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3章迪恩

      “我看到一处美丽的山岗,
      
      它明艳的颜色在秋天里燃烧,
      
      我迷失在这火红的山岗,
      
      它鲜艳的枫叶在我身边飞扬,
      
      我停驻在这迷人的山岗,
      
      居住在这儿的姑娘比山岗还要迷人……”
      
      “不好。”
      
      “什么?陛下。”歌手停住了拨动着琴弦的手指,美妙的音乐就此停止。他抬起头看向国王。
      
      金棕色的暖光漫延在墙壁地板上,光润精致的木桌上堆着各式各样的果子,水果的清甜香气在厅内浮动,红褐色的软垫垂着金色的流苏,它们散乱的堆叠在宽大的软塌上,迪恩·芒德斯斜倚在上面,手上夹着一只酒杯,懒散而轻柔地摇晃着里面剔透的浅红色液体。他欣赏音乐时半眯起来的迷蒙双眼此时已经睁开,仿佛还带着迷离的幻梦:“我说这句词不够好,应该修改一下,改成……”
      
      国王的话被打断了。来人是他的情报总管大臣。大臣敲响了茶厅开敞的大门示意自己的到来,他毫不畏惧打断了国王的话。他也不需要畏惧。迪恩并没有生气,他给了他的情报总管这个权利。
      
      迪恩摆了摆手,示意歌手退下,赤足抱琴的歌手轻巧地从软垫上站起,他鞠躬后,轻快无声地离开了房间。
      
      于是情报大臣上前,他在国王身边停下,低声说道:“陛下,髙庭园丁似有异动。”
      
      迪恩迷蒙的眼睛陡然锐利起来:“去会议厅详谈,把凯尔也叫过来。”
      
      等迪恩到达会议厅的时候,凯尔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了,他的五官深刻而俊美,神态中带着几分威严。凯尔站起身迎接他的父亲,行动间亲近而又不失尊敬。迪恩满意地看着自己的长子:“坐下吧,让我们来听听巴奈特·园丁又有什么行动。”
      
      情报大臣站起身开始汇报:“高庭国王企图将自己的长女妮莎嫁给旧镇的国王吉斯坦,在遭到公主的拒绝后将其逐出家族。此后妮莎离开高庭,目前不知所踪。园丁的军队有向东聚集的趋势。”
      
      迪恩面上毫无变化,他转向了自己的长子:“凯尔,你怎么看?”
      
      凯尔并没有立即回答,他思索了一下:“高庭想要和旧镇联合,巴奈特国王的野心早已显露,他的目标不是我们就是凯斯德利,但既然与旧镇的联合失败了,巴奈特却仍然做出召集军队的举动,恐怕另有所得,但他不会真的动手。”
      
      “高庭想要和旧镇联合,但既然与克莱尔的婚姻没能达成他的目的,再嫁出去一个女儿也同样达不成目的。”迪恩眯起眼睛,嘴角噙着一丝微笑,“巴奈特只学会了他父亲的冷酷,却没学到他父亲的眼光。”
      
      迪恩继续懒洋洋地说:“我倒是好奇他为什么居然没有强逼着自己的女儿嫁人,反而把她给放出来了。依你看,这个小姑娘现在去哪了?”
      
      凯尔回答:“她既然掩藏行踪,恐怕是受到了克莱尔的迫害,应当会去找凯斯德利求助才是。”
      
      “嗯。”迪恩回应:“凯斯德利会利用她,但不会太过分,他们可比巴奈特可爱多了。奈何巴奈特生生把这一手好牌给扔了。所以……”迪恩没有说下去,他微笑地看着自己的长子,等待他接下去。
      
      “所以我们可以联合凯斯德利。”凯尔的眼睛里闪着光,“如果能找到那个小公主,会更有用的。”
      
      “这就要看克莱尔能做到哪一步了。艾弗里,”迪恩突然呼唤自己的情报大臣,“巴奈特的南军北军有动静吗?”
      
      “我不清楚,陛下。”艾弗里为难道,“据我现在掌控的消息来看,应当是没有的。”
      
      边境大军的消息不是那么容易掌控的,如果真的要发起战争,巴奈特会更隐秘的行动。
      
      “那么高庭卫呢?”迪恩继续问道。高庭卫是直属于巴奈特的王城护卫,也是常驻在王城里的最精锐的军队。
      
      “没有,陛下。”这次艾弗里很快的回答了,他在王城里安插了人手,军队出行是瞒不过人的。
      
      “所以啊,”迪恩身体向后倒,依靠到椅背上,“巴奈特不过是故意放出消息,吓唬人的罢了。”
      
      他看见自己的长子有些困惑地皱眉,于是解释道:“你推断的不错,巴奈特必然另有所得。不是凯斯德利,不是海塔尔,对我们摆出威慑的姿态,你说他联合的是谁呢?”
      
      凯尔的瞳孔一缩,他已经想到了:“那么我们的边境军队是否也要摆出姿态?”
      
      “当然。意思一下,让他们放放心。”迪恩又道,“现在诸国势力平衡,总会有人打破它的,但第一个跳出来的绝对不会是巴奈特。”巴奈特,可是个冷酷、自负,但又极为谨慎的人呐。
      
      “好了,让边境军队做出点行动。关注一下,能不能找到那个小姑娘,好给我们在凯岩城的使者提供一些助力。凯尔。”迪恩唤道。
      
      “是的,父亲。”凯尔回应道。
      
      “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他的长子笑得坚定而自信。
      
      “那么会议结束。”迪恩站起身,他准备回到书房里去,还有些事情需要考虑。但他刚刚踏出会议室,等在外面的侍从就汇报了一个消息。
      
      “陛下,暮谷城来人求见。”
      
      “带到会客室去,都是什么人?”
      
      “一共三个人。有一位像是护卫,一位是霍拉德家的人,还有一位,是坎蒂丝殿下的儿子,亚梭尔·亚亥。”
      
      坎蒂丝。
      
      迪恩脚步不变,嘴角却隐隐有些拉平的迹象。他唯一的小妹妹,放弃了优渥的生活嫁给自己所爱的人。迪恩还记得与她分别时的模样,那时候的坎蒂丝满心满眼都是活泼泼的欢喜气息。她在拥抱自己的兄长的时候,是对未来充满期待的。所有的人中只有迪恩给了她最真挚的祝福。没有人看好她的选择,迪恩的父亲,前任国王陛下气了个半死,最终还是禁不住女儿的哀求同意了,但他仍然认为那不是个好选择。
      
      迪恩的王后雪蜜安更是想尽一切办法去阻止坎蒂丝,雪蜜安自小被芒德斯家收养,坎蒂丝把她看做亲生的妹妹一样,两人亲密无间,但是雪蜜安固执地认为亚尔林不是个好的选择,她想要自己的姐姐获得匹配的幸福。
      
      迪恩还记得那时,性格温和的雪蜜安第一次发了狠,她甚至试图暂时将坎蒂丝囚禁起来。这事儿当然没成,但几乎所有人都被雪蜜安惊到了,前任国王陛下给了她一巴掌,那是父亲第一次打女人。但雪蜜安却不管不顾,她只看着坎蒂丝哀求:“不要嫁给他,你会后悔的!”
      
      被关了两天的坎蒂丝有些憔悴,她悄悄转身,拦到父亲和雪蜜安之间:“请不要担心,父亲。我很好。”
      
      她又握住雪蜜安抓着她裙子的手掌,转过头来对雪蜜安微笑:“相信我,雪蜜安,我会幸福。我从不后悔。”
      
      迪恩从没有试图阻止过坎蒂丝。他并不是看好亚尔林,不管他有多么优秀,私生子的身份就注定了他未来的坎坷。但是迪恩了解自己的妹妹,他知道看起来温婉和顺的坎蒂丝骨子里究竟有多么倔强。他阻止不了坎蒂丝,只能真心的祝愿她能够得到幸福。
      
      后来放心不下的迪恩常常与坎蒂丝通信,那些在两国之间来往的小使者似乎也证明了坎蒂丝的眼光没错,她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快乐和满足。迪恩几乎要安下心来了,但是八年前的事情给了他狠狠一击。
      
      已经过去许多年了,迪恩从王子变成了国王,他早已练就了不动声色的本事,却仍在此时掩饰不住地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会客厅很快就到了。迪恩收敛起情绪,他推开了门。里面的几人起身向他行礼。
      
      迪恩一眼就认出了亚梭尔。亚梭尔有一双和坎蒂丝一模一样的眼睛,那是一种极为纯粹的黑色,幽深到恍如哀伤。迪恩曾经见过两次妹妹流露出这样的眼神,一次是母亲去世的时候,一次是与亚尔林分别的时候,那是面对永别时的眼神。
      
      “我们分别,再无相见,记忆便成了最苦涩的□□。”坎蒂丝的低语悄悄响起。
      
      “请坐下吧。”迪恩说道,他突然有些意兴阑珊,“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呢?”
      
      “替艾维斯·达克林大人送一封信,陛下。”亚梭尔将密封的信件递上。
      
      迪恩接过了信件,却没有继续查看,他在亚梭尔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哀痛,它被隐藏得很好,仿佛就连它的主人也已经将它遗忘,但它还是悄然无声地延展浸没了亚梭尔的身周。
      
      “发生什么事了吗?”迪恩微笑着问道。他的声音柔和而舒缓,看着亚梭尔的目光温和而包容。
      
      亚梭尔低下头避开那目光,他怕自己要落泪。这种温柔慈祥的长辈模样太叫人想要倾诉委屈了。
      
      “我的父亲死了,陛下。”亚梭尔低声说道。
      
      迪恩顿住了,自坎蒂丝过世后,他就再也没关注过亚尔林和亚梭尔,他以此为伤痛。但今日看到亚梭尔和妹妹有五分相似的长相,尤其是那双纯粹乌黑的眼睛,迪恩突然对这个年轻人起了长辈的心思。
      
      “我很遗憾。”迪恩轻声叹道,他不想再戳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伤口,也就没有多问,“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多住几日吧。”
      
      “谢谢您,陛下。”
      
      迪恩点点头,不再多言,他拆开信件。曼德森和艾维斯这对兄弟之间的事情更需要他关注。信件不长,但内容足够丰富。迪恩不动声色,闲聊一般地问道:“艾维斯最近过得怎么样?”
      
      亚梭尔茫然了一瞬间,道:“艾维斯大人一切如常。”
      
      看起来他什么都不知道呢。
      
      “你在暮谷城,过得还好吗?”迪恩温和地看着亚梭尔,他注意到亚梭尔常常忍不住盯着自己瞧,但没过一会儿又强迫自己转开眼睛。迪恩知道自己跟坎蒂丝有几分相似,亚梭尔这样子实在显得有些可怜。
      
      毕竟是坎蒂丝心爱的孩子。迪恩在心中轻叹。他身体前倾,抬手将桌上的点心推了过去。这举动也许不符合礼节,但却充满了长辈的温厚意味。
      
      “谢谢您,陛下。”亚梭尔低下头看着那盘点心,声音轻极了,“我过得还好。”
      
      “自坎蒂丝不在后,我就不忍再关注你们了。”迪恩叹息,过得还好不会是现在这个表现的,“这真的是个错误。”
      
      “暮谷城里还有你所牵挂的吗?不然就留在这里吧。”迪恩邀请道。他的语气真诚极了,神色也十分恳切,丝毫没有迫人的意思。
      
      “谢谢您,我还有几个朋友,艾维斯大人也常常照拂我。”亚梭尔婉拒。
      
      “既然这样,”迪恩也不勉强,“那就多留些时日吧。这两位是你的朋友?”
      
      迪恩转向克雷斯登和班克西,他已经冷落了这两位客人一段时间,这本来是不应该的,只是亚梭尔比他以为的还要更为影响他。那毕竟是坎蒂丝唯一留下的孩子。
      
      “是的,这位是克雷斯登,我最真挚的朋友。这位是班克西,我的剑术老师。他们是陪着我来的。”亚梭尔介绍着他的朋友,眼睛里是柔和温暖的光芒。
      
      “都是很好的朋友。”迪恩评价道。
      
      “多谢夸奖,陛下。”克雷斯登咧嘴一笑,班克西也微微行礼。
      
      “在这儿你们可以交到新的朋友,”迪恩笑道,“蓝河湾有很多美丽的风光。我的次子萨拉对此格外地了解,明日我叫他带你们逛逛。”
      
      “陛下,”亚梭尔忍不住开口,“能不能请您和我说说妈妈的事情?”
      
      “坎蒂丝……”迪恩轻叹,“她的房间还保留着,你可以去看看。”
      
      “非常感谢您,陛下。”亚梭尔的声音有些不稳。
      
      “一路奔波,想必你们也累了。我给你们安排了房间,去休息吧。”迪恩体贴道。
      
      三人退出了房间,迪恩将目光从那扇已经紧闭的门上挪开,他将突然翻涌出来情感压下,开始习惯性地眯起眼睛思考。亚尔林的死需要探查一下,这算是他的一点私心。更需要注意的则是艾维斯的来信。迪恩低头再次仔细阅读艾维斯的信件。
      
      潮头岛,好大的手笔。
      
      曼德森曾经因为坎蒂丝的事情对芒德斯家有了隔阂,他心思藏得极深,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真的放下。如果能把艾维斯推上去,会比面对曼德森要好得多。只是,手中的铁石强过天上的星星。艾维斯究竟能不能成事还要两说,曼德森能在王位上安安稳稳地坐了那么多年,也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迪恩不能拿自己的国家冒险。
      
      曼德森和艾维斯之间的争斗是难得的机会,放手是不可能的,但怎么做可就有得考量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