓的草药气息。
      
      一双,又大又散发着寒意的、孩童的眼睛,正冷冷与她对视。
      
      眼神吓得柳幽然又一声惨叫,仿佛白日见了鬼。
      
      下一秒,那孩子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的声音:“然姐姐?好久不见了。”
      
      ……“然姐姐”这称呼,还有这个稚嫩而可爱的声音,怎么又这么熟悉……等等,想起来了,这特么不是她家女主幽霁吗!
      
      柳幽然赶紧起身,尴尬地应了句“好久不见”。
      
      “……没有事的话,我先去给夫君送药了啊。”幽霁说完,也没管她回没回应,径自抱着药,急匆匆走出去。
      
      柳幽然看着她的背影有点走神。说话语气和她描写的差别不大,可这高冷的气场是怎么回事?她那萌萌哒的小霁儿呢?!
      
      沈苍翎你出来讲清楚,是不是你这个幼女控给带坏的!
      
      对了,小霁儿方才说要给夫君送药?沈苍翎昨天还活蹦乱跳跟她瞎几把扯淡,怎么的今天就喝上药了?
      
      柳幽然托着下巴,眯起眼沉思。
      
      大概挡了顾客的道,马上有药铺的店员过来赶她。于是柳幽然挥了挥手中药方,走到柜台前拍给药师看,表示她是来配药,不是来搞事的。
      
      药师扫了眼药方,“您要的药里有两味尚在蜜炙,需再等一刻钟。不过可以先交押金,小的会给您留一包。”
      
      柳幽然点头,“那我待会儿来取,押金多少?”
      
      走出药铺,柳幽然念着幽霁的一番话,想着是不是该去看看不再活蹦乱跳的沈苍翎——作为姐姐的身份。
      
      询问了药铺附近的几家摊位,摊主居然均面露敬色,继而一致严肃遥指东边的一处民居。
      
      说起来,面露敬色是怎么回事……这俩小夫妻,平时也不知在做什么行当,莫非还做出点名头来了?
    插入书签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