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辣么亲民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是左使他最大

      气场MAX的左使大人正目光严厉地望着二人。片刻后,他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花誉身上,声音极冷:“花誉,本座昨夜是怎么吩咐你的?莫因为怕伤到小然就手下留情了!念你是初犯,练功结束后去刑事堂领百鞭。往后再敢放水,自己想想后果!”
      
      花誉低着头像个被罚的孩子:“属下知错……”
      
      柳幽然有些看不下去,只不过是没严加要求就要受到这种体罚,未免也太无情了些。顶着柳影浔十步杀一人的气场,她内心纠结了很久,还是上前一步,正色道:“我说左使大人……”
      
      哪知她还没道出下文,柳影浔剑眉一锁,琥珀色双眸立刻望向了她,一刻不离,看得柳幽然不由得浑身一颤,后半句求情的话直接给吓得没了踪影。
      
      “你是什么人,胆敢冒充小然?”他冷声,下一秒一抹白影便自他手中翻出,一点冰凉凑上柳幽然脖颈,“什么人派你来的?”
      
      余光看着架上自己脖颈的乳白色长剑,柳幽然懵了。冒充?她自己就是柳幽然的原型,哪里来的冒充……等等,她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她方才喊的是“左使大人”,但按辈分与书中的关系,柳幽然应以“舅舅”唤这位阴晴不定的左使。
      
      “舅舅,我可是以假乱真的柳幽然,哪还有人敢冒充我?”
      
      嘴上虽如此说,柳幽然却始终注意着柳影浔的神情,要是让这顽固的大人物起了疑心,洗白嫌疑的困难程度定要升级了。
      
      柳影浔没理她,剑也还是稳稳当当架在她脖子上,唯一让她庆幸的是,他并没有直接抹了她的脖子,像是故意在等她道出一个更令自己信服的理由。
      
      平复了一下呼吸,柳幽然扯出一丝笑:“我的确是柳幽然,方才只是练功累了没缓过来,称呼直接被花誉带过去了,是口误,嗯口误……”接着赶紧岔开话题,“您是见我武力一下子退步这么多,才起了疑心吧?其实不是这样。其实我……”
      
      “那是怎样?”柳影浔的眼神好像要把她吃了。
      
      其实我是穿越过来的作者!
      
      努力了半天,柳幽然终于打消了这个作死的说辞,沿用老套路答:“其实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突然就不记得先前学过的那些招式了。”想着自己掌握的那些设定,她顿了顿,勉强点头道,“不过还好,别的事情都记得。”
      
      这时一旁的花誉兄台神情大变,下一刻他扑通一声跪在柳影浔面前:“左使大人!上午属下与柳大人对练时,不慎让柳大人撞在了山岩上……眼下……会不会是柳大人撞成内伤的缘故?”
      
      柳幽然一愣,随后内心不由得涌起一阵欣喜。这年头,有个会自揽责任的下属,怎么说还是很靠谱的。
      
      但是撞成内伤是什么鬼?柳幽然那么bug的高手,叫她去跳山也未必能内伤吧?花誉兄台你就这么不信任你主子??
      
      显然柳影浔也不信这个牵强的理由。柳幽然眼觉着脖颈上凉意越来越浓,咬了咬下唇,做好便当在他剑下的觉悟。
      
      魔剑沉孽,见血即便不封喉,也要让中剑者饱受魔气侵体之痛。柳幽然没想到自己刚穿越到梦寐以求的书中世界,就要领盒饭了。
      
      花誉在旁边可能也吓傻了,他想过来阻止,却又想起自己的身份,只好为难而无助地喃喃:“左使大人,这样恐怕不妥……”
      
      “休要多言!你且回去歇息吧,这里没你事了。”
      
      喃喃的结果是柳影浔直接下了逐客令。
      
      花誉一走,柳幽然的处境更为危险。她微微偏头想要离剑锋远一些,但她只要一动,剑就会凑过来,却还是不杀她。
      
      哇你到底杀还是不杀啊!这么僵持着真的很烦啊!
      
      柳幽然很无奈很心累,她的目光已经开始四下扫了,这时候能不能来个人打破僵局……
      
      扫着扫着,她的目光在柳影浔背后停住了。
      
      她目光一停,柳影浔自然而然转过了头。
      
      山路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人,但见他身材高瘦,身着蓝衫,手中握着一方像是戒尺的东西。
      
      “左护法何必大义灭亲呢?她可是你的外甥女,小小一个女孩子被魔剑指着,怕是受不起惊吓哦。”
      
      那人声音温和,说话之时还拿“戒尺”在掌心拍了拍,微笑着看向柳影浔。
      
      这感觉……好像是书中的男主?但不对,男主从来没拿过任何长得像戒尺的东西。
      
      那人边说边靠近了,柳幽然还在诧异他的身份时,却见柳影浔神色一变,连威慑的话也仿佛没了底气:“你怎么在这里?祈雾山不欢迎你!”
      
      他说话之时,那人已出现在柳幽然身旁,手中的“戒尺”轻轻抵在沉孽剑上。
      
      “移开移开,别拿剑对着小然。”他低声,像是命令。
      
      也是在这时,柳幽然得以看清他手中拿的并非戒尺,而是一块做工精致的玉手板。蓝衫青年眉似柳叶,脸色带着病态的苍白,嘴唇有些失血。离他近,柳幽然甚至都能听到他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她还隐约嗅到了血腥味。
      
      她到现在还不知这人究竟是谁,但沉孽剑却是消失了踪影。柳影浔转过身,冷冷一哼,接过几百字以前柳幽然的说辞:“内力全失?不过是为偷懒找的理由,练回来就是。柳幽然听令!”
      
      听令?
      
      “立刻给本座去绕千矶殿跑十圈,再进行一万次拔剑。”柳影浔这语气堪比梁非凡,“由封闲监督,日落前若是没做好,今晚就不必用饭了!”
      
      ……
      
      千矶殿,位于祈雾山之巅,乃是历代少主所呆之住所。
      
      可柳幽然没想到,一座千矶殿,占地面积居然这么大!大概相当于现代由400米的跑道围成的足球场。
      
      息红伊是这一代的少主,虽说她少主之位来得不光彩,乃是杀人篡位,因为她一不是主君的后代,二不是魔族。但后来她好歹还是让祈雾山一众魔族信服并臣服,也不愧是个人才。
      
      不过柳幽然不记得有没有设定殿中有什么设置,有没有别人,有没有娱乐设施,有没有食堂。假如偌大千矶殿只有息红伊一人,坐上少主之位好多年,她不会孤独吗?
      
      蓝衫青年一直护送她到千矶殿,等柳影浔彻底离开后,他才悄然离开。柳幽然本来还想向他道谢,哪里知道一转头人就没了,地上只留一个渐渐淡去的传送法阵。
      
      呼吸着山风,柳幽然边跑边注意着柳影浔的影卫——封闲。只见封闲这时出现在她身后的树上,下一瞬就闪现到她眼前的树上,面部表情却一点儿都没变。
      
      在树上动作这么快,他属猴子?
      
      身体原主的体力果然过人,十圈下来只是让柳幽然稍稍感到疲惫。只是她刚跑完十圈,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后背便袭来一阵刀风。
      
      凭本能,柳幽然迅速闪到一旁,面对手握漆黑长刀的封闲,摆出防御的架势,警惕质问:“你干嘛?难道护法……舅舅是想在我体力用得差不多的时候,杀我?”
      
      “我是陪练。”沉默一阵,封闲言简意赅地答。
      
      “陪练就陪练咯,偷袭什么啊!”柳幽然忍不住抱怨一句,自认倒霉,走到一旁捡起剑袋。剑有两把,但她按素来的习惯,更偏向用单剑。先前和花誉对练就懒得换了,这时只能认真对待,她干脆将另一把剑丢在地上,握紧手中剑鞘,骤然出剑。
      
      与封闲交锋的刹那,柳幽然忽想起柳影浔的命令,他命她跑完后拔剑一万次,可没说是跟封闲对练啊!
      
      手中剑偏开,闪过刀气,柳幽然执剑站到一旁,叉腰问:“我说封闲兄,我得到的命令,好像不是跟你切磋啊?舅舅明明吩咐我对空气拔剑一万次……”
      
      “对空气拔剑?想太多。”封闲说罢,不顾她欲言的神情,挥刀就是一记斩击。
      
      柳幽然无话可说。好像有点道理,毕竟鬼畜左使的脑回路并非常人。他既然把自己身边的影卫弄过来监督她,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反正在自己手下面前,他是左使他最大,想定什么规矩,还不是他说了算。
      
      这么一想,她又忍不住想起了刚才的蓝衫青年。那人既然不是男主,又是什么人?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能让率兵血屠皇城外城两大世家的左使大人服软的人,屈指可数。
      
      封闲手中刀劲虽步步逼人,狠辣至极,柳幽然却发现他的神色是意外的轻松,好像并非与人战斗,而是坐在窗边慢悠悠地喝茶。联系原文设定,她倒释然了,此人就是好战分子中的典范,热衷战斗一点毛病也没有。
      
      来去几十回合,终于让柳幽然找到了对方的破绽。她猛然一剑挑飞封闲的长刀,继而剑尖直指他胸口。这时她意外地发现,剑身浮起了一片薄薄的水层。
      
      甚好!原主体内的水元气,总算被她触发出来了。
      
      柳幽然正暗自惊喜,头顶上冷不防传来一阵笑声:“果然内力全失,是有点撞废了。”
      
      声音由上而下,最后竟来到她身后。柳幽然转头,见身后悬浮着一位身着纯白长袍、双眸幽蓝的青年,脑中短暂一阵子空白后,闪过一句话。
      
      这回没错了,这才是男主!
      
      随后她丢了剑向蓝眸青年冲去。
      
      边冲边在心中一把鼻涕一把泪感慨万千。自带各种外挂的书中男主终于出现了!
      
      要是按表情包的格式,大概可以写出这么一段话:他是司命大人沈苍翎,来自上界的高贵鸢族,自带不死外挂,执着水容剑踏遍凡界也要把他爱妻的转世带回去……
      
      柳幽然恨不得立即抱住青年的大腿,奈何他悬得太高,就算她跳起来也未必够得着他。
      
      大概柳幽然的反应过大,青年眼皮微微一跳,随后饶有兴致地问她:“你今天看到我,好像很激动。是不是又被你舅舅欺负了?”
      
      柳幽然:“???”
      
      这是什么鬼逻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梁非凡】的梗:(梁非凡进来看见一对属下围在一起,用警棍敲了敲护栏5下)
    梁非凡:“把这里当游乐场啊?啊?!那么喜欢玩就让你们玩。到下面去玩跑步,跑完二十圈之后再玩俯卧撑,要玩够一百下,去!”
    ——来自百度
    2017.11.18打卡修文,让男主童鞋先露个脸~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