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前夫是皇帝

作者:生姜红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颜如玉受戒这日,天气晴好,和风万里。白云观扬幡张榜,为颜如玉的入戒受戒科仪做准备。
      
      小徒弟清明正在白云观前用清水撒地,刚撒了半盆水,就有一队人浩浩荡荡地往白云观来。
      
      钱沁芳坐在当先的一顶小轿上,看着白云观又小又窄的山门,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不愧自己辛辛苦苦来一趟。
      
      紧随在钱沁芳身后的周淑芬抢先下了轿,挤到前来扶钱沁芳下轿,嘲笑道:“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京城有这样寒酸的道观。”她说着附在钱沁芳耳边小声恭维:“圣上这样待她,是怕你不高兴罢。”
      
      那日颜如玉出城被万人相送,钱沁芳心里就堵了一口气,听说颜如玉今日受戒,她就急急忙忙跑来看热闹了。见白云观这般寒酸,钱沁芳心里的气就散了些,周淑芬这么一说,她更是豁然开朗,矜持地笑了笑。
      
      清明疑惑地看着这伙人站在那里指着白云观嘀嘀咕咕,忙放下盆,小跑着上前:“各位施主还请见谅,今日观内不接待香客。”
      
      “我们又不是来进香的,”周淑芬笑盈盈地拿了一颗银瓜子塞给清明,“我们可是特意赶来观礼的。”
      
      清明明白了:“你们是来看颜娘娘的?这我不能要。”她说着就要把银瓜子还给周淑芬。
      
      “收着吧,”钱沁芳不耐烦在外头纠缠。她抬手正了正头上的衔珠凤尾钗,下巴微扬,像一只趾高气昂的花孔雀,当先往白云观里走去。
      
      清明也不知道该不该拦,只好快钱沁芳一步跑进观去,扬声道:“师傅,有人来看颜娘娘了!”
      
      正殿里,玉衡和两个徒弟忙着布置道场,听见清明这一嗓子,还以为是昨天晚上来见颜娘娘的那人又来了,面面相觑,俱都惊慌,赶忙放下手中事物出去相迎。到得堂前,却见来的是两个年轻女子,为首的那个穿着满绣百花裙,玉色上袄,披着茶色披风,头戴珠玉,是个甚是美貌的少女。
      
      “无量寿佛。”不是那位就好,玉衡作了个揖,“施主可是来观礼?”她见来的人像是官家女眷,还以为是颜如玉的至交好友。
      
      “听说白云观求子甚是灵验,”钱沁芳眼角余光见到一个穿紫袍的道姑从内殿出来,她眼神微闪故意扬声道,说着还故意把手放到了小腹上。
      
      周淑芬也看到了出来的女道士,圣上原配受封静安仙师,赐紫袍,白云观里穿着紫色法袍的年轻道姑就只可能是那位颜氏。她一听钱沁芳的话,就明白自己该怎么接,笑着打趣钱沁芳道:“你怎么这么心急?哦,我知道了,圣上心疼你,肯定不会催你,是太后娘娘心急着抱孙子了罢。”
      
      钱沁芳红着脸捶了周淑芬一下,“胡说什么。”周淑芬笑嘻嘻地反问:“难道你不急?”
      
      钱沁芳笑着和周淑芬打闹,一边偷偷看紫衣女道士脸色,见她果然冷了眉眼,顿时觉得自己又赢了一局。
      
      颜如玉确实不开心,本来以为是徐宥来了,哪知道出来一看竟是两个犯了疯病的小丫头。她们故意说这种假得要死的话,难道以为她会吃醋吗?
      
      是的,她会!颜如玉心里酸溜溜地,这是发生过什么,人家才会来求子?徐小宥怕是又想跪狼牙棒了!
      
      白露可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故意来她们家小姐面前秀的。她扑哧一声笑了,大声道:“真是世风日下,何时未嫁的小娘子都可以来求子了。”
      
      钱沁芳面色微红,她这会才想起来,自己可还没有进宫呢。因为圣上要礼聘她为贵妃,所以在圣旨下来之前她就出宫回家了,按规矩,她现在应该在家中等待吉日,奉诏入宫。
      
      “大胆,”周淑芬及时站了出来,呵斥道,“见了圣上钦封的贵妃娘娘还不下跪行礼!”
      
      “钱小姐,”颜如玉笑了,“金册宝印可拿到了?若是没有,就擅自以贵妃自居,小姐的脸皮大概有城墙厚罢?”
      
      “你!”钱沁芳气急,除了在特定场合装一装,她可从来就不是什么贞静娴雅的淑女,听了颜如玉这话,毫不客气地指着她的鼻子骂,“你以为你好得到哪里去?不过是个弃妇,圣上连个好点的道观都不让你去,可见是厌恶你至极了!”
      
      “即便如此,贫道也是圣上封的静安仙师,位同国夫人。钱小姐见了贫道,还不行礼?”颜如玉笑眯眯地望着钱沁芳,意思是就等你行礼了。
      
      白露和惊蛰对视一眼,来不及拿椅子了,干脆一人屈起一条腿,搭成一张人椅,请颜如玉坐下。
      
      还是自家人会来事。颜如玉嘴角含笑,慢悠悠坐下,还翘了个腿。这模样,活像等着小妾敬茶的恶毒大妇。
      
      比斗嘴,钱沁芳怎么可能比得过颜如玉,顿时就被气得火冒三丈,吩咐身后的家丁仆妇上前去拿颜如玉。
      
      藏在暗处的傅雲伸手一按他身边跃跃欲试的暗卫,摇了摇头。娘娘这会儿火大着呢,正好有人给她出气,他们还是识趣一点的好。
      
      颜如玉也不负傅雲的期望,认认真真在钱家人身上出了一通火。
      
      钱沁芳看着七零八落躺在地上起不来的仆从,脸色发白,和周淑芬手拉着手后退几步,望着正在捏手腕的颜如玉道:“你,你不要过来!”活像要被恶霸抢走的黄花闺女。
      
      可惜恶霸对她不感兴趣,颜如玉挑眉笑道:“这望云峰的土地不够肥沃,你说多埋几个人会不会变得好些?”
      
      “大胆,你这样恶毒,不怕圣上知道吗?”钱沁芳声音有点抖。她是真的怕了,颜如玉笑容带着邪气,她被她笑得头皮发麻,她觉得颜如玉真的可能狂性大发将她留在这里。
      
      “不怕呀,”颜如玉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匕首甩着玩,她森森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因为死人不会告状。”
      
      说到这里,她还特别邪魅狂狷地拔出匕首,用舌尖舔了舔。她眉眼原就长得艳丽张扬,又穿着一身繁复的紫色法袍,此时此景,仿佛神女堕入魔道。
      
      在这两个深闺小姐的眼里,这简直是个会拿着匕首从活人身上切肉吃的恶鬼。
      
      周淑芬躲在钱沁芳身后觉得自己冤枉极了,她不过是想要抱一抱首辅嫡孙女的大腿,怎么就要把自己的命抱没了呢?她被颜如玉的样子吓得腿一软,跪坐在地上,求饶道:“静安仙师,我错了,我不该胡乱说话,您放过我吧,我发誓,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钱沁芳原本还强撑着站着,周淑芬生怕她继续惹怒这个煞神,连累她没有好结果,连忙拉拉钱沁芳的裙角:“沁芳你说话呀!你也不会说出去的对不对?”
      
      周淑芬下了死力气,拉得钱沁芳身子摇摇晃晃。钱沁芳挣扎了一瞬就泄气地求饶了:“今日是我不对。”且过得今日,看她怎么收拾她!
      
      颜如玉本来就只想吓吓她们,见人吓得差不多了,收了匕首,笑容璀璨:“今日是我受戒的日子,我就不大开杀戒了。”
      
      钱沁芳心里一松,就听颜如玉慢悠悠说道,“不过……”她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颜如玉低头在自己荷包里掏了掏,掏出一个瓷瓶,然后在钱沁芳和周淑芬来不及反应之前就一人嘴里塞了一颗药丸,逼迫她二人吞下。
      
      “这是什么?”钱沁芳连药丸是什么味道都没有尝到,就被颜如玉捏着喉咙灌下去了,喉咙都被这丸药哽得生疼。
      
      “这是一种蛊,”颜如玉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为了防止你们回去找我麻烦,我总得留一手是不是嘛。”
      
      看着两人,颜如玉笑嘻嘻:“你们听说过苗疆蛊毒么?”
      
      这种流传在坊间传说里的东西,周淑芬和钱沁芳或多或少都听过。钱沁芳脸发白,她现在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到一日前打死要来白云观作死的自己。
      
      “不要怕,只要你们不找我麻烦,我就不会催动这蛊毒。”颜如玉拍拍手,“咱们各自安然无恙岂不正好。”
      
      “仙师说得是,”钱沁芳忍气吞声,她原本是来耀武扬威的,现在成了落毛鸡,好不狼狈,只求速速离开。
      
      “你们自己离开罢,我就不送了。”颜如玉抬手送客。
      
      钱沁芳和周淑芬哪里敢留,赶紧搀扶着往门外走。
      
      颜如玉突然扬声道:“钱小姐,我好言劝你一句,我看你印堂发黑,怕是要有血光之灾。”
      
      她遇见她就是血光之灾!钱沁芳头也不回,急急忙忙跨过门槛,却忽然膝盖处一麻,正面扑到,磕了一手血。
      
      真是邪了门了!钱沁芳顾不得心疼自己的手,赶紧爬起来继续走。这个白云观她打死都不来了,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么?
      
      “小姐,你什么时候会算命了?”白露见钱家人都走光了,急忙好奇地问。
      
      “我哪会算命,只是随口一说而已。”颜如玉意味深长地望天,“大概是老天自己长眼了。”
      
      趴在屋顶上的傅雲拍一拍手深藏功与名。
      
      院子里,颜如玉打开捏在手里的白瓷瓶,倒了一颗据称是蛊毒的丸子放进嘴里含着。
      
      “小姐我也要,”白露好奇地想尝一尝蛊毒同款。
      
      颜如玉大方地将整瓶给她了。白露迅速拿了一颗来尝,原来是陈皮山楂做的消食丹,顿时失去了兴趣,还给颜如玉。
      
      惊蛰犹有些担心:“过后她们会再来找麻烦罢?”这种蛊毒说,哄得住一时,哄不住一世,总要露陷的。
      
      颜如玉含着消食丹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清净一时是一时。”留给徐宥头疼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钱沁芳:情敌,我们来比宠爱!
    颜如玉:我比较喜欢拳头说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