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类总找我报案

作者:小云吞走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
      
      “你……”
      苏卷洱眸光闪烁,强行镇定下来,想要移开自己的视线不再看他,也想控制住自己一刹那变得过快不正常的呼吸,却无补于事。
      
      靳景那张脸即使过了几年之后看依然是那般具有冲击力,甚至是比几年之前的过之而无不及。
      男人是混血儿的长相,祖上几代都有白人血统,到了他这一代虽然稀薄,可是那么一点点的混血感依然让他看起来比常人要出众很多。
      
      毕竟,男人天生冷白皮在黄种人里可见得不多。
      再加上他那双犹如上好琥珀的深棕色眼睛,每每被他注视的时候总会产生一种……似乎能通过他的双眸看到另外一个完全未知世界的错觉,能感受到他特别的同时,也会容易被他的那双眼睛的亮光给漩吸进去,想要再从他的世界里逃脱的话……恐怕太难了。
      
      一个男人,长得过于魅惑以及性感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当初和他分手,其实也是有这部分的原因。
      
      “到了,苏小姐。”
      
      “咔哒——”
      
      伴随着男人略微清亮又带了一丝低笑的声音传来,苏卷洱身上的安全扣应声而落,然而他依然靠得她极近,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苏卷洱被他这般过于靠近的距离弄得浑身不自在,伸手想要推开他,又赫然想起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男人总喜欢玩儿的心机,即将触碰到他的指尖又迅速收回。
      
      靳景将她的小动作和反应都看在眼里,突然轻笑出声,低眸,极深地看了她一眼,也不等她恼羞成怒,掌心直接控住她的后脑,薄唇往她的唇上一压,毫不怜香惜玉地重重碾压了一下——
      
      仿佛压在心头不知多久的激烈情绪,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决堤而出。
      
      苏卷洱呼吸瞬间急促起来,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看着他,整个人都僵在他的身前,唯独心脏血液的流速极快,“砰砰砰”一声声地,无不昭示着这个男人的存在。
      
      她用力想要推开他,唇齿磕碰间,男人却早有准备,另外一只手控住她细得可怜的手腕,眉峰往下一压,目含警告。
      
      那是一种兽类才会有的眼神。
      带着凶猛和不顾一切的蛮横直直地撕裂了她的心房,让她不得动弹。
      
      苏卷洱被他看得心头一颤,移开了目光,不知怎地,有那么一刹那想认命。
      
      兜兜转转,好像总是逃不过他。
      
      靳景见她屈从,这才专心下来,细细品尝这放置了三年,来不及食用的佳肴。
      
      苏卷洱双手紧握,隐忍着,双目紧闭,不断告诉自己要稳住,不要被这个该死的男人给蛊惑到。
      
      而群里的犯罪物证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屏幕上疯狂刷屏:
      【艾玛刺鸡!】
      【这是什么狗血的强取豪夺玛丽苏!但是我可以!】
      【所以……苏苏其实还是有克星的?】
      ……
      
      只有新进群的暴躁老哥反应迟钝,表情呆滞:
      【尼玛,这个野男人是谁!怎么抢了我的位置?!先来后到啊!】
      
      群里立即【噗噗噗——】*52。
      
      虽然贪恋她双唇的柔软以及味道,但是靳景并没有做得太过火,毕竟这里是在案发现场不远的地方,也是工作时间,即使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要将她剥皮拆骨,可他还是克制住,一点点地松开了她。
      
      反正,来日方长。
      
      苏卷洱得了自由,第一时间便是想给他一巴,手都举起来了,可她又强迫自己放了下来。
      妈的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重重撇过头去不去看他,双眉紧皱着,在认真思索应该要怎样处理刚刚的突发状况。
      
      这他妈的真的是太糟糕了。她忍不住在心里说了个脏字。
      
      “怎么不打?”
      靳景透过玻璃的反光注视着她,她皮肤薄,脸上已经红得可以滴血,冲散了冷丽眉梢的几分冷漠,愈发惹人怜爱。
      
      “你还不值得我动手,死狗男人。”
      
      苏卷洱觉得自己再呆在车上不是被他气死就要被自己气死了,推开车门当先下了车,关门的瞬间分外用力。
      
      靳景在车上却是好心情地笑出了声,也随即下了车,锁了车门,和她一起往不远处的案发现场走。
      
      段柏天这栋价值万亿的别墅早在昨天下午案发之后便被警方封锁了,现在能进出这里的只有警局的人。
      
      靳景落后苏卷洱几步,看到她的左手手腕已经被自己握红了,在阳光的折射下分外刺目,他叹了一口气,三两步与她并肩,执起她的手,缓缓用指腹轻柔地摩挲了几下,带着一种不属于他的温柔。
      
      苏卷洱浑身立即戒备起来,如果他还想对自己做一些什么,她这次肯定不客气了。
      
      “你的皮肤倒是没有你当初分手时那么厚。”
      靳景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句,听不出真实意图。
      
      随即他将早就准备好的临时工作证放到了苏卷洱的手上,又松开了手。
      
      苏卷洱被迫接过临时工作证,掌心收紧,已经是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了。
      狗男人突然回来果然是为了清算当年旧账的,但是明明3年前分手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说,没有责备没有挽留没有歇斯底里,有的只是平静接受。
      
      她当时看到他这样,心里还松了一口气,虽然觉得自己浑身像是被剜了一块肉那般难受。
      
      两人一时无话。
      待靠近那栋外表恢弘气派的别墅时,有一个小警员从里面跑了出来,兴奋地停在靳景面前,毕恭毕敬地喊道:“老大你终于回来啦!”
      
      随即又侧头看向苏卷洱,“还带了外援吗?”
      
      “嗯,情况如何?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
      靳景轻应一声,也没有介绍苏卷洱,甚至还似有若无地挡住小警员的视线,不让他打量她。
      
      苏卷洱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几年不见,他愈发龟毛,这样的占有欲真的有意思吗?
      
      “大概是能测出嫌疑人在犯案现场的行动轨迹以及真实意图,而且,我们也有了新的发现。”
      小警员其实是警局最近新来的实习生,名叫吴磊,专门负责技术那方面的,也算是最近侦查的一个新的方向。
      
      在案发现场忙碌的人并不算太多,但是也不少,主要是段柏天这栋别墅真的是太大了,连同地下室共四层楼的别墅要全面取证的话是真的不容易。
      
      而且,到目前为止,警方还没有完全清查出受害者到底损失了多少财富,是全都被凶手砸烂了还是有一部分已经带出去了?
      
      这些算起来都是一个庞大的工程。
      
      三人一直往里面走,进入别墅的时候不断有人和靳景打招呼,而且都好奇地将目光落在苏卷洱身上。
      
      苏卷洱坦然接受他们的目光,与此同时也不得不将那个丑丑的临时工作证给挂在脖子上。
      
      到进了别墅以后,又有另外一位女警官从地下室上来,手里拿了一大沓资料,正和另外一名应该是段柏天心腹的西装男人说着话,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那位女警官一看到靳景回来,眼前立即一亮,纤眉舒展开来,快步走到他身前,对他一笑:“阿景你回来了?辛苦了。”
      
      又看了苏卷洱一眼,似乎带了点戒备,“这位是?”
      
      苏卷洱微微皱眉,被看得不是特别舒服,她转了头,拒绝介绍自己的身份,这些事情很应该是由靳景来做,而不是她自己。
      
      靳景拍了几下手,让这里工作的人都看过来,他双手轻搭在她的肩上,向全部人介绍道:“大家都来认识一下,接下来几天,我们都会和这位由段柏天的太太重金请回来的,也是我们局子里专门请回来的苏小姐一起合作。”
      
      “苏小姐主要负责复原被砸烂的藏品,以及也会协助我们的侦查,以便更快破案。希望接下来的几天大家都合作愉快。”
      
      “好!”
      “请来的这位也好像太年轻了点吧。”
      “我刚刚没瞎眼吧?一向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的靳队主动触碰了这个女孩???是有什么xx交易吗?”
      ……
      
      虽然大部分人都是欢迎苏卷洱的,但是也夹杂着一些讨论声,虽然没有恶意,但是听多了还是会烦。
      
      “好了,认识一下人就好了,上头让我们3天内破案,赶紧去工作!”
      靳景让众人散了,随后看向那位女警官,问道:“清莜,统计的情况如何?”
      
      “每层都放满了藏品,虽然有档案分门别类,但是要在今天内将所有藏品都核对的话实在是太难了。”
      韩清莜将情况如实告知,“别墅里共放有藏品一千余件,每层都根据器物的品类重新建了房间,但是那些被砸碎的藏品并非是来自同一个房间,而是来自多个,光是统计被砸烂的藏品也已经是花费了大量时间。”
      
      并非是他们工作效率低,而是嫌疑人实在是太过狡猾,所砸烂的藏品都是来自不同的房间,这里大大小小的房间都有几十个,一时半刻想要统计出来实在是太难了。
      
      靳景听了之后微微皱眉,薄唇抿着,看不出他的情绪,可是站在他周遭的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呼出一口。
      
      到最后,他还是说道:“统计资料给我,你去忙别的。”
      
      苏卷洱知道他这句话听着普通,实则非比寻常。
      
      毕竟,这个男人可是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超好记忆力,好到不仅过目不忘,还历久弥新,很可能连三岁时不小心一脚踩死的小强身上的每一条腿上有多少根汗毛都记得清清楚楚。
      
      ……
      …………
      ………………口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亲上了亲上了~周末两天继续留言发红包啦啦啦嘻嘻嘻~
    男主是有超忆症哒~本来很早之前有个预收是明明对我动了心,超忆症女主X武力值爆表男主,但是发现那个题材真的太冷了无法写,和《嗜你如命》算是同一个题材,我自从那本文之后就一直扑街,到现在都没起来,我不敢尝试了怕了怕了~
    ps:《我养的监狱大佬总想越狱》求收藏啦~嘻嘻很好玩儿的脑洞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