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6章梵妮

      再等一天,梵妮攥紧了手指,再等一天,只要她还在这里,国王就不会对费斯托起疑心,如果她现在就带着王太后出逃,那么一切都会暴露,她可以再等一等,只要一天。
      
      梵妮迈着优雅沉稳的步子在王宫中行走,宽大的袖子遮掩了她扭在一起的手指,她看上去和往日并无不同。梵妮知道拖得越晚她越危险,事实上,她已经应该离开了,但梵妮希望,能够让艾维斯的计划有更大的把握。但到现在这个时候,她已经必须要离开了,再拖下去,她会成为人质,反而拖累父亲和艾维斯。
      
      梵妮已经联络好了那些事先安插好的人手,明天,她就能带着艾维斯的母亲一起离开。现在的暮谷城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是私下里已经暗流汹涌,大臣贵族之间暗自传播着曼德森“弑亲”的名号,但这一次不同于过去的猜疑,这一次随消息传播一同的还有证据。私下传播的人们都小心翼翼地避开国王以及与他亲厚的人,但是曼德森并非耳聋眼瞎的蠢货,他早晚会知道的。更何况,那些心里还有着坚持的虔诚信徒们都已经开始了私下里的行动,滞留在王城的贵族们一个接一个地找借口回到自己的领地。水下的动荡已经使水面产生了不正常的波纹。
      
      越到这个时候越需要镇定,梵妮的步子迈得越发缓慢沉稳,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着明天离开的行动计划。
      
      “梵妮!”一只手掌从后面穿过了梵妮手臂和腰间的缝隙,迅速地挽住了她。
      
      梵妮打了个激灵,她勉强维持着面色的镇定,看向身侧突然袭击的姑娘。
      
      “吓到你了?哎呀,抱歉。”苏茜眉眼鲜活,她不好意思地对梵妮道歉。
      
      “没关系。”梵妮压下情绪,表现得如往日一样温和可亲。苏茜的年纪最小,是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姑娘。但梵妮现在没心思和她玩闹,但她也不能让苏茜看出她的不对,这可是个让人烦恼的事情,“有什么事吗,苏茜?”
      
      矮了梵妮半个头的小姑娘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我的发卡找不到了,镶了红宝石的,我最喜欢的那个。我到处都找过了,就差一处……”
      
      “哪里?”梵妮问道。
      
      “在酒窖里。”苏茜道。
      
      梵妮点了点头:“我去和侍卫说一声,让你进去找一找。”
      
      “不是这个啦,我,我……”苏茜的脸色有些发红,“我不敢一个人进去,那里太黑了,而且还很冷,我,我有些害怕。”
      
      “苏茜,”梵妮有些为难,“我还有些事情要忙,我叫凯莉陪你去好不好?”
      
      苏茜的脸更红了,她央求道:“我跟她们打了赌,说我可以一个人进去,但是……梵妮,她们都知道了,咱们偷偷的进去,帮我一把好不好?就一小会儿,耽误不了多久的。”
      
      “你怎么把发卡落到那的?”
      
      “昨天我和凯莉她们一起进去过,结果晚上就发现发卡不见了。”苏茜撅了噘嘴,“她们笑话我胆小嘛,就是昨天我在里面被老鼠吓了一跳。好梵妮,就这一次好不好?耽误不了多久的。”
      
      梵妮叹了口气,她和苏茜的关系最好,已经不能拒绝了,而且,她现在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该准备的早就准备好了,她只剩下等待时机了。相比之下,不要引起别人的疑心更重要。
      
      “现在就去?”梵妮问道。
      
      苏茜发出一声小小的欢呼。
      
      酒窖里有些湿凉气,一桶桶美酒整齐地摆放在架子上,组成了并不复杂的小小迷宫。梵妮和苏茜各自持着一支铜烛台,在架子间小心的穿梭着。
      
      “你都走过哪里?”梵妮问道。
      
      苏茜苦恼道:“我记不清了,这里各处都好像。应该不会太远,我们那天也没走多远……”
      
      梵妮叹了口气,她仔细地看着周围的边边角角,一步一步慢慢前行。烛火突然晃了一下,梵妮赶忙抬起手掌护住火苗,她向前走了两步,火焰再次稳定下来。
      
      等等,不对。这里是地下酒窖,虽然有着良好的通风,但是不在这里。这里……应该是实心的墙壁,墙壁后面应该是岩石和泥土,哪里来的风呢?
      
      梵妮将蜡烛凑近,她摸索着石壁,上面并没有缝隙。梵妮皱了皱眉,她调整着蜡烛的位置,在某一个位置,烛火摇晃起来,梵妮的脸色严肃起来,她稳住手,一点一点试探着风的来源,当她停在某一处时,橙黄色的火焰猛地拔高,拉成了瘦长的形状。梵妮低头,看向地面。
      
      “找到了!”苏茜开心道。
      
      梵妮看向不远处的苏茜,她一手擎着铜烛台,另一只手握着一只发卡,上面的红宝石在烛光的照映下显出瑰丽的色彩。
      
      “苏茜,”梵妮开口问道,“酒窖还有第二层吗?”
      
      “什么?”苏茜迷惑道,“没有呀,酒窖只有一层,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什么。”梵妮吸了一口气,有时候不能太好奇,现在也不是时机,“我们走吧。”
      
      “嗯。”苏茜没多想,她开心地向梵妮走过来,但那只失而复得的红宝石发卡似乎太过吸引她的注意力了,她踢到了架子底脚,整个人向前扑了过来。梵妮没能来得及抓住她,苏茜的烛台在地上滚了两圈后熄灭了,她惊呼着摔倒在地面上,幸好没扑倒架子,不然那就不是摔一跤的事情了。
      
      梵妮走过去弯腰准备把苏茜扶起来,但她的手在半路停住了,在刚刚她站立的位置,地面缓缓移开,露出一条通向下面的台阶。
      
      梵妮直起身,她警惕地看着苏茜:“这是怎么回事?”她低声喝问,这世上最不足以为信的就是巧合。
      
      苏茜看起来像是吓呆了,她磕磕巴巴道:“我,我不知道啊。”那张尚显稚嫩的小脸儿看上去无辜极了。
      
      梵妮锐利地注视着苏茜的神情,苏茜还跌坐在地面上,突然发生的变故,再加上一向温和可亲的大姐姐突然露出这副冷硬模样似乎吓坏了她,苏茜看上去越来越委屈可怜,泪水开始在她的眼眶里转圈。
      
      梵妮抿了抿唇,她扶起苏茜:“看看能不能把它关上。”
      
      两人在刚刚苏茜跌倒的地方摸索试探了半天,但是一无所获。梵妮看了看苏茜,道:“忘掉这个,什么都没发生,我们出去。”
      
      苏茜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犹豫着问道:“可是那个洞……”
      
      “不知道,我们没走到这里,半路中就找到了你的发卡。”梵妮低声道,“别找麻烦。”
      
      本来一切就该这样结束,可是梵妮却突然听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
      
      “……艾维斯……”
      
      梵妮顿住了脚步,声音从地道里传来。苏茜拽了拽梵妮,小声问道:“梵妮?”
      
      “别出声。”梵妮低声道,她将烛台放到架子上,挑了个能挡住照射到地道的光线的位置,然后挽着苏茜的手臂,半强迫地拉着她一起回到地道口。
      
      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断断续续,似有似无,但可以确信是两个男人对话的声音。
      
      “梵妮……”苏茜的声音细弱地颤抖着。
      
      “嘘……”梵妮仍用力挽着苏茜的手臂,她不能信任她。哪怕过去多年的交往都在告诉梵妮,苏茜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姑娘,但她不能信任她,梵妮这样告诫自己。
      
      地道里仍然在传出对话声,艾维斯的名字再一次被提到了,同时被提到的还有国王陛下,但具体的内容一点也听不清。梵妮深吸一口气,准备下去。
      
      “梵妮,我们走吧。”苏茜小声央求。
      
      梵妮看着她,然后坚定地摇了摇头。
      
      梵妮把烛火留在地面上,小心地向下走去。好在宫廷的便鞋很轻软,落在台阶上一丝声音也没有,她摸索着向下走去。
      
      对话声越来越清晰,梵妮已经能够听清他们的讲话了,于是她在拐弯处停下了脚步。台阶左右是直通到顶的石墙,这里黑暗而安全。苏茜的手掌和她的紧紧握在一起,上面一片冰凉潮湿的汗迹,但梵妮没工夫注意这个,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两个对话的男声上。
      
      “……这样好的机会,您就甘心放过吗?”这声音带给梵妮一种熟悉感,她听过这声音,却一时想不起来。
      
      “你能确认吗?”第二个声音更为低沉,却显得飘忽。
      
      “为什么不呢?您还没看出来?咱们的国王陛下最喜欢先把线放得长长的,叫人误以为得到了自由,然后在最后关头,收紧他早已布置好的密网。这次只是出了点小小的失误而已,但最后结果不会有什么变化。”梵妮打了个寒颤,她分不清是由于这里过低的温度,还是由于那话里的意思。她从这些含糊不清的话里感觉到了一些超乎预料的东西。
      
      “陛下可没对他放线,我只看出,他对他信任得很。”第二个声音抱怨。
      
      “恕我直言,您真是还不够了解陛下,这线到底是不是陛下有意放出来的并不打紧,重要的是,拴在线上的是否已经跑得太远,叫陛下认为他要脱离掌控。”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希望如此,但艾维斯传出那么大的消息,势必掀起动乱,而他会帮助陛下平息这些,这难道不会叫陛下更信任他?”艾维斯的名字再一次被提到,梵妮脸色苍白,显然,很多东西超出了计划之外,她必须告诉艾维斯。
      
      “唉,不是他帮助陛下平息,而是陛下不得不借助他的力量平息,您觉得陛下能忍受得了这个?”第一个声音不徐不缓,有什么东西从梵妮脑海中炸裂,那是……断笔头伊桑!
      
      梵妮悄悄向后撤着步子,她准备回去。一声细弱颤抖的哭腔在她耳边响起:“对不起。”
      
      梵妮突然反应过来,她伸手抓去,但只感觉到布料在掌心划过。苏茜从她身边跑出去,大声喊道:“这里!”
      
      梵妮咬着牙,她迅速地转身,向上跑去。
      
      一片黑暗。下来的入口被关上了,左右是直通到顶的石墙,黑暗得叫人绝望。
      
      光明伴随着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但那带来的不是希望。梵妮深吸一口气,转过身。
      
      “断笔头”伊桑,还有“黄胡子”皮里昂。苏茜正亦步亦趋地跟在伊桑的身后,她低着头不敢看梵妮。
      
      “真令人意外啊,梵妮小姐。”伊桑笑得彬彬有礼,仿佛他们是在王宫的大厅中偶遇,而不是在阴冷逼仄的地窖。
      
      “伊桑大人,皮里昂大人。”梵妮强自镇定,她的大脑急速地转着,试图寻找出一条可行的路径,“我也同样深感意外。”
      
      伊桑发出一声嘻笑,他转头看向垂着头的苏茜,柔声道:“好姑娘,能告诉我你们听到了多少吗?”
      
      苏茜的声音又细又弱:“没,没多少,我什么也没听懂,从您说什么放线的那块儿。”
      
      “好姑娘。”伊桑柔声夸赞,他将手掌搭在苏茜的颊侧,轻柔地抬起她的脸,好叫她与自己对视,“女孩子果然还是不要太聪明才可爱啊。”
      
      苏茜有些茫然,又有些放松。伊桑的手掌缓缓滑到她的颈子上,然后一使力。苏茜软软地滑了下去,烛火映照在她大睁的眼睛里,那神色仍然是茫然而迷惑的。
      
      梵妮的脸色更苍白了。伊桑转过身,仍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希望没有吓到您,梵妮小姐,但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事情,总得付出一点代价。”
      
      “毫无背景的侍女可以意外身亡。”梵妮握紧了双手,她站在更高的台阶上,俯视着两个比她要强壮得多的男人,她板起脸,威严道,“但费斯托伯爵的女儿不可以。”
      
      她看见皮里昂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对他来说这确实是个麻烦事,但伊桑仍然笑容满面。梵妮没精力去思考伊桑到底再想什么,她现在只能去抓住她能抓住的那一点,不管有没有用,都要试过才行:“秘密可以交换,意外也可以转变成合作的友谊。”
      
      伊桑发出一声轻笑:“我真的要欣赏您了,梵妮小姐。”他细细地打量着梵妮,目光里倒似乎真的有那么一些赞赏。
      
      但他紧接着就转头向皮里昂说道:“国王陛下会奖赏您的功劳的,皮里昂爵士,为着您发现了叛逆戴瑞克·费斯托的女儿以及叛逆艾维斯·达克林的情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