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我的变种能力为什么这么羞耻

作者:虽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种羞耻(2)

      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让伊薇·凯拉做这样漫长的等待了。
      
      即使在作为一个好莱坞新人的时候,她也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怠慢,被孤身一人晾在门外,等待着确凿无疑的、不可违背的时间点,而只有在这个已经被确定的时间点,她才能敲响面前的大门。
      
      门是普通的门。昂贵的用料,精细的打磨,高科技指纹锁,这都不是让这扇门变得不普通的理由。
      
      但门后的人是她即将要见的人,而那个人让这扇门变得特殊起来。
      
      亚度尼斯极其重视时间,他注重的并非时间观念,而是绝不会在非工作时间工作,这是介绍人告诫伊薇的,并且再三重申了这一点。
      
      亚度尼斯只在周六下午工作。
      
      一点钟一刻开始。
      
      一分钟也不早,可以晚,晚多久都行,但客户支付的费用要从一点钟一刻开始计算。
      
      第一次会面,客户必须先预付一百二十分钟的订金,第一次会面的时间不到一百二十分钟,订金不退;超过一百二十分钟的时间要计费,在第二次治疗开始前付清。
      
      亚度尼斯的诊治费按分钟算。
      
      伊薇·凯拉是好莱坞一线巨星,而好莱坞一线巨星差不多等同于国际一线巨星。她的片酬千万美金起跳,代言费同样,她挣到的钱足够多,也有足够有经济头脑,没有把钱洒在奢侈品、派对和各类药.物上,而是用作各类投资。
      
      但即使是她也为即将付给亚度尼斯的诊费肉疼。
      
      肉疼到作为本该处于权力链最上层的客户,在这个即将为她提供最顶级的治疗和服务的心理医生面前,她也老老实实地按照介绍人的警告,遵守规矩。
      
      提前几分钟抵达。
      
      在门前等待。
      
      直到下午一点过十四分,伊薇屏住呼吸,盯着手腕上的表盘。
      
      秒针跳过表盘最顶端的数字。
      
      伊薇在准点按响门铃。
      
      *
      
      因为被帽子遮挡了视线,她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见到她的心理医生,只听到对方沉稳的声音:“你好,女士,我是亚度尼斯,”短暂而有力的停顿,“请进。”
      
      年轻。嗓音很温柔。
      
      语调极富节奏感,但不太像是经受过发音训练的节奏感。他说话的语气没有学院风的痕迹,伊薇更倾向于认为这是对方生来具有的天赋。
      
      尾音有点沙哑。
      
      有轻微的吞咽声,仿佛总是在渴求什么东西。
      
      性感。
      
      伊薇走进房间,取下了自己的帽子,将它挂在玄关,转过身,预备好了被亚度尼斯的相貌惊艳。
      
      亚度尼斯,这名字源自于古希腊神话中的春季与植物之神,也是西方最古典的美男子意象。
      
      当伊薇询问和亚度尼斯有关的事情时,介绍人告诉伊薇:“人如其名”。
      
      伊薇对亚度尼斯抱有很高的期待。她是好莱坞女星,同僚里不乏依靠脸蛋和身体轰动全球的英俊男人,三十多岁依然少年感十足的,五十多岁依然出演花花公子的,七十多岁依然有一身健硕肌肉的——明星在镜头中大可以美得近乎超现实,然而那是镜头规则在起作用,是现代科技的卓越成果。
      
      现实规则和电影规则不同。
      
      介绍人和她一起亲眼见过以高颜值称霸荧幕的无数男女花瓶,以及实际上比那些花瓶更帅、更美但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登上荧幕的“伴游”。
      
      伊薇从未听过介绍人夸奖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介绍人看待那些人的眼神是平静的,隐含着几分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挑剔,偶尔在听到某个男性被夸奖“颠倒众生”时,他甚至会泄露出一点怜悯。
      
      亚度尼斯究竟有多美?
      
      他锁上了房门,同样转身面对伊薇。
      
      流光在他的瞳孔中旋转。
      
      古希腊神话说美神阿芙洛狄忒对亚度尼斯一见钟情,用法术将拒绝了她的亚度尼斯定在原地。
      
      伊薇完全理解这种心情。
      
      想要触摸他的皮肤。想舔.舐他的手指。想咀嚼他的发丝。想跪在地上为他尖叫。想哭求他对她做任何事情。
      
      ……人如其名。
      
      伊薇维持着表面的镇定,魂不守舍地跟着亚度尼斯走进会客室,在亚度尼斯的示意下坐下,呆怔地盯着亚度尼斯的脸出神。
      
      直到亚度尼斯戴上墨镜,并说:“我想这样会更有利于我们之间的谈话,凯拉女士。”
      
      “你认识我——当然,你当然认识我,”伊薇说。
      
      她下意识想抬手整理宽檐帽,但直到手指触碰到发丝才意识到她的帽子在玄关。
      
      她很自然地抚摸了一下梳理得十分齐整的鬓角,手指微微翘起,侧一点头——她知道她在这个角度最上镜。
      
      最上镜就意味着最好看。
      
      亚度尼斯的视线转过她细瘦的手臂和纸一样纤薄的手腕,又观察了一下她的头发和眼睛。
      
      过瘦。女星的典型特征。
      
      天生的金发碧眼。在好莱坞不算少见。
      
      “鉴于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会面,凯拉女士,我想问一个问题,你是从什么渠道知道我的?”
      
      “这是标准程序吗?”伊薇反问道,“我已经看过很多心理医生了,第一阶段应该是培养我对你的信任感。刺探我的情报来源不利于我对你产生信任。”
      
      防御性心理。
      
      需要占据主动权。
      
      “我有我的标准程序,凯拉女士。”亚度尼斯说,他换了个话题,“但如果你觉得这样会更让你满意,我也可以从‘第一阶段’开始。”
      
      “‘顾客就是上帝’,嗯?”伊薇大笑,笑的幅度稍有些夸张,但亚度尼斯知道明星一贯这样,“这到底是专业还是不专业?”
      
      “我有行医执照,凯拉女士。”
      
      “合法的?”伊薇挑衅地扬起眉,咬住了下唇。
      
      释放性信号。
      
      但未产生真正的欲望,没有出现性唤醒。
      
      她装得像那回事。演技不错。
      
      “不,非法的。”亚度尼斯说,“你现在就可以打给你的律师,要求他起诉我。”
      
      “我可不会打给他,也不会要他起诉你,”伊薇说,将双手撑在膝盖上,上臂夹着前胸,挤压它,并且向亚度尼斯的方向倾身——她压低嗓门,“除非……你对我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情。”
      
      更强烈的性信号。
      
      依旧未产生任何性唤醒。
      
      假装对他产生性趣。
      
      亚度尼斯朝伊薇微笑了一下作为回应。他已经在心里确定了伊薇·凯拉来找他的原因,但对方预付了两个小时的费用。
      
      他不介意用闲聊塞满这两个小时。
      
      他继续问道:“你能准确地形容一下你认为你有什么问题吗,凯拉女士?”
      
      “我以为那是你的工作,医生。”
      
      “我不能在你不配合的情况下帮助你,凯拉女士。我不能在你不想配合的时候给你一针麻醉剂,切掉你产生病变的地方,缝合,再给你开点止痛药和维生素。”亚度尼斯说,“尽管我很想这么做。”
      
      “你可以这么做但没有这么做。”
      
      亚度尼斯看着伊薇:“你的意思是?”
      
      “你可以切掉我病变的部分,即使我的病变是心理上的。”伊薇说,“这是我得到的消息——我来这里,我来见你,是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我的问题。”
      
      亚度尼斯说:“这是个好的开始,凯拉女士。你回答了我的第一个问题。有人向你介绍了我。”
      
      亚度尼斯没在声音里表现出失望。
      
      但伊薇不是因为看到或者接触到他的手账本所以无意识地找上门来的,这让亚度尼斯由衷地感到可惜。
      
      “我讨厌你叫我凯拉女士,不,我恨你叫我凯拉女士。叫我伊薇。”
      
      “好的,伊薇。”亚度尼斯顺从地改了口。
      
      “你和我之前见过的每一个心理医生都不一样,他们不会用这种不专业的态度和我说话,也不会对我表现得那么无动于衷,”伊薇优雅地交叠双腿,将背靠在沙发上,“他们诚恳、细致、耐心,最重要的是,他们专业。”
      
      “他们重视我的肢体语言,和我进行眼神交流……而你居然在和我谈话的时候戴墨镜!别挣扎了,亲爱的,你就算遮住大半张脸也美丽得让我性致盎然。”
      
      亚度尼斯说:“嗯哼。”
      
      “‘嗯哼’是什么意思?”
      
      “请继续说下去,伊薇,你已经有了和我沟通的欲.望。”
      
      “显然你没有注意到我对你产生的另一种欲.望。”
      
      “你没有另一种‘欲.望’。”
      
      “那你就错了,医生。”
      
      “我在这件事上绝不可能犯错。”亚度尼斯说,“你的介绍人没有告诉你一些和我有关的事情吗?”
      
      *
      
      “他人如其名,”介绍人说,“还有一点需要你了解的实情。当我服役的时候,他是我的教官——你知道特种部队里会有一些针对男性生.殖器的抗压训练,他就是训练我们那些事情的教官。”
      
      “我不会告诉你他是怎么做的。”
      
      “没有人会告诉你。”
      
      “我只能说——离开他很久以后,被他训练过的士兵依然会在梦中呻.吟着,呼唤着他的名字,在剧烈攀升的痛苦和难以承受的极乐的哭泣中醒来。”
      
      *
      
      伊薇坦然自若地说:“他只告诉我你人如其名。”
      
      这不能解释她在和他交谈前就对他十分信任这件事。
      
      撒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指染红颜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ko、敐敄、栖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爚 1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