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辣么亲民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个拥抱出大事

      见过傅流鹤,柳幽然绕着回廊,走到另一侧去找息红伊……蹭饭。
      
      祈雾山一个区域只有一个炊事房,亲民左使肯定不会留她吃饭,去别处又太远,她还是选择回来问候红伊小姐姐。
      
      念着天天蹭饭也不大好,路上柳幽然开始思索该帮息红伊做点什么事。
      
      撮合她跟傅流鹤复合是不可能的,那种负心汉,还是让他赶紧搂着紫仙鸽结婚去比较好。
      
      护送她回无雨城?柳幽然感觉自己房里那些碎银应该付不起路费。
      
      胡乱思索着到了平日吃饭的房间外,经过上次中毒事件后,息红伊便没有再点毒香。柳幽然敲了门进去,只见息红伊正卧在软榻上,闷头往口中灌酒。
      
      息红伊喝酒从来都是大口灌,手中半坛酒见底,她才抹了抹嘴,带着醉意向柳幽然道:“饭菜在老地方。今日兴起,多给你做了碗酒酿圆子,想吃就吃,不吃就倒了吧。”
      
      见软榻附近歪着横着躺了几个空酒坛,柳幽然心道不妙,这般场景,定是傅流鹤让红伊小姐姐生气了。她赶紧走过去观察有没有没开封的酒坛,只听息红伊在自己旁边道:“你在寻什么?唔……他又说要见我,你说我明早该不该去?”
      
      柳幽然一愣:“傅流鹤要见你?他想干嘛?”
      
      息红伊柳眉一拧,一甩手抛给她一个小小的纸卷。
      
      “我说的不是那花心贱人,往后莫和我提他了。”
      
      接过纸卷的柳幽然闻言又是一愣,随后突然想起了另一人,于是打开纸卷低头看起来。
      
      首先看的就是落款处:只是三点水的笔画,加上一弯月,简简单单,潇潇洒洒。
      
      内容则是秀气而工整的笔触,与落款完全是两个风格。
      
      她听息红伊嗔怒道:“又让他妹妹代笔!邀人一会,没点诚意么?”
      
      想起自己给岳涟的设定是,字如其剑术一般洒脱,柳幽然噗嗤笑出声:“红伊红伊你别怪岳涟了,他这不是嫌弃自己字丑,怕写出来惹你不快吗?”
      
      息红伊将酒坛往地上重重一搁,面上多了些绯红:“别给他寻理由!姑娘我偏就不想去了呢!”
      
      “别啊,难得有意气相投的良人邀请,红伊你就从了吧!”快速看罢纸卷上的内容,柳幽然装傻嘿嘿笑着给她顺毛消气,“万一真成了,还能气死傅……负心汉不是!”
      
      息红伊今天不太想睬她,她按了按胀痛的太阳穴,摆手让柳幽然留自己一人安静待会儿。
      
      柳幽然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嘱咐:“红伊,可别再喝酒了啊!明早我陪你去会会岳涟就是啦!”
      
      岳涟,在她还未写的结局中,与息红伊走到了一起。不过在正文里,为了赶进度,柳幽然倒是没怎么书写他们的爱情故事。若是能尽早撮合他俩在一起,对息红伊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
      
      至于息家与傅家的联姻,傅家既然毁约在先,息红伊若要将自己许给他人,她的家族也没道理多说什么。
      
      她文中的社会伦理设定,倒还没有封建到重男轻女的程度。
      
      而且,而且这么个见岳家兄妹的好机会,她怎么能错过呢!
      
      打算早些用完晚饭,随后回房整理思路和温习一天习得的剑法,柳幽然便加快了步伐。不等她疾走几步,只见回廊尽头正有一人,迎风也是疾步走向自己。
      
      柳幽然停在原地,等那人走近,方才发现是花誉。
      
      瞧了瞧花誉的神情,她忽然有个错觉,他脸上的愁容,怎么每见一次,都会增加几分?
      
      花誉兄台啊,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柳幽然问道:“是花誉啊,又有什么事吗?”
      
      他手中不曾拿银枪,只是空着手,若说是来口头通知,好像也不该。于花誉而言,在外巡逻之时,银枪定是不离手的,可柳幽然也不知他什么时间不会拿银枪。
      
      但光看他满面愁容,应当也不是来说什么好事的吧……
      
      少年嘴唇微颤,双手握拳,面对她如此简单的问题,却很是局促不安。柳幽然也不催,耐心等他回话。
      
      “柳大人……真的决定嫁给那位妖君吗?”花誉憋了很久,却是问了这么个问题,“我们祈雾山的势力不小,根本没有与妖族联姻的必要!”
      
      作为一个见识过班中数对情侣之琐事的作者,柳幽然轻易就听出话语行间的醋意与不甘。
      
      她轻咦一声:“嗯哼?我说花誉哎,喜欢管上司私事的护卫,可不是优秀的护卫啊!再说,这个嫁不嫁嘛,我说了也不作数,不过短期内一定是不会嫁,你不要紧张。”
      
      花誉兄台在柳幽然本人身边护卫了四年,说他只是忠心听话,没生出些倾慕之情,她这个作者第一个不信。
      
      花誉的目光瞥到一旁,没敢直视她:“虽然分不清您是不是真正的柳大人,但无论如何,我也不许任何人欺负您。”
      
      那也别螳臂当车啊……你以为沐休是木头吗,想怼他,到时候被按在地上摩擦的肯定是你啊喂!
      
      柳幽然立即摇头,准备劝他道:“不慌不慌,没人敢来欺负我的。要是真有,不用你出手,我舅舅一巴掌就能把他拍死……”
      
      背部一紧,又一暖,紧接着柳幽然便被强行禁锢在花誉胸前。她怔了怔,似乎从没想到这个大男孩会突然拥抱自己。
      
      “请允许属下……越一次界限。”花誉的声音从她头顶响起。约莫一米八的个头,比柳幽然整整高了两个头,他抱紧柳幽然的时候,只要低下头就能够伏在她耳旁呵气。
      
      不管是话还是动作,都让柳幽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懵逼归懵逼,她的理智还在,遂一把推开花誉,满脸严肃地对他道:“花誉,你这样做是不妥的。”
      
      花誉亦是一愣,随后脱口道:“那我要怎么做?我盗柳大人的手稿,也是为了防止沐休动歪脑筋。斗胆问一问柳大人,我错在了哪里?”
      
      “你错在胆敢动我的东西。”沐休不紧不慢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花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招来了正主,忙松开柳幽然,转身急急逃走。
      
      哪知还未走出十步,才下了台阶,只见沐休手一挥,袖里有晶莹之物飞出。柳幽然慌忙抬手阻拦,却是徒劳,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三线晶莹之物没入花誉后背心。
      
      花誉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沿着台阶一路滚落下去。见他滚下去,柳幽然脑中顿时炸开了锅,脚就要迈出去,却听沐休在背后凉凉地道:“不用救,这么点高度,凭他的体质,一点事都没有的。”
      
      一句“你怎么又胡乱整人”,刚到嘴边,柳幽然又将它咽回去,只是问道:“刚才三个飞出去的是什么暗器?他只是心血来潮敢越界,犯不着重创他!”
      
      沐休还是那句话:“问这么详细干嘛咯,你只要知道他难受不久也死不了就够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个噩耗…本文上了活力更新榜,这意味着,接下去两周,本文要更新四万字。
    嗯简单来说就是从今天开始至少日更三千_(:з)∠)_客官大人们来啊造作啊~!!!
    29号的字数今天补上,我又累得要睡着了…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