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我的变种能力为什么这么羞耻

作者:虽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种羞耻(1)

      亚度尼斯醒于一场干渴。
      
      强烈的干渴。
      
      强烈到他能清楚地感觉到从喉口一直干涸和灼烧到胃部,并最终充斥于整个身体的干渴。
      
      没准他的身体是个焚化炉或者别的什么玩意,否则没道理解释他浑身血液都要因为强烈干渴而烧干的感觉。
      
      亚度尼斯痛苦地吸了口气,让胸腔从干燥的寒风中过滤出稀薄的水分,然后强行打起精神,拖着僵硬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挪到书桌边上,在书桌下面的纸箱里掏了一会儿。
      
      最上面的箱子是空的。
      
      他甩掉这层空箱子,撕开空箱子下方未开封的纸箱,从满满当当的一箱矿泉水中抓起一瓶拧开,恶狠狠地朝着自己的喉咙倒空。
      
      他不停歇地重复这个动作,直到他的手再也不能从箱子里摸索出任何东西。
      
      一如既往的,尝起来微微带着甜味,富含各类营养物质的天然矿泉水没能对他的症状有任何缓解。
      
      胃部装满了水,然而饱足感只存在了一瞬。
      
      亚度尼斯依然能感到剧烈的干渴。
      
      轰隆隆的巨响从他一睁开眼就在不断地从远处朝他所在的方向逼近,地面正玩儿命地甩动,活像是地板下面垫着十台减震器坏了的旧洗衣机,但从紧锁的窗户往外看时,亚度尼斯只能看到一片新雪般的洁白。
      
      “雪崩,干得漂亮。”亚度尼斯点了点头,“我知道喜马拉雅山上的天气不会总是阳光灿烂,但弄出这种程度的大场面只是为了赶我走?作为被针对的人我觉得很受伤,但与此同时你的强硬作风依然那么打动我的心,古一法师。”
      
      “顺便一提,我由衷地为此感到受宠若惊。”他又说,拉开房门,走出了小屋。
      
      这是一个建在半山腰较平坦的缓坡上的单间小屋,屋内除了甩动的频率过于惊人外还算得上闲适,但一墙之隔的屋外,汹涌的雪尘暴正狂暴地从峰顶涌来。
      
      大雪遮天蔽日。
      
      断裂的冰凌和冰湖和碎片在雪尘中旋转飞舞,冰凌、冰湖和雪尘在阳光的折射下闪耀着不同的晶莹光泽,浩浩荡荡地淹没和席卷一路所遇的一切,像一头被饥饿和干渴的唤醒巨兽,贪婪地吞吃着所有能够吞吃的东西——
      
      “这是个讽刺吗古一法师?”亚度尼斯又说。
      
      他的声音在雪崩中稳定得像是一根直线:“你是在用这场雪崩暗喻我?抱歉我在你面前用了太多的问句了,这不能怪我,天知道你的那些弟子是怎么搞懂你云里雾里的说话方式的,我不擅长和人打机锋。”
      
      他就站在这片雪崩前,欣赏着眼前所见的景象。
      
      深浅不一的洁白,晶莹剔透的万物,世界像装满了雪花的万花筒,不停翻转、滚动、折叠和扭曲,光怪陆离的图案在成型后破碎,又在破碎后成型。
      
      雪沫从地面飞到天上,云朵被撕碎揉进冰雪里。
      
      而后一切都静止了,如同时钟停摆。
      
      “不管你尝试多少次,我都不会教导你关于魔法的事情。”古一法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亚度尼斯的身后。
      
      “不管你尝试多少次,我都不会在没有从你手中学到魔法的情况下离开这里。”亚度尼斯转过身,“我喜欢你这次用的新招数,这个崩塌的冰雪世界让我感觉我有点像是——冰雪皇帝什么的。”
      
      古一法师看着亚度尼斯,露出沉静而平缓的微笑。
      
      “你为什么一直不肯教导我魔法?”亚度尼斯问道,“你的图书馆向我开放而我光是靠着那些书就学会了魔法——不少魔法——好吧是一小部分魔法,但你不能否认我的天赋。”
      
      “我从未否认过你的天赋,相反,我一直在尽力引导你学会使用你的天赋,”古一法师缓慢地说,“否认你的天赋的人是你自己。”
      
      “我不是想和你抬杠,但现在我们的对话就有点像是什么‘超级英雄式追问灵魂’的套路了,那种会出现在超英电影第三十分钟的时候的东西。”亚度尼斯说。
      
      “超英电影最经典三幕式结构的第一幕完结点,在和你进行一通拷问灵魂的对话发现自身的缺憾和问题后再带着这些问题迎接挑战。打击反派,失败第一次,吸取教训;继续打击反派,失败第二次;在第三次攻击的时候迎来看起来像是成功但实际上并不是成功的成功,好了,第二幕完。第三幕是结尾前的终极波折,领悟第一幕那通灵魂拷问发人深省的答案,陈述自我解决反派,正义战胜邪恶,happy ending。”
      
      “你听起来对这些电影的事情很在行。”古一法师说。
      
      “我大学念的专业是编剧,我受过专业的训练,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亚度尼斯说,“也许你试图让我成为超级英雄和你的接任者,别白费力气了,古一法师,我不是超级英雄的材料。相信我,我看过每一部超英电影、电视剧和衍生剧,认识每一个二线往上的超级英雄,并且百分之百地确定我不在其中。”
      
      古一法师微笑着发出一声鼻音:“——嗯。”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教我魔法?”
      
      “你不需要我的教导。”古一法师说,“你甚至也读完了所有你需要的书。”
      
      “我不会离开的。”亚度尼斯重申,“在你改变主意前,绝不。”
      
      古一法师的微笑里泛起了涟漪,那是一种轻微的情感变化,像是一种带着善意的嘲讽。
      
      通常长辈在看胡搅蛮缠的晚辈时都会流露出这样的嘲讽,并且嘲讽中通常还会带一点无可奈何。
      
      “我还是想试试。”古一法师的声音里染上了笑意,“你承诺绝对不会离开,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情?”
      
      “除非你同意教导我魔法。”
      
      “即使是你的手账本失踪了,你也不肯离开?”
      
      亚度尼斯怔住了。
      
      他当然知道这些年来他的死缠烂打在古一法师面前有多小儿科,对方能容忍他到现在也正是因为他除了骚扰他们的次数太多,每次出场的时候都试图用长篇大论说服古一法师收他为徒外,其实什么也没干过。
      
      亚度尼斯不是真心想成为古一法师的徒弟。
      
      但只有弟子才有资格由古一法师亲自教导魔法。
      
      “你偷走了我的手账本?!”亚度尼斯惊愕地说,“这也太邪恶了!不符合你的身份!”
      
      “你想成为我的弟子,你承认我有成为你的导师的资格,”古一法师还在微笑,“既然如此,我就有考验你是否有资格成为我的弟子的权力。”
      
      “不是说我不理解你这种考验弟子是否心诚的想法,古一法师,但我的手账本是很危险的。”亚度尼斯挫败地叹了口气。
      
      当他的手账本不在他手上的时候,只有心怀强烈欲望的人才能看见它、触碰它。
      
      无论是谁看见它或触碰它都会导致某种后果。它会激起一个人内心深处欲望,事情可能变好,也可能变坏,但绝大多数时候都会变坏。
      
      亚度尼斯不承认这是手账本的问题。
      
      手账本并不会让人变坏,但人们会深深压抑在内心的某种欲望,通常不会是会导致好事发生的欲望。
      
      如果人们知道这个念头会导致好事,他们多半不会忍耐上太久就直接去做,比如向交往已久的对象求婚,比如鼓起勇气要求老板加薪。
      
      而人们不会做的、深藏起来的那些欲望,无非是抢劫金库,杀掉看不顺眼的上司,把隔壁吵闹的小狗吊死这类违法犯罪或者至少违背了道德观念的事情。
      
      “而你会制止它所造成的影响。”古一法师说,“这就是我需要你做的:找到它,在找到它前制止它所造成的影响。”
      
      “一旦我完成,你就会收我做你的弟子是吗?”亚度尼斯说,“但我怎么觉得等我真的完成这个任务,我就根本不需要你做我的导师了?我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编剧,古一法师,我知道电影的情节应该怎么发展——”
      
      “你的大学专业不是编剧,亚度尼斯,你根本没有上过大学。”古一法师摇了摇头,猛地抬手,给了亚度尼斯一记肘击。
      
      时钟重摆,逆行,崩裂坍塌的雪山向上倒流,被毁坏的一切都以逆序重现。
      
      仿佛死亡逆转为新生。
      
      *
      
      纽约,曼哈顿。
      
      亚度尼斯从梦中惊醒。
      
      窗帘的缝隙中透出的强光在木质的地板上点燃一缕金线,仿佛下一秒就能将整个房间都烧着。
      
      ……干渴。
      
      强烈的干渴。
      
      他挫败地从床上坐起来:“我知道你在我找回我的手账本前不会见我,古一法师,但我上周灵体出窍去了喜马拉雅真不是成心的,我只是在喜马拉雅住了太久所以有些想念熟悉的风景,你没必要惩罚我天天在梦里重见我们之前的对话……”
      
      他看了一眼墙面的时间。
      
      周六,下午一点整。
      
      “好在该起床了,”他自言自语说,“客户一刻钟以后到。”
      
      他起床,拉开窗帘,整理好床铺,换衣服,洗漱。
      
      周六,下午一点过一刻,门铃准时响起。
      
      看来新客户很有时间观念。
      
      亚度尼斯打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是个女人,穿着低调的米色长裙,戴着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宽檐帽,淡金色蝴蝶结从帽子的边缘垂下,柔软的丝绸在她的颈边晃荡。
      
      她只露出了小半个鼻尖和下巴。
      
      然而这小半个鼻尖和下巴也足够让人感到眼熟了。
      
      伊薇·凯拉。
      
      好莱坞曾经风头无两的一线女星,近些年因为连续三部电影票房扑街惨烈,目前正陷入事业低谷期,也是她发展至今的最低谷。
      
      也怪不得她的状况出了问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主攻,剧情流,无修罗场,随意买股但买了没用,不嫖,亚度尼斯选择的对象都有仔细考虑。
    个人推测这本的雷点相当密集,但这些雷点基本上都是美剧内会出现的常规骚操作,入坑自行斟酌。
    亚度尼斯是个感情稀缺的(剧透)后裔。
    其他预警:
    1.重要剧情改变。举例,如韦恩夫妇不会死
    2.角色性格微调。主要是由剧情改变导致
    3.时间线有调整。综合世界融合导致的情况
    4.反派死亡情节。出现在灭绝人性类的反派和部分原创人物身上
    *
    谢谢我能上北大!!!!、小鱼干、大锁啊、唐无月、Wu、金煜涵、妃玉兰香、田田、嬉戏、2333、昭亭寺扔了1个地雷
    谢谢总有刁民想害朕!、西西弗斯扔了2个地雷
    感谢以上小天使在预收期的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