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家之路[重生]

作者:闻喵姑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温睿等温国庆走远后又拐回了店里,他跟店长说他明天要去学校报道不能过来了。
      
      店长有些惋惜但也不再阻拦,又递了二百五给他,算他这三天的工钱。
      
      温睿觉得抱歉,只收了她二百。
      
      “谢谢照顾。”
      
      “有空常来玩,要是还想来打工,我也很欢迎,毕竟长得帅,吸引小姑娘。”店长笑着打趣他。
      
      温睿只是笑笑没有搭话,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会再回来。
      
      他回到家已经八点半了,他妈和他弟早就吃完饭了,客厅里空无一人,他静悄悄回了房间将他藏好的五千块钱拿了出来。
      
      他敲了敲柳曼琴的卧室门。
      
      “谁啊?”
      
      “妈,我工资发下来了。”
      
      没一会儿柳曼琴就从房间里出来了,她皱着眉头看着温睿手里那一沓钱说道:“藏紧点,别给弄丢了,弄丢了我可不给你交学费。”
      
      其实本来她就不愿意让温睿读书的,可温睿考得学校特别好,又加上他自己说不会让她掏钱,她才勉强答应了。
      
      “对了,你学费多少来着?”
      
      “五千二,还得加上六百的住宿费,一共五千八。”
      
      “还差八百?怎么还差这么多?还得我给你交?”柳曼琴翻了个白眼,“是你自己说不让我掏钱的,现在找我干嘛?”
      
      温睿沉默了下说:“没,我只是来告诉您一声工资发了,我明天去学校报道。”
      
      “行行行,赶紧走赶紧走,天天一副死人脸看着就糟心!”柳曼琴嘟嘟囔囔,看温睿就像看垃圾一样。
      
      温睿也不与她争论,这五千多也够他生活一段时间了,去那边安定下来他就会去找工作。
      
      “那我去收拾东西了。”
      
      “嗯,”柳曼琴哼了一声,“动作轻点。”说完就关上了房门。
      
      温睿把饭菜重新热了一遍,吃饱后才去收拾东西。
      
      要带得东西不少,好在他衣服不多,春秋两套冬季两套,一个背包都装不满,他见缝插针把干净的毛巾和几个衣架塞了进去。
      
      他把能用到、要收拾的全都装了起来,连桶和盆都没忘记,就怕带少了他妈会生疑,只能按照去学校的标准收拾东西。
      
      整理桌子的时候他蓦地注意到他夹在书里的通知书,他愣了下伸手将通知书抽了出来。
      
      大学四年他过得还挺充实的,虽然每天都像个陀螺一样为了生计忙碌,但是觉得新生活就在眼前。
      
      他喜欢当老师。他上的是本地的高校,学得是数学专业,研后成功在市里的一所高中做了数学老师。
      
      但后来全毁了,安分了几年的温国庆在他工作期间染上了赌瘾,那个老男人就像疯了一样的去赌博。
      
      那个老无赖,自从染上赌瘾以后真的想尽一切办法从他这里弄钱。
      
      温国庆甚至雇四五个地痞无赖来抢他的钱。
      
      他打也打不过那群人,报警又找不到那些人的踪影,和学校说过以后学校问了其他老师,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就算有小混混要钱,针对得也是学生,还没有人敢动老师。
      
      他渐渐察觉出来不对劲,那些人仿佛就逮住他一个人抢,仔细一想就明白始作俑者是谁了。
      
      温睿当时真的要气疯了,他真的没想到那个男人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他和温国庆沟通过,甚至还警告他,指使人抢劫,罪名足够他吃好多年牢饭。
      
      温国庆抱着他的大腿,哭诉自己也是没办法。
      
      温睿看他这个样子就恶心,但又找不到证据,他报过警,可那些地痞流氓流窜在街头巷尾,滑得跟泥鳅一样,根本没法儿抓到他们搜集证据。
      
      不过温国庆老实了一段时间,可温睿发现自己被偷了,而且溜门撬锁的还是个熟人。
      
      温国庆每次不敢拿太多钱,擦着最低追诉标准,他报警也没用。
      
      温国庆越赌越大,甚至去借高利贷,那些追债的三天两头来他找他麻烦。
      
      碰到好说话的,讲讲道理,那些人也不会为难他,碰到不讲道理的,非说他和温国庆一伙的,合伙骗钱。
      
      温睿受够了,他琢磨着合约到期就离开这里。他已经工作一年多了,这么前前后后加起来快还完五万了,他只需要合约结束然后离开。
      
      可现在什么都变了。
      
      温睿把通知书放进了背包的侧兜里,他猝死前一夜还在熬夜备课,就怕第二天再出岔子,可是很可惜,他再也没机会讲那节课了……只是不知道他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站在讲台上。
      
      *
      天刚蒙蒙亮,温睿定定地看着窗帘下泄出的微光,心如止水。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声响,温睿立马翻身起了床。
      
      他把褥子被子床单一大堆全都叠得整整齐齐装进了蛇皮袋子里。
      
      洗漱过后他背着行李出了卧室。
      
      王建军还在吃早餐,看他出来愣了下,他道:“怎么这么早?要去学校报道?”
      
      “嗯,我先提前去看看。”温睿神情平静,原来鲜少说谎,可这辈子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可是能怎么样呢?
      
      王坤暑假基本不吃早饭。柳曼琴端着刚榨炸好的油条从厨房出来只抬头扫他一眼,她冷淡地问道:“不吃早饭?”
      
      “我不饿。”他一刻都不愿多待。
      
      王建军难得关心他:“东西都带齐了没?”
      
      “嗯。”见两人没话说了,温睿深吸一口气,他道:“叔叔,妈,那我走了。”
      
      柳曼琴正给王建军盛着粥,头也没抬,随口应道:“去吧。”
      
      温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反手关上门,将原来的世界和他隔绝开来,他将他的过往通通抛在了身后,一步步走远了。
      
      大学的方向和火车站的一致,只不过火车站在终点站。路过他大学的时候他没有抬头,那些都和他没关系了……
      
      下了公交车他有些吃力地甩了下肩膀防止肩带往下滑,他前胸还背着背包,手里又提着纸袋和桶,行动很是不便。
      
      他望着来往的人群有些茫然,这是他第一次来火车站,原来即便是出去培训坐得也是大巴,可这回他身上带得钱本身就不多,能省点就省点吧。
      
      温睿随着人流走了一段路才看到指示牌,他按照指示牌找到了售票厅。
      
      开学将至,出去上大学的学生不在少数,整个售票厅全是人。
      
      温睿看着长长的队伍很是焦灼,他总怕待得越久他就走不掉了。
      
      等了将近四十分钟,总算轮到他了。
      
      空气十分燥热,温睿的脸有些发红了,他笑着对服务人员说道:“去淮城,要最近的票。”
      
      “您好,最快的一班车是九点十分的,卧铺没有了,只有硬座,请问您还要吗?”
      
      “要。”
      
      买好火车票温睿没急着去候车厅,他去附近的销售点买了几瓶纯净水和几盒泡面,从北到南他得坐十八个小时,路上总得吃点。
      
      候车、检票、上车,明明是很枯燥的事情,温睿却觉得无比有意思,他脸上的笑掩都掩不住。
      
      登上列车的那一刻,温睿知道他摆脱了。
      
      *
      硬座的靠背太高,温睿睡得脖子难受,再者他又担心行李,一路上根本没怎么睡。
      
      等他坐到淮城不过凌晨三点多钟,他头昏脑涨的,白皙的脸颊显得异常憔悴。
      
      刚出站一群大妈大爷就涌到了他面前,吓得他登时就清醒了。
      
      “小伙子刚下车累了吧,到我那里休息休息啊。”
      “去我那里,我那里便宜还干净。”
      “去我那儿去我那儿,一看就孩子就饿了。要不我给你煮点东西吃?”
      ……
      
      那群人七嘴八舌的,吵得温睿头都要炸了,他护着包从众人手里挣脱了出来。
      
      他抱歉地笑笑:“有便宜点的吗?”他现在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我的我的!”一个大妈跳了出来,“我那儿一个小时八块钱。”
      
      温睿最后跟着那大妈走了。
      
      大妈家的旅馆就在火车站旁边,一个很窄的店面,连块牌子都没有,只挂了个红色的灯箱。
      
      一进去就是狭窄的楼梯,大妈打着手电走在前面。
      
      大妈人很热情:“小伙子你看着点,注意脚下,别给摔了,这水泥地摔了可疼。”
      
      “嗯,谢谢。”
      
      “小伙子来这里做什么?”淮城是南方小城,大妈的普通话不仅带着浓重的口音,还掺着苏侬软语,温睿得仔细听才能理解她的意思。
      
      “来打工。”
      
      大妈吃了一惊:“来这里打工?我们这儿这么穷能挣个什么钱?我们这里的人都往外面跑呢,小伙子你别是被人给骗了吧。”
      
      温睿笑笑:“不会的。”
      
      爬了两层楼,大妈领着他穿过一个长长的走廊,昏黄的灯光,破旧的红地毯,脱落的墙皮,一切都透着湿潮气。
      
      大妈领着他到走廊尽头的小房间做了登记,过后就给他指了一间房,往前走两步就到了。
      
      温睿推门进去,方寸大的地儿,只有张孤零零的床和破旧的桌子。床单是大妈自家的花被单,颜色很喜庆,倒也让人无法分辨这床单是否干净。
      
      桌子上摆了个茶盘,上面象征性放了三四个杯子,只是杯子底还有些许的茶垢。
      
      他把行李放到桌子上,原想去洗个澡,结果浴室里只有个洗手台和便池,便池大片大片的黄,惹得温睿直反胃。
      
      他冲出浴室叹了口气,左右价钱不贵,将就睡一觉,他白天还得去找房子。
      
      他拿手机订过闹铃后,将它和钱包一并压在了枕头下,和衣睡了。
      
      不过闹铃没响温睿就醒了,他是被饿醒的,胃里一阵阵的犯酸水。他一路上他根本没吃泡面,车厢里人很多,空气稀薄,味道难闻,他根本吃不下泡面。
      
      他忍着恶心去浴室拆了份一次性的牙膏牙刷,匆匆洗漱过后就揣着手机和钱包去找大妈要了点热水,给自己泡了桶泡面。
      
      吃完饭他也没急着走,他订了六个小时的,现在还早。
      
      他不了解当地的情况,和大妈攀谈了好久,才问出来哪儿附近的房子便宜。
      
      “我要坐哪路公交车才能去那里?”
      
      大妈撇撇嘴:“坐什么公交车?我们这里有三轮车,出门一大堆,不过你别被人给坑了,坐三轮到小石巷撑死就五块钱,你稍微砍砍价。”
      
      温睿朝大妈道了谢,也不多待,回房间收拾了行李就退房离开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