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鹿

作者:绿野千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芄兰(六)

      芄兰(六)
      
      聚魂阵套上护灵阵,是查验神魂所用的。修士的神魂乃是御剑、修炼的关键,传说上古时期的仙者,可以练到神魂离体。神魂脱离肉身,化神而去,便是飞升成仙了。
      
      如今的修士自然是做不到的,神魂也非常脆弱,必须要完全信赖布阵之人,才能让其查看。
      
      “你爹小时候见风就咳嗽,每年冬天,你爷爷都会把他送到南域,”朱星离在阵脚放上鹿璃,不紧不慢地说着些不找边际的话,“那年我掉进火炎谷,是他进去把我背出来的。”
      
      温和幽蓝的光掠阵而起,将坐在阵中的沈楼完全包围。这些事沈楼以前从未听说过,透过阵光看朱星离,额间的鹿璃璀璨如星,“侄儿明白,您尽管查看便是。”
      
      色泽浅淡的神魂透体而出,在护灵阵的作用下平静安然,没有丝毫的逸散。林信屏息凝神,紧紧盯着沈楼的神魂,缓缓攥紧了□□的坐垫。
      
      这根本不像是少年人的神魂,好似被什么东西给锯开了一般,千疮百孔,残破不堪。
      
      朱星离看了一眼,便立时收阵。
      
      刚刚回魂,沈楼还在昏睡,毫无防备地向后软倒,被林信眼疾手快地接住,靠到自己怀里。
      
      “哎,可怜可怜,”朱星离摇头,他的猜测果然没错,“这孩子,怕是时时都在忍痛。”
      
      “能治吗?”林信的声音有些哑,对于魂魄的理解,他其实比师父更在行。
      
      这种状况的神魂,最好的治疗办法就是不要御剑、不用灵力,像凡人一样活着。因为每一次过度使用,都会带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且随着沈楼自身灵力的增加,残破的神魂会难以负重,最后的结果就是神魂溃散、撒手人寰。
      
      朱星离摇了摇头,见沈楼睁开眼,便道:“等我回南域,找找上古遗册,或许还有办法。”
      
      信儿的剑要铸,世子的病要看,得早点回趟家才是。
      
      打发了沈楼去休息,林信独自走到放置蛊雕的院落,发狠把蛊雕脑袋上的毛拔了个干净,而后狠狠地掼到地上。他实在是太大意了,六年前就看出沈楼身体有恙,却一直没重视,不知道查验一下他的神魂。
      
      林信只做过灭魂,没做过补魂的事,要怎么治疗沈楼,他也是两眼一抹黑。
      
      “一定会有办法的。”林信捡起光秃秃的蛊雕脑袋,自言自语。他重生之后,魂魄也很虚弱,为了让自己康健起来,这几年吸了不少修士的魂力。
      
      俗语说,吃什么补什么,或许可以试试以魂养魂。
      
      就地画了个阵,敲碎蛊雕的脑壳,聚集于天灵盖里未及消化的残魂呼啦啦奔涌而出,又被阵法固定住。有凡人魂,也有修士魂。凡人的魂魄比较脆弱,作用不大,修士的魂是神魂,富有灵气。
      
      盘膝而坐,将灵力聚于指尖,抽丝剥茧般地一点一点将这些杂乱的魂剥离开来。
      
      夜深人静,林信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在沈楼耳边吹气,“世子,世子?”
      
      沈楼睡得很沉,丝毫没有转醒的意思。林信放下心来,掏出一直用灵力护着的一点点神魂,单手轻抚在沈楼的天灵盖上。因为不知道这办法是否管用,他也不敢给沈楼补太多。
      
      萤火般的光点没顶而入,林信握着沈楼的脉腕,紧张地观察他的状况。
      
      “唔……”沈楼突然痛哼一声,平静的梦境似被什么东西闯入了。
      
      小镇里的过客,官道上的阵阵马蹄,陌生的女人笑脸,蛊雕黑洞洞的大嘴……沈楼知道这是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想要把这东西扔出去,抗拒使得来自神魂的疼痛越发剧烈。忽而听到林信的声音,似远似近不知从何处传来:“别怕,试试让他们融合。”
      
      于此同时,一双柔软温暖的手抚上了他的胸膛。
      
      梦中的景象倏然变换,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渐渐消散。满眼红绡,烟雾袅袅,耳边似有流水声。这里,是割鹿侯的封地,那间他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的宫室。
      
      “玄王殿下看够了吗?我这一身皮肉,殿下可还满意?”林信拆了发冠,脱了内衫,只穿着一件半透明的薄纱外衫,□□在他腰腹间。
      
      “不知羞耻!”沈楼使劲挣动,双手被锁链扣在床头,动弹不得。
      
      “呵呵,这就算不知羞耻了?我还有更羞耻的事要对你做呢。”林信笑得肆意,那双深蓝色的眸子似乎比平日更蓝了些,透着几分妖异。
      
      偏头躲过林信的亲吻,沈楼试图运转灵脉。
      
      时轻时重的□□自脖颈处开始,一寸一寸地扫过,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点燃了,随着林信的手指越烧越旺,逐渐把理智分烧成灰。
      
      “沈清阙,你不想要我吗?”林信额间冒汗,似是疼痛,似是□□。
      
      沈楼双目赤红,忽觉手腕一轻……
      
      这人是怎么了?被梦魇着了?
      
      林信见沈楼满头是汗,似乎很热的样子,不放心地摸摸他的胸口,想渡些灵力给他。正在这时,沈楼突然睁开了眼。
      
      “这都是你自找的!”沈楼咬牙切齿地说着,忽然翻身,将林信狠狠地压在了□□。
      
      “啊!”林信吃了一惊,未及反应,就被沈楼扯开了内衫,“世子,你怎么了?唔……”
      
      脖子冷不防被咬了一口,林信闷哼一声,意识到沈楼可能是被那些残魂里的记忆影响了。莫不是吸了个采花贼的魂吧?
      
      忽觉有趣,林信做出一副柔弱无助的样子,哭喊道:“世子,不要!”
      
      梦境与现实一瞬间的重叠,让沈楼有些分辨不清,虚弱的神魂无法帮他迅速找回理智,直到听到了林信的惊呼声。
      
      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起来,比梦境里年轻了不少的林信,正被他按在锦被间,满眼惊恐。一桶凉水从头顶浇下来,沈楼停顿了片刻,如同被烫到一般,迅速放开了林信。
      
      林信拉起内衫,蜷缩到一边,深吸一口气把眼睛憋红,低着头不说话。
      
      沈楼尴尬地坐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屋内静默下来,只剩下烛火燃烧的噼啪声。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林信做出一副忍辱负重还要坚持给人递台阶的君子模样,小声问沈楼。
      
      沈楼摇了摇头,抬手扶额。脑袋里的疼痛比睡前好受了不少,然而面对如今的状况,他倒是宁愿头更疼点,所幸昏过去的好。“对不起,我方才入了幻境,一时迷乱。并非有意要冒犯你。”
      
      “你在幻境里看见谁了?”林信微微眯起眼。
      
      沈楼抬眼看他,“没谁,方才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点了蜡烛?”
      
      正演得高兴,冷不防被这么一问,林信顿了一下才道:“我见你睡得不安稳,出了一头汗,就想把你叫醒……”带着点鼻音的话,配上那缩成一团的身子,说不出的委屈可怜。
      
      看着林信红了一圈的眼眶,沈楼有些不知所措,“信信,我……”
      
      “别叫我信信!”林信打断了沈楼的话,这个称谓是剪重自创的,每每听到都惹他起一身鸡皮疙瘩。
      
      沈楼气息微滞,原本就色泽浅淡的薄唇,渐渐失了血色。
      
      见沈楼脸色变得这般难看,林信咂咂嘴,暗道自己是不是玩过了。
      
      “大家都是男人,方才的事,你也不必太在意。”林信揉揉眼睛,展开身体,往沈楼身边挪了挪,表示自己不害怕了。
      
      沈楼指尖微颤,垂目看着林信攥着被面的手。
      
      若是前世的林信,遇到这状况只怕会狠狠嘲笑他一番。
      
      ……
      
      啧啧,你这伪君子的面具终于戴不住了,分明是个色中饿鬼,装什么清高?
      
      沈清阙,嘶,对我好点。
      
      ……
      
      眼前的林信可怜可爱,但那个肆意妄为、艳若骄阳的林不负却已经不在了。
      
      沈楼也不知自己在纠结什么,苦笑道:“不叫信信,那我叫你什么?”
      
      “啊?”没料想这人还沉浸在上一个话题里,林信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还没有取字,可有小名?”沈楼抬眼看他。
      
      这还是沈楼两辈子第一次问他小名,林信莫名的心中一热,暗道这世子爷不会是因为咬了一口就要对他负责任吧?那可真是赚大了,毫不犹豫道:“小时候,我娘叫我迟诺。”
      
      “迟诺。”沈楼低声咀嚼这个名字,这么规整的词,还真不像个小名。
      
      “世子爷,你刚才咬我一口,让我咬回来这件事就算扯平了,行不行?”林信呲着一口白牙,凑到沈楼的颈窝里,浑然忘了自己方才还是个瑟瑟发抖的苦情小菜白。
      
      “你以后,也不要再叫我世子了。”沈楼微微偏头,方便他咬。
      
      “好啊,那我以后叫你清阙如何?”林信张嘴,叼住了沈楼的一小块颈肉。
      
      沈楼突然颤抖了一下,哑声道:“你怎知,我的表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信信:救命呀,QJ呀!
    楼楼: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信信:不是故意的就能得到原谅吗?
    楼楼:那怎么办?
    信信:快点过来继续
    楼楼:???
    -----------
    咳,写小剧场其实不费脑,毕竟这鸟头里全是洞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