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拔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钟俞军离职后,与德国的那个项目的翻译工作就落在了另外一个副部长颜嘉琳身上。而许星空,自然也跟了她。
      
      和钟俞军不同,颜嘉琳作为副部长,存在感极低。并不是说她的气场不够,相反,她气场强大到冷漠,是许星空见过的真正意义上的女强人。
      
      她鲜少和办公室的人又太过频繁亲密的接触,平日不苟言笑,形单影只,只有在工作上有接触了才出来与人交代两句。
      
      颜嘉琳今年三十五岁,保养得十分得宜。五官算不上多惊艳,但却很有东方美感。在参与这个项目时,被TIE集团的不少高层夸赞过。
      
      一同被夸赞的还有她的工作能力。
      
      在翻译这项工作上,她比钟俞军要出彩得多。许星空跟着颜嘉琳出国两次现场,她的翻译精准而生动,业务能力极强,这让许星空对她在钦佩上多了一层敬畏,同时工作得更加上心。
      
      今天出完现场时已到了下班时间,许星空刚到家,就接到了怀荆的电话。怀荆今天很忙,这个时间了还在办公室。翻译部的人忙翻译,而他则忙整个项目。这个项目算是IO珠宝集团今年最后的一个大单,怀荆肯定忙得人仰马翻。
      
      怀荆现在如果不来找许星空,也会和她说一声。两人的关系本就要赶凑巧,这样一来,弄得倒像情侣一样了。
      
      和怀荆说完电话,许星空脱掉衣服去了浴室。她今天跑了一天,身上全是疲乏。
      
      洗过澡后,许星空做了晚饭,自己安安静静地吃完,还给咪咪加了顿餐。等7点钟时,许星空煮了开水,准备泡红茶喝,水刚开,许星空接到了颜嘉琳的电话。
      
      和她的人一样,颜嘉琳的声音也透着些凉意,带着公事公办的严肃感。
      
      同样是上司,许星空对颜嘉琳比起对钟俞军来,要紧张得多。
      
      “喂,嘉琳姐。”
      
      电话那端颜嘉琳并未马上说话,她似乎还在工作,键盘声哒哒入耳。她好似简单地安排了两句,才回神和许星空说话。
      
      “明天要出现场的文件资料在老黄的桌子上,你今天晚上看看,明天要用。”
      
      抬眼看了下时间,许星空轻声应道:“知道了。”
      
      “看完记得放回去,资料就只有一份,他还没看。”颜嘉琳叮嘱了一句。
      
      “好的。”许星空说。
      
      挂了电话后,许星空去卧室找了一件开衫穿在了身上。她洗完澡只穿了一件连衣裙,外面夜晚的天气会有些凉。
      
      颜嘉琳应该不在办公室,不然也不会不知道她已经回家。不过上司安排了,她肯定要做完。许星空收拾好后,出门打车去了公司。
      
      出租车到了IO集团大厦门口,许星空下了车。夜晚凉风吹过,许星空裹了裹开衫。她抬头看了一眼大厦顶端,最顶端的办公室灯火通明,怀荆还没有下班。
      
      许星空进了大厅后上了电梯,到了翻译部时,里面的那片灯都黑了。翻译部的实时工作比较多,除非特殊情况,很少有加班。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办公室早就空了。
      
      许星空就近开了办公室三分之一的灯,灯光照透了黑暗,她顺着办公桌摸到了黄千松的办公室门前。
      
      因为颜嘉琳交代过,黄千松的办公室没有锁。许星空到了门前,手握住门把手,轻轻一拧开了门。
      
      推开门走进办公室,空气中的味道让许星空微微皱了皱眉。黄千松的办公室收拾的干净整洁,也不知道味道是哪儿来的。
      
      她并未多关注这些,趁着外面大办公室的灯光,走到了黄千松的办公桌前。他桌上有个台灯,许星空按了按钮打开了。
      
      黄千松的办公桌上堆了一堆资料,许星空翻了两下,将颜嘉琳所说的那一本拿了出来。这份资料少说也有十页,许星空翻了翻,感觉在这里看完有些不切实际。
      
      她将手机拿了出来,从头开始,一页一页地开始拍照。
      
      十页很快拍完,许星空将资料放回原位,关掉小台灯后,出了黄千松的办公室。
      
      许星空拿着手机,看着刚拍的图片,确认没有糊掉后,才将办公室的灯关掉。最后关好门后,去了电梯跟前等电梯。
      
      十页的资料一晚上看完,也不算是个小工程。许星空看着电梯现在还是上行,索性将手机拿出来,点开图片先开始看着。
      
      颜嘉琳工作能力出众,这也代表了她对下属的要求较高。这份材料,许星空才看了两页,就被其中的一段话给绊住了。
      
      微微叹了口气,许星空刚要点开翻译软件查阅,手机顶端却出现了一则微信提示。
      
      她轻轻一点,界面穿梭到了微信,显示了刚才那条消息。
      
      【怀:在干什么呢?】
      
      怀荆工作的时候,偶尔会摸鱼。
      
      许星空呆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回复道。
      
      【星空:看文件,有个地方不太懂,在查资料。】
      
      发完消息,许星空看了一眼,电梯,电梯正在下行,快到她所在的楼层了。与此同时,怀荆也发了消息过来。
      
      【怀:发来我看看。】
      
      不管在珠宝行业还是在德语翻译方面,怀荆都算得上是她的前辈,许星空质疑不了他的能力。
      
      她抿了抿唇,点开刚才的那张图片,用红色的笔圈出那一段后,发了过去。
      
      不消片刻,怀荆的回复就来了。
      
      【怀:来我办公室,我告诉你是什么意思。】
      
      眼睫微微一颤,许星空觉得有些麻烦。刚要拒绝时,电梯门“叮”得一声打开了。许星空抬头一看,里面站了一个男人,是上次带她去地下车库的那个人。
      
      他是怀荆的助理。
      
      Leo冲她一笑,将手放在电梯门边挡住,说:“许小姐,怀总让我来接你。”
      
      许星空动了动唇,刚要拒绝。可看到Leo的笑,最终还是上了电梯。
      
      这是她第一次来怀荆的办公室。
      
      刚一进门,身后“吧嗒”一声,门就被Leo关死了。
      
      她回头望了一眼被关上的门,外面Leo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许星空收回心思,抬眼望向了办公室内。
      
      她现在站在玄关处,玄关处没开灯,办公室的灯也只开了一部分。那一小部分的灯光偷偷照射到玄关处,照亮了许星空的双脚。
      
      本以为很快就回去,她只穿了一双比较好穿的休闲鞋。许星空抿了抿唇,信步踏入了那片灯光之中。
      
      刚走出玄关,视线像是被剪开一样,瞬间开阔了。
      
      怀荆的办公室很大,大到许星空一眼都看不尽。办公室的装修和他家中一样,简明精致。他的办公桌在紧靠在落地窗的位置,正对着一间会议室。会议室旁边有餐厅,有休息室,甚至在另外一面……还有一个小型的高尔夫球场。
      
      许星空简短地扫了一眼,入目的豪华让她略略张了张嘴。最后,视线越过办公室内的一切,定格在了办公桌后正在工作的怀荆身上。
      
      办公室只开了一小部分灯,就在怀荆工作的那片地方。灯光从房顶洒落,像是将男人整个地包裹进了灯光地温柔里。
      
      他在非公共场合,领带总是不知所踪,他的身体像他的人一样,不喜欢被束缚。领口的扣子开了两粒,灯影在锁骨上蒙了一小片黑纱,白色的衬衫包裹着他修长的上半身,肤色白到像是要隐入那片灯光之中。
      
      而在这隐身当中,他五官的轮廓却因深邃而明晰。
      
      在她打量他的时候,男人双眉微皱着,似乎在思考什么。当察觉到有人过来,他淡淡抬头,眼尾微挑,浅褐色双眸中的严肃褪去。
      
      修长的手指捏住钢笔,“啪嗒”一声,笔帽盖上,怀荆右边嘴角微扬,问道:“文件呢?拿过来。”
      
      “哦。”许星空收回视线,她应了一声后,把手机里的图片找了出来,走到了怀荆的办公桌前。
      
      他的办公桌很大,但东西不多,只有几台大屏电脑和几份文件。许星空绕过办公桌,走到了他身边,将手机放在他面前的桌面上,指着屏幕上的红圈,说:“是这里……”
      
      她还未说完,身边的男人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男人身材高大,许星空一下隐入了他的身影里。她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后靠,双手撑住了办公桌上。
      
      她是紧张的,怀荆从她乱动的眸光就能看得出。她只穿了一件开衫和一条连衣裙,双手后撑在桌子上,让她的肩膀打开,开衫也从一边滑落,露出了光洁的肩膀。
      
      她真是好容易红。
      
      不光脸和脖子,耳垂和锁骨,现在只要露出的皮肤都是红的。
      
      而他还并没有做什么呢。
      
      唇角微微一挑,怀荆双手支撑在女人身体两侧的桌面上。
      
      许星空不敢动,她抬眼看着他,办公室内空旷的氛围,渐渐因为男人的动作而显得暧昧狭窄了起来。
      
      怀荆垂眸看着她,鼻间哼笑一声,双手握住了她的腰。许星空身体一抖,她下意识地想要躲开身体。还未躲开,她被男人抱到了桌子上。
      
      裙角因为这个动作被掀起,许星空身下一凉,她双眸中染上了一层不可思议,同时表明了自己的意愿。
      
      “我不……”
      
      许星空的意愿并未表达完,男人的双手又到了她的腰间,她身体一腾空,一下坐在了办公桌上。办公桌上的温度,凉得她抓住男人的双手一紧。
      
      怀荆直起身体,他将女人的手机拿了过来,往她旁边一放。男人微扬着下颌,唇部线条性感而迷人。他垂眸看着手机屏幕,手指对着那张图片一点,说。
      
      “现在,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吧?”
      
      许星空喉头一紧,她的视线随着男人的手指看向了她手机上的那张图片。男人的手指并未指向她标注出来的那部分,而是指向了文件旁边的那部分。
      
      图片内,台灯并不广阔的灯光下,文件旁边,印着两个清晰的半圆形印记。
      
      黄千松的办公桌是漆面的,冰冷的漆面桌面手指放在上面都会留下痕迹,就像冬天哈气后,用手指在玻璃上写字一样。这层痕迹本来很浅,但在台灯的照射下陡然变得清晰了许多。
      
      这两个不太规则的半圆痕迹,是屁股坐出来的。
      
      原本冰凉的桌面,许星空却像是被灼烧到了一般。她从桌子上跳下,脸比刚才红得更加厉害。她跳下后看了一眼刚才坐过的地方,留下了与她照片里同样的两个半圆形印记。
      
      她脸红得更加厉害,神色慌乱,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道。
      
      “我……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
      
      许星空双唇一软,她的话戛然而止。
      
      男人双手支撑在她后方的办公桌上,双臂将她圈在怀里,此时正低头吻她。
      
      他的眼睛睁开,浅褐色的眸中浮着一层笑,甚至或许还有一层深情……许星空看不透,也看不明白,她的心狂跳起来,她看着男人的双眸,思维像是冻僵了,限制了她的所有。
      
      她陷入了男人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当中。
      
      男人的吻并未在唇上停留,他顺着她的唇,到了她的下颌,到了她的脸颊,最终,咬住了她的耳垂。
      
      轻微的刺痛感让她浑身一颤。
      
      怀荆喜欢她的这种反应。
      
      他咬着她的耳垂,笑了一声,声音沙哑低沉。
      
      “我知道。”
      
      男人的轻笑有些迷人,许星空喉咙干涩。
      
      “那……”
      
      “我故意的。”语气是理所当然。
      
      许星空微微一愣。
      
      怀荆再次咬住许星空的耳垂,又是一声笑,他说。
      
      “我想骗你上来,调戏你,然后……吃掉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系列文新文《无可救药》已经开啦~柳少~
    文案:
    柳谦修行医这么多年,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伤口。
    慕晚看着脚上的伤,问:医生,我伤得厉不厉害?
    柳谦修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说:厉害,再晚来一步,伤口就愈合了。
    妩媚多汁小妖精X清冷斯文男医生
    电脑请戳:
    手机请戳:
    APP用户直接搜索文名:《无可救药》 点进去就可以看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