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仁]岁月情书

作者:拿铁不加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十三

      73、
      
      幸村带着些微地疲惫回了房间。
      新的分组新的选曲不是他擅长的方式,但他向来是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的性子,便压缩了每一秒的练习时间。练习完他又去关心了一下他的队员,回来便迟了些。
      他考虑到舍友们可能已经准备休息了,便放轻了动作。
      果然房间里已经关了灯。
      
      等他轻手轻脚洗漱完,路过不二的床边,便对上一对反着光的眼睛。
      
      幸村没忍住后退了一步,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是不二。
      ……等一下,白天都不怎么睁眼睛,大晚上的眼睛怎么瞪的这么大?
      
      幸村疑惑着,就看到不二又笑弯了眉眼,用气声说:“我在等你。”
      
      幸村:“……”
      
      74、
      
      他们找了走廊尽头的露台。
      夜里有风,幸村还披了件外套。
      
      “你……”幸村有些好奇,“谈心的话,不是应该找队友吗?”
      
      “关系太近,有些话反而不能说啊。”不二说。
      
      幸村没解决过这种恋爱烦恼,他是说,不是绯闻而是同事之间恋爱的恋爱烦恼。
      他有些不太明白不二到底为什么因为手冢的一个举动就难过,也不太明白一直环绕着他们两个人的那种压抑的气氛是什么。
      他所经历过,或者说他所看过的恋爱,也只有两种。
      一是丸井那样,有了好感就交往,但工作始终更重要的“快餐式恋爱”(丸井语),二是自家父母那样,长久的陪伴很淡的温情。
      绯闻他倒是经历过很多,也处理过很多,心理只觉得麻烦。而上半年仁王因为一个绯闻所经受的压力也让他对这种事发憷。
      
      如果和圈内人恋爱,双方粉丝吵架,那可是天翻地动。
      而如果和圈外人恋爱,他的粉丝们又说不定会闹起来。
      危险的ANTI他们也见过不少,实在是没有保护别人,甚至是保护自己的力气。
      
      所以何必呢?
      
      Idol已经很难了 。
      最初为了梦想选择的路,慢慢肩上也扛了越来越多的东西。
      幸村不后悔,也从一路上尝到了酸甜苦辣的滋味,却也觉得Idol这条路太难了。
      他几乎耗尽了心力,已经没有办法再腾出什么位置给恋爱。
      
      而他自恃立海已经是很省心的公司,青学的糟心事肯定比他要多得多(就光看手冢出道那么多波折就知道了),手冢也是队长,又怎么可能还有精力恋爱?
      就算资源不算多,可队长要做的,何止镜头前的那部分呢。
      
      幸村是理解手冢的选择的。
      他只不赞同一点,就是队内恋爱本来就是不应该的事,那从最开始就要把源头掐灭,而不是到了中途才及时止损。
      
      那多痛啊。
      
      光看不二的样子,就让人心有余悸了。
      
      月色很亮,他的表情被不二看在眼里。
      原本有些其他目的的人敏锐地读出了幸村的潜台词,脸上便带上了苦笑。
      他一时之间也没有践行自己原本计划的性质了。
      
      “你一定是在想,我和手冢,这么苦,结束才是正确的选择吧?”
      
      “不是吗?”幸村向来是很直白的,“就不谈两个人的以后这种私人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如果曝光怎么办?队伍怎么办?”
      
      “我可不是叫你出来听说教的呐。”
      
      “我知道。但我不会为了这个安慰你的。”
      
      不二隐约居然有些欣慰。
      他微低下头:“你说得对。但你们做部长的,是不是责任心都特别强?我也是最近才意识到,比起我,他担心的东西要多很多。我们表现得太明显了。”
      
      “其实如果公司内部,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幸村类比了一下他们王者团,不管是丸井还是仁王,在这上面都会给他报备,也会说实话,有事大家也会一起解决,老板也会帮着背黑锅。
      
      不二有些诧异:“我以为你很反对。”
      
      “我反对的是没有想好后续的处理方式就凭借感情做决定。”幸村说,“如果考虑到了全部后果,也决心承担所有,而可能被连累的人也心甘情愿帮忙,那没有任何问题。”
      
      “这么说的话,你其实并不反对队内恋爱吗?”
      
      不二这个问题听起来像是一个顺理成章的衍生,又像是随便问问。
      但幸村以“有可能发生的事都要认真思考”的概念想了一轮,以队长的角度给了一个答案:“先观察有没有分的惨烈的可能吧。我得确认他们的恋爱对队伍有没有什么危害,对他们自身有有多少消极的影响。至于对外的方案,给我时间我也能做出几个企划,不能说完全消弭负面影响,至少……”
      
      幸村想了想比喻恰不恰当:“至少不至于闹得像仁王和唐泽那么大。”
      
      不二明白了幸村的意思。
      
      但他反而不明白了另一件事。
      仁王到底为什么那么确定幸村不会喜欢他?
      
      “那你呢?”他试探地问道,“你自己……”
      
      “我?我不打算恋爱。”幸村说,“虽然现在恋爱已经没有以前‘偶像失格’那么严重,但我已经浪费了一年时间,没必要再因为恋爱而……”
      
      他想了想,选择了一个自以为恰当的描述方式:“没必要再因为恋爱而失职。”
      
      他把这称为“失职”。
      不二便明白,或许因为受伤而缺席的那一年,在幸村看来是很严重的失职。
      
      所以队长啊,都怀着这样的心理负担吗?
      他表情变得悲伤,大概是联想到了手冢,也联想到了自己。
      
      他想手冢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情决定退赛的呢?
      负担这么重,该多辛苦啊。
      
      他又能多心疼。
      
      一时之间不二失去了“报复”的性质。
      他叹了口气:“很迟了,回去睡吧。”
      
      75、
      
      幸村向来是敏锐的。
      他想不二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才过来找他谈心——他可不觉得不二是随随便便就像别人暴露弱点的人。
      
      可发现了什么呢?
      难道他的队伍里也有人恋爱?
      
      那是谁?
      
      丸井肯定不是,他和他的演员小女友还在恋爱呢(虽然处在快要分手的边缘)。
      真田也肯定不是,他和真田认识了二十几年了,也就读高中的时候见过真田情窦初开的样子还没多久就自己掐灭了(就是因为见过才能确定不是)。
      柳呢?
      柳和切原……不,柳那完全是带弟弟的样子。那柳和其他人?
      
      幸村觉得不会,柳和谁都是“君子之交淡若水”,倒是和青学那个乾关系不错,却只是 “志同道合”和“恨铁不成钢”的混合。
      
      切原还小,还沉迷游戏,根本是个注孤生的人设。
      
      剩下的柳生和仁王倒是“官方cp”了,可仁王前段时间还传过绯闻,自己也承认了和唐泽君高中的时候交往过那应该是正常性向(况且幸村一直觉得仁王根本没有恋爱的时间那家伙连去看病的时间都没有还总是不睡觉!)。柳生除了仁王也没有和其他人特别亲密了……
      
      幸村数了一圈还是毫无发现,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观察力下降对队员关心不够。
      
      他觉得不二应该是真的发现了什么,不是都说那什么有雷达么?
      
      所以到底是谁想吃窝边草?
      能不能再找不二要个提示?
      
      幸村一边忙表演一边忙队内关系,累得几乎要思考人生了 。
      
      76、
      
      仁王端着餐盘坐到了幸村旁边。
      他打饭时看着幸村动了动脖子舒展筋骨,便忍不住过来劝了两句:“幸村,你悠着点儿,注意身体。”
      
      “……被你这么说感觉真奇怪啊。”幸村说。
      
      仁王耸了耸肩,扒拉了一下餐盘里并不是特别爱吃但还好也不讨厌的菜:“我最近很安分啊,保证每天六小时以上睡眠,也有好好吃饭。”
      
      “嗯,乖。”幸村顺口道。
      
      仁王噎了一下。
      
      晚上他拎着一瓶药酒跑来幸村房间。
      
      幸村刚好洗完澡吹完头发,见到仁王有些惊讶:“你不用练习?”
      “中途休息。海堂君在给乾开小灶,我说找你有事请过假了。”仁王把手里的药酒放在桌上,“一个小时,你躺下啊,我给你按一按。”
      
      “……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有点……”幸村微皱起眉。
      
      仁王非常自然地接话道:“那我不是心虚吗,前段时间你也很累,还忙我的事。况且我现在发现你以前说的没错,身体比较重要。算是赔罪?你最近应该不太舒服吧,柳从医生那里拿了一些膏药,他明天给你,你记得贴。”
      
      幸村想又被队友们担心了呐。
      
      他本来就在下铺,白石揶揄的眼神让他有些不自在,但仁王难得表现出一副“你听我的”的样子,他又没来由觉得欣慰。
      
      大家都成长了很多啊,仁王也从前段时间的坏心情里走出来了。
      
      就是一下子成熟太多让他觉得奇怪。
      
      可能就是突然长大了吧,男孩和男人不都是这样吗?
      
      他这么想着就顺着仁王的意思趴下来。
      
      “你什么时候学会按摩的?”
      
      仁王动作倒不算熟练:“和真田拍戏的时候有个武术指导教过我们。”
      
      “那你也帮弦一郎按摩过?”
      
      “……想太多了吧队长,我怎么可能会帮真田按摩。”仁王说完觉得这好像暴露了什么事,连忙补救,“他也根本不会让我帮他按摩。”
      
      幸村也不误会。
      他是知道仁王和真田其实是相互认可的,但绝对不会在嘴上承认。
      
      真到了需要的时候,还不是会帮忙。
      
      他们王者团,不知不觉已经积累了这么多羁绊了。
      
      “不想给真田按摩,就主动给我按摩吗?”幸村笑着说。
      
      仁王停顿了一下,语气里听不出什么不对,反而带了些笑意:“那是,你可是队长啊。我超级喜欢你的。”
      
      幸村忍不住笑起来。
      
      他不知道在他看不到的身后,仁王说完“喜欢”后神情是出人意料的冷淡,又带着说不出的认真。
      然后他抬起头,对着旁观的不二露出一个挑衅的笑。
      
      不二:气成河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恃无恐的仁王,很快就会玩脱了的。
    SSR要放大招了。
    不,SSR还好,另一个SSR幸村要觉醒了。
    P.s:RB快要打不下去了,太难登录了,而且打歌好累哦。希望狐狸的活动不要出的太频繁,肝要没了ORZ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