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怼

作者:灼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怼

      当天晚上,沈汐做了一个梦。
      
      梦见她变成了一只猪,一只所有人都想要吃的猪。
      她拼了命地从笼子里逃出来,被全世界追杀,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人举着刀要宰了她。
      
      她跑啊跑,就在快被人追到的时候,她看见了江男神!
      江男神还是笑得那么温柔,那么好看,朝她张开双手,说要护着她。
      
      沈汐泪流满面地跑过去,扑到江男神怀里,想要哭诉,不料抬头一看,江男神竟然变成了薛焱!
      
      薛焱笑得猖狂极了,把她五花大绑,说今天要从哪里吃起呢?
      就吃红烧猪蹄吧。
      
      沈汐从梦中惊起,满身冷汗。
      还好,还好只是一个梦。
      
      沈汐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往后一仰,闭上眼准备睡个回笼觉。
      沈女士却在这时从外面开门进来,手机外放着《最炫民族风》和《小苹果》的混音加强版,音量开到最大,贴在沈汐耳边。
      
      沈汐:“……”
      是亲妈!
      
      吃完早饭,沈女士把沈汐赶出了家门,连带着那一大书包的学习资料。
      在路上磨磨蹭蹭好久,迈着踩蚂蚁一样的小步子,一步一步挪到薛焱家门口。
      
      原本十分钟不到的路程,她硬是花了半小时。
      站在门外,沈汐深吸了一口气,却还是没能按下去门铃。
      
      要不还是算了?
      她今天去奶茶店凑合凑合?
      想想还是不妥,沈女士既然已经跟人家说好了,说不定会来突击查岗。
      要是被捉到了,下个月零花钱铁定打水漂。
      
      再三思量,沈汐最终还是按下了门铃。
      
      来开门的是邹静秋,见沈汐来了,连忙招呼她进屋:“小汐起得挺早啊,快进来坐。”
      沈汐不好意思地朝她笑:“邹阿姨,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邹静秋给她倒了杯水,“你先看会儿电视,我去叫薛焱起床。”
      说着,她就开了电视,去了薛焱房间。
      
      沈汐坐在沙发上,莫名有些拘谨。
      虽然上次来过,但上次那是和沈女士来,什么客套话都能沈女士说出花来。
      
      蓦然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沈汐下意识抬头看过去,一眼就看见薛焱站在门口。
      
      他穿着灰色睡衣,领口的两颗扣子没有扣上,松松垮垮的,露出性感的锁骨。
      而他似乎还没睡醒,眼睛半眯着,表情难得有些懵懂,还活动了两下脖子,准备伸懒腰。
      对上客厅里沈汐的视线,他整个人一僵。
      
      薛焱面无表情地放下已经抬了一半手,站直了身子,波澜不惊开口:“早。”
      沈汐本来也正因为看到他这副刚睡醒而愣在原地,听他开口,她呆呆地回了一句:“早。”
      
      二人就这样对视着,客厅里的气氛一时过于安静。
      
      这时,邹静秋从房里走出来,拍了一下薛焱的背:“愣在这干什么?快去洗脸刷牙,吃完早餐和小汐一起写作业。”
      薛焱应了一声,转身回了房。
      
      她又扭过头朝沈汐道:“阿姨约了你妈妈逛街,中午回来再做饭,今天中午就在阿姨这吃饭。有什么不懂的,就尽管问薛焱。”
      沈汐点点头:“麻烦阿姨了。”
      
      “又跟我客气了。”邹静秋无奈地看着她,忽然想到什么,她开口问:“对了,小汐中午想吃什么?”
      沈汐尴尬地笑:“您随意就好,我不挑食。”
      
      邹静秋认真想了想,说:“红烧猪蹄怎么样?”
      沈汐:“……”
      怕是有毒。
      
      邹静秋走后,沈汐坐在沙发上,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皱着眉,似在沉思。
      
      没睡醒的薛贱实在是……太他妈可爱了!
      沈汐捂着心口,被萌哭。
      
      而房内,薛焱站在洗漱台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同样皱起了眉。
      
      头发睡乱了。
      衣服没穿好。
      
      ……失策了。
      
      同时,他又暗暗松了一口气。
      幸亏没打呵欠,没伸懒腰。
      很从容地打了招呼,没被看出什么,还不算太糟糕。
      
      *
      
      因为早上的情况,二人难得安静地坐在一起,看书的看书,做题的做题。
      
      虽然来这写作业并非出于自愿,但一旦进入学习状态,在哪看书都变得无所谓。
      即使身处闹市,也能沉下心学进去。
      
      沈汐伏在桌前,认真做着题目,时不时在稿纸上演算。
      
      而薛焱则是坐在旁边,撑着下巴,目光懒懒地扫着书上的内容。
      时不时,视线状似无意地落在旁边人的身上。
      
      彼时已是上午九、十点,外面日光渐盛。
      
      女生伏在桌前,低着头,专注地在试卷上写着枯燥的数学文字。
      她似乎做得不大顺利,偶尔皱着眉,轻咬着唇,一直到算出结果,才将秀眉舒展开来,嘴角也扬起了弧度。
      
      金色的阳光洒在她身上,柔和了她的轮廓,衬得她的眉眼不那么真实。
      脸侧的长发不经意垂落,遮住了她的视线,便会立马被她撩在耳后,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薛焱看得有些出神,直到女生突然将试卷递过来:“薛贱,这题怎么做?”
      薛焱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你叫我什么?”
      
      沈汐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愣在原地。
      完了。
      一时顺口,喊错了。
      
      在沈汐还在绞尽脑汁想理由狡辩时,薛焱已经拿起了笔,在试卷上勾画:“在A点与P点之间做一条辅助线……”
      
      见他开始讲解题目,沈汐暗暗松了口气。
      是了,就这样让它翻篇。
      这样最好。
      
      然而下一秒,她就知道,她想错了。
      
      薛焱讲完这道题的思路后,抬头看向她:“你知道这种几何题,在大题中叫什么吗?”
      沈汐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什么?”
      “送分题。”
      签字笔在桌上轻敲,他不急不缓开口:“当然,对大多数人来说的送分题,对你来说可能就是送命题。”
      “……”
      
      沈汐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是啊,我脑子就是这么转过不弯。”
      薛焱嗯了一声:“还算有自知之明,脑子转不过弯没关系,别进水就行。”
      他顿了一下,又犹豫地问:“或许……你最近还在喝三鹿?”
      沈汐:“……”
      
      沈汐一言不发地拿出书包。
      薛焱淡淡开口:“要走?”
      “不。”沈汐面无表情看着他:“我只是想找找看,我有没有带管制刀具。”
      薛焱挑眉:“杀人犯法。”
      “不!”沈汐咬牙切齿:“我自杀。”
      薛焱拖着长长的尾音哦了一声,摇摇头:“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死。”
      
      在沈汐以为他要说什么话来安慰她挽回她时,薛焱闭上了眼,说:“现在可以了。”
      
      沈汐:“……”
      沈汐:??? 
      
      *
      
      “我觉得,薛贱这人就是天生来克我的,薛焱薛焱,连名字都和我过不去。”
      “我觉得,我和薛贱是真的八字不合,一遇见他我就上火,真上火!”
      “我觉得……”
      
      “打住打住!”程夏在电话那边无奈喊停。
      整整三十分钟了,从接通电话开始,沈汐就一直在和她数落薛焱,从头至尾,都在用一个句式:“我觉得……”
      简直洗脑!
      
      程夏叹了口气:“我觉得吧……”
      呸!连她都被绕进去了!
      
      程夏重新换了个说法:“其实你要真不想再让薛焱给你补习,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你不是最近和江亦棠在微信上聊得挺欢的嘛,你可以拜托他给你补课啊。”
      程夏有条有理给她分析:“你妈不就觉得你数学太烂,需要人带吗?而她又是刚好知道薛焱成绩好,才逼着你去和他学。你就和你妈说,你找到了个更好的小老师,她不就不会强迫你去和薛焱学了?”
      
      沈汐恍然大悟,猛一拍手。
      对啊!
      就应该这样啊!
      拜托江男神帮忙,不仅可以甩了薛贱那小妖精,还能和男神近水楼台。
      
      沈汐对着手机猛亲了两口:“我的夏,你真是我的小天使,啾咪!”
      “……”
      
      二话不说,直接行动。
      沈汐打开微信,飞快地编辑了一条消息,给江男神发过去。
      【江同学,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qvq】
      【什么事?】
      【我想请你帮我补两天课,就放假这两天,请问你方便吗?qvq】
      
      对方似乎在考虑,隔了几分钟才发来消息。
      【你不是有薛焱吗?】
      
      沈汐目瞪口呆。
      什么鬼!?
      男神你怎么这都知道?
      不对男神你这话说得很有歧义啊!
      
      沈汐转了转眼珠子,回复过去。
      【薛焱说他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所以……】
      
      呵。
      薛焱冷笑了一声。
      这都咒上了。
      
      他抿了抿唇,将消息发过去,就将手机丢在一边,不再去理会。
      【其实我这两天也生病了,在家里发烧,不方便见人。】
      
      看见男神说自己发烧了,沈汐哪还记得补课的事啊,她连忙发了一连串关心的话过去,嘱咐他多喝热水,好好保暖。
      
      *
      
      江男神这条路行不通,沈汐只好认命,第二天再次踏上了“逼疯自己”的补习之路。
      不过,她今天莫名觉得,身边人的气压有点低。
      
      沈汐偷偷瞄了旁边人一眼。
      他垂着眼帘,专注看着面前的书,嘴角从她进屋起就一直抿着,仿佛生怕了别人不知道他在生气。
      不过她也确实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
      
      沈汐咳了咳,把手里的数学题递过去:“第14题怎么做?”
      薛焱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沈汐又问了一遍:“薛焱,这个怎么做?”
      薛焱这才抬起眼,幽黑的眸子毫无感情地望着她。
      他淡淡开口:“我今天不舒服,不能教你。”
      
      ……那你不早说!早说我就不来了啊亲!
      沈汐在心里吐槽,但还是问了句:“你感冒了?”
      
      薛焱垂下眼,不想和她说话。
      是啊,被你咒的。
      
      见他这样,沈汐以为他是真不舒服。
      她伸出手去,将手背贴在他额头上,又将另一只手贴在自己额头作比较。
      
      “嗯,还好,没有发烧。”
      沈汐有模有样地作出诊断,她看向薛焱:“你……”
      原想问他家有没有什么感冒药,却看见对方脸色竟然变得红润。
      
      沈汐疑惑:“哎你脸怎么红了?真发烧了?”
      薛焱兀地站起身,移开眼不看她,丢下一句“我去找药”就快步离开了房间,丢下一脸莫名其妙的沈汐。
      
      沈汐低下头继续看题,忽地听见手机铃声。
      她看过去,是薛焱的手机响了。
      
      江亦棠打过来的?
      沈汐疑惑,他们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她拿着手机起身去客厅找薛焱,却半天没找到人影。
      看见玄关处薛焱的拖鞋,猜测他是下楼去药店买药了,又看了看这响个不停的手机,沈汐咬了咬唇,最终还是接下。
      
      “我靠薛焱你什么毛病啊!这么久才接电话。快上电脑,和兄弟我来一局!”
      
      沈汐愣了片刻,呆呆开口:“你是……江亦棠?”
      这个语气里透出一股浓浓□□丝气息的汉子是谁?
      她的江男神,不是温润如玉的校园男神吗?
      
      电话那边的江亦棠也呆了几秒:“妹、妹子?”
      沈汐暂时整理好凌乱的心情,镇定开口:“我是沈汐,来找薛焱补……”
      
      “我靠薛焱这家伙动作这么快?就带回家了?不行我要亲自问问他,他人呢?”
      “买药去了……”
      “……”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随即爆发出一声更为洪亮的“我靠我靠我靠!”
      江亦棠狠狠啐了一口:“这个禽兽!”
      沈汐:“……”
      
      沈汐的内心可以说是非常平静了。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平静。
      好像这之前的一切都像是断线的珠子连好了一样,理所当然。
      
      她只听见自己用沉着的声音问:“江亦棠,我问你,你感冒了吗?”
      江亦棠茫然地啊了一声:“什么?”
      “你发烧了吗?”
      “没、没啊……”
      
      好,很好。
      沈汐挂断电话。
      
      此时,薛焱恰好买完药从楼下回来了。
      不,其实他根本就没买药,只是下楼跑了一圈。
      
      看见沈汐站在客厅,表情似乎不对劲,他愣了愣,问:“怎么了?”
      
      沈汐看着他,笑了笑。
      “薛焱,你好样的!”
    插入书签 



    就等你下课了
    作天作地自恋小戏精vs外表温和切开黑的大学教授



    再凶我就亲你啦
    看似撩汉无数实则只会纸上谈兵的恋爱小白vs娃娃脸小狼狗 ,欢喜冤家小甜饼



    隔壁那个蹭饭的
    对男人有阴影的软萌小怂包vs各种撩的臭不要脸帅痞子



    每天上课都被怼
    偏科小话痨vs毒舌闷骚学霸,校园小甜饼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