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男神又挂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5(修bug)

      梁景很坦然,这种坦然表现在他对于一些事情的态度上,比如现在他被戳破了心思就会很大方的点头承认:“我们之间没有谁牵连谁的说法。小池,你应该警惕一点,我把他们形容成‘人’,但我觉得那更倾向于是一种未知力量。”
      
      池魅觉得自己都要被他说晕了,连连摆手,立场坚定地说:“行了,是不是男人?磨磨唧唧的,给我留在这里,钥匙我带着,别想偷偷跑出去。”
      
      她说完转身就走,梁景也没再说什么,却在她打开门的时候轻轻喊了一声:“注意安全,别放过任何细节。”
      
      这话说的神叨叨,池魅老觉得这家伙是写多了悬疑恐怖故事所以本人也有点神经质,可因为这家伙是她喜欢的作者,她居然觉得这也快成萌点了。
      
      看不见的人?还未知力量?注意细节?池魅把门锁好,笑了笑,楼道里仿佛有一阵轻风吹过,在夜里显得有点冷,她拢紧了衣服,脑子里还有点晕乎乎的,梁景说的话在脑子里隐隐浮现,让她看地面的时候下意识变得警惕。
      
      电梯前有一滩透明的液体,池魅眨眨眼睛,她确信本来这里应该是什么都没有的,她试探着上前用脚蹭一下,发现这居然是会让人打滑的清洁剂。
      
      如果她本来没有注意到就这么直接踩过去,肯定会摔倒……再看着此时“叮”一声电梯门打开又关上,池魅的脸色白了白。
      
      不会吧?真有这么巧?梁景所说的都是真的?池魅忽然生出了恐惧之感,再一看这电梯有点不敢进去了。
      
      她甚至想现在就回去缩在梁景的身边,只是想到他身上的伤,就是再害怕也必须去买伤药。
      
      池魅壮着胆子,往楼梯那边走去,她订的房间是在五楼,所以走楼梯也不是特别累。楼梯里有昏暗的灯光,这让池魅迟疑,她现在讨厌任何光线不够明亮的地方。
      
      她一路扶着墙下楼,来到酒店外面,看到人烟稀疏的街道居然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到药店买了一些外伤用的药,池魅就匆匆赶回酒店,一路上正如梁景所叮嘱的,注意细节。
      
      路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香蕉皮,半夜里呼啸而过的大卡车,看起来疯疯癫癫的拾荒者……她全部绕道而走,终于安全回到酒店房间里。
      
      梁景已经不在床上了,池魅定睛一看,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在房间里大喊:“梁景!你人呢?梁景!”
      
      她喊了几声,浴室里传来中气不足的男声:“我在冲洗伤口,你在外面等我一会。”
      
      池魅大惊,这家伙是不是有毛病?身上有伤还要冲洗伤口?她急急忙忙走过去就想推开浴室的门,终于‘男女有别’这个词在最后一刻把她打醒,动作顿了顿,“你的伤口不能碰水吧?你快点出来,别乱来了。”
      
      她才说完,浴室里的水声就停下来了,浴室门也随之从里面被打开了。梁景只围着一条浴巾就走出来了,而且他还没因此感到有任何不适,反而在发现池魅脸色燥红的时候很关切的问;“你怎么了?看起来脸很红,感冒了?你在路上没遇到什么事情吧?”
      
      池魅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到底要往哪儿看,梁景现在已经是一个身材线条优美无比的美男子了,再也不是那个可以让她闹着玩的瘦弱少年。
      
      她好歹也是一个成年女性,面对这样一句成熟男性的半身裸.体,少不得又是一番脸红心跳。
      
      这是那个写出了种种玄妙悬疑故事的爻大啊。
      
      打住!不能再想了!池魅觉得再继续想下去,她都要热的冒烟了。
      
      “咳咳,你先给你的伤口上药吧。”池魅没接话,而是把手上的伤药递了过去。
      
      梁景接过去后嘴角弯了弯,“谢谢。辛苦你了。”
      
      池魅觉得尴尬,他们以前好歹也是高中前后桌,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客气了?她走过去坐在床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三点了。
      
      她明天早上的火车是在八点半开车,也就是说她只有几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又要赶火车了,只是梁景要怎么办?
      
      看着床对面坐着的梁景此时正在艰难上药,鬼使神差的,她脱口而出:“让我来帮你吧,你这样浪费了所有药都抹不上去。”
      
      她这说的是实话,梁景的背上有太多伤口,没有人帮忙根本就涂不上药。梁景的背僵了一下,随后才把药膏递过来,笑着说:“那就麻烦你了。还好这次遇到你,不然我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了。”
      
      池魅接过药膏,从他的背部开始擦药,发现他的伤口因为温水的冲洗,看起来确实没有之前那么狰狞了,只是冲水后泛白看起来也不比之前好多少。
      
      她其实有点心疼,但是又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不喜欢看到他身上带伤,不只是因为知道他是自己喜欢的作者,更是因为他是梁景。
      
      他很能忍,池魅的动作绝对不算很温柔,药膏涂上去又晕开之后肯定会有点刺痛,但他一声没吭,硬是撑下来了。
      
      池魅帮他涂完了背后的再涂了一下前面的,他前面伤口不多,手臂上的比较严重,腿部也还好。
      
      擦好了之后池魅才红着脸退开了,远远地看着梁景站了起来似乎要把那条浴巾解开,出声制止:“打住!你不是要在这里换衣服吧?”
      
      梁景动作停顿,却答非所问:“小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马上就要回家了吗?”
      
      池魅看他不再继续扯浴巾也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才答道:“当然要回家了,现在放假了嘛。你不回家吗?哦,也是啊,你现在是一个这么有名气的作者了,比起回家,应该更喜欢旅游吧?”
      
      梁景是一个旅游爱好者,池魅偷偷关注过他的微博,发现他的微博上面全部都是各种旅游资讯,一些他去旅游时候拍摄的风景照片,他本人的照片是绝对不会上传的。
      
      如此一想来,池魅惊讶的发现她好像知道爻大的生活微博了……
      
      “那我跟你同路回去吧。”梁景说话的同时也走过来把池魅正在充电的手机拿了起来,“我现在订票应该还来得及吧?”
      
      “啊?”池魅根本反应不过来,她没听错吧?梁景要跟她同路回去?“你没弄错吧?我家跟你家就不在一个城市,你一身伤,现在要做的是去医院,而不是任性到处乱跑。”
      
      梁景低着头自顾自的开始订票了,一边又转移了话题:“小池,你刚才出去的时候就没有发现点什么吗?”
      
      “发现什么?”池魅装不懂。
      
      “那些‘人’还在,他们不能通过直接伤害我们的办法来夺取我们的性命,所以只能通过制造意外来让伤害我们。”梁景缓缓说着,买好了车票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池魅听着他一口一个“我们”,总觉得整个人都不自在了,沉下脸:“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们’?”
      
      梁景却径直躺在床上,自顾自盖上了被子,“明天零点之后你就知道了。”
      
      “喂!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池魅简直一头雾水,她以前怎么没发现梁景还有这么让人对付的一面。
      
      现在还霸占了她的床!
      
      池魅上前推了推他的手臂,却听到他的一声闷哼,有点心疼却也很不客气的怒问:“给我说清楚了!别遮遮掩掩的,一个男人说话只说一半,算什么意思?而且这是我订的房间!我也要睡觉!”
      
      她这边还在闹,可梁景那边却忽然伸手把她拉了上去,池魅重重倒在他身上,压的他发出了疼痛的轻吟,“唔……”
      
      “梁景?你没事吧?”池魅都顾不得害羞了,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人压扁了。
      
      “没事。”梁景压抑的声音传来,闷声问道:“你相信先知吗?起初我也是不信的。但是那个人说的一切都成为现实了,比如昨天的签售会,比如前天的地震,我会遇到的所有意外,我会遇到你等等事情,我信了。”
      
      池魅听得迷糊,老理不清关系,过了几秒钟才抓住重点:“你遇到了什么人?”
      
      她觉得遇到梁景之后,她的三观都快被颠覆了。
      
      别闹了好吗?这只是一个科学世界,哪里来这么多神神叨叨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他有意隐瞒身份。”梁景忽然与她直视,“根据他所说的,有人想在明天凌晨之前把我们杀死,而我们只有躲过他们的追杀活到明天凌晨,我们才能解脱。”
      
      池魅听着还是觉得不对味,“我们?我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意外!而且你说明天凌晨,指的是七月三日凌晨?”
      
      太奇怪了,真的不是一个恶劣的笑话吗?把现实生活说的好像一个生死游戏一样,还逃亡呢。
      
      “对,准确来说是七月三日结束之时,七月四日伊始交接的那个二十四点整。”梁景说着说着开始面露迷茫,“我知道现在要让你相信很难,你没有发现你遇到意外,只是因为你没有注意过,他们不是万能的,要有机会让他们下手他们才能制造伤亡意外。我不会妨碍你的所有决定,但我希望你能让我跟在你的身边。”
      
      池魅也迷茫,梁景是她认识并且暗恋过的人,人品肯定是有保证的,就在刚才他还惦记着签售会,即使一切都迟了,他还是借用她的手机发出道歉声明。
      
      他是一个对待事情无比认真严肃的人,这样严肃认真的他都信了那个神秘人的话,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严重性吗?
      
      可是,她没有遇到任何意外也是事实,目前看来被追杀的人是梁景,而梁景又提出要陪在她身边,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