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类总找我报案

作者:小云吞走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
      
      苏卷洱稍微想了一下这样的情景莫名觉得心里作呕,虽然很不想去记住这个男人的所有特质和爱好,但是那些过往的时光始终会在人身上留下痕迹的。
      
      而现在那些痕迹又以这种方式卷土重来。
      
      靳景的记忆力比寻常人好了10倍以上不止,不仅是做到过目不忘,还做到过目就打死也忘不了。
      拥有这种非凡能力的人并非是天赋异禀,而是生病了。
      
      与此相对的很多别的病症例如:怎么吃都吃不饱还必须一直吃的“马凡氏综合症”、“早衰症”、能看到时间流逝的“运动失认症”等等的病症,也是挺让人蛋疼的。
      
      现在靳景这句话的意思无异是利用他超忆症这个“异能”去统计审查这座别墅究竟少了多少东西,也好判定嫌疑人作案的真实意图。
      
      “老大有你的帮忙真的太好了!”
      韩清莜一听靳景要帮助她,觉得自己办事不力的同时,心里也有些窃喜,眼睛透亮得让苏卷洱都不想再在这个空间里呆下去。
      
      几年没见,狗男人的桃花运依然这么旺盛啊。
      
      她示意刚刚的那名警员小吴带自己去看一看他所说的嫌疑人在房间里的犯罪轨迹,这样也可以判断嫌疑人的某些特征。
      
      这个案件到现在依旧扑朔迷离,根本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意图,也只能从这些蛛丝马迹下手了。
      
      苏卷洱和小吴说好之后便想离开了,然而还没有走,靳景突然在身后叫住了她,“苏小姐,劳烦你过来帮我一起统计,清莜和小吴可以去忙别的。”
      
      苏卷洱微微皱眉,转身看他,扫了韩清莜一眼,见后者不情不愿地将资料都交到她的手上,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似乎还冷哼了一声,再而后便和小吴离开了。
      
      苏卷洱:“……”莫名躺枪咋回事?
      
      然而时间紧迫,即使苏卷洱不想和靳景在同一空间共事,也无法违抗对方的要求。
      
      别墅极大,他们从地下室开始。
      靳景当先走在前面,腰背挺拔张扬,步履严肃的同时又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散漫,这样要利用超忆症去办案的时候对于他来说很应该是多了去了吧?
      
      两人很快到了地下一层。
      地下室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大,而且改造得金碧辉煌,入目之处全都是珍稀藏品,包括但不仅限于各个朝代的瓷器、玉器、漆器,数量占据更多的是镶嵌有各种宝石的藏品。
      
      而其中,清朝时期的钟表占据了大部分。
      
      清朝时期的钟表大多数都是舶来品,很多都是清朝鼎盛时期万朝来贺的贡品。
      但是,虽然这些藏品大部分都镶有宝石,然而并非是所有都镶有那种耀眼的占据整个藏品主导地位的宝石。
      
      这也就是说,藏品上的宝石虽然漂亮,可是很多时候只是起到装饰作用,小而精致,若真的是觊觎上面的某部分东西的话,大概是非常难找了。
      
      而且,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嫌疑人的犯罪动机,这个案件看似简单,可是背后深藏着的秘密比想象中的要深。
      
      靳景手上也拿着一沓资料,正是地下一层的藏品资料,上面记录了几百件藏品的信息,光是这样看已经是让人眼花缭乱了。
      
      可是苏卷洱也只是和群里的犯罪物证们聊了几句,便听见男人传来一句:“走了。到上面去。”
      
      苏卷洱:……所以你其实一个人可以搞掂全部的,为毛要扯上她?
      
      “让你好第一时间知道丢失了哪些藏品,好心里有数,待会儿修复也能快一点儿。”靳景收笔,瞥了她一眼,似乎能知道她在想什么,随口答了一句。
      
      【咦,这位警官手上拿着的钢笔是不是和你是同款啊?】群里突然有人问奥罗拉海王星钢笔。
      【嗯,同款,更确切点说是定制款,我和他手上的是一对的。上面还刻有苏苏的名字。】海王星钢笔颇有些闷闷不乐地说道。
      
      【啧啧,这么骚的吗?但是苏苏怎么从来不用你?难道是害怕触景生情?】
      
      群里的人现在再不知道苏卷洱和靳景是什么关系的话,那真的是反应极度迟钝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苏卷洱平日总喜欢独来独往的,对大学里的帅哥都没有看上一眼的,怎么突然就蹦出一个前男友来啊?
      
      况且,看这两人的关系好像是真的不简单啊。
      
      “吵。”
      苏卷洱面无表情地说了一个字,接过靳景递过来的资料,看到上面已经是将失窃的藏品给圈出来了,全都是镶有大颗宝石的钟表。
      
      而这些设计得相当张扬的钟表莫要说平常的博物馆没多少,就算是国家博物院,也不算特别多。
      可是这位富豪在这么多年的积累之下,藏品的数量已经多达了上千件,这很可能只是这一处的藏品数量,他在别的地方还有别的产业,那么数量是更加可观了。
      
      【不对啊,老子现在不想管你们的破事,女人,你不是说要找到我让我协助破案的吗?怎么一被这个男人亲了一口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啊?果然女人都是一个样的,一点儿都不可信。】
      
      暴躁老哥听着群里的讨论越来越歪,都没有人想着他的机身安全的,忍不住发飙了。
      
      苏卷洱被他们吵得脑袋痛,本来心情就烦,现在还要被轮番轰炸,直接摁了屏蔽群信息,一个字都不回应。
      
      不过,虽然不想做出回应,但是苏卷洱还是向靳景说明了暴躁手机的事儿,并提出让他安排人手去打捞手机。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秘密进行,免得嫌疑人真的是在附近,得知我们的一举一动提前将受害人处置那就麻烦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能兵分两路去调查一下村里,万一能抓到嫌疑人呢?”
      
      苏卷洱将自己的顾虑和思考也一并说出来。
      
      “段柏天……应该是说嫌疑人丢了段柏天手机到河道上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个事儿连警方都不知道,他不相信苏卷洱能够准确知道。
      
      靳景略带研判地看着她,似乎是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
      
      “你爱信不信,待会儿耽误了破案,上头怪罪下来……”
      苏卷洱并没有明确解释,只是扬长避短,戳他的痛处。
      
      “我被上头怪罪不要紧,如期破案不了的话,你的酬劳大概也没了?有你一并陪着也不寂寞。”
      靳景自然知道她在避重就轻,但是既然她说得这么信誓旦旦,他也没必要和她计较太多。
      
      毕竟,她在私家侦探排名榜上的成绩可是有目共睹的,定然有什么过人之处。
      就只是……莫名想要逗她,看她气得炸毛的样子而已。
      
      “我不会没了酬劳的,谁告诉你我不能在3天之内破案的?”苏卷洱的确是有一点儿被他气倒了,他那句话说得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配上他微微促狭的笑容,莫名有些暧昧。
      
      “行了,我相信你,打捞一部手机而已,又是什么难事?不要生气了,嗯?”说着还低头看她一眼,凑得她极近。
      
      苏卷洱呼吸骤然紧绷一瞬,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忘记了一些什么,为什么可以这么和她自来熟?
      她撇过了头去,不再和他说话了,而是专心致志去看这一层缺了的藏品。
      
      待到了楼上的时候,靳景并没有敷衍苏卷洱,而是真的安排了人去打捞手机。
      
      “苏小姐,你说的那个手机丢失的具体位置是在哪里?”靳景在安排的时候,突然问道。
      “如果没有估算错误,应该是在城东的这个位置,再具体点,我认为是在这条名为‘陆家村’的村庄里。”
      
      “为什么这么确定?”
      “根据知情人给我的线索,手机是晚上被扔到河里的,而按照别墅的路程距离计算的话,案发时间是下午4-5点,但是手机被扔是在晚上,夏天黑得晚,嫌疑人车行应该有2-3个小时才想起来扔手机,而附近又要有河流的话……各种条件符合的就只有陆家村。”
      
      “陆家村在城郊,地处偏僻,人口并不多,如果嫌疑人抓了人想要藏身的话,这里也是首选。毕竟他现在是带着一个大活人,还有可能是带了好几件价值连城的藏品在身上,入住酒店、旅馆那些根本不合适。”
      
      苏卷洱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将手机上的地图也点开来给他们看,配合她的解说,陆家村的确是最优选项。
      
      “既然你都能推断出嫌疑人带着受害人去了哪里,那直接去找嫌疑人和受害人不就行了?浪费人力物力去捞一部烂手机,还有可能惊动嫌疑人的,是图什么呢?”
      
      苏卷洱的推断有理有据,排除她模糊带过去的知情报料人的话,也不是不能相信。
      但是在知道嫌疑人的大概去向之后却不找嫌疑人和受害人,而是去找什么破手机,这根本就没有逻辑顺序。
      
      韩清莜说着,还看了她一眼,眼里带有不屑,觉得这位亲自由靳景请回来的外援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了。
      
      苏卷洱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敌意,懒得和她解释,抬头看向靳景,脸上的意思很明显:你的烂桃花你处理干净,别妨碍正事。
      
      靳景摸了摸鼻子,莫名觉得氛围有些奇怪,“清莜,刚刚忘了说,打捞手机和寻找嫌疑人是要同时进行。”
      
      韩清莜一听,脸色微微变了。
      
      苏卷洱在旁边看着,摇了摇头:这脸打得啪啪响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然而脸上却没有一点儿要怜香惜玉的意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超忆症,其实是一种病,好像是大脑某个区域出现了问题导致无法忘记过往,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有超忆症也不一定是天才,有些人还是平平无奇。世界上好像只有400人左右有超忆症,概率还是很少的。
    这里超忆症是有伏笔的,为增进感情戏而设。
    另外,文中提到的“马凡氏综合症”、“早衰症”、“运动失认症”,我觉得运动失认症也太爽了哈哈哈~好像超能力啊~
    ps:周六看文的童鞋是不是比较少啊?留言的童鞋少了啊啊啊~留言发红包哦~今天留言也发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