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上课都被怼

作者:灼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怼

      第2章
      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板着一张脸,仿佛全世界都欠他五百万。
      “第一天就迟到,你这心是还落在家里没收回来是吧?”
      
      沈汐老老实实地低着头:“老师我错了。”
      “哪年级哪个班的?自己写上名字,扫一个礼拜楼梯。”
      沈汐有气无力地哦了一声,磨磨蹭蹭地在功过本上添上自己的班级名字,挪着步子进了大门。
      
      开学就中了“头奖”,怕是她这学期都没有好日子过。
      沈汐长叹了口气,抬头望见男生恰巧消失在教学楼拐角的背影,不由握紧了拳。
      却又缓缓地,无奈地,松开了手。
      
      谁让她前几天不小心占了他的便宜,就当一报还一报,这恩怨算是扯清了。
      就当她倒霉。
      
      回了教室,沈汐趴在桌上出神,老丁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时不时用他热情的口水浇灌祖国的花朵。
      
      “沈汐~”
      坐在后面的程夏戳了戳她的手臂,沈汐下意识把头转向右边。
      又是同样的小把戏,数不清是第多少次中了这种套路。
      
      这真的不是智商问题,只是身体反应比大脑思考的速度快了半拍。
      每次当她这么为自己辩解的时候,程夏总是一个白眼丢过去:“不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沈汐面无表情侧过身子:“程夏同学,这学期的语文作业……”
      “大佬我错了!”
      
      没等她把话说完,程夏立刻认错,小兔子一样委屈巴巴的眼神,诚诚恳恳的语气,真是让人难以拒绝。
      但谁都知道,这个二货兔子,永远都是虚心认错,死性不改。
      
      程夏讨好地凑过来一些,用气音悄声开口:“听说咱班今天要来一个新人,帅惨了。”
      女生之间的话题永远离不开四样东西,美食,帅哥,帅哥他女朋友,以及帅哥他男朋友。
      
      沈汐眼前一亮:“帅惨了是多帅,江亦棠那样?”
      
      江亦棠是1班的班长,光听名字就是言情小说标配帅哥,当然本人也的确是个帅哥。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是沈汐能想到最符合他气质的一句话。
      学霸光环和长相外挂,自然有让一中一大票女生拜倒在他的校服裤下,沈汐就是其中之一。
      
      不要脸地说,沈汐一直在计划去讨要江亦棠的联系方式,只是现今还在“去1班堵人”还是“去男厕所堵人”之间犹豫不决。
      前者怕影响江亦棠作为班长的威严,后者怕伤及江亦棠作为男人的尊严。
      
      程夏还在心里比较新同学和江亦棠哪个帅得更惨点,台上的老丁忽然用教鞭敲了敲桌子。
      “打起精神啊打起精神,昨晚都通宵补作业了吧?一个个地都丢了魂似的,怎么欢迎我们的新同学?”
      
      听闻新同学这三个字,方才还萎靡的全班都精神一振。
      还有大胆点的男生起哄:“老班,你咋不早说有新同学?萌妹还是御姐?”
      
      老丁虽然叫老丁,但实际也才二十七八岁,性格开明,脑子里的段子数不胜数,网络用语张口就来,平时习惯和学生玩成一片,这也是那男生敢这么起哄的原因。
      
      他很懂路子地朝门外招了招手:“萌妹子,进来。”
      “yoooooooo~”
      这话一说完,班上所有的男生都激动起哄,然而当“萌妹子”面无表情地走上讲台后,起哄的男生全部傻眼。
      起哄声还在继续,只不过换成了更为激动的女声。
      
      男生很高,且瘦。
      像是常年待在室内,他的皮肤比许多女生都要白皙,穿着黑色的短袖,更衬得略显苍白。
      线条优美的下颚线,微微抿起的唇颜色像樱花一样浅淡,英挺的鼻梁上方,一双黑眸如墨潭般沉静。
      
      “这是新同学,薛焱。”老丁扫了眼教室,目光在几个空桌子间逡巡了一圈,指着靠窗的一个位置,招呼薛焱,“你就坐沈汐前面,沈汐,举个手示意下。”
      
      沈汐早在看见薛焱进门的那一刻就黑了脸,她不情不愿地举起手,却不是示意。
      “老师,我个子矮,坐他后面看不到黑板。”
      言外之意是让老丁给新同学换个地方。
      
      而老丁此时意外地体贴:“那行,你和新同学换个位置,你坐前面。”
      沈汐:“……”
      真是谢谢您嘞!
      
      从薛焱进门,沈汐一个眼神都没落在他身上,倒是程夏,帅惨了的新同学坐在了她前面,可把她乐了一个上午,全然把自家好友的怨念自动屏蔽。
      沈汐坐在前面,总觉得身后人一直盯着自己,浑身不自在。
      
      她十分想转过头,送对方一个恶狠狠的眼神,霸气地甩一句“看你妹的看”。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恩怨两清,她不能再招惹麻烦。
      沈汐默默在心里想着。
      
      就这样一直熬到了第四节课,下课铃声一响,所有人都像是被炮弹轰炸了一样,拼了命地往食堂冲。
      怕食堂的菜味飘出来影响到学生,学校故意把食堂建在了教学楼对面,中间隔了一个运动场,外加一条环形马路。
      
      每次下课铃一响,教学楼里的学生沿着环形马路,分别从两边冲锋,在食堂交汇。
      场面一度像大军交战,下课铃就是冲锋的号角,午间广播就是激战的擂鼓。
      
      沈汐运动神经不错,可惜被一听到下课铃就反射性尿意上涌的程夏拖累,走在了大军的最末。
      排在队尾,沈汐掐着罪魁祸首的肩膀猛摇,与琼瑶剧中的经典动作如出一辙,“你不是上节课课间上完厕所了吗,一个小时都不到你怎么又去!你是吃了吗吃了吗!”
      她看了眼前面长蛇般缓慢蠕动的队,只觉生无可恋:“没了,我的红烧排骨,没了。”
      
      食堂的大锅饭奇葩菜色数不胜数,但还是有吸引人的菜品,比如每周一的红烧排骨。
      沈汐作为走读生,离家不远,完全可以回家解决三餐,奈何学校的红烧排骨太诱人,所以她每周一都会顶着和“吃饭大军”拼命的压力,排队吃饭。
      
      所谓吃货的执着。
      然而吃货的执着能跨过山和大海,却跨不过食堂的人山人海。
      
      同为吃货的程夏完全理解她此时的心情,只能拍拍肩安慰:“别这么丧,说不定排到你的时候还剩一份呢。”
      说完这句话,她朝前面的长队望了眼,目光一顿,落在一个人身上。
      用手肘撞了下还在哀悼红烧排骨的沈汐:“咱班新同学。”
      
      沈汐顺着她目光望过去,果然看见薛焱。
      他还没领到校服,穿着件黑色短袖,在一众白色短袖的校服中尤其突兀。
      当然,更显眼的,是他那张脸。
      腰杆笔直地立在人群之中,全然没在意周围女生落在他身上的倾慕目光和窃窃私语,脸上表情淡淡,看不出情绪。
      
      沈汐收回目光,看着同样是一脸倾慕的程夏,冷漠道:“所以这和我的红烧排骨有什么关系?”
      程夏没理会她,自顾自说:“我觉得他比江亦棠帅。”
      “呸!”沈汐大声啐了一句:“江亦棠比他帅多了,他……”
      
      她声音太大,引得周围人注目,也引得前面的人侧过身投来目光。
      对视的两秒钟,仿若万籁俱寂。
      
      沈汐率先移开视线,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却是一阵发麻。
      说人坏话被抓包了,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事吗?
      没有。
      
      飞快瞥了眼前面,对方已经收回视线,转过身。
      沈汐长呼出一口气。
      
      队伍渐渐变短,程夏艰难地踮着脚观望,看见红烧排骨那边还剩下一些,前面已经没几个人了,怎么也能排到他们。
      她欣喜地拍了拍沈汐的肩:“我就说还有剩嘛。”
      
      沈汐也望过去,正当排到薛焱。
      他侧过头回看了这边一眼,沈汐隐约觉得不妙,下一秒就见他转过头对食堂阿姨说:“剩下的红烧排骨全打包吧,分成两份,谢谢。”
      
      沈汐:“……”
      一个人吃这么多真的不怕撑死吗?
      
      *  
      
      “我靠,打这么多你是想撑死我吗?”
      看着两份餐盒中堆成小山丘的红烧排骨,江亦棠眼睛都直了。
      
      没错,就是沈汐口中那个帅惨了的江亦棠。
      当说薛焱才转过来一天,在这里应该不会有熟人,其实不然,他就是因为熟人在这所学校,才答应过来的。
      
      因为薛焱出色的长相,所有人都不自觉把他与江亦棠作比较。殊不知,二人是从穿开裆裤起就一起混的好兄弟,对方的老底早就摸得一清二楚。
      
      就比方,传说中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家教好到就算被人当面破骂也会从容以微笑面对的江亦棠,在薛焱面前,那就是一个二逼。
      在家穿着红色大裤衩抠脚打游戏的二逼。
      打输了游戏就哭爹喊娘大爆粗口的二逼。
      
      薛焱不紧不慢坐下,淡定回道:“你不是挺能吃的吗?两百斤的时候……”
      “打住打住!”
      
      一听到“两百斤”这三个字,就知道他又要提自己的黑历史,江亦棠连忙打断:“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江亦棠有两个噩梦,一个是薛焱,一个是“两百斤”。
      
      在上高中之前,江亦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胖子,初中三年一直在减肥,才终于脱胎换骨。
      高中搬家,换了个新城市生活,这才没人知道,他也能安心地在学校装逼。
      
      但是现在,另一个噩梦薛焱来了。
      他知道,受压迫的日子又要重新开始了。
      
      真希望来个天使,来转移大魔王欺压的目标。
      江亦棠伤感地想。
      
      *
      
      沈汐觉得,再这么容忍下去,下一次被抢走的,就不只是红烧排骨这么简单了。
      不,抢走红烧排骨这件事就已经不简单。
      有什么比事吃不到红烧排骨更糟糕的吗?
      没有。
      
      于是沈汐深吸了一口气,来到了教师办公室。
      彼时2班正在上自习,下节课就是数学课,沈汐断定,老丁肯定在办公室没跑了。
      
      来这一瞧,果真如她所料。
      走过去之前,她站在办公室门口,用力掐了两下自己的大腿。
      
      生理上的疼痛让她眼中蓄了层水雾,配上刻意做出的委屈表情,倒还真像被人欺负了一样,可怜巴巴的。
      她哭唧唧地开口:“丁老师,我强烈要求换座位。”
      
      老丁正在看教案,冷不丁听见这隐约带着哭腔的一句话,抬头一看:“哟,这不沈汐嘛,这怎么还哭上了?”
      他带了沈汐两年,对这姑娘熟悉得很,别的不说,就冲她死都学不进数学这劲儿,他这个数学老师都快以为这姑娘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要说她其他科目也一样差,他也不会这么急着让她去学好数学,偏偏吧,她就偏了数学这一门。
      每次考试,在一溜漂亮分数中,就他教的数学亮起了红灯,在及格线下的三两分浮动,“扎实”得很。
      
      把薛焱安排到她身边,也是看着薛焱成绩不错,丢个学霸去带带她。
      可谁知,她现在跟这诉苦说与那薛焱八字不合,一个劲请求换座位,真是白费了他的苦心。  
      
      见老丁一直死咬着牙不答应,沈汐咬咬牙,决定使出杀手锏。
      “老师,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她硬着头皮,道:“薛焱长得太帅了,我怕和他坐一起,日久生情。”
      
      高中最大禁忌莫过于早恋,尤其在一中,更是闻风色变,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对。
      稍微看出一点苗头就立马扼杀在摇篮里,唯恐自己的学生受早恋荼毒。
      尽管如此,学校暗地里,还不知道藏着多少对小情侣。
      
      沈汐为了换座位,把这种话搬到台面上来说,可以说是很拼命了。
      她心想着,老丁再开明,也绝不会容忍早恋。
      
      然而老丁却是笑出声:“行吧,那就让薛焱来当数学课代表,你要真喜欢他,数学肯定能进步。”
      
      沈汐:“……”
      您这是要了我的命。
      
      沈汐还想说什么,老丁又朝门口招了招手:“薛焱,正巧你过来,都听到了吧?以后和沈汐同学好好互帮互助。”
      他顿了一下,补充:“相亲相爱就不必了。”
      
      薛焱走过来,向老丁点头:“知道了老师。”
      他扭过头看向沈汐,嘴角弯起一抹微小的弧度:“以后就好好互帮互助了。”
      
      沈汐:“……”
      她这命能不要了么?
      
      *
      
      晚餐时间,吃饭大军都在食堂集合完毕,教室里没剩下几个人。
      
      面容姣好的女生转过身,与后排的俊朗男生面对面坐着,时不时抬起眼朝男生望过去。
      面染红晕,目含忐忑。 
      
      路过的几个女生不经意见了这一幕,被曲一线王后雄摧残的少女心又蠢蠢欲动,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这才是青春啊。
      她们善意地为女生握拳,加油!
      
      而实际上,这位被加油的女生,正咬着牙,忍受对面人精神上的凌迟。
      气红了脸,瞪圆了眼。
      
      薛焱将那张打满了红叉的数学考卷摊在桌上,签字笔一下一下点着桌面,说:“在我看到这张试卷前,我以为你只是单纯不擅长这个科目,但是现在,我强烈怀疑,你是不是三鹿喝多了?能这么准确地踩进所有题目的陷阱,相信放眼整个一中,也只有你能做到,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是三鹿脑残粉。老实说,把数学学成这样,我很佩服你还能这么坦然地面对老丁,告诉我,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沈汐气得几乎将一口白牙咬碎,在心里默念了几十遍杀人犯法。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咬牙切齿:“我没喝过三鹿。”
      
      薛焱撑着下巴望着她,不冷不热地哦了一声。
      “所以智力障碍是天生的么,那还真是可怜。”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留言继续随机掉落红包,不过感觉大家视金钱如粪土_(:3 」∠ )_



    就等你下课了
    作天作地自恋小戏精vs外表温和切开黑的大学教授



    再凶我就亲你啦
    看似撩汉无数实则只会纸上谈兵的恋爱小白vs娃娃脸小狼狗 ,欢喜冤家小甜饼



    隔壁那个蹭饭的
    对男人有阴影的软萌小怂包vs各种撩的臭不要脸帅痞子



    每天上课都被怼
    偏科小话痨vs毒舌闷骚学霸,校园小甜饼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