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4章艾维斯

      宽阔坚实的桥梁横跨在黑水河上,将湍急的水流稳稳镇下,周边的林地已经被砍伐干净,留出足够驻扎的空地。从这片密林之外来看,一切毫无异常,但假若有什么人生出了翅膀,飞到天上去看一看,就会发现,这片绿林地中,已经生出了片片空白。
      
      两国之间虽然以黑水河为分界线,但对于黑水口这里的人来说,国界其实是模糊的。大片的密林覆盖了这里,它们成为了天然的屏障,仅有的稀少人口在河流两岸捕鱼为生,对于这些贫穷而荒僻地方的人来说,贵族、国王乃至于国家,都是非常遥远的事情。这里被两国忽视了太久,但是它在未来必将成为再受重视不过的地方,因为艾维斯在这里,在这个荒僻而易于忽视的边界线上开了一道口子。
      
      它会被争夺,它会被驻扎,它会被利用,它会是艾维斯奔涌的起点。
      
      艾维斯看着眼前那一道宽阔坚实的桥梁,深深地吐息,桥梁对面是一块空地,连着通往芒德斯家族的土地的林径,但在艾维斯眼中,那更像是暮谷城那高大昏暗的城门。他马上就要回去了。
      
      越在临近的时候约需要谨慎,艾维斯平复着掀起波澜的心境,河流奔涌的浩大声响在他耳边轰然作响,这不同于他所熟悉的浪潮声,不同于那种规律的,舒缓的节奏,这声音是终于奔流入海的浩大欢喜,激昂地宣示着自己的成功。河流可以激昂,但艾维斯还不可以,他还没有成功。艾维斯转身准备回去,他要再一次确认所有的安排都没有差错。
      
      回去的路上,艾维斯绕了一点路,走进为原住的渔民所划分出来的区域。因为事先建好了这里的新房屋,所以在拆除渔民们曾经歪斜破旧的房屋的时候,并没有招致怨言,倒是有那么一个半个又无知又贪婪的蠢材试图讨要更多的赔偿。
      
      他们并不了解领主的意义,看见艾维斯温和的行事手段后,就把他身后的侍卫都看作了漂亮轻巧的装饰品,自以为自己算个人物,哦,他们世代居住在这里,从没听说过劳什子国王,也没见过那些军队的厉害,他们以为自己好狠斗勇的两下拳脚功夫就是威猛了。要他们搬离自己世代居住的土地,哪怕新入住的地方距离原住地的路程不超过半日,也自然需要付出报酬的,至于那比老房子更结实、更宽敞、更干净的新房屋,那是他们应得的不是吗?
      
      不过,在他所以为的漂亮轻巧的装饰品拔出长剑,将它搭在他的肩膀上的时候,这个叫嚣着的渔汉眼里的贪婪就迅速的消退,转而变成恐慌了,于是他卑躬屈膝,诚惶诚恐地向后退去,等侍卫的长剑从他肩膀上脱离后,又小心的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撒腿就跑。这一下可叫他的酒劲儿清醒了不少。但是他最终还是没能保住他的性命,不过这可不是艾维斯下得手,他还没兴趣跟这么个酒鬼计较,事实上,艾维斯连一面都没有见过这个家伙。
      
      这饮了酒的渔汉不甘不愿,最近他手里终于得了些钱,那是帮这里新任的领主艾维斯·达克林干活儿得来的报酬,于是他就全都拿来换了酒。等他把这难得的财产又都挥霍一空后,被酒精和贪婪蒙蔽的头脑叫他打上了看似温厚可欺的领主的主意。可惜他连那位“温厚可欺”的艾维斯大人的面都没见上,就被侍卫给毫不容情地撵走了。
      
      在受到这番惊吓之后,这个不知教训的家伙把剩下的那点儿劣酒又都喝了个干净,用来安抚他那颗饱受惊吓的肥大心脏。但酒精并没有能叫他忘忧,反倒叫他越来越不甘愿,在倒空了杯子里最后一滴残酒之后,这个醉醺醺的家伙终于想起来该回家了。他东倒西歪,晃悠了半晌,终于找到了他的新房子,他在这儿住了五天,就把这房子变成了所有房子中看起来最拥挤最肮脏最破旧的一间。
      
      一路上的磕磕绊绊叫他怒火高涨,等他推开房门之后,正看见他的大儿子把一个什么东西送给他的小儿子把玩,好嘛!这下他可有了理由。火气可是要发出来才舒服的呀!这家伙一把把他的大儿子班尼摔了出去,这个还不能死,这么个年纪已经能干活儿了,但小的那个可不一样,活干不了多少,还整天都张着嘴要吃的,那就是个跟他抢东西的玩意儿。
      
      肚子里的酒好像都要烧起来了,这醉汉通红着眼睛越想越气,举起哇哇大哭的孩子,这小混蛋吵得叫他烦躁,可马上就会安静下来了。醉汉有些兴奋,可在他把手砸下来之前,有那么几只手死命的扒上他的身体,把那叫嚷着的小家伙抢了下来,他费力地瞅了瞅,哦,邻居家那个讨人厌的女人,他一把甩开她。还有那个大的孩子,哈,他倒是敢反抗了,醉汉想也不想地挥拳,可他揍了个空。
      
      醉汉感觉胸口那不大对劲儿,疼痛从那块儿漫延,他低下头,看见他胸口氤出漂亮的红色,那个用力抵在他胸口的拳头张开来,露出里面半根牙白色的东西,另半根在他的胸膛里。然后那个张开的拳头变为手掌,抵在那半根露出来的东西的根部,狠狠向前一推。这醉汉什么都不知道了。他的血,把他才得到的新房地面,浸上了难以消退的痕迹。
      
      艾维斯盯了那被血浸黑的地面一阵,现在这个房间已经成为别人避之不及的地方了。它的主人死了,它的继承人也被砍了头,还剩下的那个小的尚且不能够自己生活,被他的姨妈收养了。同情是一方面,这孩子身后的那点微薄的财产又是一方面了。
      
      艾维斯在乎的倒不是这整件事,这样的事情多得很,渔民们不把它当回事儿,艾维斯也不至于为此悲歌一场,这房子那弑父的继承人还是他审判的呢。艾维斯也并非有意要过来看看这凶杀现场的,他过来,只是为了确认这里的渔民们并没有离开,黑水口的情况绝对不可以泄露出去,在他的大业完成之前,这些尚不可信的渔民们还是不要离开他的领地为妙。
      
      “艾维斯大人?”这声音隐含着一些不确定。
      
      艾维斯转过身,是个瘦弱的年轻人,他回忆了一下,这是那个在平钩镇,被康斯顿送回暮谷城,却又被独眼鲨逮回来的年轻人,好像是叫……“柯林。”艾维斯的语调极轻微的上扬。
      
      “是的,大人。”柯林看起来不安又慌张,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终只反复磕巴着,“我,我,您……”
      
      艾维斯耐心地等了一阵,见他实在说不出什么,于是道:“我们去房间里谈?”
      
      柯林松了口气似的,但紧接着又紧张起来:“是,是的。”一路上他都沉默的过分。艾维斯也没有主动搭话,他对柯林并不了解,在柯林被独眼鲨逮回来后,艾维斯只吩咐下面的人看住他,并没有和柯林多做交流。柯林只是个小角色,艾维斯没有这个必要。但是或许是出于对柯林的长官莱昂诺大人的一点敬意,又或许是长久谋划的疲倦,艾维斯此刻并不介意花费一点时间,和柯林谈一谈,但说实在的,柯林想要问的东西不用思考都能猜到。
      
      “艾维斯大人,”柯林在路上终于组织好了语言,“您是在和康斯顿大人,以及那位凯恩·奇爵士谋划……谋反吗?”说道后面,他还是不由得把声音放得极轻,生怕被什么不存在的人听到。
      
      艾维斯不奇怪他能猜得出来,柯林只是被限制了自由行动,他并没有被像个囚犯似的关押起来,这么久了,柯林要是一点都没看出来,那才是蠢得无可救药:“你既然已经有了定论,又何必要再找我确认?”
      
      柯林呆了一下,看来他之前一直在给自己找理由,但现在终于无法继续欺骗自己了:“这样是不对的。”他喃喃道。
      
      艾维斯几乎要被他逗笑了,这个年纪,还这样的天真。怪不得,艾维斯在心底轻叹,怪不得康斯顿那样的护着他。怪不得莱昂诺派遣他来看着康斯顿。
      
      “艾维斯大人,您这样不好。”柯林看起来恳切又焦急,“会出事的。”
      
      “会出什么事?”艾维斯问道。
      
      “您要是成功了,会死很多很多人,您要是,”他顿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失败了,也会死很多人。您也,您也会……”柯林还是没说下去。
      
      “你以为,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能劝说得了我吗?”艾维斯看着眼前这个与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年轻人,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还没有开始对不对?那就是来得及的。艾维斯大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样真的不好啊。”
      
      “从前就好了么?”
      
      “从前,从前挺好的啊。一切都很平顺,您有什么事情,可以换一种方法解决,不一定非要这样。”
      
      艾维斯仔细地看着柯林的眼睛,恳切、焦急、不安,但是没有怨愤。
      
      “凯恩·奇爵士。”艾维斯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柯林茫然问道。
      
      “凯恩·奇爵士,曾经,不,或者说一直都想杀了你。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仅仅是因为你卷入了这场你丝毫不想涉足的事件。你因为康斯顿而不得不卷入,又被我一路强迫带到这里。”艾维斯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柯林的神情,“你却毫无怨愤?”他真的毫无怨愤,至少在艾维斯的观察中没有看出来。
      
      柯林沉默了一阵,他似乎从不知哪里得来了勇气:“您说错了两件事,大人。我并非毫无怨愤,我厌恶、惧怕着凯恩·奇爵士,但这有什么用呢?我什么都做不到,只不过徒劳我不快罢了,所以我避免去想他。至于您和康斯顿大人,”柯林摇了摇头,“没什么好怨愤的,你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康斯顿大人试图叫我离开,您在这一路上也没有苛待我。”
      
      柯林放在桌面上握着酒杯的双手紧了紧:“这件事,我也并非丝毫不想涉足。也许之前,我毫不知情,也就这样过去了,但我有那么一点儿庆幸我知道了,我想要阻止您,我也想要阻止康斯顿大人。”
      
      柯林的这番表现倒真的叫艾维斯惊讶了,但他不动声色,继续道:“那么,你想要怎么阻止呢?”
      
      柯林又开始无措:“我,我不知道。我想不出什么办法,但我觉得这实在是没有必要的。艾维斯大人,我跟着莱昂诺大人也有不短的时间了,我见过很多事情,其实明明都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明明用不着用这样的手段,这样会造成更大的损失……您,您还有康斯顿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艾维斯失笑,哪怕有自己的一套特别的生存理念,但柯林的本性仍然是天真的:“你既然也见过了很多事情,就应该知道,很多事情,哪怕有着更好的解决办法,但也只能用这样的手段来解决。事情不是你想着很好,就能达成的。”
      
      “可是这样,您和康斯顿大人都会有危险!”柯林争辩道。
      
      “你不了解的事情太多了。”艾维斯目光和缓,“你怀着好的心意,做出你平常不会做出的举动,但这只是一个微小的开始。柯林,你经历的事情还是太少了,你还不了解我们为何做出选择,你不知道,别人的逼迫和你自己的心意是如何角力的,你也还没有接触到,那些触碰到了那条名为‘决不允许’的线的事情,会带给你的感受。”
      
      艾维斯用左手支撑着额头,注视着右手中摇晃的酒液,轻声道:“你经历过危险,但那些危险,只是身体上的,它们会夺去你的生命,但却不至于压迫你的心。所以你理解不了为什么事情会用这样的方法解决,那是思想上的选择。你还没有经历过失去。”
      
      “回去吧,安安静静地等着这件事的结局。这不是你能够阻止的。”艾维斯忽视了柯林不甘而焦急的目光,他不容置疑地令柯林离开。
      
      柯林离开后,艾维斯准备继续去确认他的安排部署。这些才是他应当加紧注意的事情。
      
      康斯顿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平钩镇的布置已经完成,只等戴瑞克·费斯托伯爵的军队从这个意料之外的新港口进入。
      
      计划早已定好。
      
      “艾维斯大人。”维克托站在他身前,他的目光落在地图上。“伯爵大人的准备已经完成,只等您的下一步行动了。”
      
      艾维斯呼出一口气:“还要再等一等。等我们送出去的消息发酵,膨胀。”他顿了一顿,阴云在他眼中聚集,“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面目继续坐在他的王位之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