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里的温柔

作者:静寂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温柔的他16

      他说什么?爱的思念?亲口说的,对!
      
      许明笙的心快飘起来了,那感觉仿佛掉进了幸福的蜜罐里,香甜得冒泡,而简易就是那个酿蜜的人,给她设下温柔陷阱引诱她往里头跳的大坏蛋!
      
      她可不想那么轻易就被他三言两语收服,微嘟起嘴:“胡说八道,我跟你之间哪有什么爱?”
      
      简易挑眉:“没有吗?我怎么记得你说过喜欢我呢?”
      
      许明笙瞎掰扯:“我是说过,但喜欢只是好感,可作闲暇时的欣赏,跟爱没有半毛钱关系。”
      
      简易沉吟几秒,认真说:“那我要努力一点,让你早点爱上我。”
      
      许明笙哼了一声,伸出手掌在他眼前晃了晃,“你的眼镜呢?怎么不戴了?”
      
      简易捉住她的手,不假思索答:“换了隐形。”
      
      许明笙注视着他的俊脸,“你老实说,你换掉那副老土眼镜,打扮变得新潮,是不是为了装嫩?”
      
      简易抿着薄唇,看似不太想回答的样子。
      
      许明笙并不打算放过他,“快说,不然以后都不理你哦。”
      
      简易不太自然地点头,“是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哈哈哈哈......”许明笙像被点了笑穴一样,在被子里笑的身子轻颤,停不下来。
      
      快乐会传染,简易也跟着笑,总算是不生气了。
      
      许明笙好半天才止住笑,眼睛弯成弧度好看的月牙,“隐形眼镜晚上要摘掉的吧,你快去。”
      
      简易忍不住低头亲一下她的眼睛,笑容浮面,“没关系,我等你睡着了再去。”
      
      许明笙白天休息了很久,这会儿挺精神,催他:“我现在睡不着,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你快去吧。”
      
      “好。”简易下床,推门离开卧室,去卫生间摘掉隐形眼镜,放在盒子里。
      
      下午小张送来一套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牙膏杯子和洁面乳被他放进收纳柜子里,跟她的粉色杯子摆放在一起。
      
      她这里没有任何男性居住过的痕迹,让他觉得心情愉快。
      
      他的眼睛度数不高,不是离开眼镜就跟瞎了似的那种,洗漱完出来之后,还是能摸到卧室的门的。
      
      他的脚步轻,走到床边,慢慢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许明笙趴在一边刷手机,百无聊赖,他身上清爽干净的气息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是前所未有的心安和放松。
      
      她放下手机,拥着被子挪过去,靠在他的肩头,简易顺势搂住她,大手抚上她的后背,用指腹摩挲。
      
      许明笙浑身哆嗦了一下,不满地瞪他:“你是不是又想做坏事?”
      
      简易面色如常:“你睡觉怎么不把内衣脱掉?是要防着我么?放心,我说过今晚不碰你,就绝对不会碰你。”
      
      “穿内衣睡觉会影响胸部的血液循环,百害而无一益。”
      
      许明笙双手捂在胸前,脸红得跟苹果似的,“你把脸转过去,我自己来。”
      
      虽然她的身体已经被他看过了,但那晚两人都喝了酒,胆子也大,现在清醒着,还是很羞人的。
      
      她转过身,解开两边的带子,脱掉内衣,折好,放在床头柜上。
      
      她回头看简易,眼光幽冷:“简先生,你这么懂,手法这么娴熟,是不是摸过很多女人的胸了?你个大色坯、龌龊男人!”
      
      突然被骂,简易愣了下神,失笑道:“你不如问我以前有过几个女朋友。”
      
      许明笙扁扁嘴巴,瞪他:“几个?”
      
      简易嘴角噙着笑,一本正经答:“有两个。”
      
      “哼!”两个也不少了,她之前还一个都没有呢。许明笙卷起被子往一边蠕动,再蠕动,远离大色坯。
      
      简易长腿一抬,靠过去,从身后拥住她,在她耳边呵气,“我说的两个,是左手和右手。”
      
      啊?许明笙仔细品味这句话,搞明白之后倍感意外,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他那天没做措施是因为第一次没经验?
      
      不过,怎么可能呢?
      
      许明笙呲牙,掐他胳膊肉:“一把年纪的老男人,扯这种谎话,良心不会痛吗?当我年纪小好骗是不是?”
      
      又叫他老男人!
      
      三十出头是男人的黄金年龄段,却被她说成是老,他也只不过比她大.......
      
      好吧,是好几岁。
      
      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喜欢她,和跟她在一起的决心。
      
      简易轻勾了一边嘴角,笑的有点坏,“随你信不信吧,反正我只摸过你的,吃过你的。”
      
      OMG!老男人骚起来真要命。
      
      许明笙超级无语,这天没法聊下去了。
      
      关灯,睡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枕侧空空,简易已经不在卧室。
      
      许明笙迷迷瞪瞪下床,趿上拖鞋,往外走。
      
      经过客厅的时候,简易刚好端着两只盘子从厨房走出来,“早饭做好了,快洗洗过来吃。”
      
      “哦。”许明笙揉揉眼,抓抓乱的跟鸟窝似的头发,飘去卫生间。
      
      她身上穿着淡粉色印花睡衣,因为抬手的动作,带起胸前一片起伏美好的风景。
      
      简易被她无意间的撩拨闹的身体发烫,好半天才平复下去。
      
      许明笙洗漱完,去卧室换好衣服出来,简易正把热牛奶放在餐桌上。
      
      盘子里的是,吐司夹蛋。
      
      “我只会做这个,回头有时间学着做点别的。”
      
      许明笙拉开椅子坐下,抓起吐司夹蛋吃一口,哎呀妈,好咸。
      
      那天早上他做的也是这个,不过她没吃,给倒掉了。
      
      现在想起来,嗯,幸好没吃。
      
      简易观察她的神色有些微妙,问:“怎么了,不好吃吗?”
      
      许明笙喝了一口牛奶,眨眼:“还好啊,谢谢你一大早起来做早餐。”
      
      简易笑着说:“小事而已,我很高兴为你做这些事。”
      
      吃着早餐,他问起:“你的胃好了吗?还难不难受?”
      
      “已经好了,等会去上班。”许明笙吃完,抽了一张抽纸擦嘴角。
      
      昨晚睡眠很好,夜里都没有怎么惊醒,于是她满血复活了。
      
      “等下我开车送你。”简易收拾盘子和牛奶杯,端去厨房清洗。
      
      出来时,许明笙坐在沙发上,朝他勾勾手指:“简先生,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简易走过去,坐在旁边,伸出手臂想搂她,许明笙站起来,坐在一侧的单人沙发上,拉开距离。
      
      “简先生,我们谈谈。”她说。
      
      简易好整以暇看向她:“好,你想说什么?”
      
      许明笙:“我觉得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需要客观认识一下。”
      
      “哦?”简易笑容浅淡,“怎么个认识法?”
      
      “你看啊。”许明笙优雅不过十秒,盘起腿,用手支着下巴,“工作上,你是我负责的客户,订单金额足以让人眼红,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我们前阵子搞在一起滚床单了,说出去别人还以为你潜规则我或者我为了钱和别的什么东西而去勾搭你。问题就在这里了,我们现在的关系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状态,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看待或者处理这样的关系。”
      
      简易看着她的眼睛,一直静静聆听,等她说完,点头:“明笙,我能理解你的看法,毕竟那天晚上确实是我先冲动的,给你带来这样的困扰,我很抱歉。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换个角度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对彼此都有好感,可以像普通的单身男女那样,正常交往发展下去。”
      
      许明笙认真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扬唇一笑:“可是,人家都是先约会再打炮,我们直接跳过了互相认识了解的部分。你不觉得太快了吗?”
      
      小妮子原来是抱怨这个,简易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单膝跪地,与她平视,“从今天开始,我重新追求你,直到你愿意接受我,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可以吗?”
      
      许明笙紧盯着他,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其实她超想说好,但是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口的勇气。
      
      并不是故意想要吊他。
      
      简易执起她的右手,在手背上啄了一口,抬头笑:“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他的笑容温柔地晃眼,让人心里痒痒的。
      
      许明笙抑制住凑过去亲他的冲动,目光移向别处,“八点多了,该上班去了。”
      
      “好,我送你。”简易起身去拿车钥匙。
      
      黑色卡宴停在明光大厦门口,简易帮她解开安全带,“我今天有别的事情,不去你们公司,这里不能停车,你自己上去吧。”
      
      “好啊,没关系,你去忙你的。”
      
      许明笙正要打开车门下车,手臂上一重,简易攥住了她,“不问问我去做什么吗?”
      
      许明笙纳闷了:“你做什么事,我可无权过问,也没兴趣知道。”
      
      简易说:“朋友介绍了几个地方,我去看一下办公场地。”
      
      这是在跟她汇报行程?没必要吧?
      
      许明笙不解,简易突然靠近,用足以让耳朵怀孕的低沉嗓音说:“我下班后来接你。另外,不许带咖啡给男同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