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4章康斯顿

      康斯顿刚刚离开艾维斯的住所不久,他正准备去看望亚梭尔,这个被他视作自己的孩子的少年。
      
      康斯顿也曾经有过自己的儿子,但在他最绝望的那一段日子里,他的儿子由于落海而导致高烧不退,亚尔林帮他找到了愿意为他儿子治疗的人,并且替那时候穷困潦倒的康斯顿支付了所有的医药费。可是他的儿子最终还是没能挺过去。后来康斯顿也没有再娶,自然也没有孩子。任谁劝他都没有用。后来亚尔林的孩子出生了,康斯顿就把这个孩子视作自己的儿子一样照看,在亚梭尔年幼的时候,甚至以为自己有两个父亲。
      
      康斯顿亲眼见证了少年在朝堂上所受到的羞辱,但是他却没办法帮他说哪怕一句话。康斯顿清楚的知道亚尔林死亡会带给亚梭尔怎样的打击,他急切地想要去看一看亚梭尔的情况,但却在半途中被拦下了。
      
      “康斯顿大人,我想与您谈谈。”披着斗篷的 “断笔头”伊桑突然从一旁窜了出来,他盖上了大兜帽,半张脸都遮在阴影里,康斯顿险些没认出他来。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康斯顿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他和伊桑没有矛盾,但伊桑将记事册交给曼德森随意篡改,这一点就足以叫康斯顿厌恶他了。
      
      伊桑没有理会康斯顿的拒绝,他自顾自地往下说道:“您知道我接替了狄肯大人的位置,一部分。而在接手他留下了的那一摞厚厚的纸张时,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我想您会感兴趣的,请您跟我来。”伊桑毫不迟疑地转身带路,他似乎笃定康斯顿会跟上来。
      
      康斯顿很想扭头就走,但他最终还是踌躇地跟了上去。不仅是狄肯的关系,康斯顿从伊桑的行为中隐约嗅到了不同寻常的隐秘。而有的时候,秘密意味着先机。
      
      伊桑一路上都没有回头,似乎完全忘记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他走进一家裁缝店,又从后门穿了出来,进到昏暗潮湿的后街,接着又钻进一道矮门,一直进到一间昏暗的地窖里面。
      
      地窖里出乎意料的干爽。伊桑点燃了数盏油灯,把昏暗的地窖变得亮堂堂的。这里非但不阴暗,反而干净整齐,所有东西看上去都井井有条。
      
      “请随便坐吧。”伊桑摘下兜帽,他给自己拉开了一张椅子,然后松了口气般的坐到上面。
      
      康斯顿简单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从表面看,这里可真不像是伊桑这样人的房间,到处都是书架,工作台上规整的摆放着各种康斯顿不知道用途的工具,硬木家具简洁到毫无装饰,所有的可坐之处都是坚硬的,一个软垫也没有。它看起来更应该属于一位严谨的,喜欢研究的学者。康斯顿坐到伊桑对面,在他开口之前,伊桑就再一次发声了:“您可真够大意的。”
      
      康斯顿冷淡地看着伊桑:“如果您想对我动手,恐怕就保不住您自己和这秘密的兔子洞了。”
      
      “不不,如果我要对您动手,您连我的一根发丝儿都见不到的。”伊桑在这里似乎完全放松下来,他表露出与平常完全不同的一面,露出讥刺的笑容,“原本这件事儿非常简单,是您把这一切搞复杂了。”
      
      “如果您想要与我谈的就是这个的话,”康斯顿不悦地皱起眉,“那么您大可不必这样麻烦。”
      
      伊桑毫不客气地说道:“会这样的麻烦难道不是因为您的缘故吗?我因为您而不得不承担暴露这里的风险,您总得允许我抱怨两句。我想您应该知道,陛下对艾维斯大人的防备,可不仅仅是口头上说说。”
      
      康斯顿抿紧了嘴唇。
      
      “您瞧,您已经明白过来了,您今日的鲁莽行动足以叫监视着艾维斯大人的小老鼠们盯上您,您已经招来了陛下的视线,而这些视线只会越来越多,直到把您绑得动弹不得。”伊桑一边说着,一边不知从哪里翻出一个本子丢给康斯顿。
      
      康斯顿翻了几页,他发现这是狄肯生前的医学笔记。康斯顿从不记得狄肯还懂医药学,他更擅长的是天象和文史。
      
      “这里面有什么?”他直接了当地问道。
      
      “狄肯大人可是一位真正博学的人。”伊桑赞叹道,“而且足够的执着,他在短时间内就学习了大量的医药知识。真是令人惋惜的敬佩。您瞧瞧第四十六页。”
      
      康斯顿翻到那一页,他发现那里记录着一种病症。康斯顿看不懂那些专用词汇,但他看得懂症状。那是,前任国王陛下离世前的病症。前任国王离世前在病床上挣扎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本来他已经有了好转,但在一天夜晚,老国王突然发出惊吼,据说那声音恐怖如同海洋上的暴风雨夜,侍从们手忙脚乱,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然而等到负责治疗的学者赶到时,国王陛下已经断了心跳。
      
      康斯顿停了手,他隐约意识到了接下来的内容,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翻到了下一页。
      
      那是一张对应的药方,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下面的那一小行批注:“《奇妙的混合——七年记录》”
      
      康斯顿抬头,正看见伊桑推过来一本厚厚的古旧书本,上面印的名字却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全国上下都找不到哪怕一张那本书上的纸张,但是曾经有一些勤奋好学的家伙们留下来一些阅读笔记。第七十三页。”伊桑示意。
      
      康斯顿小心地打开那一页,这本读书笔记的纸张已经变得酥脆,好在字迹还算清晰。每一页都密密麻麻写满了东西,康斯顿在第七十三页找到一行小字,上面记录了几种药草的混合应用,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出现在了那张药方里,而抓住康斯顿双眼的是那混合应用后引起的症状:
      
      “……与多斯乌果同食,则易夜半惊悸而亡。”
      
      康斯顿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你是说……”
      
      “我可什么都没说。”伊桑打断他,“我只是给了您两摞没用的废纸。至于您从中知道了什么,与我无关。”
      
      康斯顿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您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我知道您不喜欢我,您欣赏的是狄肯大人那样的人。我知道你们私下里怎么怎么称呼我,‘断笔头’这可不是什么好词儿,可是断笔头总比断脑袋强。”伊桑靠到椅背上,露出那种满不在乎的讥讽表情,“我知道曼德森陛下是为了什么叫我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在国王的手下,你得知道他叫你做这些事情的原因,不然就得挪位子了,好一点的屁股挪个位置,坏一点的,像狄肯大人,就得脑袋挪位子了。”
      
      “可是您瞧,”伊桑继续说道,“有的时候即使您知道原因,也不得不去挪个位置,因为他所要求的是你无法做到的。狄肯大人是因为他的原则,而我,自然也有我的原因。”
      
      康斯顿知道伊桑不会细说,他索性不问:“不管怎样,感谢您的帮助。”
      
      “这话等着以后再说吧。”伊桑警告,“我想我们都应该离开了。您应当记住,越到后来,那些缠绕着您的视线越多。”
      
      等康斯顿回到家中的时候,绛紫色的天空上已经能隐隐看见泛白的月勾,这图景显出一种诡秘。康斯顿绷紧了脸,然后跨入家门。熟悉的环境带来松弛感,康斯顿脱下外袍,好叫屋内暖意能够更直接地驱散他身躯上的寒凉。康斯顿倦怠地闭上眼睛,他原本只是想休息一下,结果却直接睡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昏黑一片。康斯顿转了转僵疼的脖颈,发出“咔咔”的轻响,他摸索着寻找蜡烛,却不知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破了手掌。等火光亮起,康斯顿发现自己的血在桌子上浸润出一行模糊的刻痕:“做正确的事。”
      
      这是很久以前和亚尔林一起刻下的,康斯顿几乎要忘了它了。曾经他们这样的要求着自己,过去的画面在康斯顿脑海里旋转,这让他有些恍惚,静谧的黑暗包容般的吞噬,流动的血液映着烛火的光,康斯顿看着那血液在桌面上流动至干涸,凝固着血色的字迹,“做正确的事。”
      
      血债血偿,这就是正确的事。
      
      康斯顿盯了那血字一阵,然后执灯回到卧房。
      
      第二天,还没等康斯顿去看望亚梭尔,班克西就先找了过来。
      
      “你见过艾维斯了?”班克西问道。
      
      康斯顿点点头,反问道:“亚梭尔怎么样了?”
      
      班克西盯着康斯顿的眼睛,声音深沉严肃:“亚梭尔总会走出来的,你不要做危险的事。”
      
      “我只做正确的事。”康斯顿答道。
      
      班克西板着脸看着康斯顿,最终叹道:“我不管你要做什么,行动前记得先想想亚梭尔,他能够失去的已经不多了。”
      
      “亚梭尔不会有事,“康斯顿向他保证,”但我看顾不了他什么,你以后多照顾他一些。”
      
      “怎么回事?”班克西皱眉。
      
      “我和艾维斯大人商讨过了,让亚梭尔去蓝河湾待一阵子。等过一阵子,曼德森就把他忘了。”康斯顿道:“他在朝堂上太过急切,惹恼了曼德森,出去躲一阵子会比较安全。”
      
      “亚梭尔想要北上,他想把亚尔林带回来。”班克西回应,“恐怕不会听你们的安排。”
      
      康斯顿怔了一下,突然笑了:“他可是亚尔林的孩子啊。这样也好,那么就让他去吧。等他回来后,一切都会有个结果。”
      
      “你心里有数就好。”班克西不在多说,他看出来康斯顿在跟他兜圈子,索性不再多问。
      
      “带我去看看亚梭尔吧。”康斯顿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至少得过十五天。去北方要准备的东西可不少。”班克西回答。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康斯顿没到过北方,但他也听说过那里的酷寒,及膝深的白色雪花大地,吹得人睁不开眼的寒风,还有能冻结呼吸温度。据说连钢铁在那里都变得更脆弱。
      
      “如果你知道关于异鬼的资料。”班克西回答。
      
      “异鬼?”康斯顿皱眉道,“亚梭尔在朝堂上说亚尔林死于异鬼之手,但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班克西有些讶异的看了康斯顿一眼:“异鬼的事情是艾维斯大人告知的,据传异鬼即为之前传闻中北方的诡异入侵者。”
      
      康斯顿微微咬牙:“几乎所有的消息都被把控在国王之手,我完全没听说过这种东西。艾维斯大人还说别的了吗?”
      
      班克西摇头:“白色的,褶皱的,像人一样……昨天晚上他来看望亚梭尔时,答应帮忙查一查。但看起来似乎很艰难。”
      
      “也许吧。”康斯顿思索着,“我可能听到过一些传闻,但我把那当做是吟游歌手最新编出来的故事了。异鬼……”
      
      “异鬼会亵渎死者的尸体,所以,所有被找到的遗骨都被烧毁了。如果谁的尸体没被找到,落到异鬼的手里,恐怕就更不可能完好存在了。不管怎么样,你都什么都带不回来。”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到了门口,正听见这一番言论。这声音有点耳熟,但康斯顿来不及细想,他赶忙走进去想看看亚梭尔,正看见那个少年摇摇欲坠的情形。
      
      “卡特尔!”房间内的克雷斯登低喝。他是亚梭尔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克雷斯登出身于与“囚亲者”曼德森·达克林最为亲近的霍拉德家族,却从没有因为身份的缘故而疏远过亚梭尔,在现在这个境况下也依然愿意对亚梭尔伸出援手。
      
      “实话实说罢了。”卡特尔耸耸肩,刚刚那一番言论正是卡特尔所发表的。他是托雷斯家族最后的遗孤,手中有一些特别的渠道。只是他的言辞一向尖刻,似乎从不懂得婉转表达,“看起来这里是用不到我了。我先回去了。”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了。
      
      亚梭尔愣愣地站在那里,好像对外界已经没有了反应。
      
      “亚梭尔!亚梭尔!”克雷斯登抓住亚梭尔的手臂,唤了他好几声。
      
      康斯顿也赶忙走了过去。
      
      亚梭尔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他缓慢地眨了眨眼,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克雷斯登的话,呢喃着说道:“我要……出去走走。”
      
      “亚梭尔!”康斯顿刚打算说什么,结果就被打断了。外面匆匆跑进来一个人,康斯顿认得他,那是他的长官,监察官莱昂诺身边的柯林。
      
      柯林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康斯顿大人!莱昂诺大人请您立即过去一趟。”
      
      “请稍等一会儿。”康斯顿匆忙应付着柯林,亚梭尔状态不对,他暂时没有心思管这些。
      
      但柯林十分固执:“康斯顿大人,莱昂诺大人请您现在就去。”
      
      “该死!”康斯顿低声骂道,“班克西,我先离开了。”
      
      班克西点点头:“你放心。”
      
      康斯顿不得不赶去莱昂诺的办公房,他心里烦躁极了。柯林停在门边,说道:“莱昂诺大人就在里面。”
      
      头发灰白的莱昂诺正坐在书桌前埋头批注,听见声响也不抬头:“坐。”
      
      “您找我有什么急事?”康斯顿问道。他强压下焦躁,莱昂诺是他尊敬的人,在“囚亲者”曼德森打压康斯顿的时候,是莱昂诺向国王提出请求要他做了自己的副官。
      
      “的确是急事。”莱昂诺搁下笔,缓缓抬头,“关乎你生死的急事。你去见艾维斯做什么?”
      
      “他在朝堂上为亚梭尔说了几句话,我只是去向他道谢。”康斯顿回答,“只是一件小事。”
      
      “哦,亚梭尔。亚尔林的孩子?”莱昂诺用那双灰色的眼睛注视着康斯顿,“你是他的什么人?”
      
      “我是……”
      
      “不是父亲,不是叔伯,不是兄长……”莱昂诺打断他,“你凭什么代他道谢?”
      
      “我知道你和亚尔林的关系很好。这没什么,我们都知道亚尔林是什么样的人。国王陛下虽然厌恶亚尔林,但不至于连他身边的人一起拍死。但艾维斯不一样。”莱昂诺道,“你以前就做得很好,为什么现在却要凑到艾维斯身边?你正在给自己头上挂刀子。”
      
      “莱昂诺大人,我并没有打算做什么,只是关照一下亚梭尔罢了,他现在境况艰难。”康斯顿解释道。
      
      “这话你得叫国王陛下相信才行。我不记得你从前是这样莽撞的人。康斯顿,你做得已经够多了,聪明点的话,你应该离亚梭尔也远一点。”
      
      “我做不到。”康斯顿摇头,“但我向您保证,我不会再像这次一样的莽撞了。”
      
      莱昂诺劝说:“重新找一个像你这样有能力的副官是很麻烦的一件事。聪明点,康斯顿,你做得已经够多了。亚梭尔那孩子,适当看顾一下就好。”
      
      康斯顿恭敬地应了,但他并没有打算照做。他知道莱昂诺是为了他好,可是有些事情不是能这样算的。
      
      然而接下来莱昂诺就递给了他一封文件。
      
      康斯顿拆开后,惊愕地看向莱昂诺。
      
      “任命监察副官康斯顿前往平钩镇监察城镇建设,即刻启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