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辣么亲民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委屈献了舌尖血

      猝不及防眼前一暗,一秒后柳幽然就看清压下来的是沐休的脸,她第一反应是哦凑这么刺激,此人居然有二话不说就亲亲的癖好。
      
      接着正当她的手掌抵在沐休脸上时,却听一声闷响在头顶响起。
      
      柳幽然愣愣地看着沐休折了手中刚刚握住的箭矢,原来他方才伏下来只是为了接住箭么?可是哪里来的箭……
      
      传送之术的副作用还没过去,柳幽然正胡乱想着,冷不防被沐休一把扛到肩上,继而身旁唰唰擦过几支箭矢,其上还有元气涌动。
      
      柳幽然在他肩上抬起头,却是被面前黑压压的士兵吓呆了。那士兵之中,凭元气能辨认出人魔二族都有,还有个别微弱的妖气混在当中。
      
      她瞪着眼咬了自己手臂一口,又贴着沐休耳朵难以置信地问:“我说沐兄啊,你是不是大骗子?说好的没……”
      
      不等沐休回答,她自己先掐了接下来的话。施术前,沐休还真没说染绯岛如今疏于看管,全是她自己瞎想。
      
      沐休一边跑路一边委屈道:“我错了,半吊子传送术没用好,传到这里来,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呢。”
      
      “沐兄你能不能靠点谱……”柳幽然叹着气唤出自己的手稿,翻找染绯岛的地图。
      
      还算是中规中矩的四边形,矿物区和普通的……姑且称作风景点的地方,被一条曲折的小径分开。
      
      他们不小心传送到的地方,大概是矿物区,所以看守的士兵才这么多。
      
      然而,这看守的数量过于迷了。而且什么时候人魔两族能友好相处了?队伍里头甚至能混进妖族又是什么情况?是本作者拿不动笔了,还是这个世界的种族开放了?
      
      柳幽然看到地图上画着一个山洞,上面还歪歪扭扭标了“安全”二字,方向是正东。她便侧头告知沐休:“我记得东边有个山洞,咱们要不要先去那里避一避……”
      
      话音未落,耳中骤然传入利箭划破空气的声音。柳幽然下意识抬起手去抓,射/向二人的利箭划破了她的护手,在她眼皮底下扎入沐休左肩。
      
      ……这就很尴尬了。
      
      冲击力令沐休身体一歪,险些倒地。他侧头瞥了箭一眼,却是回过头去继续跑自己的路。
      
      但柳幽然看着那支箭,内心很难受:“那啥……我的锅,是我太蠢抓空了。”
      
      “又没事,我也没有指望你能抓得住啦。”沐休回道,“别动它就好,一会儿到安全地带我自己可以处理的。”
      
      柳幽然收了手稿抬起手,“抱歉抱歉,我马上布置个水障,看看能不能给你挡一下。”当下念了个凝水咒,一片有厚度的水障在她掌前现形。
      
      沐休应当用了特殊的身法,不多时已摆脱了追兵。柳幽然安静如鸡地伏在他身上,见他毫不迟疑地没有去东面,而是扛着她扎着箭越上一棵大树,她不禁又想起前些日子被这家伙砸过的经历。
      
      “你好像很喜欢在树上休息嘛。”
      
      沐休将她放在一根结实的树枝上,从衣兜里摸出玉手板,施着术伸手去拔箭。
      
      听了这话,他只是笑笑,扭头悠然道:“歇息之处还是树上最舒服。”继而问她,“听说是鸟都爱树,你看我像不像一只不合群的鸟?”
      
      说话间,他已将肩头的箭丢在一边,箭头带血,看着有些怕人。
      
      柳幽然只觉他问得好奇怪,因她本就不辣么合群,也不怎么会社交,摊了摊手答:“主要看你自己怎么想吧,合不合群我说了又不算。”
      
      沐休一愣,随后似乎是笑着说:“也是呢。看样子你真的忘了很多,不过你现在这毫无成见的模样,我还觉得挺顺眼。”
      
      柳幽然:“……”拜托,她再有什么成见也得先在这里混熟了才能说吧……
      
      她总感觉自己一直被骗着,却不知沐休到底那句话暗示着隐藏剧情,不由得有些生气,双手叉腰道:“你再提我失忆,我可要起好奇心了。你要不说说我们之前怎么了?舅舅说是你让我沾染上魔气,这个是什么情况啊?”
      
      她的原文设定里有两个界,一个上界,一个凡界,而凡界又有人魔妖三族。这魔族又分天生与后天,但凡体内有魔元气的人类,其心性会因修炼而变得不稳定,极其容易走火入魔,酿成大错,因而都被称作魔族。
      
      至于魔气,就是天然的魔气凝聚物,可以说是个万恶之源。魔封被人有意无意解开后,便会化为纯粹的魔气,进入解封者体内,使之成为魔族。
      
      设定里的柳幽然就是个后天魔族,不过她记得这角色貌似根本没接触过魔封之类的东西,顶多只是学了些魔族的法术。所以那天柳影浔无意提到她“沾染魔气”,她是真的好奇。
      
      尤其这事还与一个预计是大后期才出场的男配有关。
      
      问完,柳幽然就保持着叉腰的状态,气势汹汹地等着沐休的回答。然而对方并没有说话,并且一个趔趄……就要从树上坠落下去?!
      
      柳幽然忙放了架子,挪过去拉过沐休把他移到自己旁边。看着沐休发紫的嘴唇,她忽然意识到会不会是箭上淬毒了。
      
      赶紧扯了片树叶下来,包着箭身,拿到眼前细细观察箭头。嗯……好像隐约看到了一些粘稠的东西……
      
      柳幽然丢下箭又翻起了手稿,哗啦哗啦翻到毒的设定页,只听沐休虚弱的声音响在耳边:“我怎么感觉自己又中招咯?”
      
      “这该问你啊蠢货!”柳幽然顾不上理他,模仿柳影浔的语气斥了一句,凝神看起设定。
      
      看到一半,沐休的脑袋便伸了过来:“唔……你在看什么?”
      
      “毒物笔记。”柳幽然随口道,观察过沐休,看遍手稿却并没有发现能引起这种症状的毒,难道是她的打开方式错了吗?
      
      沐休乖乖哦了一声,靠在她身旁跟着一行行看她的手稿。
      
      过了一会儿,柳幽然听他开始咳嗽,当下惊异转头,只见沐休正捂着口,有鲜红自他指缝中流下。
      
      知道那是血,她顿时急了,“怎么吐血了?!难不成箭头上的毒是灼命?”想起自己当初为了虐女主幽霁,想方设法让她中了个奇毒,接着她夫君就有的忙了。
      
      可那种毒中了就只能死,根本就不存在解药。要是沐休真的中了灼命,那怎么办?看着他死去,然后像沈苍翎当年那样,把幽霁送进轮回?瞎鸡儿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然而沐休听了却睁开眼,幽幽地道:“你还知道灼命吗?知道归知道,不要拿来吓我了。我认得这种毒,它不是灼命。”
      
      柳幽然一怔,回味完他的话,乐得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你知道也不早说嘛!害得我瞎担心!”
      
      沐休继续刚才柔柔弱弱的语气:“可是,我要是把解毒的方法说出口,你一定会打我。”
      
      柳幽然摇头:“哪能啊,你为了救我……对,就是救我,中了毒箭,那么我肯定要协助你解毒的。吩咐吧,需要什么药材,我去采。”
      
      他听罢却犹豫了会儿,见柳幽然面露焦急之色,方道:“那请你凑过来,我告诉你吧。”
      
      柳幽然觉得是他中毒太虚,怕说话她会听不见,便点头伏下脸。不料才凑到离他两巴掌远的地方,适才还安安分分的沐休,霍地对她张开了双臂。
      
      后颈像被锁住,她的脑袋被后颈的力道往下推去。柳幽然看着沐休的脸在眼前放大,下意识要阻止他,先前那种眩晕感却是非常不合时宜地袭来。
      
      等她终于能摆脱这种感觉,竟是因为舌尖上传来的刺痛。与沐休唇舌相交的一瞬间,一道元气划开了她的舌尖。
      
      她感到伸入自己口中的那条软物,正托着自己舌头。她感觉自己舌尖的血,正委屈巴巴地流向某个深渊……
      
      不是,吸血的剧情是不是走错片场了喂!她的血普通得要命,并没有解毒作用啊喂!
      
      还有这姿势,确定不会被红锁吗?嘴里堵着东西还掉血,她简直要窒息了……
      
      柳幽然现在唯一能感受到的是,自己的脸烫得可怕,既是因为受惊,也因为被如此羞辱。她在现世虽成绩差,可终究是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对男女界限分得很清,平时连牵个手都没想过。
      
      方才沐休扛她的时候,其实她就有些意见了。但那个时候除了扛她,沐休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拉她一起跑,那么两个人估计都要被箭射死。
      
      所以她选择原谅。
      
      但是,眼下……眼下……!
      
      不知哪里来的火气,让柳幽然硬是挣脱了沐休的束缚。她扶着树枝往后退去,尽最大可能和他拉开距离,声音亦转冷:“沐休你这是干什么?若好女色,我能理解。但借口中毒做出这种事,这就过分了吧?”
      
      她真的生气了。
      
      沐休缓缓坐起,擦去唇边的血,竟是面露疑惑之色:“是你说尽情吩咐的。此毒唯有服用魔族的血可以解开,你魔元气不纯粹,只有舌尖才有满足需要的血。”
      
      柳幽然忍住爆粗口的念头:“那么你就不能事先解释清楚再让我‘尽情满足你’么?”
      
      沐休低了头一副犯错的模样:“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半夜睡不着就把车门开了,来来来这是开向幼儿园的车~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