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5章康斯顿

      清晨时薄雾蒙蒙,天空是浅淡的灰蓝色,礁石静默地耸立着,任潮水一波一波地冲刷。浅淡,迷蒙的灰蓝色薄雾笼在海上,模糊了天与海的界线,几道暗色的阴影从这灰蓝色的背景中驶来,排成一线,曲折着行进到眼前。
      
      一艘艘战舰停泊到新建成的港口,木质的舷梯从船体上落下,康斯顿迎上前去。
      
      “尼维勒·费斯托勒。”当先下来的中年男子点头示意。费斯托勒家族是一支五百年前,由费斯托家族分出来的分支,尼维勒算得上是戴瑞克·费斯托伯爵的远方堂弟。
      
      “康斯顿·斯图亚特。”康斯顿回礼,他微微侧身,横掌示意左侧的独眼鲨,介绍道,“这位是凯恩·奇爵士。”
      
      独眼鲨咧嘴一笑,仅剩的独眼中扑出凶悍气:“希望我们都不会失望。”
      
      尼维勒皱起眉,他不善地打量着独眼鲨。康斯顿绷起脸,他插入两人之间的交锋:“尼维勒大人,晨雾湿冷,或许我们可以到室内交谈。”
      
      尼维勒不再理会那莫名其妙的独眼壮汉,他向他身后的侍卫简单吩咐两句后,跟随着康斯顿一同前行。
      
      “您是否需要休整一番?”康斯顿问道。
      
      尼维勒尚未开口,独眼鲨先发出一声嗤笑:“现在可是早晨。”
      
      尼维勒冷冷地看了一眼独眼鲨,他对康斯顿道:“不必了。”
      
      康斯顿没再多说什么,他将尼维勒带到会议厅。
      
      地图在桌面上铺展开来,但带着火气的尼维勒并没有交谈的意思,他直截了当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要接管这里。”
      
      独眼鲨狞笑着磨了磨牙:“你在说什么劣酒沫子里的无趣笑话吗?”
      
      尼维勒抱着手臂,冷笑道:“那你最好把这些酒沫子都舔干净,我带来了一千名最优秀的战士。”
      
      “那可真是个不小的数目。”独眼鲨站起来,他向前倾身,一只手按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捏起拳头,阴沉沉地咧开嘴,“但他们现在得在你身边才……”
      
      “凯恩·奇爵士!”康斯顿抬高声音,打断了独眼鲨威胁的话语。跟在尼维勒身后的数名侍卫的剑已经拔出了一半,康斯顿隆眉张目,他的身上第一次爆发出暗沉的威势,“尼维勒大人,请看好您的侍卫,这里不会有人威胁到您。凯恩·奇爵士,一个人要是想要得到他所应得的,就不能太急躁,否则就会连即将到口的一起丢掉。”
      
      独眼鲨的脸色阴沉下来,拳头攥得咔咔响:“你在威胁我?”
      
      “我更希望您将它看做劝诫。”康斯顿没再给独眼鲨插口的机会,他转向尼维勒不容置疑道:“尼维勒大人,我听说过您的名声,但这里的情况您并不了解。时间并不紧急,夜间行船想必辛苦,您不妨先去休整一番。”
      
      尼维勒看着挺直站立威势沉沉的康斯顿,退了一步,轻嗤道:“斯图亚特家的人……你们商量好了再来找我。”
      
      尼维勒带着他的侍卫离开了会议厅。独眼鲨盯着康斯顿,拧着嘴角道:“你叫他跑了。”
      
      “你真以为凭你周围的这些人,能来得及制住他?”康斯顿不悦地看着独眼鲨,他事先并不知道独眼鲨的小心思,但现在也能猜得出来了,借着地形熟悉,事先把他的人埋伏在会议室周围,趁尼维勒的士兵赶不及的时候制住他,好自己掌控这只军队。一个像他一样疯癫的计划。
      
      “如果不是你……”
      
      “如果你真的有把握,刚刚就动手了,会管我说了什么?”康斯顿打断独眼鲨,他现在正在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如果独眼鲨真的动了手,现在只会是一场叫人头疼欲死的麻烦,“就算你制住了他,那支军队就归你了?你现在挑起事端只能给自己找麻烦!”
      
      独眼鲨的脸颊抽搐了两下,眼神狂暴而可怖,他猛地伸出右手,试图抓住康斯顿的领口。
      
      康斯顿侧身避开,他警告道:“别放任自己真的成了一个疯子。没人会管疯子是否能得其所得,你现在也没自己夺来的能力。”
      
      独眼鲨放下手臂,他阴沉地笑了一声:“得其所得。您的得其所得,就是捧着那个身份高贵才名远扬的生嫩小子,叫他接管一切?他可曾真正的上过战场?”
      
      “只要您不先挑衅。”康斯顿道,“他有这个心思又如何?他做不到。但无论是您,是我,还是他的目的,都不可能在我们愚蠢的混乱中达成。”
      
      独眼鲨微垂着头,他注视着自己的拳头,良久:“记得你们答应我的。”
      
      “康斯顿大人。”杰洛低声唤道。
      
      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康斯顿已经沉默地站了有一会儿了。
      
      “没什么,回去吧。”康斯顿闭了闭眼,他收好地图,走出会议厅。外面的阳光叫他眯了眯眼,走进会议厅的时候,光线还是朦胧的,但现在它们耀眼得似乎要刺破一切阴影。
      
      平钩镇,也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变了个模样,常常空荡的街道上是一列列的士兵,地面上扎起了营帐,空置的房屋里往复着搬运的人们。这个贫瘠的小镇,仿佛一瞬间就发展了起来,一瞬间繁华。
      
      抛开那些多余的繁杂念头,尼维勒显然真的有一手,一千人可不是个小数目,但他们现在在平钩镇里安置的过程虽然繁忙,却并不杂乱。
      
      士兵将领有能力是好事情,但内部不和足以毁掉这一切。
      
      康斯顿回到书房,他本该考虑这件事的,但有的时候人的心意并不由自己决定。康斯顿左手大拇指一下一下地摩挲着食指指根,那里本该有什么的,但却失落在了大海里,和他的儿子一起失落在大海里。
      
      有些事情哪怕过了再久远的时间也会历历在目,甚至愈加清晰,清晰到每一个细节,清晰到分不清那到底是真实的记忆,还是痛苦在时间里一点一点编织出的绵密的网。
      
      那时候他以为自己抓住了儿子的手,就抓住了他的命,可是它还是像屋顶滴答进的雨水一样,一点一点地漏出了那具年轻的身体。康斯顿能够和猛兽搏斗,能够背诵长得吓人的书卷,能够玩最花俏的游戏,能够抓住迷雾中的蛛丝马迹。可是在某些时候,他会发现这些曾经叫他得意洋洋的东西都毫无用处。第一次的时候,他看见斯图亚特在火里燃烧殆尽,第二次的时候,他看见儿子的生命在海水里消逝。他会的那些东西没法子堵住那些流逝着生命的窟窿,他也没办法去请得到那些能够医治的人出手,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不止叫康斯顿失去,还叫他得到了,得到了的久远前对他不值一提,但现在对他沉重的过分的债务,叫他感受到了这讽刺的绝望。
      
      所以当亚尔林对他伸出援手的时候,他从没有那样的感激过。亚尔林帮他找到了愿意为他儿子治疗的人,替他支付了所有的医药费,还把他的儿子接到了自己家来,不至于在那间破旧漏风的房屋里煎熬挣扎。
      
      可是有的时候,哪怕你做到了能做的一切,结果也未必如愿。尤其是死亡,这世上唯一公平的事情。
      
      康斯顿看着自己的儿子,看着那瘦弱的身体,他躺在洁白柔软的床上,裹着厚实松软的被子,呼出灼热气息的口中呢喃着说冷。他身上烫得吓人,仿是把以后所有日子里的温度都在这短短几天之内燃尽了,然后就永远的冰冷了下去。
      
      康斯顿握着儿子的手,跪在床边佝偻而坚硬,死亡是世上唯一公平的事,他呢喃着。
      
      这世上没有人是不可死的,但这世上有些人是不应死的。
      
      康斯顿闭着眼睛倚在座椅上,他嘴角下拉,肌肉绷紧,左手食指抽搐了一下,康斯顿抬起左手,将它神展开按到桌面上。他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不去想那些陈年旧事。他得看着眼下。
      
      第二日,康斯顿和独眼鲨、尼维勒再次进到那间会议厅。时间虽然并不紧急,但也经不起拖延。地图铺展在桌面上,但在商讨之前,他们需要在某些地方达成一致。
      
      独眼鲨阴沉沉地没说话,尼维勒仍然坚持要接管这里的一切,但他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定。
      
      “我听说过您的名声,”康斯顿道,“但既然您有这样的名声,想必也并非什么都不懂的小毛孩,您应该了解情报的重要性。您对平钩镇有多少了解?对暮谷城有多少了解?对二者之间的路径又有多少了解?您看过的那些陈年旧料,真的派的上用场吗?”
      
      “军队只能有一个统领。”尼维勒偷换概念。
      
      独眼鲨嗤笑。
      
      “没人想和您抢将领的位置。”康斯顿皱起眉,尼维勒的军队是他自己的,也不是一个外人就能够使唤得了的,领兵从平钩镇直入暮谷城的这一条线本就是他的,但他也别想把康斯顿和独眼鲨撇下单独干。康斯顿明白尼维勒的想法,他想将康斯顿和独眼鲨作为自己的手下,在他需要的时候提供资料,不需要的时候就乖乖待着等他的命令,但独眼鲨是不可能同意的,而康斯顿,他对尼维勒的了解仅限于传闻,他无法信任尼维勒,康斯顿要得不多,他要的只是商讨。毕竟军队在尼维勒手里,独眼鲨只有一百来个人,而康斯顿,只带了一个侍卫。
      
      但显然,尼维勒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只肯后退一小步,商讨可以,但他要最终决定的权利。这点本来没什么异议,但尼维勒所要决定的,还包括独眼鲨那一百多个人的行动。
      
      “你该吞匕首。”独眼鲨盯着尼维勒,“说不定能容易些。”
      
      尼维勒不与独眼鲨争论,他看向康斯顿:“再好的局面,一百个不听命令的人都足以坏事了。”
      
      康斯顿拿出他早已想好的办法,在了解独眼鲨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康斯顿就预备着这一点了:“凯恩爵士的人负责后方。”这种情况下,不受控制的力量宁肯放弃不用。
      
      尼维勒皱了皱眉,他点头同意。独眼鲨咧了咧嘴:“我要带十个人过去。”
      
      十个人闹不出什么,尼维勒没有反对,他看向地图:“那么剩下的也没什么好商讨的了,等暮谷城乱起来,就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