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的姑娘

作者:星球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
      
      “——给大家介绍下,这就是顾关山。”沈泽说。
      
      运动会的天气从未这么好过,阳光明媚,连绿茵场都泛出了金色。
      
      顾关山没怎么见过这群人,只认识其中的一个谢真,还有些穿着花花绿绿荧光色阿迪风衣的小姑娘小少年,可能都是跟着沈泽混的,沈泽往顾关山肩膀上一压,重复了一遍:
      
      “这是顾关山。”
      他的话音压得非常低,却又带着丝笑意,顾关山觉得他像是在说:‘这是你们嫂子’。
      顾关山被这念头砸得脸色通红,强忍着羞耻,顽强道:“……你、你们好。”
      谢真笑得十分友善,道:“小嫂子好。”
      
      “小嫂子?”人群里一个长得十分漂亮骄矜的女孩说:“谢真,你这样小心沈泽生气啊。”
      顾关山看了过去,那女孩穿着粉红和粉紫的阿迪风衣,颇为眼熟,走到顾关山面前,对她伸出了一只手道:
      
      “——曲若。”
      顾关山愣了愣,问:“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你当然听过,”女孩声音却柔软而糯,她软软地道:“初中的时候就久闻盛名了呀,顾关山。”
      ——是藤苑中学的校友。
      顾关山脸色一白,那女孩又娇滴滴地去问沈泽:“谢真叫她嫂子,泽哥你都不生气吗?”
      沈泽:“……”
      
      “泽哥最讨厌别人捕风捉影传他的绯闻了,谢真。”曲若说,“下次可别这样了呀,谢真,尤其还是和藤苑初中的顾关——”
      
      曲若一番话话说得轻飘飘的,却四两拨千斤地给顾关山和沈泽的关系盖了章“捕风捉影”,又偏偏让人挑不出错处来,还顺便暗示了下顾关山的过去。
      
      顾关山甚至来不及叫停,她毫不怀疑曲若能把她那些丢脸的、令人绝望的过去尽数兜出去。
      
      “——曲若。”沈泽皱起眉头,“少说点,没人当你是哑巴。”
      
      沈泽又轻飘飘地看了曲若一眼:“生气做什么,传个绯闻而已,我像是天天生气的人么?”
      他顿了顿,转向顾关山道:“……顾关山,我等会儿跑4x100接力。”
      顾关山立刻听出了沈泽的弦外之意,他想让顾关山为他加油,便推脱起来:“我们班也有人跑。”
      
      沈泽:“那还真是巧了,因为我如果看不见你为我加油,我会很生气。”
      顾关山炸毛:“你是小孩吗?!”
      沈泽咧了咧嘴,伏在顾关山耳畔,压低了声音道:“——我一直是。”
      
      顾关山那一刹那连耳根都在发烫,清澈的阳光从天空直直地照下来,沈泽这人被阳光融掉了块侵略性极强的部分,看上去甚至有些难以言说的温柔。
      
      顾关山揉着耳根,连沈泽的眼睛都不敢直视了。
      远处进行曲的声音铿锵,顾关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但是顾关山匆匆地和沈泽道别时,余光瞥到了曲若——那个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女孩子犹如毒蛇般盯着她。
      曲若在嫉妒顾关山。
      
      顾关山那一瞬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而她不愿和曲若这种人计较,别开眼睛,径直走开了。
      
      -
      
      高二男子组4x100接力赛的跑道前,各班少年活动着自己的腿脚。
      
      观众席上丁芳芳啃着薯片说:“说真的,我很不看好咱们班,咱们班能跑的说白了就一个陈东——但是陈东又是个傻逼。”
      顾关山推测:“可老班知道,他对我们的期望就是不拿最后一名。”
      丁芳芳:“……”
      
      丁芳芳眯起眼睛看了片刻,惊讶地说:“哇,沈泽也跑?”
      沈泽披着件薄外套,穿着短跑的运动裤,小麦色的皮肤结实油亮,肌肉线条性感。
      
      顾关山只觉得脸上发烫,小声喃喃:“他怎么穿的这么暴露啊?”
      丁芳芳瞬间打了鸡血,进入角色,抑扬顿挫地表演:“沈泽!穿着这么暴露你是要勾引谁——”
      顾关山:“……”
      
      一百六十斤的丁芳芳一个优雅的屈膝礼,道:“以上,是顾关山真实的内心活动,谢谢大家。”
      
      周围六班同学,为丁芳芳精湛的表演爆发出一阵喝彩声。
      
      顾关山咬牙切齿:“……丁、芳、芳——”
      丁芳芳拔腿就跑,冲上跑道,活脱脱一个灵活的、蹦跳的胖子。
      
      发令枪砰地响起,男孩们犹如子弹般冲了出去,顾关山追着丁芳芳跑到了操场中央,阳光明媚,少年们飞快地跑过跑道,顾关山千里追杀丁芳芳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沈泽的背影。
      沈泽在跑道上蹲着伸展筋骨,转了圈脖子,然后在跑道上拉出了起跑姿势——
      ——一班的第三棒冲过来,沈泽一把捉住接力棒。
      
      他跑的姿势极具力量,充满阳刚之气,腿长又结实,犹如年轻的雪原狼。
      
      他第一个冲过终点线时,一班的位置爆发出了一阵欢呼。
      
      丁芳芳不知何时靠了过来,揶揄道:“你一百米跑多长时间来着?”
      顾关山没说话。
      丁芳芳说:“我决定收回以前不看好沈泽的那句话了,体育好的男人真性感——顾关山,你……”
      丁芳芳说着话,突然回头望向顾关山。
      
      顾关山脸色通红,意识到丁芳芳的眼神,小声道:“……丁芳芳,你要理解,我、我也是个女孩子啊。”
      
      她望向沈泽,沈泽在终点处以毛巾擦着汗,拿着金牌不住地喘粗气,眼睛也望向顾关山的方向,两人四目相对。
      
      顾关山那一刹那想落荒而逃,连腿都是软的。
      ——不行,可顾关山想,绝对不行。
      
      她眼眶都有些发红,却最终控制住了自己想要落荒而逃的腿脚,对沈泽挥了挥手。
      沈泽也冲顾关山勾了勾唇。
      顾关山血液涌进大脑,咚咚作响。
      
      那声音犹如春雷闷响,春天河川破开的第一片冰,古地球上第一声心跳,和天空坠落的雨滴。
      
      -
      
      “我完全理解那些女孩子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了。”顾关山语气理智,但仔细看去,耳根却羞耻得绯红:“沈泽的确,满足了几乎每个女孩子的幻想了,他身材真好。”
      丁芳芳:“……”
      
      顾关山拿着零食和一瓶青柠味的脉动,她和丁芳芳正穿过长满藤萝的走廊,花朵落了一地,石凳上都是干了的花儿。
      丁芳芳由衷道:“顾关山,你现在比以前可爱点。”
      顾关山一本正经地说:“本王一直都很可爱。”
      
      丁芳芳说:“我觉得沈泽对你也挺好的,对你来说相当完美了,你想想他为你做的那些事,想想你们怎么认识的——”
      “就那漫画,我还一直觉得他会杀了你呢——”丁芳芳啃着烤肠说:“没想到啊没想到。”
      
      ……
      满是绿荫和落花的长廊尽头,传来几不可闻的辱骂声。
      
      丁芳芳一边狼心狗肺地道:“顾关山你可长点儿心吧,你这次画沈泽的漫画,是你的脸救了你一命——你要不是长得像刘亦菲——”
      顾关山竖起手指:“嘘。”
      丁芳芳:“?”
      顾关山压低了声音道:“……前面有人在骂人,可能是在找事。”
      
      顾关山将零食和饮料藏在身后,拉着丁芳芳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藤萝叶浓密垂坠,浓绿的树叶缝隙里透出阳光,运动会的进行曲声音遥遥传来。
      
      丁芳芳:“……哈?”
      他们往前走,然后顾关山看到了她最意料不到的两个人。
      
      ——藤萝走廊的尽头,曲若将邹敏堵着,邹敏面无表情地看着花一样的曲若,曲若的几个跟班跟在她身后,场面充满了威逼利诱。
      
      丁芳芳懵了一逼,问:“这是校园暴力吧?”
      顾关山竖起手指,示意她小声点:“校园暴力?这不就是曲若最爱干的事情吗?芳芳你去叫人,曲若手下没轻没重的,我们处理不了她。”
      顾关山复杂地说:“曲若初中的时候不就欺负退学了一个?芳芳你快去。”
      
      邹敏是个一双手脚无论往哪放,都看上去都冷漠冰硬的人。她镜框之后的眼睛冰冷又漠然,看上去又学霸又不伦不类,怎么看都十分的古怪。
      丁芳芳跑去叫人了,顾关山留在原地,躲在树后盯着这群人——顾关山对邹敏被欺负这件事充满了疑惑,曲若这种人,和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的邹敏计较什么呢。
      
      曲若声音依然娇滴滴的,道:“邹敏,说真的,我特别可怜你。”
      邹敏面无表情,透着镜框看着她,甚至连一丝受辱的模样都没有。
      “学习再好,也不过就是读死书,你在班里有朋友吗?没有吧?”曲若声音能挤出糖水来:“我说也是嘛,你能拿出手的有什么?”
      
      “论长相——”曲若伸手在邹敏脸上一拍,笑了起来。
      邹敏一句话也不说,冷冷地看着曲若。
      “论长相你比不过顾关山,也比不过我。”曲若故意羞辱邹敏般,将那只手在她的校服上擦了擦,咯咯笑着说。
      
      顾关山差点打了个阿嚏,颇想把曲若头拧下来当球踢——姓顾的躺着也中枪,带她出场有出场费没有?长得好看有什么错?
      
      “论家世——”曲若嘻嘻笑个没完,她的两个跟班也笑得像个傻子,“你家是做什么的来着?你爸妈为了送你上咱们初中好像也是求爷爷告奶奶……”
      
      顾关山那一瞬间,有点为邹敏感到难过。
      曲若羞辱起什么人,真的是抓着人最害疼的点踩。
      
      邹敏仍然没说话,曲若见自己的羞辱丝毫没有起效,似乎生气了。
      
      “但是要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想法,”曲若吃吃地笑出声:“——我可比不过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泽哥表白呀?”
      邹敏脸色突然发了白。
      曲若吃吃地笑着道:“听说是今天?——邹敏,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自量力呢?”
      
      “那个顾关山也是——”曲若的跟班突然说。
      顾关山被强行带出场,瞬间胃酸都要涌出来了。
      
      跟班道:“——顾关山在藤苑初中出了什么事?她那家庭那么神经病,若若姐,你怎么不告诉泽哥呢?”
      
      “告诉沈泽?”曲若嘁了一声,冷冷道:“你看到沈泽看她的眼神没有?告诉他那件事,除了让他心疼还有什么用?”
      
      “——他难道会对顾关山死心?”
      曲若嗤笑一声:“说起来,真不可思议哪……顾关山她竟然也能没病没痛地上了高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