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一个藕想娶我,怎么办,我是条龙啊!急!在线等!

康康过去的言情短篇,丢在专栏里,有喜欢的可以看一下。

这一篇个人最喜欢,希望有机会写成长篇,随意吐槽,请勿人身攻击。

第一人称排雷,爆笑短篇杂志风。


戳专栏可见康康正在连载的耽美爽文《后来,他成了女装大佬》及其他短篇,点击收藏作者您将收获一只会卖萌的康康,手动比心。

再度感谢天使西西制作的封面,非常好看呦~

求包养!求戳长篇!QAQ!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哪吒小龙女 ┃ 配角:敖玉龙王 ┃ 其它:神仙恋爱

  总点击数: 66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5 文章积分:170,31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爆笑
  • 所属系列: 短篇小言情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046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藕霸来了

作者:艳归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三界最近刮起了一股私塾风,凡是有名的神仙,都要自己开个门面,收几个资质上佳的徒弟来充实洞府。
      
      我父也跟着凑热闹,在东海办了一处学堂,起名曰:东海一中。
      
      一中之名取一言不合就要办校谁管你中不中之意,显示了我父想要为东海一族争光的坚定决心,我头上九个哥哥九个姐姐,辞职的辞职,分居的分居,积极投身参与教育事业。
      
      没成想学堂开了没两日,又一处私塾冒了出来,名字和我们相撞,叫托塔一中。
      
      我父不由大为恼火:“何人如此嚣张,简直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我可怜十八位工作在一线的哥哥姐姐,自行请缨:“只要父王一声令下,女儿便去为父王解忧。”
      
      我父张口便道:“干他!”
      
      我忙不迭应下,当日便出海前去寻仇,苦于不知道托塔一中的地址,只能叫个土地公公出来询问。
      
      “你可知托塔一中建在何处?”
      
      土地恭敬回道:“回公主殿下,钱塘关。”
      
      这名字听上去很是耳熟,我稍显疑惑,再问:“那你可知是何人所建?”
      
      土地微微笑了:“还能是谁,自然是托塔天王座下三太子,哪吒殿下。”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霎时大惊,膝下一软,有点想跪,忽听土地笑着道:“诶呦,刚讲到殿下,殿下就来了,你看,他到了。”
      
      听得身后特有的风火轮声音越来越近,我龙腿一抖,彻底跪了。
      
      01
      
      我乃东海龙王座下第十女,无名,各路神仙见我,都称一声小龙女。
      
      然小龙女绝不是个爱称,每每听得别人叫我,我都不忍暗自伤神,只因这事究其原因,是因为我父没有给我起名。
      
      自我记事起,便知我东海龙族性格怪异,尤其我父及几位哥哥,更是格外奇葩。我父当初为哥哥起名,三年起一个,奈何母后生的太快,逼得我父只好张口就来。
      
      我三哥哥敖丙,便是因为母后生产时我父正在吃饼,随口起了个敖饼,幸亏母后深夜一顿不为龙知的鞭笞,才改成如今的名字。等到九个哥哥起完,到了姐姐这里,便是龙大龙二龙三龙四,到了我,我父执意起名龙十。
      
      “你若敢给女儿起名龙屎,我便抱着女儿回娘家!”
      
      于是我父抬爪子就是一跪,千哄万哄哄住了我母亲。
      
      说到这里大概能看出来,我父是一条相当幼稚的龙,在他的影响下,我的哥哥们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是自幼时起,我便决意将来要寻一位成熟稳重的夫君,为此和哪吒来往,是决计不行的。
      
      并非我自视过高,哪吒对我示爱,早在八百年前便已开始,我尚记得他第一次和我表露心迹时穿着的鲜红色肚兜,两只白嫩的脚丫上沾着的黄色泥土。
      
      “某要娶你,听见没。”
      
      我吓得睁大眼睛,他就张着两只胖嘟嘟的小手过来抱我,嘴中继续高喊:“某要娶你,明天就娶,明天就娶!”
      
      我不抱,他张嘴就哭了,等我把他哄好,他在我怀中缓缓,缓缓地放了个屁。
      
      我大了哪吒几百岁,第一次见时,我在天庭里接受神仙教育。
      
      玉帝为我们办了一处学习处,各路神仙的子女都在这里听德高望重的神仙讲仙术和道法。东海只有我和三哥哥在这里听课,然虽只有我二人,我每日依旧过的胆战心惊。
      
      我三哥哥敖饼,划掉,敖丙,是个神人,划掉,神龙。他十分热衷于各种稀奇古怪之事,他和我父一样喜欢起名,我们所在的学堂,他便起名“南开大学”,取进了南天门开不开心大家都必须得学习的挖苦之意。
      
      一日,他跟我道:“你知道什么是‘碰瓷’吗?”
      
      我道:“不知,何为碰瓷。”
      
      他得意洋洋:“我刚发明的一种玩法,可以快速加快神与神之间的交流,产生热烈激情的碰撞。”
      
      我表示不感兴趣,他却执意认为是因为我没有看到亲身示范,于是满天庭的带我去碰瓷,结果碰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哪吒。
      
      看上去不到十岁的小男童,生的无比白净,穿着红肚兜,眉心一点红。我瞧见三哥哥往男孩脚下一躺,张嘴发出了□□。
      
      “这是你哥?”男童的嗓音还有些稚嫩,我点头,他天真道,“那你还不捡捡,你哥掉了。”
      
      想是三哥哥觉得生气,伸手去拽哪吒,不想男童手一松,金色的圆环状神器直直磕在三哥哥脑门上。
      
      果真热烈激情的碰撞。
      
      不知为何,看着三哥哥从人形迅速化为龙身抱团作泥鳅状,我预感他口中的碰瓷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02
      
      三界霎时流言四起,东海三太子被一个叫哪吒的男童打成了脑残。
      
      几日过后,消息又从打成脑残变成全身残废,过来探望的神仙见到我那窝在床上却依然在乐呵呵的三哥哥,都忍不住赞一声身残志坚。
      
      然我三哥哥既没有身残,也没有志坚,他仔细的记录了碰瓷的经过,并作出经验总结,甚至完成了升级版本,取名曰:先完成它一个小目标。于是,三哥哥成功休学,完美地将自己的学历定格在“大学”未毕业,成为整个东海除了三哥哥本人外的共同憾事。
      
      三哥哥不爱念私塾,休学本不是大事,可我父不了解事情经过,怒不可遏之下要钱塘关李靖赔礼道歉。钱塘关李靖便是哪吒的爹,和我父不同,是个相当严肃的人,两个不明真相的长辈,竟真要把哪吒绑到龙宫赔礼。
      
      被碰瓷的人还得赔礼,我的良心着实不安。我向三哥哥埋怨此事,然他毫不在意,我不由感慨东海一族,除我以外再无一条正常的龙。
      
      再三考虑,我亲自出马去为三哥哥“讨公道”。临去时我父嘱咐:“少说废话,就是揍,往死里揍!”
      
      我只想快快解释清楚此事,省的哪吒平白受委屈,哪成想进门李靖就对我一拜,惊得我着实不轻。
      
      “犬子狂妄无知,竟然伤了三殿下,实在罪过。”
      
      彼时哪吒一家均未成仙,哪吒也只是个十岁小童,只是天资异禀,被太乙仙人收为爱徒。我对凡人很是小心,只觉一点伤害可能就会要了性命,看李靖的意思,不由更为不安。
      
      “其实我三哥哥并无大碍,还请您……”
      
      李靖当即打断:“东海之人果然宽厚,可犬子着实过分,竟然抽了三殿下的筋做裤腰带,实在过分。”
      
      恩,恩??
      
      我目瞪口呆,却被李靖理解为怒目圆瞪,他拿了一把皮鞭塞进我手里,将我请进门里。“公主随意责罚,李某绝无二话。”
      
      我顿时压力巨大,硬着头皮往里走。屋内站着一个少年,生的眉眼俊秀,却还尚显稚嫩,他周身上下并没有什么伤痕,好像并没有为此事挨打,我稍稍放心。
      
      他对着我仔细打量:“你是龙?”
      
      我点头,他笑了:“那你给某骑一下。”
      
      想我也是个姑娘家,这要求委实有点无理,我正要拒绝,他却道:“外面都说某打了东海三太子,又骑又踢,还抽了筋,要某去赔礼,可某没有啊,太亏。”
      
      流言果真害人,我不由心软,望着眼前少年黑幽幽的眼睛,狠心化为原形,让他骑在背上。然我毕竟是龙,身形很大,房间里充满我的身躯,房檐发出颤动,哪吒一声惊呼。
      
      门外传来了女人心疼的哭声,生生哀切:“还望公主手下留情,饶了我儿。”
      
      我:“……”
      
      哪吒适时伸手拍我的背:“带某飞,带某飞。”
      
      我:“……”
      
      折腾整整一夜,哪吒才消停,门外的女声哭的像是断了气,我累得像是要变了物种,当事人却最为清闲,他仔细的打量我全身,从背又摸到胸口。
      
      “你胸上怎么不长鳞片?”
      
      我才来得及把他的手打掉,迟疑道:“不知道,可能为了摸起来比较舒服……”
      
      “是嘛。”他懵懂无知状,“刚没摸出来,再让某摸一把。”
      
      这我绝对不肯,摸了一把还想一把,着实嚣张,我化为人形起身,便听哪吒哭了起来,他的声音在哭,两只眼睛里却没有一点泪水,直直瞪着我。
      
      门外响起了李靖的声音,听那声音也能猜出他脸色铁青,他哑声道:“公主已经打了小儿一夜,只盼公主能留他一命。”
      
      我:“……就摸一下。”
      
      哪吒立刻止住了哭声,收放自如让龙叹为观止。
      
      这场“公道”讨的我身心俱疲,最为震惊的是哪吒和我道:“难道东海的龙都是傻的?”
      
      我不解,他又道:“那你为什么这么听话。”
      
      我和他讲是因为三哥哥行为幼稚,害的冤枉了他,小小的少年霎时笑了:“冤枉?哪里冤枉,某就是故意打得他。”
      
      我再次目瞪口呆,呆呆看着他作出结论:“东海的龙果然都是傻的。”
      
      他笑着,我的胸口又被他摸了一把。
      
      03
      
      我回东海已是第二日,见了面我父便问:“人打的如何?”
      
      我慎重道:“把他弄哭了。”
      
      我父哼了一声,脸色缓和不少,待我复命回宫,三哥哥正在我的寝殿里创作新名,说要给我的房间起名字,吓得我着实不轻。
      
      我很担心继续和这样的哥哥在一起会影响我的智力。
      
      “怎么样,人教训的如何?”
      
      我道:“还好。”
      
      “有没有用小拳拳捶他胸口?”
      
      “有,打的哪吒他娘都哭了。”
      
      三哥哥很是解气:“该打,那乾坤圈有三百斤,幸亏我东海的龙脑壳硬,保住了里面滔天的智慧。”
      
      “三哥……你知道他是故意打得你?”
      
      三哥哥目瞪口呆:“咦,你没看出来?莫非你是傻的?”
      
      我:“……”
      
      然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哪吒这小屁孩从此缠上了我,整日要我陪他玩耍。我很担心东海的人和他闹起来,不让他来东海找我,并为此献上了自己珍爱的海螺。
      
      海螺是西海的敖玉哥哥在生辰时送与我,他是我的三表哥,生的芝兰玉树英俊潇洒,最重要是一条成熟稳重的白龙,和我父我兄全然不同,从头到脚都是我构想中如意郎君的模样。
      
      “这可是我的宝贝,你要好好对它。”
      
      “只要某吹响它,你就会来找某玩?”
      
      “对。”
      
      哪吒有些惊讶:“那可真是个宝贝了,有名字吗?”
      
      我顿时有些不好的预感:“……没有。”
      
      哪吒道:“某想想,就叫“手机”,取某一招手你就机灵的跑过来的意思,咋样。”
      
      我:“……厉害。”
      
      和哪吒一起玩耍的日子过得特别快,我不是爱玩的龙,却整日跟这个小屁孩一块儿疯癫,他很喜欢骑着我的感觉,强烈要求我每天带他飞六百次,上午三百,下午三百。
      
      我由着他胡闹,如此偷偷摸摸的见面,一晃便是一年。
      
      之后某一日里,哪吒突然得知了定海神针的消息,也不知听谁说了这东西有能让人在海中呼吸的能力,他非要前去会一会。
      
      “可那定海神针在东海最深处,重几十万斤,你带不走。”
      
      “不带走也要摸一把,万一能成呢?”
      
      我大为不解:“你想见我就吹海螺,何必非要过来东海接我。”
      
      哪吒作深沉状:“因为某是个男人。”
      
      我很想告诉他,男人是不穿肚兜的。他用乌黑的眸子闪亮亮的盯着我,我只能低头给他渡了一口龙气,以保他暂时在海中畅行无阻。
      
      嘴唇相贴时他的眼睛瞪得特别大,紧接着,我离开他的嘴唇。
      
      他愣在原地,之后吧唧了一下嘴,回味了一会儿不悦道:“你干嘛渡的这么快?”
      
      我满脸不解。
      
      哪吒哼了一声:“再来一口。”
      
      04
      
      我很是怀疑人间的教育,竟然教出了哪吒这样的孩子。
      
      明明也懂男女之防,却偏偏光明正大的占我便宜,最要紧的是向来面不改色,说摸就摸。无奈之下我只能把他当成个小屁孩,面对骚扰如老僧入定一般。
      
      下海时哪吒如同往日般骑在我背上,我带他躲过东海的小鱼小虾,直奔定海神针而去。
      
      我并不担心哪吒对我东海的宝物做出什么事来,只因宝物这二字是我父下的定义,来历可追踪到我父和三位伯伯在某次宴席上互吹。
      
      当我西海大伯用九位成熟表哥的“大学”成绩横扫我父之后,我父恼羞成怒:“私塾的成绩好有什么用,儿子们拼爹拼富才是潮流,我东海宝物众多,有本事来比比!”
      
      西海大伯嗤之以鼻:“东海有什么东西是我们西海没有的?”
      
      我父笑了:“定海神针!你有么,你有么你!”
      
      于是当晚待我父回海,头一件事便是偷偷摸摸搞来了几十万斤玄铁,烫金雕花的铸了一个大铁柱,并题名定海神针,取定是我东海最有神格不是针对谁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之意。
      
      因此哪吒想看定海神针,带他看便是了,我不能告诉他所谓定海神针的来历,只得陪他走这一遭。
      
      我丝毫不担心哪吒能对定海神针做些什么,就算他想带走,我也不介意。
      
      “那某可真搬了?”
      
      “随意。”
      
      哪吒深呼一口气,双手抱着柱身,他人虽然尚小,但是却是天界都很有名的刚武有力。他大喝一声:“嚯!”
      
      定海神针纹丝未动。
      
      哪吒:“嚯!”
      
      还是没动。
      
      哪吒:“嚯!嚯!嚯!”
      
      眼见着哪吒的脸骤然蹿红,我一口笑憋在嘴里几欲喷薄而出,他一个眼刀破空而至,我生生把笑咽了回去。
      
      “其实某刚刚用了五分力。”
      
      话音落了,他退后甚远,如同猎豹一般迅猛冲出,之后,一脚踹在了铁柱上。那瞬间,惊涛骇浪!石破天惊!——才怪!
      
      定海神针纹丝未动。
      
      哪吒:“……”
      
      我:“……莫不是这回只用了七分力?”
      
      哪吒:“……”
      
      我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哪吒的脸色通红,本就生得眉清目秀,现在看来更为喜人,我在他头上揉了一把,轻声道:“回吧。”
      
      我虽笑他,心里却觉得正常,定海神针如此之重,若真踢动了岂不可怕,年纪尚轻就有此神力,长大了还了得。
      
      我推拥着哪吒向前走,走出很远,身后响起了一阵异样之声,像是海水晃动,又像是漩涡奔流。
      
      我惊讶回头,原本纹丝不动的定海神针正在左右摇动,几十万斤的重量卷起滔天水势,短短一瞬,定海神针直直倒了下来。
      
      “……厉害了。”
      
      若是平时我当真要好好夸他一番,可惜性命攸关,我慌忙甩尾而逃,却见着哪吒被水流席卷而去,他身子较轻无法脱身,正被罩在神针下面。
      
      “看某干什么,跑啊你!”
      
      我早已来不及反应,迅速转身将他勾住,巨大的阴影自上而下,迅猛的砸在我身上时,我终于将哪吒从水流中稳稳抱住。
      
      我看见哪吒的眼睛在我面前晃动,他看上去仿佛疯了一般。
      
      “睁开眼看着某!别死!你别死!”
      
      他喊着喊着就哭了,我想张嘴告诉他我没事,刚一开口,一口血忽的喷在哪吒脸上。他的瞳孔剧烈晃动,失去意识之前那一瞬,说真的,我还以为他要变身了。
      
      05
      
      我其实伤的很重,我的背被砸断了。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还有空去想,要是我被定海神针砸死在东海,我大东海可真是没救了,从此我父将率领我族,在智障的道路上撒丫子狂奔。
      
      然后我又想到了哪吒,我死了他的龙气就没了,要是他淹死在东海怎么办。于是我决定挣扎一下,这一挣扎,我竟当真活过来了。
      
      醒来时已是一月之后,我父派了九个哥哥给我陪床,更让龙惊奇的是,我的身体十分健康,近乎完好无损。
      
      “我的龙骨……竟然修上了。”
      
      三哥哥笑弯了眼睛:“那是,也不看看咱们东海是什么地方。”
      
      我很是好奇他们怎么将我从定海神针底下掏出来的,不过想想,十八个哥哥姐姐一齐上阵,保不准再加上其他三海龙族,真能搞动。
      
      “哪吒呢?”我终于问出了口,醒来第一眼,我以为会见到他。
      
      “那小屁孩?”
      
      我点头,三哥哥毫不在意道:“死了。”
      
      “哦,死了就好。”片刻后我反应过来,“……死了?怎么死的,真的淹死了!?”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带着哭腔,只觉得满嘴的苦味。
      
      “不知道啊,说不定真是淹死的,他满身是血的抱着你过来,我们哥几个忙着给你修龙骨,回头再看他,人早没气了。”
      
      我全然无法相信他说的是哪吒,那样一个少年,怎么会说死就死了。
      
      “他不死的话你又是怎么活的,这正常啦,也亏他身上有太乙真人赐的法器,先给你渡了半条命,不然这龙骨也没那么好修。你呀,这回可闯祸了吧。”
      
      我忙从床上奔下,顾不得一众哥哥的阻拦,飞身直奔钱塘关而去,之前来过一次的钱塘关毫无变化,我在关口迟迟不敢进去,李靖夫妇出来接我时,我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霎时大雨倾盆。
      
      “公主的身体可好了?”
      
      我只顾着哭,却听见妇人低低的哭声:“公主安好,小儿也安心了。”
      
      我没看到哪吒的尸身,却知道他是真死了,听闻他被抬回家时双手皮开肉绽,甚是可怕。我以为是哥哥们抬起了定海神针,原来不是,后来我才想明白,若真是哥哥们抬出我,那时我肯定早已被压死了。
      
      我向李靖夫妻道歉,他们并没有怪我,反倒是感谢我这一年来陪伴着哪吒四处玩闹。
      
      “哪吒从小就顽皮,可自从认识了公主,在家里便老实许多,我便知道,他肯定寻着了好玩伴,每日教诲他。总之……多谢公主。”
      
      我和哪吒的母亲一起泣不成声。
      
      不久,人间流出了哪吒自杀而死的传闻,听闻他自杀在东海,剥皮拆骨以报父母。我东海无人辟谣,十八位哥哥姐姐日日忙着讨我欢心。
      
      我自己后来才知道,原来那阵,他们都以为我要死了。
      
      我在东海海底挨着定海神针睡了一年,某一天,我的海螺响了,我循声而去,终于在太乙真人的莲花境里寻到源头。那莲花交映之下,有一朵刚刚绽放的金莲,在那之上,一个白嫩的婴儿端坐其上。
      
      我声音颤抖:“……你没死?”
      
      婴儿小小的手指头戳在我眉间,不悦道:“你的“大学”都白念了,傻龙,这叫重生。”
      
      06
      
      他这一遭死而复生之后,我成了他的奶妈,拉扯他从小到大。太乙真人为他敛了魂,以莲藕为身助他重生,之后便把一切事情都交给我,美名其曰给我个天赐良机来报恩。
      
      然正是这一个“天赐良机”,导致了我之后五百年的水深火热。
      
      “你当时选择救某时,没怕过死?”
      
      我道:“自然是怕的,我还没嫁过人呢,可看到你被卷走,也来不及怕了。”
      
      他很是满意道:“没事,以后你便不用怕,等某长大,就给你做夫君。”
      
      我被他认真的眼神吓了一跳,那时他还是个几岁男童模样,窝在我怀里。我试探道:“你知道夫君是什么意思吗?”
      
      “怎么不知道,就是能骑你一辈子,睡觉能摸着你胸口的人呗。”
      
      因为他说的很对,我一时无言以对,赶紧放下他扭头就跑,可没想到从此之后,他便把要娶我的事挂在了嘴边。这事被他念叨了五百年,一直到我去给三表哥敖玉庆贺生辰的那天。
      
      龙族贺寿有自己的规矩,因为年岁活得太长,一年一过总是麻烦,于是便都百年一过,辈分小的则更长些,五百年一过。
      
      为给敖玉哥哥贺寿,我心心念念等了好久。此时哪吒已经是金莲藕身,岁月于他于我相差无几,他卯足了劲生长,方长回了初见时十岁出头的模样。
      
      他察觉到我的不自然,硬要同去,无奈之下,我只好带着他。果真从敖玉哥哥一露面,他便黑着脸仿佛要吃龙一般。
      
      “近来可好?”
      
      “甚好甚好。”
      
      “西海的水温可能待得习惯?”
      
      “习惯习惯。”
      
      几句话下来,敖玉哥哥表情微微有些困惑,他英俊的面容似有不解,却只能被我堵得无法继续寒暄。
      
      “那表妹你多吃点。”
      
      迟疑的说完这句,他无奈走开,我心里很是可惜,却依旧汗湿龙背。
      
      只因哪吒盯得我毛骨悚然。
      
      “你可是龙,得有眼光,有品位。”宴席错开时,他过来和我叮嘱,他一副小孩模样,说话却像一个怕妻爬墙的丈夫。“你好好看他,再看看某,你不会傻到选他吧。”
      
      我不由叹了一口,指着壁上的明珠问道:“哪吒,你看见那颗明珠了吗。”
      
      “它怎么了?”
      
      “你想想,如果是我和敖玉哥哥一起玩,那叫二龙戏珠,我和你一起玩,叫什么?”
      
      他皱眉道:“夫唱妇随?”
      
      我:“……”
      
      “那你是嫌弃某是个藕?即便是藕,某也是藕中一霸。”
      
      我当然相信,不过五百年,哪吒便有了要成仙的样子,几百年前他李氏一族已因大功而被册封成仙,他却不肯受,非要自己亲自来修。
      
      我叹气道:“你别闹了,我永远也不会嫁给你的,你在我心里,就是孩子。”
      
      他忽的安静下来:“你就是喜欢刚刚那个人,对不对?”
      
      我咬咬牙:“对,我就喜欢那样的,又成熟,又温柔,而且不像你这么幼稚!”
      
      我话说的太猛,唯有最后半句是真的,我确实从幼时便下定决心要寻个成熟稳重的夫君,而如今,也没有打算改变。
      
      “所以我是不会……”我的话没有说完,哪吒已消失在原地。
      
      他这一走,我便再也没有见过他。
      
      07
      
      回忆戛然而止,我心里依旧一阵心惊。
      
      时隔三百年,我完全未料到会突然见面。
      
      我顿感不知所措,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仿佛敲在我心头的鼓点,我深呼一口气,猛然转头。
      
      身后站着一位青年,身量很高,穿着贴身的红衣,贴着薄薄的金甲,他的眼角画着鲜红的莲花纹路,墨发三千,透着仙气。
      
      是位神仙。
      
      我不由得后悔自己这般紧张,这明显是认错人了。我放下心来,微微笑道:“幸会,东海小龙女,先行告辞了。”
      
      青年的脸上霎时一阵铁青,他将我拽住,低低道:“你这是挑衅?”
      
      他的声音很低沉,说话的语气却感觉似曾相识,我有点不好的想法,迟疑道:“你是……”
      
      他终于有了些许放松:“某自然是托塔天王之子……”
      
      “李金吒?”
      
      青年的脸色僵住,我皱着眉道:“李木吒?”
      
      青年已近爆发之势,我更是脸皱成一团:“李哪吒?”
      
      他冷笑着点头,眼神恨不得要咬我一口:“许久不见,公主对某已经淡忘到这个份上,可真是……哼。”
      
      这一声哼完,他转头便走了。
      
      我一个人呆立许久,方傻傻道:“他到底干什么来的?”
      
      我可能有点自恋,觉得他是特意来接我,不过也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他又不知我何时来,总不能日日在东海去托塔一中的路上等着。
      
      从他开口时我便认出了他,他与众不同的语癖更是明显,可是他着实变化太大,惊得我不轻。
      
      回东海时已是晚间,怕我父看出来不得不在外面多转了两圈。
      
      “事情办好了?”
      
      我硬着头皮道:“办好了,不出三日,托塔一中就会改名了,大概。”
      
      我父很是满意,并为此举办一场大宴,庆贺我东海起名无敌。
      
      大宴这天,哪吒也来了。宴席的时候,他便在我周围转圈似的走来走去,我只顾着来回看他,连着敖玉哥哥来了也没察觉。后来敖玉哥哥过来和我辞行,我才晃过神来。
      
      “听说天庭给表哥分配职务了,不知是分配到哪里?”
      
      敖玉的神情有些难以言表,他缓缓道:“去金蝉子手下任职,当个坐骑……”
      
      我霎时有些呆愣:“坐、坐骑?”
      
      敖玉轻轻叹了口气:“我倒是不怎么在意,不过父王倒是气疯了,不知是哪位神仙在天庭面前推荐我去任职,听说连名字都给我起好了,叫白龙马。”
      
      他一提起名,我脑子霎时一懵,连敖玉哥哥什么时候走了也不知道,晚宴结束后我寻到哪吒,开口便问:“白龙马取自何意?”
      
      哪吒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儿的模样,知道问不出来话,我转身准备离开。
      
      哪吒忽道:“某把托塔一中的名字改了,你怎么不问问这个。”
      
      虽然帮了大忙,但我依然不好的预感:“……你改成什么了?”
      
      哪吒笑了:““研究生院”,怎么样,是不是压了你们好几头?”
      
      我:“……”
      
      08
      
      哪吒向我告了别,稍微有点郑重。听说下界出了个叫石姬的妖怪,他得了指令下去收拾。
      
      “你不是很少给天庭办事吗?”
      
      “虽是如此,但某近日欠了天庭一个人情。”
      
      他似乎意有所指,我不禁有些心情复杂:“那就去吧,祝你马到成功。”
      
      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那某走了。”
      
      “嗯。”
      
      然而他纹丝不动,我也未动。
      
      他又说了一遍,这次的声音比之前更低:“那某走了。”
      
      我道:“走吧。”
      
      他一阵沉默,狠狠呵了一声:“你是不是想打架。”他的语气简直恨铁不成钢,“三百年没见,某看起来还不够成熟稳重吗?非等某说你才能主动点吗!”
      
      我的脸皱起来:“主动点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让某好好摸一下你的胸口啊!”
      
      我蹭的一脚蹬在他膝窝上,结果他动也没动,他甚至一脸无辜:“踢某作甚?”
      
      我不由怒道:“快走!”
      
      他不悦离去,走出很远我才满脸通红的捂住脸。
      
      三百年果然可怕,光看外貌仿佛换了一个人般。以前我从来不曾和他动过手,面对调戏也无动于衷,因为我只当他是个孩子,可现在……
      
      我拼命掩面,发出无声的哀嚎。
      
      “所以你是准备跨物种喽?”三哥哥道。
      
      我不由有些尴尬:“不要胡说,你这是物种歧视。”
      
      三哥哥撇嘴:“那就是准备老龙吃嫩藕?”
      
      我更为尴尬:“三哥,我可是你妹妹,你对我温柔些。”
      
      三哥哥叹气道:“我也没说你不好,只可惜你是傻的,唯一能说的优点就是有我们这一群优秀的哥哥姐姐了。”
      
      我:“……”
      
      “不过话说回来,你不下手快点他又死了怎么办。”三哥哥摊手道,“哎,往往有人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就要出事了呢,怎么办,三哥哥我好怕啊。”
      
      我:“……”
      
      海螺在那瞬间响了起来,仿佛要断气般断断续续,我以为我会先转身狠狠瞪一眼三哥哥,然而我没来及。
      
      意识到哪吒出事的刹那,我的眼泪啪嗒一声掉了下来。
      
      09
      
      石姬果真是个厉害的妖怪。
      
      打了三天却还和哪吒拼到两败俱伤才被捉住,我在废墟之中寻到了石姬的尸体,在她旁边,躺着红衣黑发的哪吒。
      
      他浸着血迹,脸色苍白,我想我的脸色肯定比那更加难看。
      
      八百年前,我并未看过哪吒的尸体,已险些死在定海神针旁,如今他就在躺在我眼前,我不由放声大哭。天空落起大雨,冰冷的拍在哪吒脸上。
      
      “别哭了,再哭……就某就要被砸死了。”
      
      他抬起手,我忙与他回握,他的手冰凉,我不由得浑身颤抖:“没事,别担心,我马上带你回去。”
      
      他忽的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涣散:“某还……有些话想对你说……”
      
      “别说了。”我哭得越发厉害,“我们回去吧。”
      
      “求你了……你好好听,若不是这个时候……你定不会认真听我说。”他虚弱道,“这三百年,某每天都在想着你,想要为了你……好好长大成人,你可能总觉得某幼稚,可某为了你……什么改变都能做到。”
      
      我泣不成声:“我知道,我知道。”
      
      他的气息仿佛随时都会断掉:“小龙女,若某这次没死……你能不能……嫁给某?”
      
      我的眼泪不止,强忍道:“我答应!我答应!——啊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你个混小子!”我再也忍耐不住,一巴掌拍在他胸口,他猛地一咳,气息瞬间便连贯了。
      
      “某……某……你怎么……”
      
      他眼睛瞪得很大,俊美的相貌染上两份惊慌。我气得狠狠戳他的鼻尖:“区区一个小屁孩,在我眼皮子底下长大的,竟然还想骗我。”
      
      哪吒慌张道:“可某脸色苍白……”
      
      我一声冷笑:“你是个藕。”
      
      “某双手冰凉……”
      
      “你是个藕。”
      
      “某气息将断……”
      
      “你是个藕!”
      
      哪吒怂了:“某虽是藕,但某是藕中一霸……而且这事……就不能再商量商量?”
      
      我怒极反笑:“你和我三哥串通起来骗我,这事怎么不和我商量商量。”
      
      他终于露出理亏的神色:“可你不是没被骗吗,某还以为,差点就得手了呢……”
      
      我哪儿是没被骗,我差点便被吓死了。若不是我哭得悲痛欲绝吓到了三哥哥而他为了哄我说出实话来,怕是一见到哪吒的面,他要什么我都答应了。
      
      想想真是后怕。
      
      “某知道某很幼稚,可某对你是真心的……”
      
      我不再理他,转身就走,隔着短短几步,我几乎能听见他失落叹气的声音。
      
      而后,我猛然转过头,他又露出疑惑的神色。
      
      “怎么了?”
      
      “我夫君掉了,我回头捡捡。”
      
      他霎时惊喜不止,是了,想想真是后怕,可怕的不是答应了他,而是还没来得及答应。我被他抱住,也露出笑容。
      
      老龙吃嫩藕又怎么了,这个藕霸,以后就被我承包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一篇是康康最喜欢的,推荐给你们看嘿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