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你最好看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见钟情

      发出去十秒,她后悔了。
      
      这语气一看就是正主啊!绝对不行!
      
      她赶紧又把评论给删了。
      
      那厢蒋深深和老阿姨聊完天,看她捧着手机发呆,便捅了捅她:“你想什么呢。”
      
      姜颜握紧手机,把手机翻面扣下:“没什么,就是看到别的学校的同学还在军训。”
      
      “哼,军训。”蒋深深气闷地一拍大腿,“别的学校都是大一开学军训,怎么就我们学校是大二训。”
      
      低头打手游的文以茗闻言插嘴:“你可以去找教务处提建议。”
      
      她一直觉得大二军训是一件十分令人发指的事情。大一开学军训,谁也不认识谁,军训成什么狗样也不太会有人记得,但大二军训,那时大家早就认识了,军训的狗样就很难从记忆里抹去了。
      
      简直是自损形象!
      
      姜颜摸了摸文以茗的肩膀:“不想了不想了啊,还早得很。”
      
      -
      
      秦是也把书包往桌上一丢,整个人往新买的大靠背转椅里一瘫。
      
      舍友扭头看他:“哟,秦公子,这一脸荡漾的是干啥去了?”
      
      秦是也打了个响指,把椅子转正,左手五指分开往头发里一插,一梳到底,邪魅狂狷地一勾嘴角。
      
      舍友被他恶心得打了个哆嗦:“你这是上课还是逛窑子去了?”
      
      秦是也咳了一声,坐端正,摇了摇手指头:“佛曰,不可说。”
      
      然后把椅子转了回去。
      
      舍友嗤道:“子曰,不要随便祸害妹子哦。”
      
      秦是也打开手机,看着表白墙下一水儿的评论“真甜”,得意地一笑。
      
      他是真看上了一个妹子。
      
      从前他根本不信世上有一见钟情这种事情,直到这一回。
      
      开学第一堂通识课,乌泱泱的百人大教室,四十多岁的教授在台上和蔼可亲,一帮子新生在座位上窃窃私语。
      
      秦是也到的有点晚,座位视野不太好。他左前方有个柱子,刚好挡住了一半的PPT。
      
      秦是也正在心里吐槽这反人类的教室设计,就看见柱子旁边的坐的那个长发妹子回过了头。
      
      白皮肤,鹅蛋脸,薄刘海,还有长及腰间的松软秀发。那长发并不是很厚重的乌黑,偏深棕色,其间似乎又夹杂了几缕淡金。
      
      女生五官柔美,像一株白百合。
      
      秦是也的心脏瞬间受到暴击。
      
      这也……太符合他的审美了吧!
      
      秦是也一颗心持续狂跳起来,扑通扑通扑通扑通,跑完步都没蹦得这么快。
      
      他不由惊讶于人体的生理反应。
      
      他又凝神看了看那个女生,越看越觉得赏心悦目。
      
      秦是也从前从未觉得自己是个颜控,浓妆淡抹、环肥燕瘦,世上美女何其多,他扫上两眼,也不过仅仅是觉得好看罢了,却从未有过这般悸动的感觉。
      
      秦是也喉头微微动了一动。
      
      女生看了看教室后方的人群,似乎觉得他们有点吵,皱了皱眉。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回过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她抬手撩了一把头发,露出耳朵来。
      
      他看见她戴了个三角形的黑白小耳坠,晃啊晃的。
      
      可爱。
      
      他心想。
      
      但女生再也没回过头。
      
      秦是也艰难地捱到下课,就见女生很快收拾好了包,站起身来。
      
      她坐在最里面的柱子旁边,要想出去得等坐在外侧的人出去。
      
      在她等待的时候,秦是也又趁机多看了她几眼。
      
      越看越顺眼,简直就像是上天按照他的喜好打造出来的。
      
      看着看着,他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大眼睛,微翘唇,眼角一颗浅棕色小痣,这妹子……仿佛哪里有点眼熟?
      
      但他又确定自己肯定没见过她。
      
      秦是也抓了抓脑袋。
      
      就在他苦思冥想的时候,前排人空了。他默默地看着那女生离去,裙角消失在门外,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一抬头,这堂课的教授站在一边打电话,还没来得及关掉电脑和投影。
      
      《美学与中外艺术》的PPT上,正放着一张《红楼梦》的人物绣像图。
      
      绣像上的单薄美人一手执扇,一手抚鬓,望向画外的眼神似明非明,楚楚动人。
      
      秦是也脑中一阵急光闪过。
      
      ——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醍醐灌顶。
      
      大师就是大师,说话多妙啊——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是谁说过一句真理,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有缘的人,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酸溜溜的文艺情怀冒上心头,秦是也此刻的心情,难以用语言描述。
      
      -
      
      他回到宿舍,陷入沉思。
      
      那惊鸿一面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当然不是因为那女生的美貌——事实上她也没美到这个程度。
      
      秦是也只是单纯地惊讶于眼缘的力量。
      
      这个力量使得他蠢蠢欲动。
      
      -
      
      第二周上课,秦是也特意提早到,观察了一下,那女生还没来。
      
      他便先去了趟洗手间,对着镜子照了照。
      
      发型满分,服装满分,长相,呵,长相当然也是满分。
      
      秦公子满意地回到教室,看见那女生已经到了,依然坐在上次那个位置。
      
      教室的人还不算很多,秦是也若是贸然坐在她旁边,意图就太明显了。在还没有弄清楚她的情况之前,秦是也不会轻易动手。
      
      女生的手机振动起来,她接起电话,小声道:“爸?”
      
      秦是也坐在她后排,悄悄竖起耳朵。
      
      “……嗯嗯,挺好,舍友都好……哎呀你想什么呀……”
      
      语气轻快,声音甜润。
      
      “想太多啦,男朋友什么的,不存在的。”女生道,“好啦好啦,我难道会瞒着你吗?要上课了,我挂了喔,拜拜。”
      
      秦是也美滋滋地挑了挑眉。
      
      什么叫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就是!
      
      既然没有男朋友,他就可以好好谋划一下了。
      
      秦是也迅速扫了一眼教室,没人注意到他,他便拎着包从后门溜了出去,站到教室门口,假装看手机。
      
      陆陆续续有人进了教室,教室呈现出半拥挤的状态。秦是也此刻再进教室,坐到长发妹子旁边,已不会引人注意。
      
      他便顺理成章地坐到了她旁边,中间空出了一个座位,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还不太清楚她是个什么性格,不能急,得一步一步慢慢来。
      
      这堂课,教授依旧没有点名。
      
      秦是也穿着白衬衫,脊背挺直,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他时而提笔记些东西,显出听得十分认真的样子;时而拧开水杯,微仰起脸喝一口,喉结轻轻滚动;时而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地点着,假装自己正在思考。
      
      台上的教授滔滔不绝:“生命的救赎,是来源于宗教吗?其实不是的,是来自于审美。我为什么说《红楼梦》是一部美学著作呢,是因为它具有高度的审美价值,是对生命活动的一种救赎。它的美学价值之一,就包括它的忏悔精神。”顿了顿,“有谁可以讲讲,忏悔体现在哪里?”
      
      秦是也多次观察那女生,却发现他“搔首弄姿”了半天,那女生连余光都没有给过他半分。
      
      ……这就很气了。
      
      想他秦是也,也是五官端正的优质学霸一枚,也曾是中学的风云人物之一,到了大神俯拾皆是的靖大,也没有泯然众人,如今被一个近在咫尺的妹子无视,他有点气。
      
      一气之下,秦是也脑子一热,举手发言了。
      
      教授大概是没有想到一堂水课也有人主动发言,惊喜之余把他叫了起来:“那位同学你来说说。”
      
      秦是也抬手略略一理领子,清清嗓子说道:“我认为忏悔的一部分体现在作者塑造了贾宝玉这个角色,贾宝玉的存在,便是为了忏悔。忏悔什么呢,忏悔的是封建社会对女子的迫害……”
      
      他略略说了几句便坐下。
      
      这种课堂发言,纯属讨论,不判对错,他这么一挑头,很快又有人起来说话。
      
      教授显得十分开心。
      
      秦是也坐下后便后悔了。
      
      这叫什么事啊!
      
      他没有在这种课发言的习惯,纯粹就是头脑一昏,企图引起心仪女生的注意。
      
      但这行为何其幼稚!何其幼稚!
      
      何况回答的还是一道开放式的简单题目!又不是什么高深复杂的数学题!
      
      他深深地唾弃着自己。
      
      更让人郁闷的是,旁边的那姑娘,依然没有看过他一眼。
      
      她只是静静地托着腮,看着自己的笔记本。
      
      秦是也不知道她是没心思关注自己,还是不屑于关注自己。
      
      他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又用余光悄悄打量她。
      
      这回她穿了一套白色描花连衣裙,耳朵上戴的是一只小巧的粉色水滴形耳坠。
      
      养眼。舒心。
      
      秦是也托腮转笔,看她记笔记记得认真,一股久违的羞愧感涌上心头。
      
      这妹子,对水课的态度竟也如此认真。
      
      想必也是个学霸。
      
      不能输,不能输。输什么也不能输学术态度。秦是也吸了口气,水笔在指尖一转,开始抄PPT上的关键词。
      
      下课后,秦是也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女生道:“麻烦让一下。”
      
      秦是也连忙站起来,对她露出一个优雅而不失歉意的微笑,声音低沉:“不好意思。”
      
      女生却根本没有正眼看他,只余光匆匆一瞥,就消失在了面前。那一眼的速度,让秦是也怀疑,她究竟有没有看清他长什么样。
      
      一口血哽在喉头。
      
      他为此郁闷了很久。
      
      -
      
      第三周,秦是也因为一点事情耽搁了一下,晚到了些时间,那女生的旁边和后面已经坐了人,秦是也无奈,只能坐到前排去。
      
      该死,不能总回头。
      
      秦是也想了一节课,决定还是发个表白墙算了。
      
      以他的思维,他觉得应该没有姑娘会不喜欢表白墙上的模模糊糊的表白,就算不接受,也绝不会厌恶。那种神秘的粉色泡泡感,不正能戳中很多姑娘的好感点么?
      
      她看不见,他没什么损失;她若看见,必然就能意识到说的就是自己,以后上课就一定会在意周围人,然后也许就能发现他……
      
      嘿嘿嘿嘿。
      
      秦是也看了点网上的帖子,学了个比较暖的语气,给表白墙发了消息。当然是下课后发的,这样就没人能找到被表白的主人公是谁,也就不会给她造成任何困扰。
      
      他时不时刷一下手机,看到围观人群评论的“真甜”,心里美得冒泡。
      
      虽然那个语气他自己都看着难受,但似乎确实能哄女生开心,还是不错的。
      
      秦公子头一回追妹子,岂能失手?
      
      他荡漾了一段时间,又刷新了一下手机。
      
      哦?又多了一条评论?
      
      点进去一看,评论数并没有增加。
      
      退出再进,仍无异常。
      
      秦是也撇撇嘴,也许是系统抽了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脑子有泡,请大家原谅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