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郎

作者:常叁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2章

      
      天下之恶,莫过于赌。
      
      资深的赌徒良性全无,其言而无信、赌瘾反复,是个填不平的无底洞,章家的牙行历来赊穷不赊赌,可叹他如今竟然也会身陷局中。
      
      杨桢有感大事不妙,他不知道这17万欠下的经过,中间一定少不了这些高利贷的推手,但白纸黑字摆在眼前,签名的真假性他觉得不用质疑,对方既然敢明目张胆地侵入他租的房子,手里把柄肯定不会假。
      
      苦屿城里其实也有高利贷,但不叫这个名字,叫倍贷,贷一还二也。出借的都是名望宗亲,借钱的都是地痞无赖,也有少数走投无路的百姓,还不上钱,最少都是杖刑加坐牢,就是不知道这里是怎么一个量刑的方式。
      
      宏哥似笑非笑地打破了沉默:“别不说话啊,你要的合同我给你看了,那我要的钱呢?”
      
      如果是欠债已久,那么其他还没查过的卡里应该也不剩什么了,17万,让他一个连脚跟都没站稳的外来客怎么还?
      
      杨桢心里不是不委屈,他自问前生对得起天地人,遭逢诡变也没有怨天尤人,只是这具身体留下的烂摊子太重了,让他心头压满了石块,他用了一小会儿来消化负面情绪,然后才抬起头直白地说:“我现在还不起。”
      
      宏哥是个精明人,抓着他话里的漏洞笑道:“现在还不起?那你什么能还得起呢?”
      
      杨桢打了十几年算盘,换算功力一绝,语气有些嘲讽地答道:“3年的时间从4万翻到17万,利息越来越高,估计到了明年能变成30万,我只会越来越还不起。”
      
      这货的脑子还没赌糊涂,宏哥好整以暇地揉着核桃说:“妄自菲薄可不行,你杨桢的家底和能力我们还是有数的,你爸妈那套职工房,虽然是在小城市,但买个二三十万应该不成问题。回到正题上来,你是今天还呢?还是想定个新日子再还?”
      
      定个新日子,那就是个新价钱了。
      
      以前的杨桢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欠了这么多钱,他父母都没有替他还,所以他要么是没告诉父母,要么就是父母怒其不争,不想管他死活,杨桢存着试探的心思,他作不来凉薄的姿态,只好低下头说:“我爸妈要是肯今天替我还上,那我就解脱了,你们都知道我老家的房子了,联系方式肯定也有,有劳宏哥了。”
      
      高利贷能自成一脉,也是有江湖规矩的,垃圾在哪都遭人嫌弃,宏哥一听这小子打都没打就开始卖老求保,登时对他更加鄙视,他冷笑又好笑地说:“有劳什么有劳,自己的钱还想让我给你取,我是你小弟还是仆人哪?”
      
      说着他对小弟一扬下巴,又道:“电话给他,杨桢,你都到我跟前来了,也别耍什么花花肠子,给你爸打,扬声器开着。”
      
      石头旁边的花臂男闻言掏出手机,按了几下将它怼到杨桢鼻子前面。
      
      杨桢暂时被松了手,他接过手机,迅速将数字记入脑海,手指在电话图标上犹豫了好几秒,最后还是没忍心,大拇指猛然发力将别人屏幕给锁了。
      
      虽然原来的杨桢不像个东西,电话号码的所属人也不是他的父母,但他就是不忍心,牵扯含辛茹苦的上一辈。他或许心软,但古人重孝,这是德行也是担当,也是一时冲动。
      
      花臂盯着他,一见屏幕“咔”一声黑了,登时骂了句“草”,挥手要来抽他的脑袋。杨桢下意识地用手去挡,花臂一巴掌拍在了自己手机上,小方块应力飞出,落到地上还溜了一段。
      
      花臂蹿过去捡手机,好在屏幕坚/挺,他松了一口气,另一口邪火又此起彼伏地上来了,他一边告状一边过去要揍人,宏哥嫌太吵没法说话,杨桢暂时才逃过一劫。
      
      只是他欠了钱,这事注定不能善了。
      
      宏哥看他不肯给他爸打,倒是对他有了点改观,觉得这王八蛋还剩点良心,杨桢不配合那他也不能不赚钱,宏哥自己给杨桢的爸打了通电话要钱,他开着外音,对面的男声不太听得出年纪,但是对儿子的作为有些无动于衷,听说他欠了巨款,也就是一阵沉默和叹气声,半晌才骂了句“畜生啊”,然后将电话挂了。
      
      由此看出,原来的杨桢跟他父母关系不好。
      
      宏哥见过很多家庭因为欠债破碎,对此见怪不怪,他猫哭耗子假慈悲地说:“难怪你不肯打电话,老的三不管,你又没对象,只能靠你自己了。我也不能逼死你,还不上你也得有个要还的态度不是,说吧,你今天带了多少钱?”
      
      杨桢尽力让目光显得不卑不亢,他认真而诚恳地说:“全身的家当,很少,只有1万。”
      
      他已经表明了态度,其实真的只有这么多钱,但经过以前的杨桢的人品翻译之后,就变成了没钱看你咋办。
      
      围观的人一听就笑了,有不屑的,有看热闹的,有因为觉得威慑无效而被触怒的,宏哥挂着他的假笑,看着杨桢半天没说话,他总觉得,这不该是一个赌徒该有的姿态,气氛迅速变得压抑且危险起来。
      
      过了几分钟,宏哥对左右挥了下手,嗓音忽然就比先前沉了:“1万……很好,我看出你不是在逗我了,去年你在我这儿放过话,用你这条下注的胳膊做担保了,拉出去!”
      
      杨桢这么淡定,可能是因为自己对他太和气,有恃无恐那可不行,叫他以后怎么混?他们高利贷求财不求命,但基本的恐吓、拳脚套餐不奏效的话,他们还有剁手跺脚,效果立竿见影,也不会伤了性命。
      
      杨桢跌跌撞撞地被推到天光之下,在花园里停了停,宏哥念了句谁喜欢花花草草,指挥小弟又挪了块地。
      
      重新站定之后杨桢就被人踢了后膝弯往地上摁,一个人在拉他的右手,他过去受腿疾所累,对于肢体残缺有种恐惧,本能地挣扎起来,这点反抗让他又多受了一些踢打。
      
      7点多的视野还不算暗,只是这后门平时就没什么人,杨桢的右手已经成了砧板上的肉,他生理性地发着抖,被恐惧支配的冷汗很快就浸湿了后背,宏哥说什么他也没听清,只是拼命地咬着牙,不肯求饶也不喊出声,这是牙郎章叔玉宁肯死在大漠里的骄傲,可杀不可辱。
      
      池塘上的亭子静谧地立在原地,不经意进入了杨桢凄惶的视野,他一愣神,敲锣打鼓的心仿佛受到了安抚。
      
      前尘往事历历在目,最深的痛苦如一剑穿心他也体验过,本来就是游魂一缕,又何必霸占着他人的身体恋恋不舍?
      
      想到这里他诡异地镇定下来,灵魂出窍似的盯着亭子,等刃锋芒锐的凶器斩落下来。
      
      然而剧痛来袭之前,一道声音先突兀地插/了进来。
      
      “杨桢?”
      
      ——
      
      第一次摔到神志不清,第二次被人入室抢劫,这是第三次,权微这么冷酷的人都觉得匪夷所思,在想这姓杨的是不是五行多霉,那么多社会人围殴他一个,也不知道又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破事。
      
      权微平时不会多管闲事,可是他的房客好像快被打死了,别人都提刀上了,他却动都不动弹。
      
      他从进入小花园到发现情况也就不到一分钟时间,对面的恩怨一概没听见,只是杨桢在灯里目送的样子让他有些心绪难平。
      
      这人体质有毒,仿佛浑身都是麻烦,但是莫名其妙的又有些特别,这只是一种模糊的直觉,权微说不清楚,但是说实话,坑了他还不招他烦的人还真不多,所以他没有视而不见。
      
      权微是个得过且过的任性狂魔,他站起来的时候根本没想过自己单挑许多,会不会被揍胖三圈,隔着篱笆就喊了一声。
      
      杨桢浑身一震,因为根本没想过有人会挺身相救,所以循声看去的神情都有点呆。他在这里唯一的朋友就是黄锦,黄锦今天值班,不到九点离不开办公室,而且黄锦也不知道他要来这里,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还有谁会救他了。
      
      木荆条篱笆上有几朵紫色的花,权微扣着帽子站在后面,细细的晚风在他宽大的活动服上吹出了一片飞舞的褶皱,那种动感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年轻而灵动。
      
      这是他那个,看着不太好相处、有过两面之缘的房东,杨桢心想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权微脾气硬硬的,心肠却很软,念及此他身上痛,心里却是一暖,高兴的情绪淙淙流出。
      
      有坏人就有好人,这是两仪平衡的基础,所有好心人想出手相助,杨桢也得投桃报李,衡量权微帮他的后果。
      
      就是蒋寒那种会飞的高手都做不到以一敌十,杨桢过来了这么久,知道这里的人不会轻功,那次他在售楼处看见的“会飞的小女孩”,脚底下踩得其实是平衡车。这里比中原安全,没有提着刀剑到处走的江湖人。
      
      权微比较瘦,估计也不会很有力量,杨桢怕他被连累,他动不了手,只好对权微用力地摇头:“不要过来。”
      
      就是亲戚朋友见到这种场面,也只有感情深厚的才会出头,宏哥一看有新人入境,立刻指挥跟班暂时了手里的工作,感兴趣地去看权微。权微长得贵气,宏哥以为找到了能给杨桢借钱的人,一改嘴脸和气地笑着说:“这位,是杨桢的朋友么?”
      
      权微的逆反心理有点严重,杨桢要是痛哭流涕的哀嚎求救,他的心情可能会变,但是杨桢好像有点克他,现在权微没有想走的感觉。
      
      他回答生活中80%的问题都是“关我屁事”和“关你屁事”,但这伙人一看就不是善茬,权微不是玉皇大帝,他有自知之明,于是保持着第二种心态说:“认识,他犯什么事儿了?”
      
      宏哥误以为他们至少是朋友,应该知道杨桢的为人,他闻言交底道:“不是什么大事儿,他欠了我一点小钱,约定的时间没还上,我正跟他谈解决办法呢。”
      
      什么人会动刀子来谈?权微有点感觉出不对了,他戒备地说:“你是干什么的?”
      
      宏哥摸出一张名片,亲自过来单手送道:“做点小生意,帅哥有需要可以找我合作。”
      
      权微先没接,眼皮一垂就看见了抬头那几个大字,利君借贷公司,他的神色陡然变冷,目光直接越过了跟前的胖子,钉在杨桢身上说:“你借高利贷了?”
      
      杨桢不知道他怎么忽然对自己充满了敌意,他百口莫辩,只好迎着权微刀子似的目光,苦涩而轻微地点了下头。
      
      权微细不可查地愣了一下,二话不说掉头就走了。
      
      他厌恶高利贷,更厌恶明知道那是绞肉机,却还心存侥幸借贷的智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杨桢:为什么不能按套路来,让我玩转现代,走上人生巅峰?
    权微:为什么不让我英雄救帅?以后有家庭矛盾你负责?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