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7章迪恩

      迪恩脸上的肌肉毫无变化,他的神情仍然维持在平淡上,手上甚至还夹着一只酒杯。但可怕的压力已经在房间里弥散开来。
      
      前来传秉消息的侍从深深地垂着头。
      
      “伊诺克爵士。”迪恩看向他的守卫长,嗓音平缓,“我的王都,什么时候有杀手敢于明目张胆地出现了。”
      
      “陛下,这是我的失职,我会立即进行排查。”伊诺克行礼道。
      
      “我记得前不久,才交代你要加强守备力量。”迪恩用平缓地叙述。
      
      “是的陛下。”伊诺克低垂着头颅。
      
      迪恩的目光落在伊诺克身上,在他交代过要加强守备力量后,仍然出现这种事情,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失职了。
      
      “没有下次,伊诺克爵士。去找艾弗里,一周之内,我要结果。”
      
      伊诺克退下后,迪恩走到了阳台上。脚下茂盛的枫叶在夜晚里被映衬成了暗紫色,倒显出一种特别的静谧。星辰密河横跨天际,据说其中掩藏了关于未来的奥秘。迪恩对此嗤之以鼻,他自然听说过,也亲眼见证过那些得知了未来,却仍然不得不按照未来的步伐前进的可悲人,但谁又说得清,他们是不是因为提前知道了那所谓的命运,被其影响才导致的结果呢?迪恩曾经见过那样一个人,他从男巫那里得知了命运,然后极力的去避免,越挣扎却反而越向那命运靠近。迪恩承认那些神秘力量,他身为一国之主,身边自然也有这样的人,但迪恩绝不允许它们规划自己的未来,他掌控着自己的国家,他的每一步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曾经有一位身穿红袍的女巫试图给他做出预言,只有一句。
      
      “您将承受来自最亲近者的伤害,承受那个人所带来的,最尖刻最持久的疼痛。”
      
      迪恩淡漠地回应她:“没有人能给我定下未来。”
      
      她苍老的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说道:“骄傲的陛下呀,您说得对,我给您的不是预言。但它必将实现,因为我告诉您的,其实是过去呀。没有人能给您定下未来,但您也不可更改过去。”
      
      迪恩并不相信预言,但她所说的过去却叫迪恩不得不在意。迪恩一直将这件事情压在心底,如果真的已经发生了什么,那他也不必要将精力都投在上面,现在和未来才是他需要更多去考虑的。但这并不代表迪恩不在意这件事了,它一直悄悄地隐藏着,然后在他心境波澜之时涌现。而眼下,仿佛已经到了一个时代的开端,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已经叫迪恩嗅到了风雨将至的气息。
      
      第二日的朝会后,迪恩的情报大臣艾弗里带给他一些消息,并非关于那些杀手的,那是昨天傍晚才发生的事情。艾弗里带来的是迪恩多日前所吩咐的,关于探查平钩镇的消息。那里只是他国不出名的一个小镇,想要得到具体消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平钩镇直属于曼德森国王,那里现在驻守着的是被称为‘独眼鲨’的凯恩·奇爵士,他在多年前平复了潮头岛的叛乱。在两个多月前,监察副官康斯顿·斯图亚特被派往平钩镇,他是亚尔林·亚亥的好友。更详细的消息仍然需要探查。”
      
      亚梭尔一行人没有往暮谷城送信,却和平钩镇进行信件来往。而且昨天傍晚,亚梭尔和不知名的人被杀手盯上,虽然不知道这些杀手的目标究竟是谁,但无论如何,亚梭尔身上都一定有秘密。或许和艾维斯有关,虽然亚梭尔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但他毕竟是替艾维斯送了信。
      
      与平钩镇的信件来往,应是关于康斯顿的,既然他是亚尔林的好友。但不给暮谷城送信却说不通,亚梭尔或许在暮谷城没什么牵挂的,但克雷斯登·霍拉德却必然需要送信给暮谷城的家人。他们再避讳着什么?暮谷城里又有什么需要他们避讳的?以克雷斯登的家世……如果不是他的大伯费迪南·霍拉德,那就只有曼德森·达克林了。但从这几日来看,克雷斯登和费迪南的儿子、他的堂哥塞西相处颇好,如果不是伪装,那么出问题的地方很有可能是曼德森。
      
      消息不足,已经难以推断出更多了,迪恩轻舒了一口气,他擎着酒杯走上阳台。与夜晚的风光相去甚远,白日里温暖而明媚,伸手可触的金红枫叶在脚下安静的燃烧,不远处隐约传来细碎的嬉笑声。迪恩无意识地牵起微笑,将夹在指尖的酒杯凑到唇边,饮尽那带着葡萄芬芳的酒液。迪恩将酒杯轻放到桌上,然后走出房间,穿过种满红枫的庭院。
      
      那是一块林间空地,一块由一株老枫笼罩出来的空地,褐色的泥土地干净平整,上面上散落着金红色的落叶,老枫意态悠然,古拙的纹理间藏着阳光,一套古朴的木桌藤椅被安置在树下,雪蜜安正笑吟吟地坐在椅子上,她的目光落在一旁,那里有一支粗壮的枝桠横斜而出,一个简朴可爱的秋千正挂在上面。
      
      萨拉坐在秋千上,怀里抱着他五岁的小妹妹希拉瑞尔。小希拉抓着她哥哥的衣襟,咯咯笑着欢呼:“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萨拉一只手臂抓着秋千的绳索,另一只手臂将他的妹妹牢牢护在怀里,他低头对着妹妹柔和地微笑:“再来一次啊,好,那就再来一次,抓紧了啊!”萨拉带着秋千后退几步,然后双脚一撑,带着妹妹高高地荡起。小希拉的清脆欢快地笑声洒满了林地。
      
      迪恩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笑意盈面,他缓步走进空地。正高高荡起的小希拉看见了父亲,她欢喜地大叫:“爸爸!爸爸!”小希拉开始扭动身子想要下来,萨拉连忙抓稳她,在秋千再次落到底端的时候用脚止住秋千。
      
      小希拉扳开萨拉的手臂,张开双臂向迪恩跑过来。迪恩抱起一头撞过来的小希拉,让他的小女儿坐到他的手臂上。
      
      “父亲。”萨拉向他行礼,眉眼间还带着欢欣柔和的笑意。
      
      迪恩点点头,抱着咯咯笑个不停的小希拉坐到一旁的藤椅上。听着他的次子逗弄小女儿:“有了父亲就不要哥哥了。”
      
      小姑娘撑着迪恩的肩膀站起来,抓住萨拉的胳膊,萨拉顺从地弯下腰,小姑娘一口亲到了萨拉的脸颊上,笑嘻嘻地讨好:“哥哥最好了。”
      
      迪恩抬手拦着小希拉的腰,防止她站不稳跌倒,等小姑娘转过脸后点了点她的鼻子:“下一次在秋千上不许乱动,很危险。”
      
      小姑娘转着眼睛看向萨拉:“有哥哥。”
      
      “那也不行。”迪恩毫无威慑力地板起脸,但也足以叫小姑娘感受到他的认真。
      
      小希拉睁着水灵灵地大眼睛,认认真真地保证:“下次,我等哥哥停下来再动。”
      
      迪恩忍不住再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萨拉接过母亲递给他的水杯,坐到另一侧的藤椅上。
      
      “今天不忙?”雪蜜安随口问道。
      
      “不忙,你今天看起来精神不错。”迪恩笑道。
      
      “孩子们陪着我呢。”雪蜜安道,“萨拉在这儿坐了一上午了。”
      
      “理所应当的事情,还要夸奖他不成。”迪恩嘴上是这么说的,语气和眼神却是温和的。
      
      萨拉嘿嘿笑了两声。小希拉叫了起来:“还有我!我也在这儿一上午了。”
      
      迪恩禁不住笑起来,“嗯,我们的小希拉最乖了。”
      
      小姑娘满意了,有赶忙捻起一块糕点送到迪恩嘴边,“爸爸吃。”
      
      迪恩顺从地张开嘴。雪蜜安等他咽完后问道:“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城里暂时戒严,排查几个小贼。不算什么大事。”迪恩转向萨拉,“最近别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
      
      萨拉眨了眨眼,好奇地问道:“什么小贼啊?需要全城排查。”
      
      “不长眼的小贼。”迪恩看了一眼萨拉。
      
      萨拉于是不再多问,他偷偷地对小希拉露出一个夸张的无奈表情,逗得妹妹直笑。雪蜜安露出隐隐担忧的神情,似乎还想要问一问。迪恩安抚道:“好啦,不是什么大事,你不要担心。快到午餐的时间了,一起去餐厅?”
      
      午餐时间很快就结束了,雪蜜安向迪恩问道:“下午你还有事情需要忙吗?”
      
      迪恩的长子凯尔带着歉意开口:“母亲,下午我有些事情需要找父亲。”
      
      “正事要紧。”雪蜜安点点头。
      
      小希拉倚到雪蜜安的身上,仰起头:“我陪妈妈。”然后看了看萨拉,又补充道,“还有萨萨哥哥。”
      
      迪恩摸了摸小女儿的头发,又握了握妻子的手,道:“萨拉也要跟我来一趟。”
      
      萨拉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好的,父亲。”
      
      书房里,迪恩与他的两个儿子面对面坐着。
      
      “先说说你的消息。”迪恩示意他的长子。
      
      凯尔微微点头:“髙庭王后克莱尔派出的人在前往凯岩城的路上没有拦到那位被逐出家族的小公主,据推测她很有可能来到蓝河湾,打算从这里绕行到凯岩城。克莱尔一直没能追到人,从时间上来看,如果她一切顺利的话很可能已经进入了我们的国土。守卫们没有见过完全符合的人,鉴于她有可能做了伪装,扩大范围排查后,现在已经有了三个人选,两个在王城,一个在玫瑰厅。”
      
      “王城。”迪恩轻声重复了一下,然后吩咐道,“伊诺克和艾弗里正要排查王城,你去和他们联系一下。”
      
      “是的,父亲。”凯尔应道。
      
      “昨天傍晚,亚梭尔和几个陌生人被五个杀手袭击。”迪恩注意到萨拉一瞬间睁圆了的眼睛,“你去问候一下他。”
      
      萨拉飞快地应道:“好的父亲。”
      
      “别急,”迪恩道,“我叫你多接触接触塞西·霍拉德,怎么样了?”
      
      “挺聪明的一个人。还算聊得来。”萨拉答道。
      
      “那么异鬼的事情你们也都清楚了。”
      
      两人点头,但面上都有些犹疑。
      
      “这种事情,宁可全信。”迪恩道,“萨拉,等塞西离开这里,去联合别的国家的时候,你和他一起去。”
      
      萨拉惊愕地注视着他的父亲。
      
      “正好圆一圆你的小心思,免得没事儿就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发泄精力。”迪恩平平淡淡道。
      
      萨拉的脸有些涨红,他尽量无辜地看着他的父亲。
      
      迪恩软和下了目光:“男人有野心不是坏事,只要别叫你的野心掌控了你。我知道你清楚这些分寸。”
      
      凯尔安抚地拍了拍他兄弟的手,眼神里却带了些善意的戏谑。
      
      “好了,都走吧。”迪恩靠到椅背上,“交代你们的事情都尽快办好。”
      
      凯尔的事情办得飞快,两天后他就将那位小公主带到了迪恩面前。这位小公主有着通透的琥珀色眼睛,仪态优雅从容,只是那头栗褐色的头发被剪短至耳际,她为了路途顺利做了男装打扮,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美丽。现在她穿着浅米色的长裙,优雅而从容地走向迪恩,行礼道:“迪恩陛下。”
      
      迪恩欣赏地看着她,她的镇定并非伪装,眼神也明澈而坚定。在知道这位小公主能够成功的拒绝她的父亲,以冷酷而闻名的巴奈特后,迪恩就对她有了欣赏,更别提她冒着危险,成功的一路前往到这里,这是一位非同寻常的女性,她不同于那些乖巧地等待着别人的安排,如果有所不喜,也只会躲在房间内,为自己不幸的命运而哭泣的小姐们。
      
      “公主殿下,欢迎您来到蓝河湾。”迪恩递给她一杯果汁。
      
      “多谢您的招待,请叫我妮莎就好,我已不是公主。”妮莎接过杯子,她不卑不亢地回应。
      
      “妮莎小姐,”迪恩顺畅地改口,他没有做更多的客套,这位聪慧的小姐想必此时也没有那个心情,“我已听闻您所遭受的麻烦,并对此表示遗憾,或许我可以为您提供一点帮助。”
      
      妮莎没有直接拒绝,或者说现在选择的权利已经不在她的手上:“请问陛下的意思是?”
      
      迪恩微笑着看着妮莎在阳光下隐约泛起金色的眼睛:“我可以派人送您前往凯岩城,去见您的母族凯斯德利家族。在此之前,您可以在王宫小住。”
      
      妮莎直视着迪恩的眼睛,她行礼道:“不胜感激。”
      
      “我的荣幸。”迪恩微笑着举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