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类总找我报案

作者:小云吞走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
      
      “咔嚓——”
      苏卷洱又踩碎了一个骷髅头骨,旁边一只骷髅手随即缠上了她的脚踝,黑气萦绕。
      
      黑暗阴郁的梦境之中,脚下尸骨成山,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了雨,润湿了她的眉梢,一具完整的骷髅迅速在地上重组,随即又朝着苏卷洱的方向攻击而去,企图一击穿心!
      
      少女身型单薄,抬头看向眼前的十层高塔,她入梦三次,每次进来都要闯关,现在闯到第七层,骷髅们的进攻速度和花样似乎都快了和多了很多。
      
      她手上只有一柄手术刀,待骷髅靠近的时候,反手切断骷髅的脖颈,头身立即分家,可是这还没有完!
      
      那骷髅飘在半空中突然长出了腐烂的血肉,眼珠暴突,堆满了蛆的腐烂舌头直直地朝着她的脸部攻击而来,杀不死她也可以恶心死她。
      
      苏卷洱本能就想举着手术刀反击,但是突然就推不动了,一看手中的手术刀,似乎是和她卯着一股劲儿一动不动。
      
      “你罢工?”苏卷洱皱眉,难以置信。
      “我有洁癖。这他妈的太丑了。”手术刀开口,拒绝得理直气壮。
      
      苏卷洱:……
      行,回去就不给你消毒!还让你泡长满蛆的化粪池里10天臭死你!
      
      她心里腹诽,但是腿上动作毫不含糊,长腿一伸,直接将那骷髅给踢出十数米远,依稀还能听见他口中所发出的凄惨尖叫,疑似喊出“救我”二字。
      
      苏卷洱皱眉,低头看了看脚下的骷髅们,眸光寒锐,隐含震慑,吓得它们全都瑟瑟发抖不敢动作。
      
      她一步踏碎一个骷髅,直直地往第八层走去,想着今天顺利的话应该能进到塔顶,破解这个梦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直觉认为这个是预知梦,她从不无缘无故做梦,每次做的梦总会和现实中的凶杀案有关,这次肯定不例外。
      
      然而,进来三次,她还没能找到梦中玄机,都让她有些不耐烦了。
      
      只可惜的是,等她踏上前往第八层的骷髅楼梯时,头顶突然传来一阵温柔的提示声,“苏苏,檀香已经点完啦,该出来不能再睡啦~”
      
      苏卷洱:“……”
      
      紧接着不等她作出任何动作,她的身体直接消散成为一股浓雾消失在梦中。
      
      *
      
      “根据警方判断,这很可能并非是本市发生的唯一一桩碎尸案,案发到现在一共过去了3天,还是没有找到受害人丢失的脑袋,警方开始呼吁市民积极提供线索……”
      
      头顶老旧吊扇在缓慢扇着风,电视新闻在大厅里小音量地严肃播放着,檀香的气味还没有完全消散,苏卷洱趴在桌子上,双眼紧闭,睡得并不怎么安稳。
      
      “哐啷——”
      一柄手术刀被用力掷到地上,动作干脆且带着十足的嫌弃。
      她仍旧趴在桌子上,还没有睁开眼睛,先和对方算账。
      
      桌子上的手机随即不断传来震动,听着颇为幸灾乐祸。
      
      【哈哈哈,洁癖怪你这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被这么嫌弃?】群里的养生达人70年代搪瓷杯开怀大笑。
      【呵,莫不是那龟毛的洁癖又犯了,在梦中也帮不到什么手,出来之后马上就被嫌弃啊。】昵称为“再盯老子就侍候你祖宗的拳击手套”双手抱胸,冷笑吟吟地说道。
      
      【啧啧啧,我之前已经让小苏带我去的啊,在梦里又不需要担心子弹问题,哪里用得着这龟毛的小资手术刀啊,上不了大台面!】群里的M1911手.枪非常傲慢地鄙夷道。
      
      “吵。”
      苏卷洱歇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满桌子的案情分析文件将她的脸压出了一点儿痕迹来。
      
      她养的狗子一直趴在她身旁,一听见她醒了,立即从地上起来,仰着头伸着舌头求宠爱。
      
      苏卷洱伸手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大脑袋,狗子在原地高兴地蹦了好几个圈,还一个劲儿地叼着她的手想要往外走,模样儿十分兴奋。
      
      “怎么了?在外面有别的狗了吗?这么兴奋?”
      苏卷洱从凳子上起来,伸了个懒腰,眉眼间颇有些郁色,今天还没能破解那个梦,实在是让人不爽。
      
      最近海市发生最轰动和离奇的当数刚刚在电视上播放的碎尸案,虽然并没有委托人找上门来,但是自案发之日到现在,她不断重复做同一个梦,虽然每次闯关的难度都不一样,可是很难让人不联想到这次碎尸案是否与梦境有关。
      
      苏卷洱拿起笔,将梦中的某些深刻情景给记录下来,结合案件推理分析看了一会儿之后才站起来,睨了地上强行拖后腿的手术刀一眼,冷哼一声,毫不怜香惜玉地踢了他一脚,直接叫来狗子让它帮他好好“洗澡”。
      
      【诶诶诶,姓苏的,不带你这样报复的!我留在你这里是你当初苦苦哀求而来的,怎么一下子就反脸不认人啊!】龟毛手术刀怕了,在群里大声嚷嚷,可惜的是,在现实中他无法动弹那么半分。
      
      苏卷洱当没听见他的控诉,眉梢微挑,狗子会意,屁颠屁颠地叼起了手术刀往自己的狗窝里去了。
      
      群里随即传来手术刀杀猪般充满了凄酸苦雨的惨叫声。
      
      “先生,我下午是不是有一个委托预约?”
      【是的。】一丝不苟无所不记日记本在群里推了推金丝眼镜说道。
      
      “嗯,好。”
      
      苏卷洱漫不经心地回答道,随即心念一动,脖颈处戴着的剔透琥珀也微微闪了闪光——
      一个长相儒雅看上去颇有复古风采的二十七八男青年出现在旁边的凳子上,手里拿着一个墨绿色封皮的日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满了东西。
      
      苏卷洱随手给他倒了一杯水,虽然她知道器灵并不需要喝水。
      
      日记本小先生接过了水,对她一笑:“谢谢。”
      “客气。”
      
      “上午侦探事务所有一项预约,委托人会在9点30左右过来,是想委托关于她的丈夫失踪,尽快找回她的丈夫的案件。”日记本小先生说着便将一叠厚厚的案件资料推给苏卷洱。
      
      “这个案件是昨天下午发生的,事发地是在‘海滨天空之城’的富人聚集区,失踪的男人叫‘段柏天’,在海市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企业家,身家过亿,今年还登上了海市的富豪榜。”
      
      “他为人乐善好施,尤其爱做慈善,本人有一个人尽皆知的喜好——”
      
      “喜欢收藏亮闪闪镶满宝石的古董。”
      苏卷洱在他慢悠悠地向她介绍案件的时候,已经是一目十行将他给她的那沓案件资料给看完了,直接截断他的话,说道。
      
      小先生推了推金丝眼镜,话被打断也不恼,反而是笑眯眯的,“看来小苏已经是将整个案件了解得差不多了。”
      
      “还是你备案做得好。”
      
      两人商业互捧了一会儿,引起了群里众人的不满。
      
      【苏苏苏苏你啥时候也放我们出来遛一遛啊,一天天的在群里真的是闷死了!】
      【对对对,做人不能太双标了啊。来自国际驰名双标的警告(狗头.jpg】
      【只恨我不是一本万能日记本唉!】
      ……
      
      苏卷洱面无表情,无视群里的哔哔,调了电视频道想要看看这个案件的相关新闻报道。
      
      逐渐地,群里的哔哔声小了,都和她一道认真致志地讨论案件了。
      
      她拥有这个与犯罪物证相关联的聊天群已经有2、3年了,并非是凭空出现的,除却本人在特地情况下能与犯罪物证沟通的能力之外,便是她哥哥利用黑科技在偶尔机会下制造出了一个群来,专门用以吸引各种犯罪物证的。
      
      而群里的犯罪物证大多数都是她经手过的案件,有小部分则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这些犯罪物证在靠近她的一定范围内,经过同意之后是能化作与普通人基本无异的器灵的,不过一般情况下,外人是看不到他们的存在,只有她自己才能看见。
      
      而刚刚现身在她面前的日记本小先生就是这样的情况。
      
      “日前发生在海滨天空之城的失踪案还没有明确的进展,警方为了调查案件而将大部分消息封锁了,已知受害者目前应该没有危险,然而涉案嫌疑人依然没有采取下一步行动,并不知道嫌疑人犯案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从新闻的叙述中可以看出,段柏天这个案件应该是一个失踪案,或者是一个绑架案,现场发现有少量血迹,也被证明是段柏天的。
      
      很可能是犯罪嫌疑人为了方便将段柏天带走而当场将他敲晕留下的。
      
      段柏天在这个小区里的别墅并非是用来住人的,而是专门改装成适合存放古物的器材室,用来放他的宝贝藏品的。
      
      说来有缘的是,苏卷洱最近接的一幅明朝古画的修复,那位富豪的别墅也是在海滨天空之城,和段柏天的别墅是一样的构造,都有三层,每一层超200平米,而且还能建造地下室,这样上上下下加起来都足有四层楼了,全都用来放古董的话,那……也太过高调了吧?
      
      也就是在一年之前,他以3000万的高价拍下了清初外国进贡给朝廷的一座铜镀金嵌玻璃花镶玛瑙镜表(注)。
      
      不过,这只是他当初拍买下来的其中一件珍品,当时一共拍买了多少下来,别人无从得知。
      
      从他历年来所拍买下来的藏品能推断出这位叫“段柏天”的首富非常喜欢镶嵌宝石的东西,尤其是那些亮闪闪的古物,他是最喜欢不过了。
      
      所以,她近来三番四次做的这个骷髅高塔的梦与这个案件是否也有什么关联?
      又或者,更准确点说,碎尸案、段柏天失踪案与骷髅高塔梦,这三者之间是否存在什么鲜为人知的关联?
      
      苏卷洱今年22岁,是海市美术大学艺术系的一名大四学生,目前还没有毕业,佛系经营着一间亏本古董店的同时,也会以高价去接一些富商政要的器物修复,除此之外,私家侦探亦是她的另外一重职业。
      
      每次有凶案发生,或是委托人找上门之前,她总会做各种各样的怪梦,这些梦全都不是无缘无故地出现的,总是会与案件有一定的关联。
      
      只是这次委托她的案件并没有死人,但是又同时发生了碎尸案,她的梦里又出现了一堆骷髅头骨,虽然她并不觉得这个梦难解,然而现在就她掌握的这些案件线索压根是无法与她的梦境相连接。
      
      【咦,苏苏,咱们群里好像多了一个新人哦~】
      
      【这里是哪里?】
      【艹!那个人渣真的是将老子给扔了?!老子是5G最新款黑科技手机!还是旗舰版的!】
      【妈的,老子这是在哪里?回炉再造了吗?老子还要找段柏天那家伙!没了老子他可要死的好不好!】
      
      “汪——”
      还没等苏卷洱搞明白群里是怎么回事,楼下便传来了按门铃的声音,委托的客人应该到了,狗子围在门口不停打转,比以往任何一次还要兴奋。
      
      苏卷洱皱了皱眉,心脏突然急跳了一下,闪过一丝不应该属于自己的心悸。
      
      【苏苏,他好像回来了。】
      群里的奥罗拉海王星钢笔好像也察觉到什么那般冷静说道,却是带了一丝期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铜镀金嵌玻璃花镶玛瑙镜表:故宫藏品之一。
    -----
    那个,先放个预收《我养的监狱大佬们总想越狱》,暂定这个书名,戳开专栏就能看了~
    文案放下面哈~
    其次,再有一个《恶毒女配她绝不洗白(穿书)》,作者很勤奋哒,作者专栏也可以收走哦~(2020作收目标2000+需要你们的支持~
    关于苏卷洱和靳景这个文,开了很久的预收了,估计很多童鞋都走了orzzz,如果你们能留下来看到这个故事是我的荣幸~
    这个文和之前的构思已经有很大的不同了,毕竟是在3年后了,最初的脑洞也经过不断地打磨变成了这个,和同系列文《总有鬼魂找我破案》是不太一样了~不过,叶辞、祁白都是有机会出场哒~
    而我让你们收的那个预收文,男主纪凛是这本文男主的表弟,也是一个系列文了~
    那个文的脑洞给很多基友看了都挺喜欢的,希望你们也喜欢啦~
    最后,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个文应该会陪你们过暑假~我会尽我所能写好~鞠躬谢谢~
    ps:开文留言送红包了哈~暂定每天下午6点更新,不见不散~
    ---
    1、《我养的监狱大佬们总想越狱》文案
    祝醒醒18岁考上大学那年,便被比自己大了10岁的未婚夫纪凛从道观接回了家,开始了强制性的同居生活。
    下山之前,她被迫从无良老道长那里继承了一座监狱,以古书店为载体,镇压着各种各样的大佬,从古至今……无一不是怨气太重无法进轮回,以至于滞留人间。
    大佬们各有特长和恶趣味,总能助祝醒醒逢凶化吉,还让她拥有逆天的锦鲤运。
    但与之相对的,她总会遇到离奇命案,发生的命案总和监狱里的大佬有关。
    要让他们顺利进入轮回,必须要努力破案,化解他们的怨气。
    她的便宜父母被杀,死状离奇,
    某秦二世翘着腿嗫着奶茶指点她:凶手是你的妹妹,抢你气运改你命格十多年,还想绿了你,最好先发制人绿了你未婚夫再反咬他们一口。
    某帝皇陵墓被掘,盗墓者全都无故惨死,
    某盗墓始祖恨铁不成钢:醒醒,咱们组队,我去盗墓你去破案,得了兽首铜尊,甩了你那个冷漠无情的未婚夫再找十个小白脸!……但我要先吃个地狱辣火锅才能出门。
    某侦探app线下聚会,玩家们被卷进书中生死未卜,
    某文豪大笔一挥:要想找到真凶,必须写出比这个世界还精彩的剧情,醒醒,给我几个金枕榴莲提神,我保证我不拖更不烂尾。
    祝醒醒:……这帮奇葩真的是绝世大反派?
    纪凛是一名法医,他拥有一双阴阳眼,能和尸体直接对话,每天生活都十分精彩。
    可自从他的小未婚妻来了之后,他的生活何止精彩!
    凌晨时分,他总能看见祝醒醒拿着各种食物投喂各种打扮古怪的男人,这些男人全都不喜欢他,还莫名害怕他。
    大佬们:强扭的瓜不甜,趁早和你那个冷冰冰的未婚夫解除婚约,独自美丽啊!
    祝醒醒:行了行了,绿色染发剂明天到货。
    纪凛:……
    你们哪只眼睛看出我不喜欢她?
    ----
    2、《恶毒女配她绝不洗白(穿书)》
    眠直至被书中男主一剑杀妻证道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改变在书中的悲惨结局。
    她本是《男主男配皆是我后宫》玛丽苏大女主爽文里的一名恶毒女配。
    该女配贪财、擅毒、心狠手辣,硬是将自己洗白为人美心善软萌甜,完全丧失了人格。
    可那是万人迷女主的标配,无论她怎样洗,剧情不可逆,最终还是惨死。
    重活一世,她决心坚定“恶毒女配”的大旗不动摇,怎么恶毒怎么来:
    构陷未婚夫男主给她戴绿帽,坚决为男主女主的虐恋情深添砖加瓦;
    毒杀想将她变傀儡的亲大哥,天道要我无情歹毒,那我干脆六亲不认!
    霸占昔日挚友宝贝至极的黑龙,你让我一无所有,我不计前嫌给你好好送终!
    ……
    就只是,那些被她惨虐过的人看她的眼神好像越来越不对劲?
    童眠:呵呵,迟了!老子只喜欢以杀证道!
    ~
    温雪履是神界龙族最后一颗遗珠,本是根正苗红,以后能长成正道魁首。
    没想到被童眠抢夺后,她直接将他养歪,养成残暴大反派!
    该恶龙冷血无情、不辩是非,还十分护短。
    谁看童眠一眼,杀!
    谁骂童眠一句,杀!
    谁敢喜欢童眠——
    嗯?本尊再给你一次机会?
    众人:瑟瑟发抖.JPG
    谁都可以误会童眠,唯独他不会。
    被全神界抛弃且濒死时,只有她耐心以毒养他,耗费修为将他救活。
    他们皆说他要继承正道,扫除一切罪恶。
    他却知他是天生坏种,唯童眠不可亵渎。
    -她身处地狱,手染血腥,我愿一起染浊。
    ~
    童眠得知他是在扮小可怜之后,气得要赶他走。
    温雪履却厚着脸皮揽她的腰,“我不走,以后孩子出生了见不到爹爹怎么办?”
    ·白切黑装白莲女主X美惨强病娇男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