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类总找我报案

作者:小云吞走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
      
      随着暴躁手机的一声惊喜暴喝,靳景的手机也随即响了起来,正是前不久出去打捞手机的同事打来的。
      
      陆家村其实离河流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相距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打捞手机和搜索犯人可以两不误。
      
      “老大,我们找到了那部手机了,进水了这么久居然还能用!我们刚刚开机确认是不是段柏天的,但是那台手机已经是自动定位导航了,可惜却是定位到你们的那个位置,那是说嫌疑人和受害者都在你那边吗?”
      
      小吴分明非常高兴,但是与此同时在得到定位信息是在海滨天空之城,那真的是十分灵性了。
      
      这栋别墅都被他们翻了个底朝天了,连摄像头在哪个方位都知道了,而且自从事发之后,不仅保镖、保安和他身边的秘书、助理都被全面调查,就连别墅里的摄像头都24小时开启了,嫌疑人和受害者真的在别墅里的话,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手机很可能是进水太久以至于功能有误,你们继续去陆家村搜索一下犯人的位置,如无意外,嫌疑人应该是在陆家村有据点的。”靳景本来就不指望这部手机能做一些什么工作,但是进水这么久还能开机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现在智能手机的质量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而在靳景和他对话的同时,另外一名刑警也已经是拿了资料进来,递给靳景,“老大,这是这个小区里的监控结果,根据资料显示,嫌疑人很可能是从西边这个最偏僻的门口出去的,这里的部分监控在昨天也有异常,正被维修,暂停使用。”
      
      “但是,我们从不远处的一栋别墅外围的监控里查到昨天下午出现的可疑车辆,正是这辆。”
      
      他说着便示意靳景看资料上的车牌号,正用大红笔在上面圈出了一个车牌号:海H 0605B。
      
      靳景点头,示意他继续,“嫌疑人十分胆大,且计划应该非常周详,这辆车在几天前已经是出现在这里了,但是并非是由这个门进来,而是由最多人进,但是离别墅也是比较远的一个门进。”
      
      “嫌疑人应该是非常熟悉海滨天空之城的地形和安保的,我们调出来的监控全都不是小区设置的摄像头,而是和刚才一样都是摄像头附近的别墅里调出来的。根据我们调出来的监控还可以看出嫌疑人是故意避开小区里的安保人员,一路上畅通无阻地开到了受害人的别墅附近,依然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停车。”
      
      “而我们再想查证别墅里的录像,发现有大概5分钟左右的时间是空白的,不仅是别墅内还是别墅外都是一样的结果。”
      
      这也就是说,线索调查到这里已经是断开了,嫌疑人在别墅里是躲在了哪里,又是躲了多久,期间做了什么事情,都需要另外的途径去查证。
      
      这可是一项大工程,嫌疑人在犯罪现场都没有留下指纹和明显的痕迹,说明他是一个过分谨慎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真的想知道他在别墅里具体做了一些什么实在是太难了。
      
      不过,不外乎是寻找自己看中的藏品,在别墅里布置好一切,等着段柏天过来就是了。
      
      这一切,和刚刚苏卷洱推测的相差无几。
      韩清莜在旁边听着同事的汇报,知道自己的推理有大部分是错误的,嫌疑人的确是如苏卷洱所推理的那般,具有一定的IT技术,对段柏天的一切都十分熟悉,而且很有可能是提前将别墅里的藏品全都熟悉了一遍,就等着挑选自己心仪的藏品等着段柏天的到来了。
      
      这样的犯罪手段……想起来真的是细思极恐啊。
      对方很可能是一个高智商犯案者,而并非如她之前所想的,是一个头脑相对简单的彪形大汉。
      
      韩清莜的面色变得非常难看,她自诩是从最顶级的政法大学里毕业的,也曾经到国外留学了2年,可谓是对犯罪心理以及人物侧写这方面相当熟悉,但是现在却是被这个半路出家的外援给抢了风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人,你还愣着干什么?!我刚刚说的话你没听见吗!那个杀千刀的和段柏天就在别墅里!还不去找他们吗?】
      
      暴躁老哥现在还不能变成实体出现在苏卷洱身边,苏卷洱起码要见到实物,有和他接触过,这才能让他变成一个“人”。
      
      所以现在暴躁老哥还是在群里干嚎着,一副急到已经不行的模样儿。
      
      “具体定位到哪里?”
      
      苏卷洱并不认为暴躁手机现在的定位信息是正确的,靳景的人都已经是查到对方那辆车具体的车牌号了,也已经是在陆家村附近打捞到了手机,那也就是说嫌疑人目前为止的行动轨迹都如她之前所猜的那样并没有太大的漏洞。
      
      现在就是不知道嫌疑人具体的犯罪动机是什么,拼凑了这么多块拼图就是缺少这一块最完整的,苏卷洱的内心也微微有些焦躁。
      
      【已经定位到了别墅里了,还要我具体说出哪个房间吗?你是不是太没用了一点儿啊!】
      “不,是你太没用了一点儿,而且你的脑子进水了,的确是不太好使,认真建议你去脑科照一照片子。”
      
      【哈哈哈哈哈~苏苏终于忍不住了啦!】
      【大魔王苏苏在线开怼,暴躁老哥都扛不住啊!】
      
      【小暴躁儿啊,不妨告诉你,你的确是挺没用的啊,咱们这些犯罪物证每次破案的时候都能助苏苏找到最关键的线索,而且一次都没有出错,而你现在分明是损坏了什么零件,以至于定位功能不完善。】
      
      【对,很可能还停留在昨天下午你刚刚被开启的时候吧?】
      ……
      
      【你们这群人!怎么就不相信我!我可是最高黑科技旗舰版5G手机,哪有可能定位会有错?!咦……不对,】暴躁手机说到这里突然不动了,语声也轻了下来,【现在怎么定位到了高速收费站那里了?这……这车子移动得也太快了吧!】
      
      苏卷洱一听他这样说,知道事情已经是有蹊跷了,立即问道:“是哪个高速收费站?”
      
      【要去陆家村途经的那个。】暴躁手机的声音也充满了疑惑,并不知道自己为毛连最基本的定位功能都不准了!
      
      这来来回回的,不就是重复昨天下午的定位痕迹吗?这样一说,那他是需要多久才能追踪到对方的行踪啊。
      
      苏卷洱听着他不确定和稍微有些慌张的语气,已经是知道这位暴躁老哥哪里出了问题了,应该是浸水浸太久,导致某些功能错乱了。
      
      换句话说,他现在应该是活在了过去,很可能要修理一下,倒掉脑子里的水才能被正常使用。
      
      “靳先生,打捞上来的手机在取证完之后能不能立即拿去修理一下?虽然现在他的定位功能不太好使,但是起码是能定位的,而且还是受害人的贴身东西,在案件里是有大用途的。”
      
      苏卷洱决定让靳景帮忙帮到底,反正现在手机也在他们的人手上,也只能这样做了。
      
      靳景听着那句“靳先生”只觉得分外刺耳,但是他在外人面前也是叫她“苏小姐”这么老气的称呼,总觉得……没有扯平,甚至是心底生出了一口闷气。
      
      他看着她不动,唇线微微绷紧,既不答应也不拒绝,就这般低头看着她,深琥珀色的眼睛一转不转,似乎在等她的一个说法。
      
      从刚开始苏卷洱就非常紧张这部手机,而且她背后还有一位不肯公开信息的神秘线人,现在手机找到了,都宕机成这样了,她还是这般执着要将手机给修好,即使他再纵容她,也是需要她的一个解释。
      
      苏卷洱知道靳景这目光里的意思,换作以前,她早就对着他撒娇蒙混过关了,可是现在3年过去,她发现她做不到,甚至连一个字都说不出。
      
      “随便你修不修了。”她扭了头,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的接触了。
      
      靳景看她一眼,看着她微微抿紧的唇,觉得那种久违的又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又涌上来了,老实说,这样的感觉并不好,甚至是非常差。
      
      4、5年前他认识她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现在3年过后,他觉得她身上瞒着他的事情好像更多了。
      
      作为曾经和她有过亲密关系的人,到现在,他又主动把那截断掉的丝给连上,可是依然是摸不透她真正的想法,又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瞒着他?
      
      这些感觉都非常糟糕了。
      
      靳景习惯将一切的人和事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无论是对案件还是对人,又或者是对她,可是这种掌控在3年前却出现了偏差,到现在都没有纠正过来,这让他感到疑惑的同时,也不得不说,心里涌起了一阵阵挫败。
      
      现在这种挫败再次上涌,他看着她过于倔强和称得上冷漠的侧脸,真有冲动将她拉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好好质问她。
      
      可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手机修好了是给你用?”
      
      苏卷洱听他的语气里有松软的迹象,这才转过头来看向他,然而不等她说话,靳景那张俊脸突然极快地凑近她,几乎是贴近她的唇,却是又非常精准地定在某个位置,他盯紧她的眼睛说道:“茜茜,这次是你欠我的,别再想着像3年前那样想要逃了。”
      
      苏卷洱被他这一声“茜茜”叫得有些恍惚,自从她的哥哥失踪了之后,就极少有人叫她的小名了,没想到靳景居然还记得。
      
      她被他这般亲密的举止弄得猝不及防,压根是反应不过来,正想对他说几句狠话,他却是已经转身离开,安排人去修手机了。
      
      苏卷洱怅然若失,她看着他的背影看了几秒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情感涌上来。
      
      【苏苏是喜欢这位靳先生的,我能感受出来。】群里的绝版浪琴手表压低声音小声道。
      【噗噗,是个人都能感受出来啊,你想想看你跟了苏苏这么久,有哪个雄的可以靠近苏苏一米之内啊?】
      【还被他强吻。研究表明,接吻这种看似愉悦的行为背后是在同时交换几千万个细菌,想一想都让人觉得恶心好不好!】
      
      群里众人:【洁癖怪,怪不得你单身这么久。】*52
      
      手术刀:【……】
      
      苏卷洱不知道群里众人正讨论着她,靳景让人去修手机,以及安排了人去陆家村调查之后,又让负责排查段柏天公司、家庭、朋友、合作伙伴、竞争对手等等这些关系网的同事尽快行动,与此同时也进一步明确了犯罪嫌疑人的侧写。
      
      “阿铭,你那边最主要还是排查段柏天身旁懂得IT技术,也熟悉海市地形,以及同样喜欢珠宝,平时又能够密切接触段柏天的人。”
      
      “犯罪嫌疑人很应该是一个男子,且是一个思维缜密,可能还具有一定格斗技能和求生技能的人。但是犯罪嫌疑人性格可能属于比较孤僻的那种,行事不会太张扬,而且也很有可能会刻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尽量不让别人发现他的存在。”
      
      “更有可能他有轻微社恐,平日打扮会穿深色的衣服,戴鸭舌帽,遮住自己的眼睛,看起来一副沉默阴郁的模样。”
      
      “而且,他很应该是比段柏天高,年龄介乎25-35岁之间,学历也不会太低,但是家境应该不是很富裕,甚至是有仇富心理。”
      
      “现在犯罪嫌疑人犯罪动机尚不明确,在缺少这么多线索的情况下,嫌疑人很有可能还会照常去上班,不过这个可能性较小,我更倾向于他提前起码一周请假,且会以一些不会引起别人怀疑的理由提出申请。”
      
      “比如说家里有喜事要处理,想和女朋友出去旅行等等这些理由而请起码一周的长假。”
      
      “具体的情况,你在调查过程之中可以再修正。”
      
      “现在我们的时间其实并不多,我希望能在今晚之前有结果,”靳景说到这里,语气也有点儿严峻,“并不排除犯罪嫌疑人还有别的犯案动机和意图,段柏天的情况也不会太过好,所以我们必须要争分夺秒锁定嫌疑人,尽快解救出受害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有点儿抱歉,本来这章预定是更4500字的,我自己也已经规划好了字数了,但是没想到我每章多出一两百字来,最后这章只需要更4061字就够了,然后……这个断章QVQ~
    明天上榜,也是放假了,感觉流量又要继续差下去了~
    看在我这么勤奋的份上,希望大家给我留言嘤~
    ps:前面8章我估计我要修下文,对男女主的描写不是特别满意,也要改一点小bug,但是可能是小修,不会影响阅读,所以就不用重新看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