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为猎户买来妻

作者:风舞薇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话说,一向秉持低调风格的少筠就以这几丛小苗当起家底子,开始了不显山不露水的药农创业生涯,长期目标是脱贫致富,短期目标则是——咳咳……种活上几株……
      
      虽然挑拣的都是些好养活的品种,但是全程养护还是很为关键的。别的暂且不说,单讲光照这一项,就有着诸多讲究。对于那些喜阳的,你就让它们呆在大日头下舒坦着,当然过分暴晒也会成草干的;至于那些喜阴的,你得将它们弄到树荫下排队猫着去,要不找个棚子给遮掩着也成……
      
      至于那些水肥配比、打尖抹芽等细致活计,更是有着不少规矩在里头,半点马虎不得。而且秉持着积累经验为先的少筠,为便于观察总结出规律,常把不同的种植方式掺杂使用,将小苗一通折腾。故虽已是相当好生养的苗子,但本着精益求精地想法,少筠她们伺候起来也是相当的费心。
      
      由于一切创业成本都是从外头林子里掏弄出来的,算是个无本的买卖,但几个都不是老把式,也难免忙活。幸亏人多,七手八脚地各自担待些,倒也不算得太折腾大伙儿。
      
      至于担任顾问一职的悠悠同学,虽然她理论知识有些,但毕竟不曾实际操练过,只能做些纸上谈兵的场外指导工作,也就是在旁站着挑刺即可。
      
      “朽木啊朽木……”悠悠今日第三次无奈抚额叹息:“我是说过这锯齿形叶儿的苗要多浇些水,但也不是想让你用水撑死它!”
      
      小翠正埋头浇苗的动作停顿下来,眨巴了下眼,脸蛋有些微红:“一时手滑了下,手滑了……”
      
      “要不,我来!”见状,少筠很是积极地挽起了袖子,准备下地插上一脚。
      
      “不,你就算了……”
      
      “千万不要,小筠,你就饶了我吧……”
      
      旁两人闻言立马跳起阻止。一番拒绝豪不留情地将某人的积极性给大大打击了。
      
      “前儿城里开了个小零嘴铺子,钱婶子特托人给带来了些,说是让我们给尝下鲜,我今天特带来了!”见某人还是一脸跃跃欲试都样子,悠悠忙一手拉着少筠的胳膊,不容分说就往屋里走去。开玩笑,小翠下手至多是“撑死”,若是落到少筠手里,那绝对得“淹死”!
      
      “对,对……”小翠忙不迭地点头相送:“这里很快就停当了,你们先去,我马上就来!”
      
      让少筠下地,想都不敢想。常劳力小翠回忆起往事,很是寒了下。要知道就前阵植新苗的时候,自己小请了半天假去搓麻。不想那位很是希望体验番下地雅趣少筠同志就抡起膀子开干了起来。结果才小晒了半天日头,陆二哥回来就见到她小脸惨白,一副快倒毙的样儿。弄得那些时日,自己走路都猫着腰,踮着脚,一看到二哥更大感心虚,对请假搓麻的事情后悔了一万遍啊一万遍。
      
      至今,每当想起那天二哥回家看到少筠晕乎时的脸色,小翠仍是不由一阵寒战,往事不堪回首……
      
      在半倒毙事件后,小六就常跟在三人行背后晃悠,时不时保驾护航啥的。此间已是春日时分,庄里人即使自己家地里没有多少活计,也会去邻里帮下忙。即使如此,小六仍不时抽空来搭把手。
      
      但没几日,充当背后灵的他就被几个种药材的小女人给合伙打发走了。小翠是愧疚心理作祟,每看到小六就劳动率急剧下降。而悠悠则秉持着“自己亲手玩才痛快”的想法,拒绝外援。且说到底,这种药材的小事只能算是几个小女子兴之所至的小玩样儿,和东家西家养鸡养鸭一般,算不得正经上台面的大事。少筠虽没有这些男主外女主内的想法,但毕竟还是乐意自己和悠悠她们小打小闹,让小六常在这里晃悠,也委实有些不妥帖之处。三人各有思量,却正好殊途同归。
      
      免费外援送走了,她们就只能加倍压迫某翠同志,来满足劳力需求。许是几人气运上佳,这般边试验,边折腾下来,苗子虽有些许折损,但还是有不少幸存的孩子在茁壮成长。
      
      看着小苗子一天天长高抽芽,三人都有种做娘的感觉。且这些小东西初长时,都一副翠翠绿绿分为惹人怜的样子,使得少筠一众更是大感成就。
      
      但,老天爷告诉我们:天,总是有不测风云滴,不是不发,只是时辰还米到罢了!
      
      一日,三人才外出遛弯了小个把时辰,待得打道回府刚踏进苗圃的地界,就都如木头桩子一般立在围墙边上……
      
      静默……无限的静默笼罩在苗圃上空……
      
      但见整得很是齐整的地头,一黄一白,两道利落身影前后为阵,在其间一番来回穿梭,端是风流飘逸,身姿绰约,大有凌波微步之遗风。
      
      观两道身影其后,一株株粉正太N萝莉的小苗儿就在它们摧枯拉朽般的浩瀚功力下片片夭折鸟!
      
      好,真是太好了!
      
      一股强劲寒流以三人为中心,开始在周围席卷开来。
      
      真是大有长进阿,居然乘着家里没人的空当调戏我家良善小苗,还软的不来硬的!这般极度卑劣、万分无耻的强X手段,实在是太有长进了!!!
      
      六道杀人的目光齐齐聚焦在一正蹦跶得很是起兴的小白影儿上。似有所感的回首,祸首之一——萧萧同志立马顿于半空了,扒拉的两小胖腿识趣地收了起来,摆出投降姿态,两胡须微微颤颤,配以粉可怜的谄媚姿态。
      
      以往很吃这招的悠悠今日不动如山,平时亲善无比的脸上挂着寒霜,冷气逼人。
      
      心软如小翠也一副十足晚娘脸,开始用意念油焖某兔子。
      
      家中母老虎少筠同志此时并无什么激进表现,但这番不动声色的模样更让兔丁心下哀号,看来命途多舛了。
      
      收到一众人杀兔的目光,萧萧狠狠抖了三抖,大感:吾命将休矣!
      
      “咯咯咯……”
      
      几下声响将三人凌迟般的目光转来过去,落到旁一不知死活依旧悠游的身影之上。话说,萧萧虽爱闹腾,但几次闲溜到地里晃悠也没见出过事,今天的反常原来是有了这帮凶。
      
      哼哼,众人转头齐怒视祸首之二——某黄毛鸡崽是也!
      
      见追兵已退,这个毛才刚长齐全的小鸡崽更是悠哉,好似闲庭漫步一般,晃悠悠地从地头穿过,还不时探出嫩黄的小喙在小苗身上啄啄弄弄,时而停下步子,用爪子狠狠刨几下地皮,将底下的猫着的虫虫们给扒拉出来。这一刨十分见功底,不仅是带起一阵尘土飞扬,更是连累旁无辜的小苗们好是一番摇摆。
      
      很好!居然还是现行!
      
      三个女人交换下眼色,很有默契地摆出架势:一个围追,一个堵截,一个下手。三下五除二,那只刚将一小虫子给扒拉出来,正准备下嘴的小鸡崽就被拎了起来。
      
      小鸡崽看来刚告别鸡妈妈身边没多久,虽然头上红艳艳的小冠子和身后拖着的长尾巴表明来其“公”都身份,但还只是个小崽子。
      
      此时被强抓之下,它显然受到不小的惊吓,黑黑的小眼睛瞪着贼圆,嫩黄的小嘴半咧开,发出十分撕心裂肺地叫声:“咯咯咯……”
      
      “前儿,小银子那几个娃不是到处寻鸡毛要做毽子嘛,这下正好赶上。”悠悠的目光落到鸡崽还没长齐全的光鲜尾羽上,引得小鸡崽一阵哆嗦,挣扎的更剧了。
      
      “这倒是是,我回去拿下剪子!”小翠颇为赞同。
      
      “呵呵……”一阵让大家鸡皮冒起的笑声从少筠处传来,她抬头露出如花笑颜,活动了下自己的芊芊素手,轻柔曼语道:“不用麻烦,用拔的,就可以了。”
      
      语毕,伴随着鸡崽的一声清脆的高八度音,少筠手里出现了根油光灿亮的尾羽。
      
      悠悠与小翠也俱是眼前一亮,会意一笑,龇着牙,向着已泪眼涟涟的小鸡崽伸出了□□之爪。
      
      咯咯咯……手下留鸡……要出鸡命了!
      
      伴随着一阵鸡羽翻飞,听得耳边的凄厉呼叫,萧萧埋首在围墙角落,身上肥肉颤颤,为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默哀,真是一群可怕的女银啊!
      
      “原来鸡的毛也不见得有多少!”不到片刻,少筠就颇为遗憾地起身整下袖子,将上面沾上都绒毛拍去。
      
      小翠数着整把尾羽,开始盘算回去后该怎么分派才不至于引发娃子们的斗殴争抢事件。
      
      而在她们脚下,那只已快被折腾毙了的鸡崽伏在地上半响,才意会到自己米挂。唯恐这般机会不会再出现第二次,拼着一息尚存,它立马挣扎着扑棱起来,一溜烟跑了。
      
      在其身后,一只肥硕的光光小肉屁股正随着它逃命的步伐,一路左右晃摆……
      
      解决完一个,少筠活动来下筋骨,就转身低头对墙角某瑟瑟发抖的兔丁道:“萧萧,来,我们回屋。”
      
      萧萧自知,在这几个狼女面前挣扎只是无用功。故只能发挥鸵鸟心理,用小肥爪掩住自己的小嫩脸,摆出一付请便的姿态,任她们折腾。
      
      这……这……股酸腐的气息……莫非……
      
      本来抱着慷慨就义心态的兔丁抽动来下小红鼻子,突发现情势不妙,猛地瞪大了眼,扒拉着两小腿,正欲拼死一搏,但为时已晚……
      
      但见少筠手搂兔丁,十分利索地将其一把甩进书生张的土棚子,“哗”的一下就落了锁。
      
      看得萧萧在门缝底下使劲扒拉的两小爪,旁两人心叹:毒!
      
      “呵呵,想不到鸡崽没毛的时候也就这德……”见事情已然告一段落,转头研究某鸡崽光屁股的悠悠突然失了音。
      
      随着其目光望去,看到鸡崽回家路线的小翠立马瞪着它的小肉屁股,石化鸟。
      
      “呼”的一阵强风将她手上的鸡毛给吹散,漫天开来……
      
      半响,苗圃里传来小翠充满惧意的声音:“小筠,悠悠,你们冷静!冷静!我……我是真不知道……真不知道那鸡崽是我家的……啊……啊……救命啊……”
      
      ~~~~~~~~~~~~~~~~~~~~~~~~~~~~~~~~~我是肉肉的分割线~~~~~~~~~~~~~~~~~~~~~~~~~~
      
      两日后,一脸哀怨的小翠一边念叨自家的鸡崽咋如此不长眼,一边锤着木片子,在苗圃周边围小篱笆。
      
      自从那日明白都是自家鸡崽惹的祸,少筠和悠悠就将她连坐惩戒。
      
      对于兔丁,少筠是大义灭亲,将萧萧狠饿了两天。然后,好言好语得将其托付与书生张代为教养一段时间。书生张拧着眉头,接下来这个教化之大任。但不知是何原因,这一人一兔八字严重相冲。目前书生张与兔丁是两看相厌,同居日子极度艰难。
      
      至于小翠则无法对自家养的鸡崽下此狠手以明志,不然因年前事件还余怒未消都大哥绝对会将她禁足令从酌量减刑改为无期徒刑。
      
      于是,少筠两人更有理来加倍压榨她,指使起来没有半点商量。从地头的给苗儿捉虫作为赔礼,到现在竖小篱笆作为谢罪,这些活计都一一落到来她身上。
      
      两监工则砸吧着瓜子,在旁闲聊解闷,不时还飘荡几个瓜子皮到苗地里,权充来年的肥料。
      
      嘶……砸到手了……
      
      “死不了!”悠悠抬眼瞄了下,就又低头和少筠抢瓜子了。
      
      “祸害就是要遗千年的!”少筠边说道,边从嘴里非出两瓜子皮。恩,那个零嘴铺子东西不错,不仅分量实诚,独门秘方更是赞啊!
      
      被手头家伙给造成工伤的小翠经受着旁两人都冷嘲热讽,心中大为泣血:呜呜呜呜,没人性的女银阿……手上还真是那个疼!死鸡崽,等你肥硕些,一定第一个拿你当下酒菜!
      
      
    插入书签 



    悦君天下
    女主本非厚道人,狗血小白天雷多重神力护体~



    温凉的平凡穿越生活
    顶着平凡穿的皮的不凡穿,已完结,非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