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辣么亲民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穿进自家小说里

      “柳大人,您还好吗?您应我一声?柳大人!柳大人!”
      
      从晕晕乎乎的睡梦里恢复意识后,便感到有人在不停地晃着自己的双肩,一声接一声唤着一个陌生的称呼,柳幽然霍地睁开眼。
      
      眼前竟是一张少年的脸,一身古典练功服,还养着长发,面露焦急之色。见她醒来,少年脸上的焦急立刻被惊喜代替。
      
      柳幽然还没弄懂自己怎么会来了古代,少年便赶紧扶她坐起:“柳大人可算醒了!是属下鲁莽,不该随便对柳大人用元气……”
      
      “我没事,你别慌,别慌……”
      
      柳幽然僵硬地回应道。
      
      她是谁她在哪,这个少年又是谁?
      
      她不过是自修课因无聊而码字、困了自然要眯一会儿,这就穿越了?这是什么地方?看少年一身武服,周围又是重山,她手底压到的草还是湿漉漉的,她莫不成穿越到什么武林门派去了吧?
      
      她低头在地上打量一番,自己手旁有一对长剑,那少年身旁赫然是一柄红缨银枪,身体的原主方才是在与这位少年对练吗?
      
      柳幽然松了一口气。她的处境似乎没像从前看过的那些穿越小说那么糟糕,什么睁眼发现自己正在被追杀,什么还没睡够就被泼一盆冷水透心凉。
      
      而且这位兄台对她的称呼一口一个“柳大人”,看样子这副身体的主人还是有些地位的……自然,是相对于这位少年而言。
      
      她稍作分析的时候,少年仍在痛心疾首地自责。从他的自责声里,柳幽然倒是晓得了身体原主为什么会晕过去。方才对练的时候,这位自谓鲁莽的少年摒弃了一贯的纯粹兵器对练,悄悄在招式中用上了“元气”。
      
      但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据他所言,这是一位“左使大人”在前一天晚上给他布置的任务,这个任务就是给身体原主来个突然袭击,好让她也用元气来迎战。
      
      结果?结果是身体原主直接被饱含元气的一枪甩到了现在位于柳幽然背后的石岩上。
      
      柳幽然表示这特技她想给零分。
      
      柳大人、左使大人、元气……
      
      这些词汇怎么越听越耳熟呢?好像她前不久才写过它们。
      
      见少年终于停止了自责,柳幽然试探地问道:“兄台,容我问一个问题,这里是祈雾山么?”
      
      少年一怔,突然又慌乱起来:“是祈雾山!柳大人莫不是撞傻了?怎的连这是哪都不记得了?!”
      
      “……”
      
      柳幽然扶额,没错了,这样奇葩的特技,这样以下犯上似的台词,也只有她这个辣鸡作者能写出来了。
      
      看他人小说时,柳幽然有看到过一个颇有意思的系列,叫做“穿书”。所谓穿书,便是作者穿越到了自己小说之中,或是读者穿越到某本小说当中。
      
      她现在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她穿书了,好巧不巧,穿的还是自己正在连载的小说。身体原主是文中由她客串的一个反派女配,名叫“柳幽然”。而眼前这位少年,则是这位女配唯一的侍卫,花誉。
      
      念及此,柳幽然微微有些激动。是老天知道她的小说又快烂尾,才大发慈悲让她穿书的吗?不过这不是眼下的重点,重点是她得确认一下,看看这个世界的设定可有变化。不然只凭自己所知的设定闯荡,只怕要分分钟出事。
      
      首先,她得知道自己现在多大,因为正文是在柳幽然十八岁的时候开始的,在此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前传。
      
      ……等一下,这个时间线要真是前传就完了,她由于学业繁忙,连正文也是匆匆赶更。前传?不存在的。
      
      想到了最坏的情况,柳幽然不禁打了个寒战。她望向侍卫花誉,正打算询问今夕是何年,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便传入耳中。
      
      “都过饭点了,小然还在用功,真是勤快呢。”
      
      柳幽然惊讶地挪了挪视线,赫然是一抹红色,从山路尽头袅袅娜娜由远而近。
      
      少女身着一袭夺目红衣,身材凹凸有致,颈上悬着一枚玛瑙色的玉佩,一双明眸竟散发着魅惑的意味,步幅优雅,是一位绝世美人。她手中拎着一个木饭盒,隔了老远柳幽然就闻到一股菜香。
      
      见红衣女子来,花誉的手又开始在柳幽然面前挥动,“少主大人啊,您看柳大人是不是傻了?适才我不小心将柳大人甩到了山岩上,该不会是给撞傻了吧?”
      
      少主大人?这红衣女子,就是她文中的潇洒跋扈的红衣少主息红伊么?
      
      她愣愣地看着红衣女子时,红衣女子捏住了她的下巴,揪起她的眼皮左右打量,而后轻笑:“傻了吗?我看倒是没有。大约是才从晕厥中醒来,还不曾睡醒呢。”
      
      花誉放心了似的长吁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要是柳大人出了什么事,左使大人还不得杀了我啊!”
      
      息红伊微微点头,拍了拍柳幽然的脸,一双眼含着温柔笑意:“练功归练功,饭也得吃才是。别发愣了,既然已经睡醒,就尝尝我今日做的面吧。”
      
      她边说边一层层打开木饭盒,将之提到柳幽然面前,而花誉则松了手,握枪站到一旁静候。看着一碗肉末野菜面,嗅着香味,柳幽然吞了吞唾沫,拿起筷子试吃。
      
      息红伊在她对面盘膝坐下,唤出一本毒香配方书,安静地进入学习状态。柳幽然边吃面边赞叹面的美味,虽然她并未设定过息红伊在厨艺上的功夫,不过此人来祈雾山之前已经是书中男二的未婚妻,又是一大户世家的长女兼才女,手艺不差也是自然的。
      
      看着转眼空的碗,柳幽然欣然放下筷子。穿越前由于身体差,从没吃过这么多,现在终于有机会好好享受美味了。
      
      她将碗放回木饭盒,息红伊马上收起书阻止她收拾饭盒。柳幽然觉着坐着尴尬,于是掸掸衣袍起身,拿过搁在一旁的双剑,回想着刚才未出口的年龄问题,又看了看息红伊,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问。
      
      见她握起双剑,花誉也执枪起身,关切道:“柳大人真的没事吧?没事的话,还请再与属下多过几招。”他顿了一顿,犯难道,“左使大人的试炼太难了,柳大人自从两年前不能用元气后,武功也一直不见长进。属下真的担心……”
      
      左使大人的试炼?!
      
      柳幽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糟糕了,这个时间点是她不曾写过的前传,看样子自己所掌握的那些设定,一时半会儿是用不了了。
      
      既然用不了设定,那就……只好顺其自然、听天由命吧。
      
      练功是柳幽然的日常。书中有提过此人的简要人设,在她年满十六岁之前,每天白日里的生活便是如此,夜晚则于灯下研究剑谱与暗器。十六岁之后,则被她的舅舅柳影浔,也就是祈雾山权力相当于山主的左使大人,送去魔族地盘上的另一座山做主管。
      
      柳幽然如今刚刚穿越过来,才勉强适应了这副身体,加上本来就把原主设定为祈雾山五杀手的老大,武力值必须点。目前看来,最好的点武力值方法就是练功,反正柳幽然的体力肯定比她原先的身体好得多,体力是足够挥霍了。并且还有忠实的陪练——花誉兄台,提升实力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
      
      在叮嘱花誉不要太听左使大人的话,好好当陪练,别伤了柳幽然后,息红伊拎着木饭盒,沿着旧路离开了这处练功坪。
      
      由于怕像刚才那样误伤自个儿主子,花誉兄台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舍了自己的兵器,将银枪换成了一把大刀。柳幽然这时注意到他腰间悬着一枚方形的玉佩,她自然记得这个小设定,书中世界的人们,不管什么种族,储物一般都用这种灵符,条件好一点就用储物墨玉。比如柳幽然腰间挂的,就是储物墨玉。
      
      柳幽然摆好姿势后,只听花誉沉声问:“开始吗,柳大人?”
      
      她点了点头,双剑往后一抬,倏地向花誉冲去,一身白衣于风中猎猎作响。身体的速度快得令她惊叹不已,眼前光芒一闪,三把兵刃便交上了锋。
      
      继而二人各自退开,再交手,一来一去数十个回合,柳幽然都没感到一丝疲惫。现实中的她同样也是个兵器爱好者,最喜欢的运动是舞剑。这样的陋习甚至带到学校中,加之身边又有可做陪练的哥们,以至于体育课上,诸君总能目睹一男一女各执羽毛拍,一连切磋到下课。
      
      因而,与花誉兄台交手时,柳幽然表现得非常淡定,尽管剑招出得乱七八糟。不过凡事开头难,待她逐渐适应这副武力值曾经吊炸天的身体,自然会使出足够装逼的剑招。
      
      大约花誉也察觉到主子武力值不同往日,与柳幽然错身而过的瞬间,他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接下来却是放慢了攻击的节奏。
      
      如此一来正合柳幽然心意。
      
      半个多时辰后,主仆二人都累得倚靠山石坐下。
      
      目光瞥向手旁的双剑,柳幽然是真的郁闷。她向来只练单剑,双剑一点都不会用,也不知道方才猛一顿胡乱劈砍,看在花誉眼里是什么样子。
      
      她才想到这,花誉大口喘着气就问了她最担心的事:“哎,哎,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柳大人身体还没恢复,又吓了一大跳。后来见柳大人依然生龙活虎,这才放心下来。哎,话说回来,柳大人今天怎么尽用些基本的劈砍啊?”
      
      柳幽然打开水囊的木塞,掩饰尴尬地仰头喝了个痛快,而后抹着嘴,带着微笑故作风轻云淡地解释:“嗯,基本功当然也要勤加练习才是。”
      
      其实是她真的只会这些劈砍……
      
      小说中的柳幽然,不但速度快得惊人,剑招亦诡异得骇人。比如出剑就布置一大片水域,收剑就瞬间移动到他人身后,简直是杀手中的强手。至于她么,只是个爱舞刀弄剑的病弱学生妹子而已。
      
      向来忠于她的花誉,自然是信以为真地点点头。
      
      但是一个严厉的声音从二人身后悠悠响起:“是该勤加练习。连花誉的刀也无法挑飞,你这几年的剑真是白练了。”
      
      柳幽然的微笑僵了。这一声音自带杀意,钻入耳中就令人不寒而栗。她慌忙起身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但见离自己二人三丈远的地方,正立着一位白发墨衣的中年男子。他只往那一站,便令人感觉连空气都要被他的气势冻结了。
      
      男子一双琥珀色眼眸冷冷盯着她,面色甚是不满。
      
      就在柳幽然不知所措的时候,花誉已经对男子行了大礼:“见过左使大人!”
      
      “左使大人”四字,吓得柳幽然也跟着行了一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连载中,请戳作者娘的专栏围观~】
    《捡只妖精做甜妻[古穿今]》(现言)
    妖族在古代搞时间科技的结果是,把前来讨伐的两员大将弄穿越了。
    女主:妖界主人之女→法力低微小奶猫
    男主:为所欲为除妖师→为所欲为除妖师
    梁小伞:同样是穿越,为毛线差别这么大啊喂!
    好不容易化人后,梁小伞进了个店主店员全是妖的奶茶店,化身蠢萌傻白甜,经营起自己的小日子。
    小日子本来过得好好的,她却被一个套着小粉红作者外衣的除妖师捡回了家。
    2017.11.18打卡修文,修改用词及添加描写。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