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2章艾维斯

      艾维斯伸出手,将正在旋转的银质小陀螺稳稳握在手中。当他再次抬起头,就恢复了镇定稳重的模样。逃避和犹疑不是给他这种人准备的。
      
      艾维斯走出房间,这片贫困的小渔村如今已经变了样,林地向后退去,露出大片平整的土地,散乱分布的破旧木屋被拆除,所有的房屋布置都经过了新的规划。在河对岸的另一处村落也已经开始了建设。所有的人手都已经到齐,而领地正在一点一滴地改变着模样,这是切实的掌控感。与在暮谷城完全不同,这里,是艾维斯的领地。而与掌控感同时到来的是责任感。这两种感觉奇妙地在艾维斯心里发酵,让他的心更沉稳。
      
      艾维斯带着这双重感觉巡视着他的领地,一部分的领地。黑水口大部分的面积都是森林,对于世代生活在这里的渔民们来说,森林只是一个在需要的时候用来获取木料和捡拾柴火的地方,他们只在浅处往来,更深处的林地意味着危险,如果不是不得已,比如戴纳和耐尔德,是不会有人想要进入到森林深处的。但是对于艾维斯来说,这个森林倒是带给了他不小的惊喜。在耐尔德做向导的那几次探查后,艾维斯已经差不多摸清了这片森林的情况。这里有大片坚韧适用的栎木、橡木和松木,也少有危险的野兽,当然,这一点是相对而言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向北探索森林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处不大不小的铁矿。这简直是意外之喜了。与此相比,其他的部分不过是蛋糕上一点小小的糖霜罢了。
      
      而在这林地间缓慢而坚定地扩张的据点,也越来越完善。现在几乎没有人打鱼了,他们都在为艾维斯建设这里。但是像艾维斯这样,领地里的平民比领主的手下还要少的,也是独一份了吧。
      
      “傻大个儿,过来!过来!”刻意低哑的童声传了过来。这声音有些耳熟,但艾维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他抬脚向那边走过去,不是为了这熟悉的声音,耳熟为了那句“傻大个儿”。
      
      果然,戴纳在那里,他正朝着一个男孩儿走过去。艾维斯花了一点功夫才想起来这男孩儿是谁,在艾维斯刚刚到达黑水口的那一天,正是眼前这个男孩儿无礼地在未经过艾维斯允许的情况下试图触碰他的佩剑。
      
      “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男孩儿问道。
      
      戴纳张开宽厚的手掌,里面躺着一颗半掌长的弯曲尖牙。艾维斯离他们有些远,他分辨不出那是什么野兽的牙齿。
      
      “太棒了!”男孩儿一把抓起那颗尖牙,爱不释手地把玩着。
      
      “我的,我的。”戴纳闷声提醒。
      
      “急什么!我再看看!”男孩头也不抬地回应。
      
      戴纳伸出手抓住那男孩的手腕,那小子受惊了似的猛地一甩手腕,但却纹丝不动,他只好抬头道:“好吧,给你,给你,你先松手。”
      
      戴纳乖乖地松了手,男孩从一旁的灌木丛里扯出一个木条编制的筐子,然后段下身从里面翻找着什么。
      
      艾维斯站在树后,他皱起眉,在耐尔德回来之后,艾维斯就把派去看顾戴纳的人叫回来了。但是戴纳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很少走到这样靠近村子的地方,还在和那个不讨喜的男孩交易着什么的样子。
      
      但不等艾维斯上前,一个侍从就找到了他,低声汇报道:“艾维斯大人,卡特尔大人来了。”
      
      艾维斯惊愕了一瞬间,他放下这边的事,准备先去找卡特尔。在半路上,艾维斯就遇见了卡特尔和正在为他引路的波利斯。卡特尔先看见了他:“艾维斯大人。”波利斯闻声后也和他一起转身行礼。
      
      艾维斯点头示意道:“波利斯,你先去忙吧,我带卡特尔去。”
      
      道路左右都是在干活的人们,显出一种蓬勃的活力来。
      
      卡特尔打量着这一切感叹道:“虽然还算简陋,但看起来可真不错。”
      
      艾维斯没有接这句话,他现在有更重要的疑惑:“你怎么过来了?”这本是不应该的事情。达克林家族虽然给了卡特尔庇护,但从不会让他参与到事务中去,因此卡特尔也就不会是因为接到了什么委任而来。虽然没有人要求卡特尔只能待在暮谷城,但实际上,从正常的情况来看卡特尔没有理由离开暮谷城,对于他来说,暮谷城是这异国他乡中,他最熟悉也最安全的地方。这也是艾维斯当初为什么没有将卡特尔带到黑水口的原因之一。这会让曼德森起疑。
      
      卡特尔原本新奇而感叹的神色淡了下来,他压抑着情绪尽量用平淡地口吻道:“咱们的国王陛下,突然来了兴致要我将手中的渠道交给他,好用来作为我这些年寄居的报偿。”
      
      艾维斯更加严肃起来:“之前有什么预兆吗?他是怎么说的?”
      
      卡特尔毕竟还年轻,哪怕复杂的经历给了他远超同龄人的心智,此刻也经不住露出愤懑的神情来:“预兆倒是有了,但当时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想必是觉得我也没有别的价值了!”
      
      卡特尔深吸一口气,不无讽刺地开口:“这位精打细算的国王陛下听了‘断笔头’的话,疑心那位一直替他看守国库的劳伦斯大人吞了属于他的金币。但是凭着劳伦斯大人的能力,谁也不能从账面上发现不对,于是咱们的国王陛下只好另寻他法来查证了。”
      
      艾维斯皱起眉,眼前已经到了暂时充作会议厅的房间,他带着卡特尔走了进去。艾维斯邀卡特尔坐下后,继续之前的话题:“只要国库还没有亏空,曼德森就没必要这么做。废掉了劳伦斯,他上哪再找这么一个能给他赚钱的人?”
      
      “哦,当然啦。”卡特尔仍然沉浸在不悦的情绪里。对于他现在的状况,卡特尔手中的那些渠道就算不能说是他仅有的东西,也算得上是他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了。他疲累而不快地靠到椅背上:“国库虽然还没有亏空,但是国王已经把它用得见了底儿,比如去组建一支专门用来对抗异鬼的军队,处理一下他遭了灾的半岛臣民,再来一点儿其他的黏糊糊的小问题,为了留点底儿保险,剩下的那些自然就够不上一位国王理应的生活排场了。格林顿大人就算再有能为,也没办法将国库跟倒酒似的满上。要是在这个时候再传来点儿消息,比如非常能赚钱的格林顿大人有一座比国库还要丰厚的小金库,您猜咱们多疑的国王陛下会怎么想?”
      
      艾维斯沉吟着,他敲了敲桌面,安抚道:“你不必忧心。我曾答允过你,该属于你的东西一定会回到你的手中。既然曼德森已经容不得你,不妨就在这里住下,只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刚起步的阶段,恐怕会辛苦很多。”
      
      卡特尔感激道:“这样已经很好了,多谢您,艾维斯大人。请您放心,曼德森并没有拿到我所有的渠道。”他说道这儿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他怕我做手脚,逼我离开暮谷城,可我现在却能直接把消息告诉您了,只是为了安全着想,恐怕不能很及时了。”
      
      “这倒不重要,”艾维斯沉稳道,“你经历了这些事,又一路奔波,隔壁有一间小室,你先在那休息吧,你的房间正在收拾,还要再过一阵子。”
      
      “是我来得太匆忙了,麻烦您了。”卡特尔道,他面露倦意。
      
      回到自己的书房,艾维斯吩咐侍从将费斯托伯爵的代言者维克多·菲尔顿请到书房来,在等待的过程中,艾维斯轻轻敲击着桌面。
      
      暮谷城又出现了变化,如果卡特尔说得都是真的,曼德森对他的财政大臣格林顿升起不满,那对于艾维斯来说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了,但出于谨慎,艾维斯并不敢全部相信。他在暮谷城待了整整二十年,每一位有能为的大臣他都了解过,艾维斯深知格林顿的心性,这位“国王宝库的守护犬”当得他的名号,他虽然对每一个想要从国库里掏钱的人吠叫,却也分得清哪些时候哪些人是不能咬的,而且谁都没有他能捞钱的本事,所以虽然每个人都对他的个性头疼不已,却绝不至于真正的对他下手。艾维斯并不怀疑格林顿有自己的小金库,但曼德森因为临时缺钱而对格林顿下手,这无异于杀鸡取卵。艾维斯不认为曼德森愚蠢至此,哪怕格林顿私下的财富真的已经超过了国库,这事儿是犯忌讳,但越当国库缺钱的此时,越不能够动格林顿以满足一时之需,至少艾维斯不会这样做,但曼德森……想到这儿,艾维斯又犹疑起来,他叹了口气,自己或许真的考虑得太多了。
      
      书房的门被敲响,维克多到了。
      
      省去多余的客套,费斯托伯爵是艾维斯真正亲密无二的盟友,但由于来往不便,艾维斯无法和他正面商讨。维克多是费斯托伯爵派遣来的人,也代表着他能够代表费斯托伯爵进行决策。艾维斯将暮谷城的变动告知维克多。这位雷厉风行的代言者沉吟着,向艾维斯询问道:“大人,您信任那位卡特尔大人吗?”
      
      “在今日之前。”艾维斯道,“他带来的消息本为隐秘,找不到不对之处,又确实有不对的感觉,我已经离开暮谷城有一阵子了,无法保证这些。”
      
      “那么就要从两方面来看了。”维克多呼出一口气,“依您的了解,国王真的会对他的财政大臣下手吗?”
      
      艾维斯的表情复杂起来:“如果国库真的吃紧到那个程度,他会的,但如果还能够坚持,曼德森不会动手的,格林顿聪明得很,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努力,只要过一阵子,他就能让国库的危机解决掉。他一向有分寸,但按照他那个性子,自己的金库真的比国库要多也并非不可能的事。如果刺激了曼德森,他不至于关了格林顿,但叫他吃点苦头是必然的。”
      
      “费迪南大人组建军队是真的,蟹爪半岛遭到了暴风需要救济也是真的,暮谷城又正赶上举办安海节,这一段时间国库必然花钱如流水,但是否真的到了底还说不清。”维克多思索着,“若国王要下狠手,我们或许可以将格林顿争取过来,但若若只是略微惩戒,恐怕就难了。”
      
      格林顿是个聪明人,他只忠于国王,但国王是谁,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不会管的。只要曼德森还坐在王座上,只要曼德森没有威胁到他的意思,格林顿就不会去招惹麻烦,他没有野心,或者说他知道自己应该满足于什么程度的野心。
      
      “艾维斯大人,您在暮谷城还有人手吗?”维克多问道。
      
      “有,但是不多。”艾维斯摇头,“那不是给他预备的。”那是为防万一,给他的母亲还有梵妮预备的,不能暴露在格林顿身上。
      
      维克多点头道:“那此时只能罢了,但若国库空虚,却是我们的机会。”
      
      艾维斯出了一口气:“这要看曼德森接下来的行动了。平钩镇之事已经完备,可以派人前去细划筹备。但若,格林顿之事有假……”
      
      “那便一切如常,那位卡特尔大人在我们这里,做不成什么事。”维克多道,“黑水口的建设已步入正轨,那处铁矿也正在准备开采,一切都在按计划而行,大人不必忧虑。”
      
      艾维斯略微一怔,微笑起来:“您说的不错。”他本不该如此忧虑。
      
      但还不到晚上,就出了意外。渔民那边喧哗起来。哈罗德快步走向会议厅,向艾维斯汇报:“大人,我们第一天到这儿遇见的那个小子杀了他的父亲。”
      
      艾维斯的脸色凝结成冰。弑父的罪行是他心中一道延续至今的伤疤。侍卫们很快就将那个男孩拖了过来,他的脸上还带着血痕,却没有什么惊怖的神色。
      
      “你杀了你的父亲?”艾维斯沉声问道。
      
      男孩一言不发,旁边的侍卫踢了他一脚:“大人在问你话!”
      
      男孩跌倒,仍然一言不发。
      
      艾维斯冷声道:“弑亲是死罪。”
      
      男孩抖了一下,他垂着头,谁也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的手掌却攥得发白。
      
      外面突然喧哗起来,一个妇女吵嚷着想要进来。听见这声音,男孩猛地扭头向后看去,声音沙哑地说着什么。
      
      “让她进来。”艾维斯道。
      
      “大人,大人,这事不是他的错呀!”女人扑进来匆忙行礼。艾维斯认出她是第一天领路的那个女人。
      
      “怎么回事?”艾维斯沉声问道。
      
      “大人呀,他父亲是个吃血的魔鬼,他要杀了他呀!”女人讲得颠三倒四,“他打他,要把他打死的。大人,他没办法呀!”
      
      艾维斯皱起眉,一旁的哈罗德替他开口:“你想好了再说,说清楚些!”
      
      女人喘了喘:“大人,他父亲要杀了他弟弟,他没办法才对他父亲动了手,而且他也没想杀了他,那是个意外呀!他父亲没什么本事,有两个闲钱就找人换酒。他今天喝醉了,又要打他儿子,他有两个儿子,小的那个才六岁,快要被他打死了,班尼没办法才反抗的,他没想杀了那个老混蛋,那是失手呀!”
      
      “你当时在哪?”艾维斯问道。
      
      “我就在一旁,大人。他的母亲是我的妹妹,四年前就被他打死了。”女人低声说道。
      
      艾维斯转向哈罗德:“那个男人的死因?”
      
      “一颗半掌长的野猪牙正好竖着插入了心脏,大人,整个没进去了。”哈罗德道。
      
      艾维斯看向下面,那女人哀求着开口:“是他自己撞上去的,不是班尼的错呀。是他先看见班尼准备送他弟弟那颗牙,突然就开始发疯骂人,他把班尼摔出去,骂他不知道感恩,养着没用,要把他和他弟弟摔死呀!”
      
      艾维斯没管那女人,他看向那男孩,平稳叙述:“野猪牙当时在你手上。”他已断定这一点,兽牙没法自己立住,也没锋锐到不用受力自己就能整个插进去。
      
      男孩的恐惧好像才刚刚释放出来,他干涩着嗓子说道:“是的。”
      
      “然后呢?你用力推了一把,好叫那凶器整个没入够到他的心脏。”艾维斯观察着男孩的反应,他在试探,这一点他并不能确定。
      
      但男孩颤抖了一下,他恐惧而艰难地点了点头。
      
      “他,他不是有意的呀,大人!”女人在一旁尖叫起来,“都是那男人的错,是他一直在虐待这孩子,他不止一次的说过要杀了他的两个孩子!”
      
      “为什么不告诉我。”艾维斯道。
      
      “什,什么?”女人呆了一下。
      
      “那个男人,曾经弑妻,现在又有弑亲的意图,为什么不告诉我?身为领主,我会处死他。”艾维斯语气沉沉,他的面色仍然是平静的,但湍急的水流正在那平静的表面下飞旋。
      
      “我们,我们……”女人张口结舌,“但现在也已经解决了。”
      
      艾维斯站起身,他看了下面那个男孩一眼:“还没有解决。私刑不同于律法。”
      
      “弑亲之罪不可赦。”艾维斯转身离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